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吞噬诀〕〔桃花小神农〕〔变成二哈的律师〕〔源起幻想乡〕〔亡妻之战〕〔世界收藏者〕〔名震诸天〕〔重生国民男神:夜〕〔日漫攻略者〕〔欢宠田园妻:公子〕〔大医凌然〕〔萌宝来袭:总裁爹〕〔我的好友是孙悟空〕〔重生浪潮之巅〕〔时尚大佬〕〔美女教师的鬼医高〕〔逆天小农民〕〔尚不知他名姓〕〔鬼书之最强刺客〕〔二战之杀手之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27章 药字草当头
    隋戈打开塑料袋,一股清新的药香味扑面而来。

    看着隋戈将一株株药草从塑料袋中取出来,罗文渊还讥讽了一句,“难道你以为新鲜的药草,熬出来的汤药就会与众不同吗?”

    “不,这些药草是我种的,不仅是新鲜那么简单。”隋戈说道。

    “小隋,这些药草真是你自己种的?”许衡山有些惊讶,也有些感动。

    亲手种植的药草,哪怕仍然不能治愈病痛,但代表的意义毕竟不同。

    “我用你给我找的温室棚种的。”隋戈笑道。

    “希望这些药草真的与众不同。”许衡山微微笑道。

    “它们的确与众不同。”隋戈肯定地说道。

    “要用药罐子吗?”唐雨溪向隋戈问道。

    “用不着了,不过可以先给我一个小碗。”隋戈说道,他要让罗文渊输得无话可说。

    隋戈从唐雨溪手中接过一个白净的瓷碗,然后往瓷碗里面倒了半碗他从栖霞山带过来的山泉水。随后,隋戈取出了一根九叶悬针松的松针,提起一株药草,将其倒转过来,根部朝上,然后用松针缓缓地刺入药草的根部。

    滴答!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株药草的叶尖处,竟然渗透出淡绿色的水滴,好似露珠一样聚结在叶尖处,然后滴入瓷碗之中,融入到碗中的泉水里面。

    这淡绿色的水滴,可不是药草体内的杂质,而是药草的药性精华所在。

    煎熬中药,无非就是要熬出药草的药性精华,但隋戈有九叶悬针松、乙木神针在手,要逼出药草的药性精华,自然是小事一桩而已。

    尽管对隋戈而言,这是小事一桩,但在唐雨溪和许衡山眼中,却是神奇之极。

    罗文渊见隋戈露了这么一手,心里面莫名地慌乱起来了,但他仍然在安慰自己,这小子一定是用什么歪门手段糊弄自己,可不能被他给唬住了,哪有这样“煎熬”中药的。

    隋戈没有理会罗文渊等人的想法,很快又换了另外一株药草,如法炮制,用松针逼出了几滴绿液,同样滴入瓷碗当中。

    当隋戈将所有的药草都“针灸”一番之后,瓷碗中的山泉水已经变成了翠绿色。

    浓浓的药香味从瓷碗里面散发出来。

    一剂奇异的药汤,就此完成。

    而那些被针灸过的药草,却失去了精神,无论茎叶,都焉了下去。

    隋戈将这些药草重新装入塑料袋中,打算回去的时候,再栽进温室棚中的药田里面,有灵雨的滋润,这些药草很快就会恢复生机的。

    “许老,这一剂药汤实在太诡异了,您可千万别喝啊。”

    罗文渊见隋戈将瓷碗递给许衡山,赶忙提醒许衡山要小心,不要充当实验小白鼠的角色。

    “有什么诡异的?”隋戈一脸淡然地说道,“药草,是不是这方子上的药草?药汁,是不是这些药草流出来的药汁?既然方子没错,药草也没错,有什么诡异的?”

    “煎熬方法不对。医术上记载,通脉汤应该先以武火猛煎十分钟,然后以文火慢熬半小时,这样才能充分将药草的药力提出。”罗文渊说道,依然显得学识渊博。

    “那么,按照你和医书上的煎熬方法,有用吗?”隋戈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有用吗?

    这三个字恍若一根钢针,狠狠地在罗文渊骄傲的内心中扎了一下。

    一剂汤药的好坏,可不是医书说了算,也不是哪个医学泰斗说了算,而是患者说了算。

    能够治病的药,才是好药!

    许衡山接过隋戈递过去的瓷碗,闻了一下,欣然笑道:“药香浓郁,应该是一碗好汤药。虽然这种熬药的方法闻所未闻,但是很有创新精神嘛,我这老头子愿意充当小白鼠的角色,试一试。”

    说完,许衡山将碗中的药水一饮而尽。

    一股透心的冰凉从肚子迅速蔓延到全身,许衡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但这股凉意所到之处,却是异常地舒服,似乎全身的毛孔、经络都被这一股凉意给疏通了一般。之前腰部那种发胀的感觉,已经开始逐渐消褪,似乎淤积多年的东西一下子被疏通了一样。

    通脉汤,原本就有疏通经络、活血化瘀之效。只是,隋戈这一剂通脉汤,却是将药草的药力发挥到了极致,所以才有如此惊人的药效。

    比当初隋戈用柴胡草治好感冒,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都说中药治病比西药见效慢,但凡事无绝对,只要运用得法,中药一样可以如此神速。

    约莫过了十五分钟,许衡山身上的凉意开始逐渐退去,感受着这股凉意消褪,他竟然有一种微微的失落,因为这股凉意盘踞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药力发散得快,消褪得也快。

    但是药力消褪之后,许衡山腰部的不适感也完全消褪了。

    “外公,你觉得怎样?”唐雨溪微微有些紧张地问道。

    “妙!实在太神妙了!”

    许衡山一脸的激动,“小隋这一剂汤药,好像把我腰部的不适感完全带走了呢!药到病除,真的是药到病除啊!有小隋这样用于创新的人才,看来中医复兴有望啊。”

    罗文渊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向许衡山说道:“许老,你确信已经去除病根了?也许,这一剂汤药,只是暂时掩盖了病痛呢?”

    “不,已经痊愈了!”许衡山用无庸质疑的语气说道,“小隋这一剂汤药,已经完全治愈了我的老毛病。我的身体,我清楚!”

    于是,罗文渊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了,仿佛被人打了一耳光似的。

    今天,罗文渊来探望许衡山,其本意是想通过给许衡山治病而接近唐雨溪,但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半途杀出一个隋戈来,将他拟定的计划完全破坏,而且还折损了他的面子。

    罗文渊觉得今天再留在这里,可能讨不到什么好处,于是起身告辞。

    但隋戈同学却没有就此放过罗文渊的意思,说道:“罗老师,谁是井底之蛙?”

    唐雨溪和许衡山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隋戈同学竟然会咄咄相逼。

    隋戈原本也不想这么做,但谁让罗文渊要主动挑拨他呢。如果输的人是隋戈,罗文渊会给隋戈留面子吗?显然不可能的。

    罗文渊没想到这个毛小子竟然如此咄咄逼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然后沉声道:“我承认,你的医术有独到之处,但是想让我认输却还不能,因为许老的病是否痊愈、是否会复发,还需要留待时间来验证,不是吗?如果你真有胆量的话,我们找个时间,公平比试一下医术、针灸,如何?”

    “不用了,我不会跟你比。”隋戈冷冷地说道,“你不配!”

    这一记“耳光”,掷地有声啊。

    罗文渊脸色煞白,片刻之后才道:“你一定会输给我的,很快!”

    “我说过,你不配!”隋戈的脸色又浮现出狂傲之色。

    唐雨溪忽地觉得,这厮狂傲的时候,原来也有几分魅力的。

    罗文渊不再自讨没趣,转身快步出了客厅,发动汽车,一溜烟逃之夭夭了。

    罗文渊离开之后,气氛变得轻松、融洽起来,唐雨溪有些好奇地向隋戈问道:“隋戈,明明是同样的药方,为什么你的药就能治愈外公的病呢?”

    “我也有些好奇。”许衡山说道。

    “药字草当头。”隋戈说道,“中药的根本在于药草。方子相同,药草的成色不同,汤药的效果自然也会不同的。我用的这些药草,可都是我自己种出来的,药性自然非同一般,绝对不是那些用化肥、生长素催生出来的药草可比的。”

    许衡山不愧是农业方面的专家,很快领会到隋戈话中的意思,动容道:“小隋,你的这个创新很了不起啊,如果能够提升中药材的药性,缩短中药药力发挥的时间,那对于推动中药产业,将会产生难以估计的影响啊!你放心,我现在虽然退休了,但还是能够发挥点余热,你干的这件事,我一定会全力支持!”

    “你老已经在支持了啊。”隋戈笑道,“你忘记了吗,我可是你科研室聘请的研究助理呢。”

    “呵~我怎么忘了这茬呢。”许衡山满怀欣慰地笑了起来。

    唐雨溪望了一眼踌躇满志的隋戈,心想:“难道,他真的能够做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造反成功后〕〔先生,你领带松了〕〔权贵之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