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少宠妻100式〕〔重生校园:晏少独〕〔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都市之大圣重生〕〔修真天王〕〔和仙女小姐姐的网〕〔甜妻辣爱〕〔高冷学霸撩妻365式〕〔蜜蜜宠婚,总裁老〕〔八零重生小幸福〕〔空间农女:将军赖〕〔神话烘炉〕〔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妃常霸道〕〔全民秘境时代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26章 一剂汤药
    隋戈是跟唐雨溪一起走进客厅的。

    进屋之后,就看见许衡山正在跟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交谈着什么,神情还挺愉快的。

    青年人一身西装笔挺,头发油亮,面相端正,气质儒雅,一看便是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

    见到隋戈和唐雨溪一起进来,那位青年微微露出诧异的目光,但随后他打量了隋戈的一身学生行头和手中的那个塑料袋之后,很快就淡定下来,显然他认为隋戈跟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甚至,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对手。

    “雨溪,你回来了。”青年人起身,很亲切地向唐雨溪说道。

    唐雨溪点了点头,向青年人说道:“罗老师,你好。”

    隋戈一听,顿时就放心了,原来这青年人是老师,那就没什么威胁了。而且,唐雨溪如此称呼对方,显然向对方表明了一点:“我跟你没那么熟悉呢。”

    “小隋来了,快坐下喝茶。”许衡山招呼隋戈过来,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

    隋戈倒也不客气,坐在唐雨溪旁边的沙发上,然后向许衡山说道:“许老,你的腰痛毛病这几天没有犯吧?”

    “上次贴了你的膏药之后,就没有再疼过了。”许衡山说道,“不过,今天早上起床,我又觉得腰部有些发胀的感觉,看来至多一两天就会再犯了。对了,既然你过来了,就再给我两贴膏药吧。”

    “任何外药,都是治标不治本。”

    隋戈还没有答话,那青年人却插话道,“许老,您的病要想痊愈,光借助药物是不够的。”

    被这青年人打断话头,隋戈心头有些不悦,问道:“许老,这位老师是?”

    “哦,忘记介绍了。”许衡山道,“小隋,这位是罗文渊罗老师,他是东大中医专业的教授,也是东江市的知名中医,年轻有为啊!”

    “文渊,这位是隋戈同学,草业科学大一的学生,在种植花草方面相当有天赋,而且他家是中医世家,医术也不错的,你们可以交流交流啊。”

    “是吗?那有机会是可以交流交流。隋戈同学,你好啊。”罗文渊招呼了隋戈一声,但是流露出来的神情,却哪里将隋戈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了。

    “有机会的!”隋戈哈哈一笑。

    “罗老师,你刚才说我外公的病要痊愈,光靠药物不够,那怎样才能痊愈呢?”唐雨溪问道,她虽然对罗文渊没太大好感,但关心外公的病情,却是实实在在的。

    听见唐雨溪如此一问,罗文渊立即露出了一个潇洒的微笑,说道:“药物治疗和针灸双管齐下,应该有可能治愈许老的病。以前我也给许老开过方子,对他的病况也很了解,只是以前没时间给他做定期针灸治疗。不过,最近我工作不是很忙,倒是可以给许老做一个疗程的针灸治疗。”

    “那感情好啊。”许衡山说道,“文渊在咱们东江市,可是有‘小针王’的称号呢,想必针灸之术一定非常地独到吧。”

    “哪里哪里。”罗文渊谦虚地笑道,“祖上流传下来的针法而已,是传自清代的‘离火针法’,只有区区几百年的历史。”

    “嗯,离火针法,在清代可是很盛行的。”许衡山微微颔首道。

    罗文渊的神情更加得意了。

    “其实,不用针灸,也是能够痊愈的。”隋戈这时候忽地插了一句,心想你刚才不是打断了某家的话吗,现在可轮到我了。

    “真的吗?”唐雨溪看着隋戈问道。

    “肯定!”隋戈信心满满地答道,用热切地目光投向唐雨溪。

    唐雨溪受不了这家伙的色狼之光,赶紧避开了他的目光。

    “一派胡言!”一旁的罗文渊忽地冷哼了一声。

    隋戈心知这家伙肯定要跳出来咬自己了,淡淡地问道:“罗老师,你为何认为我是在胡说呢?”

    “因为无论中药还是西药,都无法根治许老的病!”罗文渊有些不屑地说道,“我给许老开过几次方子,他也去医院接受过西医治疗,但病症都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这足以说明光靠药物治疗行不通!”

    在罗文渊看来,跟隋戈这样的人探讨医学,简直就是自掉身份的事。毕竟,他可是“中医教授”、“小针王”、“东江名医”,而对方,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很可能只是一个江湖郎中的后人。

    “罗老师你的论断,只是建立在你开的方子基础上。”

    隋戈语气忽地一转,“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这话说得相当不客气,不仅罗文渊听得眼中冒火,就连唐雨溪和许衡山也察觉到了隋戈的敌意,但隋戈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尺,我直接踩死。

    罗文渊自己医术不行,居然还敢鄙视隋戈的医术,这自然触到了隋戈的逆鳞。既然罗文渊存心找抽,隋戈同学自然也不会给他留什么脸面了。

    教授、名医、针王?

    不过是土鸡瓦狗,狗屎一坨!

    “哈~”

    罗文渊先是怒,继而大笑起来,“好!我罗文渊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说我医术不行,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刚入大学的毛小子。我究竟应该认为你是年少轻狂呢,还是年少无知!”

    “你可以说我是年少有为。”隋戈道。

    “你很狂妄啊。”罗文渊沉声道。

    “我有狂妄的本钱。”隋戈说道,“尤其在你这样的人面前。”

    唐雨溪和许衡山面面相觑。

    “这厮也太狂妄了吧!”唐雨溪在心头想到。

    “尽管我对你的医术不抱什么希望,但是我想应该给你一个展示的机会。”罗文渊说道,“这样,大家才会清楚认识到,你只是一只井底之蛙。”

    “呃……如果我有机会的话,那只青蛙一定是你。”隋戈说完,望向许衡山,“许老,我说过,我会让您健康悠然地种花养草,享受田园之趣。现在,我就来兑现我的承诺。罗老师不是说药物治疗不能根治您的病痛吗,我会让他失望的!”

    “我拭目以待!”罗文渊的火气算是彻底被隋戈同学给撩拨起来了。

    “那我就开方子了。”隋戈对于许衡山的病症早已经陈然于胸,根本无需把脉,便可以开出药方。因为有神农仙草诀在脑子当中,隋戈对天下药草的药性了如指掌,配出一剂治疗腰肌劳损的汤药,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

    看见隋戈竟然用圆珠笔、便签纸写药方,罗文渊嘴角的不屑之色一闪而过。在他这样的“正规”中医眼中,开药方就要用毛笔。甚至,通过一个人毛笔字的功力,从某种程度上可以推测出一位中医的医术高低。而连毛笔都不会用的中医,在罗文渊眼中就是江湖郎中、赤脚医生。

    可怜的隋戈,并没有想到用圆珠笔开方子竟然会被人鄙视。另外,他的“书法”也实在是够烂,差不多应该用四个字来形容:糟糕透顶。

    方子开出来之后,隋戈撂下笔,向罗文渊说道:“罗老师,我这方子还不错吧?”

    罗文渊往便签纸上一瞅,只见上面写着:杜仲、当归、菟丝子、淮山药等十余种中草药。

    看完之后,罗文渊忽地笑了起来,笑声之中充满了鄙夷:“这就是你开的方子?”

    “当然,你不是亲眼所见么。”隋戈说道。

    “这是《百药神书》中的一个方子,名为‘通脉汤’。”罗文渊一副家学渊源、见多识广的语气。

    隋戈却没想到,自己根据这些药草的药性随手搭配了一个方子,居然就跟什么通脉汤撞车了。不过,如此看来,他开的这个方子倒是没错。于是,隋戈说道:“这个方子不对症?”

    “对症。”罗文渊说道,“不过,你犯了两个错误。第一,这个方子我曾经给许老开过;第二,你的方子上面没有写药草的剂量。许老,您看一下,这个方子很眼熟吧?”

    许衡山戴上老花镜看了看,点头说道:“是的,这个方子很眼熟,可能以前真吃过。”

    “所以,我有些怀疑,你是不是在许老这里看到过这个药方。”罗文渊盯着隋戈说道。

    罗文渊言下之意:小子,你这个方子是抄袭老子的!居然还敢班门弄斧。

    隋戈正要出言反击,却听见唐雨溪说道:“既然是医术上的药方,也许是隋戈之前在书上看到过呢。况且,我认为隋戈不是这种需要抄袭别人药方的人。”

    在唐雨溪眼中,隋戈这小子好色、贪财,但是狂妄、傲气,应该不屑于抄袭这种事情,尤其不会去抄袭对手的药方。

    听见唐雨溪为自己说话,隋戈心头仿佛有一阵暖流淌过,笑道:“既然你开过同样的方子,那就更好办了。如果我用这个方子上的药草治好了许老的病,岂不是更证明了你的无能?”

    “你要是能够用这个方子治好许老的病,我罗文渊就算是井底之蛙!”罗文渊不屑地说道。

    “井底之蛙,你做定了!”隋戈狂傲地说道。

    唐雨溪无语:这家伙为什么总是这么狂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