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始至终都是你〕〔萌宝来袭:总裁爹〕〔西游封印师〕〔阴阳郎中〕〔草根胡佑民的春天〕〔官道黄粱〕〔护国公〕〔武道邪神〕〔重生八零甜蜜军婚〕〔烽火奇侠传〕〔永恒主宰〕〔超品小天师〕〔千亿傲娇宝宝:爹〕〔大唐好相公〕〔年年安康〕〔婚婚欲睡:总裁宠〕〔回到八零当女兵〕〔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八零:弃妇带〕〔神秘军长,高调爱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23章 绝配
    九叶悬针松!真是九叶悬针松啊!

    隋戈心头惊叹道,以至于一部分茶水洒在了胸前衣服上。

    许衡山看见隋戈对那件松叶标本很有兴趣的样子,问道:“小隋,你喜欢那件标本?喜欢的话,我就送给你好了。”

    “不行,那件标本,太值钱了!我还是买吧。”隋戈不忍心占许衡山的好处。

    不过,以他现在的身家,恐怕倾尽家产也买不起这九根松针呢。

    九叶悬针松,是一种上品灵草。诞生之初,每一根小枝头上,仅有一根针叶,跟别的松树不一样的是,悬针松的针叶密度很大、很重,所以是向地面悬垂的。每一根针叶,无论其硬度还是重量,都胜过了钢针。每五百年,悬针松的每根枝头上会多出一根针叶,最多的时候,会长出九根针叶。而这时候,九叶悬针松也修炼成妖草了,想将其针叶斩下来,非得有大法力、大神通才行。

    有九根针叶的悬针松,其针叶其硬无比,是炼器的绝佳材料,可以炼制成威力强大的法宝。不过,这九叶悬针松落如果落在隋戈手中,才不至于明珠暗投,因为悬针松的针叶,配合“灵草四诊术”中的针法,简直就是绝配!

    或者说,灵草四诊术需要这九叶悬针松才能完全发挥出威力来。

    “欸,小隋,你跟我谈钱就见外了。”许衡山微微不悦地说道,“到了我这种年纪的人,还会在乎钱多钱少?物尽所用,才是最好的归属。这个松针标本挂在这里多年,一直无人识得其价值,而你一眼相中,可见它的确应该归属于你。这样好了,就当你帮我医治病痛和那株菊花的报酬如何。”

    “这……那真是太感谢您了。”隋戈感激道,在许衡山授意下,将标本从墙上取了下来。

    “标本归你。不过,我有些好奇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呢?”许衡山说道,“在我看来,它就是一株拥有数千年寿命的古松的标本而已。”

    隋戈不禁有些为难,因为他不可能将灵草、修真的事情告知许衡山。稍微犹豫了一下,隋戈才道:“其实,我一直跟随一个民间中医学习医术,所以对许多花草、药材都很熟悉。这些松针,可以当做针灸的银针使用,而且它本身有药用价值,所以效果比银针更好。”

    “原来是这样。中医果然是博大精深。”许衡山若有所思道。

    “对了,我想请问许教授,不知道这个标本是谁送给您的呢?”隋戈好奇地问了一句。

    许衡山愣了愣,想了想,然后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说道:“怪了,我居然记不起了!”

    “记不起了?”隋戈也有些诧异。

    “是啊。”许衡山说道,“你这么一问,我倒也有些奇怪了,这个松针标本看起来也不是很美观,但是我搬了几次家,居然一直都留着它,好像直觉告诉我不能丢掉它似的。”

    “这可真是奇怪了。”隋戈若有所思道。

    “算了,大概是人年纪大了,所以容易忘事吧。”许衡山不以为然道,“说起来,我的腰肌劳损,真的痊愈了?”

    “病症已经去了,但是病根还在,如果病痛发作,就还需要贴膏药。”隋戈说道,“你老年青的时候,腰部受过伤吧,而且还伤及筋骨,虽然当时医好了,但却留下了病根呢。”

    许衡山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情:“是啊,这是当年蹲牛棚那会儿的事了,我被分配去砖窑劳动改造,有一次砖窑出砖的时候,堆砌在窑口的砖垮了下来,正好压在我背上,那些个砖头又重又烫,直接就把我砸趴下了。后来多亏一个乡下的一个赤脚医生,用童子尿混合一些草药给我敷了好几天,总算是逐渐好了起来。却没想到,年纪大了之后,居然又变成啥腰肌劳损了。”

    “真是可恨!”唐雨溪忿忿不平道,“外公为国家和人民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居然也会受到这些不公正的待遇,真是可气可恨啊!”

    “那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其实,大多数的人,还是心存善良的。”许衡山并未怨天尤人,只是用一句“时代的悲哀”轻描淡写地揭过,胸襟之广阔,让隋戈真是大感佩服啊。虽然隋戈没有经历过那种年代,但是却也听说过一些,许衡山当年,吃过的苦、受过的罪,恐怕是难以尽述呢。

    “许教授您放心,您老为国为民做了如此巨大的贡献,我一定会想办法根治你的病!”

    隋戈神情坚定地说道,随后,他又笑了笑,“至少,能够让您老健康悠然地种花养草,享受田园之趣。”

    “是啊,我这大半辈子都是在实验室和田地里面度过的,但早些年只知道提产再提产,从未体会到真正的田园之趣。这老了之后,成了一个花农,才算体会到了真正的田园心境。”许衡山含笑道。

    “隋戈,你的狗皮膏药不是一贴就灵吗,怎么还不能根治我外公的病呢?”唐雨溪哼了一声,“是不是想多赚我们的钱啊?”

    “天啊,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市侩么?”隋戈为自己鸣不平。

    “还说不市侩,先前在医院里面,你两张膏药不是卖了人家一千块吗。”唐雨溪说道,“还有,火车上的时候,你不也收了我九十九块么。”

    “我们家祖训有言:遇民卖民价,遇官卖官价。遇人卖人价,遇鬼卖鬼价。”隋戈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位李医生,是小鬼,所以得卖他鬼价;你是白领丽人,当然就卖人价。”

    “那九块九是怎么回事?”唐雨溪问道。

    “学校的学生,生活费都是父母给的,自然不能收他们高价了。所以,九块九是民价。”隋戈说道,“在乡下,我们卖给普通村民,就是这个价格。”

    “民价、官价,鬼价、人价。你们家的人行医,还真是有点意思呢。”唐雨溪的语气稍微有些褒奖。

    “没办法,我们这也是顺应时代嘛。”隋戈说道,“现在社会就是如此,同样一件东西,普通老百姓去购买是一个价格,官员去购买又是另外一个价格。”

    “是啊,真正的公平,要实现真正的公平、公正,谈何容易!”许衡山感叹了一声,“不过,你们行医因人而定价,倒是不错。我年青时候的愿望,是想天下人都能吃饱饭;现在,国家虽然富裕了,但是却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实现让天下人都能够住得起房、看得起病呢。”

    “毕竟是非凡之人啊,境界就是不一样!”

    隋戈心悦诚服地说道,好似受到感染一般,“许老,您老放心,让天下人都看得起病这个弘誓大愿,就交给我们年青人来完成吧!不过,住得起房的愿望,恐怕只能交给万能的主去完成了。”

    “切~就希望吹牛皮!”唐雨溪道,“让天下人都看得起病,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我就是我!不是谁!”隋戈自信满满地说道,“要不然打个赌,我要是能够做到呢?”

    “赌什么?”唐雨溪问道。

    “我要是能做到,你就嫁给我做媳妇儿!如何?”隋戈脱口而出道。

    许衡山和唐雨溪两人同时愣在了那里。尤其是唐雨溪,更是直接脸红到耳根子了。

    半响,唐雨溪才跺足嗔怒道:“你——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她娇羞的模样,倒是别有风味,看得隋戈同学都有些呆了。

    许衡山不忍外孙女受窘,哈哈笑道:“年青人,敢作敢为、敢爱敢恨,也是真性情啊。不过,小隋你的表达方式好像也太直接了吧,至少你也应该捧一束玫瑰过来吧。”

    末了,许衡山又加了一句,“当然,小隋你要真有这本事,我把外孙女嫁给你也行。”

    “外公!”唐雨溪横了许衡山一眼,“你这是为老不尊呢!”

    “好了,好了。”许衡山笑道,“今天我真是高兴呐。小隋,你这样有才识、有见地的年青人可不多见,以后有空的时候,你可要常来,就当这里是自己家了。顺便呢,我也可以跟你交流一下养花养草的经验。”

    “好啊,我一定常来的。”隋戈说道,就算为了唐雨溪,他也一定要常来的。

    随后,隋戈心念一动,向许衡山道:“许老,我想请你帮个忙,某点小私。”

    “势利的家伙!”唐雨溪哼道。

    “说吧,只要不是违背大原则的事情。”许衡山道。

    “咱们农学院不是有许多温室棚吗,其中不少都荒废了。”隋戈说道,“与其荒废在那里,不如拨一个大点的温室棚给我用,不知道行不行呢?”

    “行,为什么不行。”许衡山一口应承了下来,“但我有点好奇,你打算用来做什么呢?”

    “种点药草。”隋戈说道。

    “药草?什么药草,去中药铺买不就行了吗。”许衡山微微诧异。

    “我爷爷常念叨一句话:酒字水在前,药字草当头。一副药效果如何,关键取决于药草的药性。所以,有些药方明明没问题,但是效果却未必尽如人意。”

    “嗯。你爷爷的见解很有道理。”许衡山点头道,“听说古时候的药材,大多是采药人从山中挖出来的,而现在的药草,不少都是人工种植而成,药效相差很大啊。所以,你打算自己种植一批药草,来改变这其中的差异?”

    “是的。”隋戈点头道。

    “唔……你这个想法很不错,但实施起来,恐怕不容易啊。”许衡山说道,他不知道隋戈有神农仙草诀在手,所以对隋戈难免有些信心不足。

    “我想试试。”隋戈坚决地说道。

    “好,好。年青就是好,可以尝试,可以冒险。”许衡山投过去赞赏的目光,“这事我一定全力支持!”

    “那就多谢许老了。”隋戈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

    “让小溪开车送你吧。”许衡山道。

    “算了,她开跑车送我,可别引起别人误会了。”隋戈冲着唐雨溪笑道。

    唐雨溪知道隋戈在想什么,冷哼道:“我可没空送他!”

    隋戈呵呵一笑,起身往屋外走去。

    “小溪,我觉得这小子还不错呢。”许衡山看着隋戈的背影说道,“你觉得呢?”

    “不可能的。”唐雨溪轻叹了一声。

    “哦,他年龄好像比你小呢。”许衡山说道,语气一转,“但现在不是流行什么姐弟恋么?”

    “不是这个啦!”唐雨溪反对道,然后神色一黯,“对我来说,感情都是一种奢侈。”

    许衡山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忽然地敛去,然后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余生很长,不必慌〕〔我太苏了,对不起〕〔喜上眉头〕〔万界黑科技聊天群〕〔黑蝶〕〔悟道〕〔未解之谜研究所〕〔惹霍成婚:总裁,〕〔都市天龙至尊〕〔无敌小刁民〕〔我在古代有工厂〕〔特种猛龙在都市〕〔重生日本之以剑称〕〔窥天神相〕〔墨少,亲够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