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兵魂传说〕〔异度冲击〕〔九零军嫂很凶萌〕〔文娱大戏精〕〔世纪暖婚:甜妻,〕〔医门宗师〕〔军痞老公,深入宠〕〔大道归灵〕〔八零天后小军嫂〕〔狼探〕〔第一大掌门〕〔我就是能进球〕〔执手闯仙途〕〔龙氏小儿〕〔都市酒仙系统〕〔重生之星空巨蚊〕〔诸天大奸商〕〔虐文女主当学霸[穿〕〔快穿寻夫:凤凰遨〕〔薄先生,小心恋爱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13章彩妆盘
    接下来的几天,亲友之间开始互相宴请。瑜楚本来也不擅长这些人(情qing)往来,便借着备嫁,推掉好多,只去了高府和柯府两处。

    另打着请客的旗号,备了一桌小宴,单请了柯皎皎和柯敏,另叫了莫庭作陪,几个人(热re)(热re)闹闹吃了顿饭。因是年下,柯皎皎和莫庭也着实很长时间没见了,柯夫人便只当不知道,由着他们年轻人闹去了。

    展眼到了正月初五,街上已有许多店铺开市,坐在华府里,都能听到外头零散的开市放的鞭炮声。不过瑜楚早在年前就和余掌柜议定了,芳菲苑要到十五元宵节那天再开张。

    一是前一年实在辛苦,瑜楚也想让大家好好歇一歇,再来是年前没赶上上新品,瑜楚打算利用这几(日ri),让石江赶一赶,元宵节那(日ri)一开张就上新。

    此次的新品,因为时间紧张的关系,技术上倒没有什么难的,主要是设计上的巧思。考虑到(春chun)天马上要来了,气温回暖,大家都喜欢到郊外踏青,瑜楚想做一款可以带到外头,既轻便又实用的彩妆。

    既然是出门,再带一堆的瓶瓶罐罐未免太过累赘,虽说彩妆不占地方,可眼影腮红散粉唇膏都带着也零零碎碎的,不方便。于是瑜楚便设计了一个方便补妆的彩妆盘。

    因为是方便带出去补妆用,这个彩妆盘就设计的小小的,还不到巴掌大,一共三层。

    盘子的盖子上镶了一枚小镜子,是补妆必需品;第一层是四色眼影,附带一支迷你小刷子,眼影也可以当高光和修容用;第二层是双色腮红,也有一支刷子;第三层有两小一大三格,大的是散粉,小的是两色膏状唇彩,另有一支唇刷。

    小小一盘几乎将芳菲苑的产品一网打尽,很是实用。

    石江照着瑜楚画的图稿,很快就做了个样品出来,送到了华府。

    盘子是棠梨取进来的,她看着瑜楚一层一层打开,惊叹道:“真好看啊,石师傅手可真巧!”

    小鹊听了,把嘴一撇,不服气道:“图稿是姑娘画的,石师傅不过照着做,应该说姑娘画的巧才对!”

    棠梨被噎了一下,忙改口道:“姑娘自然是最好的,石师傅手艺也不错,要不,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能让姑娘满意呢。”

    小鹊眼睛转了转,坏笑道:“你为什么一直帮石师傅说好话?”

    棠梨脸一下子红了,忙否认:“我才没有!就是说实话,看见了就说了嘛。”

    小鹊还想嘲笑,琯柚打圆场道:“都别说啦,别打扰姑娘做正事。”两人这才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收了声。

    瑜楚笑眯眯看着她们闹,见安静下来了,才接着仔细看手里的盘子。

    眼影、腮红和散粉同原来单独包装的几款只是颜色略微不同,更粉嫩些,与万物新生的(春chun)(日ri)气息十分契合。膏状唇彩则是首次推出,不过比起管状,其实做起来步骤还要简单些,也是因为这个,石江才能这么快就做出来。

    瑜楚在小鹊和棠梨脸上分别试了试颜色,又仔细检查了粉质,觉得各色都满意,才对棠梨道:“你辛苦再跑一趟吧,去找石师傅,就说照着这个做,元宵节前能出多少是多少。左右如今水路不通,扬州那边先不说,做出来的,只供给京城总号。”

    棠梨欢欢喜喜应了,收拾了一番,就出府传话去了。

    彩妆盘一定下来,瑜楚也闲了,想到余掌柜说的,年前送出去的彩妆盒很受欢迎,大家都很喜欢盒子的设计,便琢磨着怎么把这次的彩妆盘也装饰一下。

    这天,瑜楚正在家里兴致勃勃地画样稿,打算委托缀锦阁绣一批彩妆盘的保护(套tao),忽听到通报,说余掌柜来了。

    瑜楚觉得奇怪,芳菲苑还没开业,余掌柜会有什么事呢?丢下画笔刚出来,就看见余掌柜急匆匆冲了进来,全然不似平(日ri)稳重的样子。

    瑜楚惊道:“出了什么事?”

    余掌柜顾不上答话,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奉到瑜楚面前,才嘶哑着说道:“姑娘请看。”

    看到盒子的形状,瑜楚已觉得不妙,再打开,心里顿时一沉。

    这也是一个彩妆盘,不但同瑜楚设计的布局一模一样,连选色也极为相似,所不同的,只是盒子外头刻着“香远居”三个小字。

    “香远居已经开卖了?”

    “是,今(日ri)文林街那边聚了许多人,都在抢购。我带着月姐儿逛街走到那儿,好奇买了一盘,发现竟和石师傅做出来的几乎一模一样!”

    瑜楚定了定心神,拿手将眼影、腮红等一一蹭一点下来,观察粉质,察看颜色,又仔细嗅了嗅味道。

    “颜色虽相似,配方和咱们的并不相同。”瑜楚道。

    “是,他们还加了香料,比咱们的要香许多。”余掌柜在来府之前,也已经仔细检查了整个盘子。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石江的技术,无法去掉红花的杂味,只好另拿香料压。”瑜楚冷笑着扔掉手里的盘子。

    彩妆盘应声落地,里头的粉四散开来,呛的屋里众人连连咳嗽。

    “连粉都压不实,还敢学咱们。”

    余掌柜见瑜楚动了怒,小心翼翼问道:“姑娘,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瑜楚道:“你先回去,叫上石江,一个时辰后咱们在芳菲苑碰面。”

    余掌柜还来不及答应,(身shen)旁的棠梨却扑通跪下了,惊慌道:“姑娘,石师傅不是那等人,定然不是他将姑娘的图稿泄露出去的!”

    瑜楚没防备,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我又没说是石江泄露出去的。”

    棠梨愣了愣:“姑娘不是让他去芳菲苑吗?”

    瑜楚哭笑不得:“他不去,谁来做下面要出的彩妆?”

    棠梨呆在那儿,还是琯柚把她拖了起来:“别瞎耽误姑娘的工夫了,快去传话吧。”

    打发走了余掌柜,再去向莫氏说了声,瑜楚赶到芳菲苑时,石江已经等在那里了。

    “姑娘!”石江一脸的不安:“姑娘把图稿给我后,除了帮忙的几个伙计,我并没有拿给其他人看过,不知怎么会……”

    “这事以后再说,”瑜楚打断他,“今天都初十了,时间紧迫,上次你拿给我的粉底液,我让你重新调颜色,可做成了?”

    “做是做成了,之前因为忙彩妆盘,还没来得及拿给您看。只是,”石江为难道:“做主料的甘油,提取太麻烦了,现在我那儿只有一点,只够做十瓶左右。”

    “十瓶就够了,你现在回去,将做好的粉底以及做彩底用要用的材料工具全部拿到铺子里来。”

    “全部拿来?”石江有些不解。

    “拿来之后,就在铺子后头做粉底,所有的工序都由你一个人经手,不准其他任何人看到。做好的粉底也交由余掌柜锁起来,除了你们两个,谁都不能接触。”

    石江点头,不过看起来有些难过:“我知道了,其实那几个伙计都跟了我许久了,说是他们,我还真的不敢相信。”

    瑜楚安慰他道:“现在还不知是个什么(情qing)况,这么做也不是防着他们,只是快到元宵节了,不能再出岔子,万事都要谨慎些罢了。”又问:“已经做好的彩妆盘有多少?”

    “将近三十(套tao)。”

    瑜楚叹气:“全部销毁吧,咱们芳菲苑不做东施效颦的事。”

    “可他们香远居才是东施!”石江一想到那些他带着伙计们(日ri)夜赶工做出来彩妆盘,就十分不舍。

    “销毁吧,以后咱们还能做出更好的,香远居这次能得手,以后可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回到华府,瑜楚还是有些闷闷不乐,晚饭也只是略动了动,就懒懒地躺到了(床chuang)上。

    姜衡来时,正看到瑜楚抱着枕头发呆。凑近了晃一晃,见瑜楚没反应,心中一喜,就想偷偷一亲芳泽,却被瑜楚一巴掌打在肩膀上。

    姜衡摸摸鼻子,重新凑过去:“发生什么事了?这么闷闷的。”

    瑜楚翻了个(身shen),拿背对着姜衡。

    姜衡越发觉得奇怪,轻轻推了推她:“到底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是谁,我去给你出气!”

    瑜楚懒洋洋地翻(身shen)下(床chuang),把石江做的彩妆盘找出来拿给姜衡看,又把整件事说了一遍:“香远居那个盘和这个差不多,就是质量差,色彩也没有我们的鲜亮。不过我生气,把它给砸了,没法给你瞧。”

    姜衡盯着手里的盘子,沉吟片刻:“其实要查出来是谁偷了你的图稿,并不难。”

    “是啊。”瑜楚说着,却没什么精神。

    “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瑜楚摇摇头。

    姜衡不解道:“那你闷闷不乐的?”

    “我在想,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才让伙计们背叛芳菲苑。”

    姜衡摸摸她的头:“人都是贪心的,未必是你做的不好,只不过是香远居开的价足够高罢了。”说着,心中一动:“莫非你在怀疑那位石师傅?”

    “不是他。”瑜楚立即否认,态度肯定。

    “你怎么这么笃定?”姜衡奇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