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06章请大夫
    曹妈妈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个箭步冲回房里。

    瑜楚和莫氏对望了一眼,都十分忧心。好在这时稳婆也到了,瑜楚往外看了一眼,正瞧见一个青色的影子闪过去。

    瑜楚忙跑了出来,果然是莫庭。

    两个月不见,莫庭看起来同订亲前大不相同。退去了些许青涩和张扬,稳重了不少。不过精神十分好,面色红润,脸上挂着笑。

    “我不好留在内院,这就出去了。若有需要,再让丫头叫我。”

    瑜楚点头:“好,您快回去吧。”

    目送着莫庭走远了,瑜楚回过头,猛然看见一个小丫头探头探脑地趴在枕流阁门上往里张望。瞧见瑜楚注意到她了,扭(身shen)飞快地跑了。

    瑜楚没理,快步进了院子,问莫氏道:“怎么样了?”

    莫氏摇摇头,只盯着房门。

    门口站着曹妈妈,正指挥着初柳往屋里拿东西。稳婆来了,曹妈妈的心也定了,说话行事从容了许多。

    见东西备齐了,曹妈妈过来道:“回夫人,二姑娘,稳婆说方才流血是正常的见红,不妨事。”

    莫氏舒了口气:“好,那你快去忙吧。我们就在这等着,有事再来叫。”

    曹妈妈福了福,又回了房里。

    可是片刻后,屋里又是一阵惊呼,然后又静了下来,连温姨娘的呼痛声也听不到了。

    正在此时,许是华珣两人礼毕,外头锣鼓声突然扬起,喜庆的礼乐顿时充满了整个华府,对比之下,枕流阁越发静的让人心慌。

    瑜楚摸了摸(身shen)上被锣鼓声激起的鸡皮疙瘩,张嘴喊了声“娘”,却发现连自己都听不到,便闭了嘴,继续盯着温姨娘的房门发呆。

    又等了一会儿,礼乐声降了下去,哄笑声起来,瑜楚只觉得耳朵才好了些,不再嗡嗡作响,就看见曹妈妈又奔了出来,比之方才她们刚来时,还要慌乱:“姨娘破水已半(日ri)了,小少爷还是下不来,稳婆说,得请大夫。”

    瑜楚虽然两辈子加起来也没生过孩子,可基本常识还是有的,知道若羊水破了还不生,胎儿就会有窒息的危险。

    莫氏显然也知道,闻言急道:“为什么生不下来,稳婆可说了?”

    曹妈妈眼泪都下来了,摇头道:“她说小少爷胎位是对的,摸着也不算十分大,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生不下来。姨娘此时都有些高(热re)了。”

    莫氏又问:“平(日ri)来请脉的是哪位大夫,住哪?我现在就让人去请。”

    曹妈妈忙道:“就是安保堂的柴大夫,平(日ri)只要不出诊,他都在药铺里。”

    莫氏点头,向捧雪道:“快去寻舅爷,和他说了,请安保堂的柴大夫来。”

    捧雪也知道(情qing)况紧急,答应了一声,疾步跑了出去。

    曹妈妈道了声谢,回屋瞧了瞧,又出来看看,如此两三趟,才见捧雪气喘吁吁着跑了回来。

    “夫人,奴婢找到了舅爷,可是府里现在各处都出不去,舅爷也没有法子。”

    “出不去是什么意思?”

    “大门外头停了两辆马车,里头到处堆着些箱子匣子,将大门堵的死死的。奴婢去打听了,门房说是夫人吩咐的,趁这会儿的空档,让把给梅家的还礼装上车。只是抬东西的人都吃饭去了,还没回来。”

    莫氏便知罗氏是故意的,不抱希望地问:“园子后头的角门呢?”

    “夫人说今(日ri)人多,怕出什么事,一早就让锁了,把钥匙也收了去。”

    瑜楚想到方才在外头碰到的小丫头,只怕就是罗氏的眼线,一瞧出有请大夫的苗头,就提前做了安排。

    “老奴去找老爷!”曹妈妈猛然抬起头,咬牙切齿道。

    “舅爷找过了,”捧雪十分同(情qing)地说道:“舅爷发现出不去,就回到席上找老爷。可是老爷带着大爷,刚刚进了尚书大人们在的那屋去敬酒。舅爷不敢硬闯进去,又让奴婢去寻老太太。”

    “老太太怎么说?”除了华叙,华老太太是最盼着温姨娘这一胎的人,瑜楚想着。可看捧雪就这么跑回来,恐怕也是无功而返。

    “奴婢打听了,就奴婢找过去的前一刻,三姑娘将老太太请了去,也不知现在在哪。”

    大夫人是要((逼))死姨娘了!曹妈妈眼前发黑,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脚步虚浮着转(身shen),想回房里看看,却见稳婆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大夫呢,还没请来?姨娘浑(身shen)发烫,已经晕过去了!”

    曹妈妈撕心裂肺地喊了声“姨娘!”就冲进了屋。

    瑜楚正心急,猛然听到竹素在耳边道:“姑娘,奴婢能翻出去,再把大夫带进来。”

    瑜楚犹豫道:“可是这么一来,你的(身shen)份就暴露了。”虽然这么说,毕竟不忍心看着温姨娘生不出来,思来想去,猛然想起竹素在严府对付瑜英的法子,于是小声交待了几句,将她打发了出去。又让琯柚把曹妈妈拉了出来,叮嘱一番。

    前厅里,罗仁正低头吃着闷酒。他是华珣的亲舅舅,本应同华叙一起在内间陪着几位尚书大人。可如今却在前厅里,与一众小吏们坐在一起,既无人招呼,也无人服侍。

    他知道因为华府被围那件事,华叙恼了他。可他都已经把宅子卖了还债,一家老小挤在租的小院子里,还要怎样?

    再说了,他在京城各个钱庄里借银子,从来写的保证人都是华叙,钱庄的管事也和他相熟,知道他总会还钱的,即使是催收,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更不会找来华府。

    事后他也去钱庄问过,那些管事却说这事是上头交待的,直接越了他们过去,他们也是事后才知道。至于原因,就更不清楚了。

    罗仁拿着这话去向华叙解释,华叙却理也不理就把他打发了。今(日ri)进府贺喜,华叙见了,也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两句,全然没有之前的亲(热re)。

    旁人见了,也都瞧出他这个小舅子在华叙面前没什么体面,故而都不大理他。就连华府的下人,也不听使唤起来,要什么没什么。

    罗仁越想越愤恨,暗自骂华叙是白眼狼。他也不想想,是谁冒着生命危险给他挣来了今天的一切!若没有他罗仁,华叙如何能进到户部,进而又同首辅乃至皇子结亲?

    罗仁心里不痛快,也不用人劝,自己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灌酒,很快就有些晕乎乎的,看东西都有些重影。

    罗仁也不在乎,反正吃醉了还能歇在华府,总比回自家冰冷的小院子住着舒服。心中想着,又去桌上拿酒壶。

    只是毕竟醉了,拿不稳,酒壶在手上晃了晃,竟然突然炸开了。尖锐的瓷片划在手上,瞬间就出现了几道深深的血痕。鲜红的血一下子涌了出来,顺着指尖往下滴,十分吓人。

    罗仁最是惜命,猛然瞧见那么多血,嗷地叫了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我受伤了!我要死了!快叫大夫!我姐姐呢?快叫大夫!”边叫边转着圈,把(身shen)边的椅子撞倒一片,连桌子都差点掀了。

    同桌的宾客怕被撞,纷纷避让,又挤到了其他桌的人,连桌带椅倒了一大片。大厅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喧闹不止。

    有机灵的下人看见了,慌忙跑着去找罗氏,更多的人则是进来试图把宾客连同桌椅都扶起来。可是天气寒冷,为了驱寒,宴席上许多菜式都带着汤水。这么些油汤泼在地上,前厅顿时变得滑溜溜的。下人们进来了,不但帮不了别人,反而自己也摔倒了。

    一群人正在不可开交,(身shen)处内室的华叙被声音惊动,疾步走了出来。

    还没看见,入耳先是罗仁杀猪般的尖叫:“我快死了,快请大夫!”然后是一片呼喊:“你别动,你压着我了!”“别推别推,撞着我了!”

    待进得厅来,华叙更是被眼前的混乱惊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正想发脾气,猛然旁边窜出来一个人,扑通跪到面前:“老爷,快救救姨娘吧!”

    枕流阁里,华叙盯着大夫开了方子,又盯着初柳熬了药端进去,片刻后,就听到里头传来曹妈妈惊喜地叫声:“姨娘醒了!”

    华叙忙向大夫道:“多谢柴大夫!”又问:“下面该怎么办呢?”

    柴大夫回道:“夫人是阵痛的厉害,又被外头锣鼓声惊扰,无法集中精力才会致此。现在虽醒了,可毕竟破水已久,再耽搁恐对胎儿不利。若府上有百年的老参,还请切几片来,让夫人含在嘴里补充体力,尽快把孩子生出来。”

    华叙听了,连声道:“有,有。”又叫拂柳,让她取参。

    跟着过来的罗氏,看到枕流阁竟然放有百年老参,心中又嫉又恨,却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得把手里的帕子撕来扯去。

    愤恨了一阵子,想了番话出来,冲华叙道:“外头的宴席马上要散了,老爷是不是得出去送送谢尚书和王尚书?这里有妾(身shen)守着,老爷尽管放心。”

    华叙白了她一眼,没搭理,反而直直走到莫氏面前,深深地做了个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