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速之地〕〔豪门第一宠婚〕〔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魔祖〕〔不遇暗礁何遇你〕〔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妙手神农〕〔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汉末之奇谋〕〔伊塔之柱〕〔茅山末裔〕〔太古吞噬诀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22章 石江的秘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石江将几个人领到后院一个不起眼小屋子处,就这么大开着门忙活起来。

    其时天已全黑,又是个阴天,连一丝月光也没有。院子里黑黢黢的,越发衬的屋里亮如白昼。

    邱祥贪婪地盯着各处细看,明知这不过是芳菲苑一个临时小作坊,依旧不肯放过一丝细节。

    架子上一溜整整齐齐摆满了瓶子,那是什么?会不会就是粉底液?他想不到在经过彩妆盘的打击后,芳菲苑的东家反应竟如此讯速,直接在元宵节那日推出了一个谁也没听说过的粉底液。而且花招又多,搞什么预售,以至于他现在也没见过粉底液到底长什么样。

    邱祥正想的出神,猛然被丁师傅撞了撞手肘:“掌柜的,你瞧他拿的是什么?”

    邱祥忙收回心神,仔细看石江行事。只见他先在地上铺了一层什么,又小心把红花饼掰开,均匀撒在上面,最后又铺了一层同地上一样的东西。

    “这是苎麻?”丁师傅毕竟是几十年的老匠人,仔细辨认片刻,到底看出来了。

    邱祥兴奋的眼睛都睁大了,原来是苎麻!芳菲苑就是靠着苎麻提出高纯度的红色!

    石江只扫了一眼,就知道邱祥心里在想什么,神色自若道:“是苎麻,不过我劝邱掌柜回去可千万别依样画葫芦,若是再浪费了那么多红花,我们芳菲苑可是不敢认的。”

    邱祥咽了口吐沫,干笑道:“石师傅说哪里话,这是你们芳菲苑的秘法,我们怎么会用呢?”心里却暗暗发笑:既让我瞧了去,用不用,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倒是丁师傅,整日和原料打交待,谨慎些,问道:“可是还要往里头另加些什么?”

    这话问得无礼,话一出口,丁师傅自己脸也一红。石江仍然好脾气地笑了笑,将二人领出小屋,并随手关上门:“还要再等一刻钟左右,两位先喝口茶吧。”

    外头冷,余掌柜在另一间待客的屋里另备了茶水点心,可邱丁二人谁也不肯坐着,只喝了杯水,略润润喉,就又跑到院里,盯着放了红花的房门交头接耳。

    石江也不理会他们,自顾自喝茶吃点心。直到一刻钟之后,才走出来,冲二人道:“应该好了,咱们去瞧瞧吧。”

    二人迫不及待地跟着石江进了屋,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石江亲手掀开了上面一层苎麻,然后就看见已褪色的红花旁,星星点点地散落着一颗颗的红色晶体,亮闪闪的,烛光下,比最纯净的红宝石还要耀眼,还要动人。

    丁师傅失声:“真的提出来了!”往前奔了两步,伸手就想抓一颗细瞧,斜里却伸过一只手来拦住了他,是石江。

    “丁师傅慎重。”石江说着,拿起旁边桌上摆的一副干净白手套,小心翼翼地将红色晶体一一捡起,装到一个白瓷碗里,这才拿给二人看。

    丁师傅不敢再摸,端着碗看了半日,真的是红花晶体!比自己提出来的更纯净的红花晶体!

    邱祥却在盯着石江。自从芳菲苑横空出世,他不止一次地派人找过石江,想把他笼络到香远居。可是一次又一次,报出的工钱从芳菲苑的两倍提高到五倍,可是石江,从来都是一口回绝!邱祥恨的牙根都痒了,可牛不吃水强按头,人家不愿意,还能怎么着?

    那边丁师傅看了半晌,忽然回过神来,疑惑地冲石江道:“你都能提出来,一样的红花,我的法子也用了十几年了,怎么这次就给搞砸了?”

    石江看着他,似是犹豫又似是思索,半日才试探问道:“不知丁师傅用的什么法子提纯红花?”

    丁师傅立马闭上了嘴,那是他的独门绝活,是他在香远居安身立命的本钱,怎么能说出来?

    石江见他不答,也不问了,自顾自说道:“我刚才仔细盘算过了,若是其他法子应该不至于此,除非丁师傅是用了石灰……”

    “石灰”两个字一出口,石江就看见丁师傅瞬间变色,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石江忙住了嘴。

    丁师傅用颤抖的手指着石江,眼睛大大睁着,胸口剧烈起伏,简直不敢相信听到了什么。自己悉心钻研了小半辈子的秘方,竟然轻轻巧巧就被石江道破了!

    “用石灰会怎么?”见丁师傅嘴唇抖了几抖,始终发不出声音,邱祥忍不住开口问道。

    石江见丁师傅脸色不好,十分小心地斟酌着措辞:“我们芳菲苑买回来的红花,除了用清水洗掉黄色,再低温烘成饼子,还比别人多做了一道工序。”

    “是什么?”丁师傅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是我们东家的主意,做好的饼子上又涂了一层菠菜提纯后的汁子,能让红花的颜色保持的更持久,更鲜亮。刚才我仔细察看了你们拿过来的红花,很像是因为菠菜汁子和石灰水反应烧坏了,所以才猜测你们是用了石灰。”

    丁师傅听的瞠目结舌,这是什么操作?怎么自己从没听说过?

    邱祥刚敏锐地抓住了石江话中的关健词:“你们东家的主意?”

    石江点头笑道:“我们东家可不是甩手掌柜,芳菲苑的每一种脂粉,从最开始的原料提取,到最后的包装,东家都要过问,甚至亲自动手试验。好多主意,外人以为是我想到的,其实都是东家的功劳,只不过让我担了个名儿。”

    邱祥想起之前从石欣娘手里买的画稿,不就说是芳菲苑东家亲手画的?再想到石江,以前在彩蝶轩时一直默默无闻,到了芳菲苑却大放异彩,原来竟是那个年轻的东家在后头指挥着。

    邱祥的目光狐疑地在石江身上扫来扫去,问道:“既然如此,你们将红花给我时,为什么不做提醒?”

    石江苦笑:“我又怎会知道你们是用何种手法提纯红花?况且这些红花自打买回来,就没想过要给别家铺子用,自然是由着我们的法子保管。从去年十月到现在,三四个月都过去了,要不是你们今日过来,我都记不起这茬了。”

    邱详哑口无言,是啊,人家的红花,自然是由着人家爱怎么保管就怎么保管,谁让人家提纯的法子不用石灰呢?

    石江见邱丁两人都不做声,故意皱了眉头,忧心仲仲道:“这些先不说,如今我们两个铺子里都没有红花了,宫里又立等着让交货,邱掌柜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邱祥被提醒,看着小碗里那几块石江提取出的零星红色晶体,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子:当初怎么就这么贪心,硬是把芳菲苑搬了个干净,要能留一半红花下来,宫里的差使,不就应付过去了吗?

    丁师傅此时也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眼神复杂地看了看石江,才向邱祥嘀咕道:“掌柜的,要不,咱们再去其他铺子收点?”

    “其他哪个铺子能存有这么多焉支山红花?就是把京城的脂粉铺子加起来,也收不到那么多了!”邱祥看见丁师傅就气不打一处来,就是这个蠢货,生生浪费了几十斤的红花,让他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邱祥狠狠瞪了丁师傅一眼,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丁师傅被瞪的莫名其妙,想追出去,又惦记着石江已知晓了自己的秘法,有心交待几句,可转念一想,人家的法子比自己的强多了,想坏自己的饭碗,有的是手段,还能在意一个提纯红花的法子?想了又想,倒底什么也没说,叹了口气便去追邱祥。

    邱祥跑到芳菲苑后门,见锁的死死的,才想起正是宵禁的时候,万万离不开。余掌柜让伙计给他和丁师傅收拾了床铺,他们两人自然无心睡眠,心急如焚的等到天亮,就匆匆离去。

    直到两人走了,余掌柜才得空去了趟华府,将事情源源本本禀了瑜楚。

    瑜楚听了,笑的直打跌:“让他们非要占咱们便宜,踢到铁板了吧。”又道:“石江看着老实,没想到唬起人来也一套一套的。”

    余掌柜也笑:“石师傅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要不是我事先知情,只怕也被他绕进去了。”

    瑜楚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竟能想出在红花饼上涂草酸的法子来。

    石江对邱祥说的菠菜汁,其实就是从菠菜里提取出的草酸。带着大量草酸的红花一进入碱性的石灰水里,就会发生剧烈的中和反应并释放出大量热量,一瞬间就会将最怕高温的红花烤坏。而石江用苎麻提纯红花,用的是发酵技术,只要把提取出的结晶物再用弱碱性水再次提纯,就可以正常使用了,完全不受之前涂上的草酸影响。

    瑜楚十分得意,嘻笑道:“那也是我的主意好!”想了想,又接了一句:“当然也有石江的功劳,是他先猜出香草居用来提纯红花的法子的。”

    余掌柜忍俊不禁:“那当然,姑娘亲自出手,还怕香远居那几个草包?只是还要请姑娘示下,接下来怎么办。咱们的存货也只够支撑个四五天了。”

    瑜楚答道:“等我问问世子吧,明日给你回话。”

    打发了余掌柜,瑜楚就让棠梨跑了一趟杨梅斜街,请姜衡晚上过来一趟。到了夜里,姜衡果然如约而至。

    瑜楚心里高兴,不等姜衡坐定,就把白日的事叽叽喳喳说了一遍,边说边笑,也不管姜衡有没有听懂。

    姜衡也不打断她,含笑听了,揉了揉瑜楚的头顶:“你胆子倒大,一下子把库存的红花都毁了,接下来芳菲苑还怎么做生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