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美漫之道门修士〕〔玉咒〕〔朕凶狠〕〔变身之女侠时代〕〔木叶之争权夺丽〕〔亡者之厅〕〔嫡女冥妃:魔尊,〕〔甜吻娇妻99次〕〔魔神狂后〕〔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民国之谜图武探〕〔武戏江湖〕〔草根天路〕〔全民武道〕〔总裁,请入局〕〔一抹柔情倾江南程〕〔舌尖上的炊事兵〕〔都市无上仙尊〕〔神级师傅系统之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09章年礼
    莫氏的脸色带着怪异,咳了一声,说道:“宣宁侯府送来的年礼。”

    年礼为什么要让自己抱回去?瑜楚更加奇怪了。

    莫氏道:“你抱回去再瞧吧。”

    瑜楚只好按捺下好奇,让琯柚叫了丫头和粗使婆子过来,十几个人抱了两三趟才拿完。

    好不容易搬完了,棠梨甩了甩发酸的手臂,问道:“姑娘,这都是什么呀。有的盒子看着大,抱着(挺ting)轻,有的看着小,反倒沉的不得了。”

    青鸢在一旁取笑道:“是不是你都挑小的搬,结果发现吃亏了?”

    棠梨忙反驳道:“瞎说,我要不搬大的,怎么会知道它最轻?”

    琯柚老实,打圆场道:“好啦,都过来帮姑娘拆盒子吧,看看是什么,好分门别类地归置清楚。”

    瑜楚也好奇的要命,和丫头们一起拆开,只是拆一个就小小地惊讶一下,拆到最后,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这堆东西里头,从茶叶点心干果鲜果,到各色玩意儿摆件,其中甚至还有两盆水仙花。真真是囊括了过年的方方面面。

    不过最多的,还是小玩意儿。许是上次见面时瑜楚流露出了对璋哥儿的羡慕,这次姜衡下了大工夫,送来的有泥捏的娃娃,竹根雕的小家什,当然少不了同璋哥儿那(套tao)类似的模型。不过到了瑜楚这儿,书房换成了姑娘家的闺房,书桌也换成了梳妆台,都是一样的料子,一样的精致。

    丫头们看了,都十分新奇,抢着去玩小娃娃、小桌小椅什么的。瑜楚面无表(情qing)地看了半(日ri),从中挑出几个让给璋哥儿送去,其他的,外头摆了几样,又收进柜子几样。

    至于吃食,各色留了一些,其余都给丛桂轩送了回去,请莫氏看着调派。

    这天又到了姜衡来访的(日ri)子,一见面,姜衡就一脸邀功的表(情qing):“收到我送来的年礼了吗?”又四处张望一番,问道:“那些摆件,怎么不都摆出来?”

    瑜楚无奈道:“你送来那么多,全摆出来,我这屋子哪里放的下。”

    姜衡又仔细打量了,赞同道:“你这屋子是太小了。不过没关系,侯府咱们住的涵碧山馆大,到时候就能摆下了。”

    瑜楚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是屋子大小的事吗?

    懒得跟他解释,又问道:“你们侯府送年礼,都是送这些吗?”

    “当然不是,”姜衡否认道:“那些普通的,我也都备了,送到你们府上管家处,这些都是给你梯已的,吃的玩的都有,过年你就不用另备了。”

    瑜楚一脸黑线:“是啊,就差赏人的散碎银子,其他都齐了。”

    姜衡摸摸下巴:“是啊,这个我倒忘了。要不明(日ri)我去银楼再打些小银锞子,给你赏人用。”

    瑜楚无语,转头却看见姜衡促狭地笑,便知他是在打趣。(娇jiao)俏地横了他一眼,又被姜衡捉住,亲了一口。

    瑜楚挣开来,打掉姜衡箍住自己的手:“别闹,我有正事要问你呢。”

    姜衡恋恋不舍地放开手,又偷偷去摆弄瑜楚的头发,漫不经意地问道:“什么事?”

    瑜楚推推他:“前两天大嫂认亲,给各人都送了绣活,我问了皎皎,她也说被关在家里做绣活呢。我的女红实在拿不出手,到时候认亲怎么办?”

    姜衡懒洋洋地问:“岳母大人怎么说?”

    瑜楚垂头丧气的:“娘这两天生我的气,不搭理我。不过自从我把金猪绣成了老鼠,娘就不过问我的绣功了,我也一直没再动过针线。”

    姜衡差点笑喷:“你做什么要绣金猪?还给绣成了老鼠?”

    瑜楚看姜衡调笑的模样,恼羞成怒地站起来:“那是小时候绣给璋哥儿玩的!别打岔,快帮我想想,认亲的时候怎么办?”

    姜衡把瑜楚拉了回来,哄她道:“急什么,会绣活的人那么多,哪里用得着你亲自动手。回头我再买个绣娘给你送过来,需要什么就交给她绣,拿出去说你绣的不就完了?”

    瑜楚不乐意:“那要被发现了呢?绣品跟字迹也差不多,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手法,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

    “以后你走到哪就让她跟到哪,也不绣别的,只服侍你一个,怎么会被认出来。”

    瑜楚嘟嘟嘴:“不行,终归不是我自己绣的,拿出来不用别人说,我自己就先心虚了。”

    姜衡道:“你要不愿意,那咱就不送绣活了,我随便选几样礼物吧。反正送什么他们也不会真的高兴。”

    瑜楚还是不同意:“不好,到底是认亲,不可马虎。”

    姜衡一摊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瑜楚不高兴道:“你嫌我烦了?”

    姜衡一个激灵,立马端正了态度:“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要人要东西,都由我负责。”

    瑜楚这才好了,思忖着说道:“我再想想吧。”又推姜衡:“你该走了。”

    姜衡一边嘟囔:“怎么那么快?”一边没话找话地拖延时间:“竹素来了几天了,使唤着可顺手?”

    瑜楚道:“除了出门,她一直跟着琯柚,越来越有丫头的模样了。”

    姜衡点头,又磨蹭了一会儿,才出去了。

    送走了姜衡,瑜楚躺在(床chuang)上还在想认亲的事,琢磨了许久也没理出头绪,也没睡好,第二天早上梳头时还在打哈欠。

    青鸢便道:“姑娘要是实在困,再睡一会儿吧。”

    瑜楚摆摆手,从镜子里看到小鹊欢欢喜喜地跑了进来。

    “有件事要回给姑娘。”

    瑜楚笑道:“咱们华府总共也没多大,人口也不多,偏偏你每(日ri)都能打听来八卦。”

    小鹊不满道:“奴婢才不是说八卦呢,有正事。”

    “好,好,你说。”瑜楚向来喜欢小鹊咋咋呼呼的孩子气,便哄她道。

    小鹊这才又高兴了,珍而重之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来:“奴婢昨天夜里出来,恰碰上世子离开。奴婢行了礼,说了句‘姑爷慢走’,世子就赏了奴婢这块玉。”

    瑜楚接过玉佩一看,是块蓝田玉,虽不十分精致,胜在造型古朴,样式大方。瑜楚也见姜衡佩过好几次,显然他也很喜欢。

    “你不过送他一送,就赏了你这个?”瑜楚有些不可思议。

    琯柚凑趣道:“咱们院子里只有小鹊嘴最巧,才能得这个赏。我们见了世子,都是规规矩矩地叫‘世子’,唯有她,知道叫‘姑爷’。世子不是赏小鹊,是拿这块玉提醒咱们呢。”

    说得大家都笑了,棠梨也忙道:“既然这样,咱们也得改口啊,说不定也有赏呢。”

    瑜楚笑的也不困了,对小鹊说:“既给你,就收下吧,我已知晓了。”

    小鹊喜滋滋地把玉收了,又神神秘秘地靠近了些:“还有件事,奴婢刚听说的……”

    还没说完,又被众人的哄笑声打断了。小鹊开始还有点懵,而后才想起刚说了没有八卦,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瑜楚怕小鹊羞恼了不肯说,忙冲众人使眼色,不让笑,又故意催道:“你听说什么了?”

    小鹊见都不笑了,才接着说道:“奴婢听说,昨儿晚上掌灯后,三姑娘跑到大少(奶nai)(奶nai)的院子里闹了一通,非要老太太赏的那个石榴。大(奶nai)(奶nai)说是长辈所赐,不敢随意转送,与三姑娘不欢而散。今天早上三姑娘又去大夫人那儿闹,大夫人作了主,让大少(奶nai)(奶nai)让给三姑娘。”

    有其他丫头不知道“石榴”是什么,小鹊又快言快语地解释了一通。

    瑜楚想起认亲那天瑜昭渴望的眼神,知道她想要,却没想到她已经嚣张至此,敢直接去抢。抢不来,又让罗氏出面。罗氏也真的把这个闺女当凤凰了,事事都依着她。

    “大夫人怎么说的?让刚进门的新媳妇儿受委屈,总得有个说法吧。”

    “据说大夫人另赏了大少(奶nai)(奶nai)一个什么物件,就当是把石榴换过来了。不过大夫人下了封口令,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不许告诉老太太。”

    “不许说,你是怎么知道的?”瑜楚逗小鹊道。

    小鹊撇撇嘴:“这种事哪瞒的住,大家怕大夫人,不敢往老太太面前说,可是下人们之间半天就能传遍。”

    小鹊说的不错,比起马上要嫁到皇家的三姑娘,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太算什么呢?下人们自然知道要讨好谁。就是主子们,只要梅氏不吭声,别人也犯不上为了这个得罪瑜昭。

    小鹊见瑜楚不出声,小声问道:“姑娘,那个石榴值很多银子吗?三姑娘这样强硬地非要抢过去。”

    “我也不知道值多少银子,不过嘛,反正比世子赏你的玉佩要贵重些。”

    “哇!”小鹊惊叹:“怪不得!”

    其实瑜楚只说了前半句,没说的是那石榴不仅是贵重,更重要的是意头好。

    石榴多籽,皇室的女子,比寻常人家对子嗣的渴望更迫切。尤其是对瑜昭来说,二皇子最受隆庆帝看重,又还没有孩子,她若能抢先生个儿子出来,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就再也不是遥不可及了!

    不过,瑜楚转念,皇家个个都是人精,在那里生存,对家世普通的瑜昭来说,只怕最重要的是学会隐忍低调。可瑜昭却这样跋扈,难道二皇子真的如此宠(爱ai)她吗?

    瑜楚的疑惑第二(日ri)就有了答案,瑜昭的气焰第二(日ri)也一下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惜你如命〕〔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