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空间:慕少,〕〔网游三国之新生〕〔三国小霸王〕〔辣手小毒妃〕〔行走阴阳〕〔怒战苍穹〕〔妖孽强者在都市〕〔女神的贴身医王〕〔莽穿新世界〕〔岭南鬼术〕〔抗战之还我河山〕〔最好的我们〕〔凡子真神〕〔帝国老公,来试婚〕〔暖婚似火:顾少,〕〔通天神途〕〔拜师之极品美女〕〔剑气萧心天下同〕〔三流女娲后人〕〔圣剑使就是魔法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18章处罚
    瑜楚这话一出口,石家母子几个都又惊又喜,尤其是石欣娘,小小年纪整(日ri)被困在家里,虽说是真心孝敬母亲,可毕竟也想出去挣钱补贴家用,又想结交同龄的朋友,更是激动。可是将将才和瑜楚起了冲突,不好意思直接问,便去拉石江的袖子。

    石江会意,恭恭敬敬问道:“不知姑娘有什么好法子?欣姐儿原来也想过,可时间上不赶趁,一直也出不去。”

    瑜楚也不卖关子:“我想着,咱们芳菲苑的脂粉,一般人家的姑娘虽然买不起,可毕竟(爱ai)美之心人皆有之,许多人都是想用而又用不上。不如这样,让欣姐儿带着咱们的化妆品去给别人化妆,按次收费。这样既不用花大价钱去买,又能用上芳菲苑的脂粉。”

    石欣娘听了心动,可又有些不相信:“寻常人家的姑娘,谁愿意花钱就化一次妆呢?”

    “那要看是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了。”瑜楚笑道,“头一个就是成亲,谁不想漂漂亮亮的?这么重要的(日ri)子,花点钱请人来化个妆,也是应该的吧?”

    见石欣娘连连点头,瑜楚又道:“再来是像元宵节,大家都要十分打扮了才出门,有了芳菲苑脂粉的妆点,肯定更出挑。另外,(春chun)上出去踏青,七夕游玩,再有上香之类的,年轻的姑娘家,不都是打扮的鲜亮亮的才出门?除了这些,中等之家的小姑娘们,办个生(日ri)宴,或去别人家走亲戚赴宴,想来也愿意更漂亮些。”

    石欣娘十分激动:“姑娘说的是,到那重要的(日ri)子,花点小钱就能用上芳菲苑的脂粉,定然有许多人愿意的!”

    瑜楚接着道:“不光是能用上芳菲苑的脂粉,还有欣姐儿给化妆呢。虽说化妆不是什么难事,可要化的好,既贴合脸型,又符合气质,可不简单。要不,芳菲苑的试妆娘子这么忙呢,许多人都赶着来问来学。”

    “那欣姐儿也得先好好学学才行。”石江插嘴道。

    “这事儿能成,我当然会好好学的!”石欣娘看着瑜楚,像是在表决心。

    瑜楚微笑:“这个事还真的只有欣姐儿能做成。换个人拿芳菲苑的脂粉出来,别人还未必相信是真的,唯有欣姐儿,和石师傅是兄妹俩儿,这个金字招牌能是假的?况最妙的是,出去化个妆,最多一个时辰,提前安排好了,就不会耽误大娘吃饭和活动。就是以后来寻的人多排不开,也可以让人来家里画,更加两全其美。”

    石欣姐按捺不住,大声道:“姑娘说的是,这事儿我看成!”

    石江和石老娘也赞同道:“姑娘的主意好,这么一来,欣姐儿也能出去挣钱,也能认识些人,比无事闷在家里强多了。”

    瑜楚道:“我的打算是让欣姐儿先在咱们铺子里学上一两天,掌握些简单的化妆技巧,然后在家多练习就行了。化妆这件事,再跟着学,也比不上练的多进步大。这要用的第一(套tao)脂粉并化妆刷,就由我送给欣姐儿吧,既然是我的主意,成不成,都该我先担着。”

    石江连连推辞:“那怎么好,欣姐儿的事,姑娘已出了这么好的主意,怎么能再让出东西呢?”况且还有前头偷卖画稿的事。

    瑜楚站了起来:“既然是我的主意,就都听我的,就这么定了。好了,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又冲石老娘道:“大娘,我回去啦,天冷,你多保重(身shen)子。”

    石老娘也忙站起来:“去年姑娘请了江哥儿去芳菲苑做事,今年又来帮欣姐儿,真真是我们石江的大恩人!姑娘再坐会儿吧,眼看快中午了,让江哥儿去张罗……”

    瑜楚笑着打断:“我娘还在家等着我吃饭呢,下次再叨扰大娘吧。外头冷,大娘在家吧,让江哥儿和欣姐儿送送我就行。”

    石江两个便知道瑜楚有话要说,忙安顿了石老娘,跟着瑜楚走了出来。

    直到了马车边,瑜楚才停下来:“就在这里说吧。”

    石欣娘此时态度已经大为转变,扑通跪到瑜楚面前:“都是我的错,请姑娘责罚!只是哥哥并不知(情qing),请姑娘不要怪到哥哥头上。”

    石江也要跪:“欣姐儿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是我管教不严,请姑娘处罚!”

    瑜楚拦下石江,又让竹素拖起石欣娘:“这件事确是你们做错了。那图稿是芳菲苑的机秘,石江你不该轻易带回家,欣姐儿你有再多的理由,也不能卖了图稿。你只知道它能卖银子,却不知道香远居拿到它,就能抢占了多大的先机,让芳菲苑失去多少机会。”

    石欣姐哭了起来:“是我错了,我知错了,卖画稿的银子我还没动,现在就取了来给姑娘。”说着就要回屋。

    瑜楚使眼色让竹素拦住她,正色道:“你先别忙,听我说。石江你是芳菲苑的人,做错了事,我作为东家,罚你一个月工钱,你服不服?”

    “服,服。”石江连声道。

    “欣姐儿是你的妹子,做错了事,由你严加管教,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石江又答。

    “好,那就这样吧。”瑜楚说完,转(身shen)就要走。

    石家兄妹有些糊涂,石欣娘更是怯生生问道:“姑娘,您还没说怎么处罚我呢。”

    “你又不是芳菲苑的人,我如何能处罚你?”瑜楚反问,倒让她一怔愣。

    “那,那些银子……”石欣娘现在只觉得图稿换回来的银子烫手,真心想还给瑜楚。

    “那些银子啊,”瑜楚想了想,“就当是我借给你的吧,你先用着,看添置些什么。就是以后出去给人化妆,也先得把自己收拾齐整不是?等你挣了钱,再还给我。”

    石欣娘呆呆地站在雪地里,看着瑜楚走远了,才面对石江,呜呜哭了起来:“哥哥,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姑娘。”

    瑜楚上了车,被炭火一熏,才发现(身shen)上已经冻僵了,忍不住打个喷嚏,更觉得浑(身shen)发冷。

    琯柚心疼地将车上带的毯子披到瑜楚(身shen)上,在手炉里添满了炭,又服侍着把瑜楚的脚放在脚炉上。一边忙活,一边埋怨:“石师傅看着(挺ting)老实,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妹子?害姑娘受了这半(日ri)冻,回头真着凉了可如何是好?”

    瑜楚喝了满满一杯(热re)水,觉得(身shen)上好些了,便招呼琯柚和竹素也坐下:“你俩也在跟着我受冻,快来暖暖。”又叹道:“人穷志短,她也是没办法。不过能知错就改,也委实不容易了。一个小姑娘家,咱们不该多苛求。”

    正说着话,马上猛地一晃,停住了。瑜楚的手炉差点甩出去,琯柚也东倒西歪的,唯有竹素,(身shen)形一晃守到了门口,警惕地抽出(身shen)上的匕首。

    “姑娘,”外头老赵不安道:“路上有冰,马蹄打滑了,姑娘没事吧。”接着,车壁被人轻叩了两声。

    琯柚想到莫氏被劫的事,紧张地拦到瑜楚面前,竹素听了声音,却收起匕首,脸上一派轻松:“世子爷来了。”

    瑜楚掀开壁板上的帘子,果然看见了姜衡温柔的笑脸。

    琯柚松口气,不待吩咐,就同竹素一前一后下了马车,给姜衡腾地方。

    姜衡利落地翻上来,摸了摸瑜楚的脸,又捂了捂手,蹙眉道:“出门也不同我说一声,天冷路又滑,自己跑这么远,出事了怎么办?”

    瑜楚见姜衡心疼,傻乎乎地笑:“有竹素跟着,不会出事的。”

    姜衡弹了弹她的额头:“还回嘴。”

    反正也不疼,瑜楚把头往姜衡怀里又埋了埋。姜衡(身shen)上很暖,一如既往带着说不出的清爽味道,让瑜楚心安。

    姜衡也任由瑜楚赖在自己(身shen)上,半晌才问:“去石家了?”

    “嗯。”瑜楚懒洋洋应了一声。

    “解决了?”姜衡又问。

    瑜楚懒得起来,就倚在姜衡怀里把事(情qing)说了一遍,末了,指着小桌子颐指气使道:“渴了,要喝水。”

    姜衡好脾气地倒杯水亲手喂瑜楚喝了,才道:“过于宽待了,怕下面的人不能引以为戒。”

    瑜楚嘟嘟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姜衡弹了弹瑜楚的脸颊:“既知道,为什么还如此行事?”

    瑜楚捂着脸,不服气道:“当然是因为我人美心善。”

    姜衡终于忍不住笑了,俯(身shen)堵住了瑜楚的嘴。

    再分开时,瑜楚气喘吁吁依偎在姜衡(胸xiong)前,感受着他自(胸xiong)腔里发出的低笑,显然十分愉悦。

    瑜楚脸上不觉染上一层红晕,挣扎着离开姜衡,扭(身shen)背对着他。

    姜衡却不肯放开她瑜楚,又从后头抱住,将下巴放在瑜楚头顶,磨蹭着笑:“你没有说错,确实是人美心善。”

    瑜楚挣不开,又害羞,便没话找话道:“石欣娘本质不坏,不过是一时糊涂,石江又是极难得的人才,我不想为难他们。”

    姜衡漫不经意地嗯了一声,捉住瑜楚的小手,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你这边解决了,香远居那儿呢,打算怎么办?”

    瑜楚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见姜衡问,便缓缓吐了一口气:“香远居,就这样吧,以后我们小心些,不让他们再钻空子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