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的女人谁敢动.〕〔快穿之不是炮灰的〕〔重生军嫂有福气〕〔都市小民工〕〔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刘备的日常〕〔一起扛过枪〕〔全能巨星奶爸〕〔奇迹的召唤师〕〔都市之花都帝王〕〔恶魔就在身边〕〔英雄无声〕〔我的超能力女儿们〕〔野性直播〕〔从日本开始的从良〕〔那年一九九八〕〔逍遥长生仙〕〔神级大药师〕〔封神常平传〕〔都市至尊狂兵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63章 给老子滚远
    第63章 给老子滚远

    下午,外语课之后。 飞速中文网

    『露』天停车场。

    有一面铁栅栏上的蔷薇,依旧顽强地、不知疲倦地绽放着,微风轻抚,空气中飘来缕缕芬芳。

    谁也不知道,这一片蔷薇要开放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它为何如如此顽强地违反常规地绽放着。

    不过,现在这一片蔷薇,已经成了发疯校区的另外一处景致,就连东大本部校区的学生,也有不少人慕名而来,这些人大多是情侣,希望他们的恋情能够像这一片蔷薇般纯洁、永恒。

    此时,唐雨溪正站在这一片蔷薇花面前。

    她知道,这一片蔷薇花之所以如此顽强地绽放,只是因为她。

    隋戈,这个讨厌的『色』『色』的家伙,他居然真的做到了。

    这些白『色』的蔷薇,果然一如既往地绽放着——

    只为她一个人。

    自从这一片蔷薇花绽放之后,唐雨溪无论天晴下雨,都会将车停在这个『露』天停车场中,任凭她那辆保时捷日晒雨淋。

    因为每一次唐雨溪看到这片蔷薇花,心里面就觉得暖暖的。

    之前,唐雨溪一直都想知道隋戈是怎么做到的,但是隋戈这家伙的嘴巴却始终很严实。不过现在,唐雨溪已经不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了,她只是习惯了每天在这里站一会儿,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心里这种暖暖的感觉。

    一股浓郁的花香味涌入鼻子当中,鼻尖处传来轻微的痒痒感觉。

    唐雨溪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隋戈这家伙就站在她面前,伸手拉过一根蔷薇枝条,将一朵绽放的白蔷薇放在了她的鼻翼附近,并且用花瓣轻轻地划过她的鼻尖。

    唐雨溪微微一惊,微嗔道:“你这人真是的,鬼鬼祟祟的,想要吓死人啊。”

    “你是活人。”隋戈微微一笑,“罗文渊那厮,没有继续纠缠你吧。”

    “没呢,自从上一次被你奚落之后,他老实许多了。”唐雨溪说道。

    “希望他知难而退。”隋戈哼了一声,“我是说,他那种人,根本不配追求你。”

    “他不配,究竟谁配呢?”唐雨溪问道。

    “我这样的人。”隋戈同学自恋地拍了拍胸膛。

    “你这人呐,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害臊?”唐雨溪问道。

    “这是自信。”隋戈说道,“你知道,我一向都很自信的。”

    “这些蔷薇,究竟会绽放到什么时候呢?”唐雨溪忽地问道。

    “你想它们绽放到什么时候,它们就会绽放到什么时候。”隋戈说道,脸上又充满了自信。

    “冬天下雪的时候,它们也会继续开放?”唐雨溪问道。

    “当然,你难道忘记了武则天号令百花在严冬绽放的典故。”隋戈笑道,“你也可以当一回女王,对吧,女王唐?”

    不知道为何,说到“女王”的时候,隋戈脑子当中竟然闪过了沈君菱的样子。

    “少耍贫嘴了。对了,你来这里做什么?”唐雨溪问道。

    “当然是找你。”隋戈说道,“刚得到一笔钱财,打算请你吃一顿好的。”

    “好的?中餐还是西餐啊?”唐雨溪问道,“要开车吗?”

    “不用了。”隋戈说道,“离学校不远。况且,很多人都认为我现在是被富婆包养了呢,如果再坐你的跑车,整出绯闻可咋办呢。”

    “你害怕绯闻?”唐雨溪一边走一边说道。

    “我不怕,而且我喜欢绯闻。”隋戈说道,“作为一个男生,听到有关自己被包养、被几个女生纠缠这种谣言,其实心里面反而有一种满足感。”

    “变态!”唐雨溪哼了一声,然后又道,“对了,你们寝室的人,现在名气很大啊。”

    “没办法,跟我这位‘名人’住在一起,他们三个不出名都难。”隋戈说道。

    “拜托,请你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唐雨溪瞪了隋戈一眼,然后说道,“你说的好吃的东西,究竟在哪里啊?”

    “快到了。呐,就在前面呢。”隋戈说道,指了指前面的小烧烤摊。

    “这就是你说的好吃的?”唐雨溪疑『惑』道。

    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烧烤摊而已,唐雨溪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吃的,而且还感觉有些不卫生呢。

    两人在一张小木桌边坐了下来。

    “这家烧烤的味道挺好的。”隋戈说道,指了指正在忙碌的烧烤摊老板。

    唐雨溪往烧烤架边望去,这才发现烧烤摊的老板竟然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小姑娘扎着一个马尾辫子,捆着一个不太合身的围裙,看起来让她显得更加瘦削。她的脸上粘着一些炭灰,笑容却很灿烂。看到隋戈和唐雨溪坐下,小姑娘赶忙迎了上来,笑问道:“哥哥、姐姐,请问你们要吃什么?”

    “我要吃肉。羊肉串、排骨、鱿鱼统统来五十串,再来五条烤鲫鱼。”隋戈说道。

    “大哥哥,你还是这么能吃。”小姑娘抿嘴笑道,又转向唐雨溪,“姐姐,你要吃什么呢?”

    “跟他一样吧。”唐雨溪说道。

    “一样?”

    小姑娘和隋戈同时一惊。

    唐雨溪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只好说道:“我帮他多点一份,再给我烤点蔬菜吧。”

    小姑娘点了点头,独自去烧烤架前熟练地忙碌起来了。

    唐雨溪往烧烤架那边看了看,看见这小姑娘比烧烤架也高不了多少,心头更觉得有些酸楚,向隋戈说道:“真是可怜,她看起来比烧烤架都高不了多少呢。”

    “没什么,小雨是个坚强的姑娘。”隋戈说道。

    “你认识她?”唐雨溪问道。

    “我们寝室的人,经常来她这里吃烧烤。”隋戈说道。

    “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唐雨溪问道。

    “一场医疗事故。”

    隋戈低声说道,似乎担心被小雨听见,“三年前,她母亲被医院诊断出患有『乳』腺癌,于是,医院为她注『射』了两针‘甲氨蝶呤’治疗,但是她母亲的病情不见好转不说,而且很快丧失了行动能力,神经系统受损,大小便失禁……她父亲不堪压力,抛弃她们母女离家出走了。小雨为了照顾母亲,就辍学在家,然后就在学校附近经营起烧烤摊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医院给她母亲注『射』的是假『药』不成?”唐雨溪义愤填膺道。

    “是『药』厂在生产过程中,一些人『操』作不当,将硫酸长春新碱尾『液』倒入了甲氨蝶呤『药』『液』之中,造成了污染。除了小雨的母亲之外,全国还有两百多名患者遭受了这一场无妄之灾,其中还有八名是儿童。”

    “这些天杀的畜牲!”唐雨溪道,“医院和『药』厂难道没有赔偿吗?”

    “医院坚持『药』物渠道来源正规,所以不承担责任。『药』厂,则因为这场事故被国家部门吊销了许可证,直接跨了,老板也人间蒸发了,所以『药』厂也没有进行赔偿。”

    “无耻!这些禽兽,真是太无耻了!”唐雨溪低声骂道,恨不得将那些没良心的『药』商千刀万剐。

    “轻声点。”隋戈向唐雨溪说道,“幸好,这个小姑娘还算坚强,一个人支撑起了这个家。”

    “不管怎么说,我要帮帮她。”唐雨溪说道,就要去掏钱夹。

    “不要这样。”隋戈阻止了唐雨溪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知道,你可以给她很多钱。不过,也同样会剥夺她的尊样。”

    “你怎么知道?”唐雨溪微微有些不服气,毕竟她也是出于好心。

    隋戈指了指在学校门口讨钱的一个中年邋遢乞丐,“你知道他一个月收入多少吗?”

    “几百块?”唐雨溪显然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调查。

    “他一月收入至少三到五千。”隋戈看着唐雨溪惊讶的目光,继续道,“你还别不信,这可是有人专门统计出来的。在某些地方,一部分已经将讨钱视为一种职业了,那些人,为了讨钱,甚至将老人、小孩都带上,就是为了博取更多的同情心,获得更多的收入。再说小雨,你认为她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最多一两千吧。”唐雨溪说道,“毕竟,她这个摊位距离校门有些远呢。”

    “是啊。既然跪在地上要钱,一个月轻松都能赚三五千,为什么她不愿意呢?”隋戈说道,“所以,我说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姑娘。”

    唐雨溪首次用欣赏甚至带着少许的推崇目光打量着隋戈。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头脑简单,眼睛『色』『色』的男生,竟然比自己看事情更深切。

    “哥哥,姐姐,你们先吃着,其它东西,我马上给你们烤好送过来。”

    这时候,小雨已经将一部分烧烤送了过来。

    从她洋溢着微笑的脸上,很难看出她的生活是多么的艰辛。

    隋戈将一串烤排骨拿在手上,正要跟唐雨溪边吃边聊,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色』西服,手上夹着一个文件夹的青年白领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黑背心,光着膀子的彪形大汉,他们的胳膊上,还刺着一些毫无审美的刺青。

    青年白领来到隋戈面前,问道:“你是隋戈,隋先生?”

    “嗯。”隋戈点了点头,有些不满意被人打断了跟唐雨溪的浪漫烧烤,不爽地问道,“啥事?”

    “鄙人是华生『药』业公司的总裁助理蒋伟,我们冯老板希望跟隋先生见一面,谈一笔大生意。”青年白领说道,语气颇有些高傲,似乎他觉得自己这个总裁助理很了不起似的。

    “没空。”隋戈毫无兴趣地说道。

    他可不认识什么冯老板,就算是认识,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搭理对方。

    “隋先生,你考虑一下吧,这可是数百万的大生意呢。”蒋伟继续说道,“只要生意谈妥,隋先生你马上就能成为百万富翁了。”

    “人民币早就『毛』了,百万富翁算个鸟,你赶紧滚远,我没兴趣!”隋戈极其不耐烦地说道。

    几百万又怎样,以隋戈现在的底气,根本不将区区几百万放在眼中。

    “隋先生,我们冯老板看没有等人的习惯。”蒋伟忽地将脸『色』一沉。

    “我最后说一遍,给老子滚远点!”隋戈冲着蒋伟怒喝一声。

    这一次,隋戈用上了少许真气,虽然声音不大,却将蒋伟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蒋伟被吓得连退了几步,然后气急败坏地冲着隋戈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是一个不识抬举的东西!你们两个,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然别人都以为我们老板的名头不好使了呢。”

    两个大汉闻言,立即上前踏出一步,满脸凶相地向隋戈『逼』进。

    其中一人,还极其装『逼』地将指骨捏得啪啪直响。

    “小子,你居然敢不给我们老板面子,看来真是欠揍啊。”其中一个大汉狞笑道,伸手就去抓隋戈胸前的衣服,似乎打算将他拧起来。

    隋戈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将一根竹签捏在了手指间。

    如果这厮真的不知道进退的话,他不介意将这个竹签钉入对方的手掌中。

    只要将真气灌注于竹签当中,就算木头、石头都能刺破,何况是血肉手掌。

    隋戈心想,很快他就可以感受一下内家高手的风范了。

    大汉却没有察觉到危险,手掌距离隋戈的胸膛越来越近。

    砰!

    眼看大汉就要抓住隋戈的胸膛,忽地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腾空而起,一记飞踹踢在了大汉的胸膛,将这大汉踢出了两三米远。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