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空间:慕少,〕〔网游三国之新生〕〔三国小霸王〕〔辣手小毒妃〕〔行走阴阳〕〔怒战苍穹〕〔妖孽强者在都市〕〔女神的贴身医王〕〔莽穿新世界〕〔岭南鬼术〕〔抗战之还我河山〕〔最好的我们〕〔凡子真神〕〔帝国老公,来试婚〕〔暖婚似火:顾少,〕〔通天神途〕〔拜师之极品美女〕〔剑气萧心天下同〕〔三流女娲后人〕〔圣剑使就是魔法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11章瑜昭出门
    华叙猛然反应过来,本朝一直厉行(禁jin)止前朝后宫互通消息,太祖皇帝当年初建国,就命人刻了一块“后宫不得干政”的石碑立在坤宁宫外。即使后来这个规矩屡被破坏,也都是偷偷摸摸的,哪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华叙急出一头汗,张口结舌地想要解释几句。可严振实在是厌烦了,懒得敷衍他,直接端了茶杯暗示送客。华叙没打听出来什么不说,还惹了严振不悦,只好沮丧地回了华府。

    华叙一走,严贺就从屏风后转了出来,一边轻手轻脚地给严振添茶,一边小声问道:“父亲,二爷这是?”

    严振喝了口茶,道:“圣上给二爷选了正妃,是李冕的女儿。贵妃娘娘不中意,又不敢明着作对,为了出气,索(性xing)选了三两家女子让二爷先抬进府。不过是妇人的小心思,便是抬一百个,有什么用?”

    严贺的注意力只在前一句上头,又惊又喜道:“李冕?那不是蓟辽总督吗?圣上是不是下定了决心,开始给二爷铺路了?”

    严振被儿子的兴奋感染,也微笑道:“还不到板上钉钉的时候,不过对二爷总归是只有好处。”

    “那贵妃娘娘有什么不高兴的?”严贺不解道。

    提起这个,严振也是无奈:“李冕没有嫡女,这个女儿是庶出的。生母当年在蓟州替李夫人挡冷箭去了,李夫人感念她忠心,且自己膝下也没有女儿,就把她的女儿认养过来,宗谱上也改为嫡女。娘娘就是不满意这点,嫌那位李姑娘是庶出。”

    严贺道:“既然李家都认了是嫡女,宗谱也改了,娘娘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所以说妇人就是小心眼,净在无关紧要的事(情qing)上纠缠。蓟辽总督这个位置,李冕已经坐了六年了,可见圣上对他有多信任!二爷有了这样一位封疆大吏作岳家,就是娶个庶女回来,也值了!”

    “不过贵妃娘娘此举说来也不算什么。皇子妃进府前,先抬几个人,也算稀松平常。”

    “搁别的时候是平常,可圣上前脚刚选了人,娘娘后脚就跟着添人,却显得是赌气了。不过总算娘娘还顾着大局,抬进来这几个都不给名份,没有十分落圣上面子。要我说,娘娘这十几年顺风顺水的惯了,才敢这样同圣上打擂台。这次倒也罢了,往后若再有这样的事,再二再三的,圣上该不高兴了,反而拖累了二爷。”严振揉了揉额心,显然有些疲惫。

    严贺见状,忙叫丫头打了(热re)水进来:“父亲若累了,不妨先歇歇,等用饭时儿子再来叫。”

    严振闭着眼点点头,可是(热re)帕子敷上脸,却又猛然想起一件事来,高声叫住了儿子:“华叙这般沉不住气,不是能成事的人。同他家的亲事,先拖一拖罢,看看他家三丫头再说。只是你心里知道就行,也别声张,若老太太问起来,我去回。”

    严贺答应着,见没了别的吩咐,才低头退了出去。

    丛桂轩里,莫氏和瑜楚也知道了瑜昭第二天就要出门的事。不过这次用不着劳动小鹊这个包打听,罗氏同瑜昭在紫竹苑那如丧考妣的大哭大闹声,半个华府都听见了。

    莫氏也是不解,瑜楚却想的明白。姜衡都说了,刘炽是看上瑜昭长的漂亮才要她的。可天下漂亮的女孩子何其多,刘炽(身shen)为最被看重的皇子,(身shen)边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女人,几天不见就丢开手也不稀奇。若不是当时看到的人太多,瑜昭能不能进府还说不定呢。瑜英的前车之鉴不是摆在那?

    只是这话却不好说,只得打岔道:“天家的心思,岂是咱们能揣测的,再想也无益。明(日ri)瑜昭就要走了,说是不让带嫁妆,咱们给准备的添妆,还送吗?”

    莫氏沉吟道:“虽说仓促了些,到底是三丫头一辈子的大事。就是这次带不走,往后也有机会,该给的还是要给。”

    瑜楚点头,带了丫头回去,将备好的添妆仔细包好。又会同了莫氏,一起送至香草居。

    瑜楚准备的东西同梅氏成亲那天一样,都是一整(套tao)专门订制的芳菲苑的脂粉。莫氏心软,可怜瑜昭的亲事竟这么简陋,把原来备的金饰换成了一(套tao)珍珠头面。珠子个个浑圆饱满,且都一般大,十分贵重,是莫氏自己的嫁妆。

    母女两个来到香草居时,罗氏正带着瑜昭收拾东西。除了梅氏,出乎瑜楚意料的是,瑜英居然也在,正殷勤地忙来忙去,似乎与瑜昭又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姐妹。

    罗氏见了莫氏,没还没说两句,就又抹起了眼泪:“弟妹你瞧,这事是怎么说的。”

    瑜英不待别人开口,先抢上前说道:“娘别这样说,妹妹能进二皇子府上,就是有些不如意,也得高高兴兴的,二皇子见了也才舒心。您再这样哭哭啼啼的,连带的妹妹也难过,苦着脸,如何能服侍二皇子呢?”

    罗氏听了,忙拿帕子擦擦脸:“你说的对,我不能哭。弟妹也别笑话我,手心里捧着长大的女儿要出门了,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还好有个大丫头在,还能开导开导我。这个时候就显出女儿的好了。”瑜昭失了二皇子的欢心,瑜英立马又变成了罗氏最贴心的乖女儿。

    梅氏见罗氏夸女儿,虽没有吭声,却亲手打了水来,服侍着罗氏净面,又帮着匀脸,显见的孝心诚而又诚。

    莫氏冷眼瞧着两人表演完了,才将带的添妆拿出来:“不值什么,不过是我和楚楚的一番心意。三姑娘往后就是天家的人,如今且忍耐些时(日ri),好(日ri)子还在后头呢。”

    罗氏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莫氏的添妆竟还如此贵重,不觉哽咽:“弟妹真是心善,借你的吉言,昭儿将来若有福气,定不会忘了婶娘。”说着,又叫瑜昭过来行礼。

    瑜昭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她虽然(娇jiao)纵,发过脾气后,毕竟也知道不能违了吴贵妃和二皇子的意思,哭了一场,便开始跟着罗氏收拾。此时被叫过来,全然没了往(日ri)神彩飞扬的模样,草草行了礼,就又回去看着丫头折衣裳,收首饰。

    莫氏又同罗氏说了几句,怕耽误她们的时间,就带着瑜楚匆匆回去了。

    当天晚上罗氏在香草居忙,全然顾不上府里其他事。最后还是梅氏临时到了大厨房指挥着,才让满府的人吃上了(热re)饭。

    忙活了整整一夜,挑了又挑,拣了又拣,总算理出了两个箱子的东西,让瑜昭带去皇子府。

    一个里头装的是各色头面首饰,包括莫氏送的添妆,以及芳菲苑的化妆品和面油等,另外还有些散碎银子,好赏人。

    另一箱是四季衣裳,除了前些(日ri)子才做的,也就是瑜英缝了几针的那些,罗氏另将自己压箱底的大毛衣服找出来,给了瑜昭。另有梅氏,从自己嫁妆里选了两匹花色鲜艳的蜀锦送来,也装了进去,预备着要缝制什么。

    瑜昭额外贴(身shen)带了几张大额银票,以备不时之需。

    跟着去的丫头是瑜昭之前从瑜英(身shen)边要过来的流霜。罗氏本想另选个家生子,父母兄弟都攥在罗氏手里,就是到了皇子府,也不怕另起心思。可瑜昭习惯了流霜的服侍,觉得她又勤谨又机灵,非要她跟着去。罗氏拗不过,只得将流霜叫了去,恩威并施地教导了一番,又当面把她的(身shen)契给了瑜昭,才算是同意了。

    虽然都没有睡好,第二(日ri)大家还是早早地起了(床chuang),聚在延寿堂等人来接。

    华老太太虽然也心疼孙女,可见温姨娘亲抱了琅哥儿来送瑜昭,顿时急了,把孙女丢到一边,骂道:“大夫都说了琅哥儿生的弱,这大冷天的,如何就抱出来了?况且你也没有出月子。”

    华叙也斥道:“你们娘俩儿怎么来了?快快回去!曹妈妈呢,也不知道拦着,该打!”

    温姨娘赔笑道:“今天是三姑娘的大(日ri)子,琅哥儿做弟弟的,当然要来送一送。他包的厚,不妨事的。老爷别怪曹妈妈,是妾自己非要来的。”

    华老太太沉着脸道:“你多大的人了,轻重都不知道。琅哥儿便是不来送,他那样小的娃娃,三丫头还能计较不成?快回去!”

    温姨娘的目的反正也就是露个脸,不落人口实,见老太太和华叙都发话了,便抱着琅哥儿冲瑜昭行了个礼,就坐着软轿又回了枕流阁。

    其他人从早上等到下午,连午饭也没好生吃。冬(日ri)里天又短,眼看着(日ri)头都要落下去了,管家才领着姚太监走了进来。

    罗氏虽提前做了心理建设,可一见真如前(日ri)所猜测的,就是一顶两人抬的青呢小轿,连个吹打的人都没有,叫了声“昭儿”,就又要哭。

    华叙怕姚太监回去了在二皇子前面嚼舌头,从后头狠狠地扯了罗氏一把。力气之大,罗氏脚下一踉跄,不过也即时反过来,不敢哭出声,只噙着泪握住瑜昭的手。

    瑜昭却不管父亲的脸上,拉着罗氏号啕大哭起来,其他人也都跟着默默垂泪。

    姚太监等了片刻,见还在哭,也不理会华叙的赔笑,粗声粗气道:“该走了!难不成还让二爷等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