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帝归来.〕〔都市梦道剑仙〕〔帝国老公狠狠爱〕〔盛世娇宠:公子宠〕〔豪门囚宠:限制级〕〔电锯使用手册〕〔史上第一小前锋〕〔菜鸟主神的二次元〕〔重生军嫂逆袭记〕〔医妃难宠:王爷和〕〔邪王宠妻:废柴小〕〔我的一天有48小时〕〔贵妾妩柳〕〔花都之无敌鬼王〕〔我全身是兽〕〔全息网游:萌狐反〕〔我在地狱发家致富〕〔冷刀夜雨听风录〕〔娇妻在上:总裁老〕〔我在诸夏当大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64章 见一人救一人
    第64章 见一人救一人

    噗!

    彪形大汉重重地砸落在地,胃部的剧烈痉挛,让他将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飞速中文网

    隋戈暗叹一声可惜,本想在唐雨溪面前显『露』一下武林高手的风范,谁知道居然被人给抢先了。

    只是,这个见义勇为的人究竟是谁呢?

    隋戈定睛一看,被旁边这位“活雷锋”给吓了一跳。

    这人隋戈并不陌生,居然是铁龙。

    铁龙满脸“正气”地向蒋伟三人说道:“你们三个瞎了狗眼吗,居然敢打扰隋哥吃饭。麻痹的,你居然还敢跟隋哥动手,信不信老子将你们活剥了!”

    蒋伟虽然不知道铁龙是什么来头,但是一看铁龙这模样、语气,分明就是黑道上的人。蒋伟认为自己是堂堂的总裁助理,高级白领,自然犯不着跟铁龙这种人拼命,于是朗声说道:“这位道上的兄弟,我老板是冯天明,你给个面子,不要『插』手这事,以后我们自然会拜会你的。”

    铁龙稍微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权衡什么,然后他坚决地说道:“滚吧!今天的事情,我管定了!”

    蒋伟冷哼了一声,同那两个彪形大汉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上前跟铁龙拼命,谁知道这两个家伙也就是拳打老人院、脚踢幼儿园的角『色』,看到铁龙武力值十分彪悍,立马就怂了,哪里敢上前跟铁龙玩命。

    蒋伟见状,骂了一声“废物”,然后钻进汽车逃之夭夭。

    铁龙这才转过身,向隋戈说道:“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找隋哥的麻烦,简直活腻了!”

    一边说着,铁龙居然厚着脸皮拉了一个小凳子,坐到了隋戈旁边。

    伸手不打笑脸人。

    铁龙这般讨好,隋戈自然也不好一脚将人家踢开,只是皱眉道:“铁龙哥是吧,刚才的事情,真是麻烦你了。”

    “铁龙,您叫我铁龙就是了。”铁龙连忙说道,他是山熊的手下,而山熊现在跟隋戈称兄道弟,铁龙哪敢被隋戈叫“哥”。

    “那好吧,铁龙,你吃点烧烤?”隋戈问道。

    “没事……我不饿。”铁龙也知道此时不适合当电灯泡,“隋哥,上次我不小心冒犯您,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

    “既然都是误会,说开了就没什么了。”隋戈不以为然道。

    对于上次铁龙和周处一设下的陷阱,隋戈其实并不怎么气愤,因为他们居然将沈君菱这种尤物掳来设陷阱,也算是“用心良苦”了。何况,沈君菱和他都没什么损失,反而铁龙和周处一两人倒了大霉,被人将拍了限制级视频,声名扫地。

    “真的……隋哥,您原谅我了?”铁龙欣喜道,“那您能跟熊哥支吾一声,让我回狂熊帮行吗?”

    原来,因为这件事情,铁龙被山熊一脚踢出了狂熊帮。

    失去了帮派庇护,加上铁龙以前树敌不少,他的日子可真是不好过呢。

    “行。”隋戈点头道,“不过,作『奸』犯科的事情,以后少做点。”

    “知道……知道。”铁龙连连点头。

    “喂!小丫头,跟你说了多少回了,要摆摊的话,离校门口远一点,你会影响我们做生意,知道吗?”这时候,一个戴着小白帽,搞得像是回族人的小青年走了过来,冲着林小雨大声说道。

    小雨委屈地说道:“我离校门已经很远了,再远的话,就没有生意做了。”

    “别他妈废话!”小青年冷哼道,“你要是不给我搬远点话,我叫你以后做不成生意了!”

    看到这一幕,唐雨溪的心都疼碎了,她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小姑娘的生活竟然如此艰辛,不仅要承受家庭内的压力,而且在外还要被人欺负。

    隋戈看到唐雨溪眼圈都红了,冷哼一声,就要出手教训人了。

    铁龙这会儿察言观『色』的功夫还真是到位,一看隋戈和唐雨溪两人脸『色』不爽,立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揪住那位小青年,一个耳光扇得对方眼冒金星,“狗东西!你连一个小姑娘都欺负,简直畜生不如!人家摆个摊容易吗?还有,你他妈明明是汉人,非得戴个小白帽装回人,你连祖宗都不要了吗……你的摊位在哪里,校门口是吧,以后就让给这位小姑娘摆了。敢说个不字,你铁龙哥的拳头可就不认人了!滚!”

    不得不说,铁龙这种狠人,对这些小青年的威慑力那是相当地强。

    听了铁龙的话之后,那位小青年吓得连滚带爬地跑开了。

    “大……哥哥,谢谢你。”小雨冲着铁龙说道。

    铁龙这厮的凶脸上居然用力挤出了几丝僵硬的笑容,连忙说道:“不用客气了。那啥……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就出手。小姑娘,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就报我铁龙的名字。”

    铁龙显然不习惯做好人,跟林小雨说了几句之后就开溜了。

    反正,铁龙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能够回到狂熊帮,他又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铁龙离开之后,唐雨溪目光灼灼地盯着隋戈,语气平静地问道:“你在混黑道?”

    从唐雨溪的表情和语气来看,就知道她对黑道没什么好印象。

    “我没有混黑道。”隋戈笑道,“像我这样品学兼优的大学生如果都去混黑道了,那简直就是国家教育事业的重大损失啊。”

    “不许笑!”唐雨溪面『色』冰冷,“我想听实话。”

    隋戈没想到唐雨溪这么严肃,只得收敛笑容,将跟周处一、铁龙、狂雄等人结怨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隋戈直接过滤掉了跟沈君菱暧昧的那个桥段。

    听到隋戈用一把锄头击溃山熊等人,唐雨溪哑然失笑,说道:“你可真能吹呢。”

    “不,我说的都是实话,大实话呢。”隋戈一脸郁闷,他没想到自己说实话的时候,居然没人相信。

    “嗯,我相信你没有混黑道,因为以你的本事,大概也不用走黑道去捞钱。”唐雨溪神情轻松了下来,“不过,你用锄头降伏黑道头目的那段,拜托你能不能别那么夸张。”

    “唉,你知道现在的人为什么喜欢说谎吗?”隋戈忽道。

    “为什么?”

    “因为说实话根本没人相信啊。”隋戈一脸苦闷道。

    “其实,你也说了不少实话的。”唐雨溪微微一笑,宛若花蕾绽放,“比如,这家烧烤,真的很好吃。只是,你领我来这里吃烧烤,难道仅仅只是吃烧烤这么简单?”

    “你这么说,搞得我像是个阴谋家似的——”

    “少废话,赶紧说吧。”唐雨溪说道。

    “都说漂亮的女人缺脑,看来这条规律对你不实用啊。”隋戈笑道,“我虽然还没有本事能够让天下人都看得起病,但现在至少能够见一人救一人。”

    “你能治好小雨的母亲?”唐雨溪讶道,“你不是说她是『乳』腺癌,又『药』物中毒了吗?”

    隋戈叹道:“忘了给你说,她母亲的一个『乳』房已经被切除了,所以『乳』腺癌已经不构成威胁了。真正的危险,在于污染的甲氨蝶呤给她造成的危害,她的神经系统受到了严重创伤,所以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生活根本不能自理,连说话都不怎么利索。”

    “那些畜生!”唐雨溪咬牙切齿道,“你真有把握医好她母亲?”

    “以前没有,但是现在有了。”隋戈说道。

    现在,隋戈不仅身体内有治愈『性』极强的木属『性』真气,而且还有灵『药』在手,的确有很大的把握。

    就算没办法治愈她,至少也能够让她的病情不会继续恶化,并且还能够转好。

    “那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唐雨溪问道。

    “表明你的身份,消除她的戒心。”隋戈说道,“你也知道,如果我表现得太过热情的话,搞不好人家还以为我别有企图呢。”

    唐雨溪认真地打量了一下隋戈,说道:“也是,你这双眼睛的确够讨厌的,看女生的时候总让人觉得动机不纯,的确容易让人误会?”

    “什么叫动机不纯?”隋戈同学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麻烦你仔细看看,看清楚一点,我这双眼睛,是不是像水晶一样清澈,像雪山上的冰雪一样纯洁。”

    “拉倒吧,我就觉得冒着点绿光,跟狼似的。”唐雨溪嫣然笑道,“既然你让我去消除她的戒心,那我这就去跟她讲明好了。”

    说完,唐雨溪就走到了 烧烤摊前面,跟小雨谈了起来。

    隋戈也不知道唐雨溪究竟说了什么,但是很快小雨就开始收拾摊子了。

    她的动作很麻利,不过二十分钟时间,便已经将所有东西收了起来,然后来到了隋戈面前,说道:“隋哥哥,我听唐老师说你是中医世家的传人,你真的能够治好我妈吗?你要是能治好她的话,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要先去看看你母亲的情况才能下结论。”隋戈起身道,“另外,报答什么的话,就不用说了,搞得我居心不良似的。”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林小雨诺诺地说道。

    “没关系,既然你都收摊了,那我们这就去看你母亲吧。”隋戈说道,就要去帮小雨挑担子,将烧烤架和桌椅一齐挑回家去。

    “隋哥哥,这些东西挺沉的,还是我来吧。”小雨说道。

    这一担子东西,少说也有七八十斤,小雨以为隋戈跟别的大学生一样,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呢。

    “没事,挺轻的。”隋戈为了让小雨放心,只伸出一只手,抓着扁担轻轻一提,举重若轻地就将整个担子提了起来,似乎全然没用劲似的。

    “隋哥哥,你力气真大呢!”小雨惊得咂舌道。

    “没事。我是农村来的,从小就参加劳动,所以力气大。”隋戈说道。

    “难怪。”小雨说。

    小雨的家在发丰镇的城边上,没有经过改造,至今住的都是破旧的木板古屋。在某些人看来,这些木板古屋就是文化、传统、遗迹的象征。但是,对于住在这些屋子里面的人来说,却是一种折磨。漏雨、漏风、『潮』湿、虫子,每一样东西,都足以折磨得你发疯。

    小雨家的木屋同样如此,她家只有两个房间,一间客厅,一间卧房。煮饭的东西,都放在门口。不过家里面的器具虽然不多,但是却收拾得很整齐。

    “小雨……有客人来了吗?倒水……”

    里屋的房间中,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嗯,知道。”小雨提起暖水壶,将两个玻璃杯用开水涮了一下,然后给隋戈和唐雨溪倒了两杯白水。

    “小雨,你也别客气了,先让我去看看你妈的情况吧。”隋戈说道。

    小雨嗯了一声,将隋戈和唐雨溪两人领进了她妈的房间,然后说道:“妈,这两位是我认识的朋友。这位隋哥哥是东大的学生,唐姐姐她是东大的老师。隋哥哥是中医世家的传人,医术很高,听说你病了,特地过来给你看病的。”

    “两位费心了……我这病……怕是……是没得治了。”形容枯槁的林母垂泪道,“只是可怜了……小雨……这娃,小小年纪……就要受苦……”

    小雨听见这话,眼圈立即就红了。

    隋戈担心局面演变成母女对哭,于是连忙说道:“阿姨,您也别太悲观了,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不管怎么说,先让我了解一下病情吧。”

    “对啊,隋戈的医术真的很不错呢,你们应该相信他。”唐雨溪也在一旁替小雨两母女打气。

    神农仙草诀中,虽然以修行和灵草种植为主,但是医、『药』本为一体,隋戈既然通晓各种『药』草、灵草的『药』『性』,自然也知道如何治病。况且,此时他已经练成真气,只要将一道真气通过指尖输入林母体内,立时便能察觉到林母体内哪些经络不通,并且及时找到病症所在。

    隋戈仔细查探了一番之后,对于林母的病情也了解了十之**。其主要的病症在于硫酸长春新碱的毒『性』残留体内,严重损坏了她全身的神经系统,造成其四肢麻木、腱反『射』消失、全身乏力等症状。要治好林母的病,首先便需要祛除残留在她身体中的毒素,然后,再想办法恢复她的神经系统。

    在隋戈看来,林母的病当真难以治疗,否则医院也不会束手无策。

    但是,隋戈既然在唐雨溪面前夸下海口,自然要用尽办法治愈林母的。

    不过,这恐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达到的事情。尽管隋戈有灵『药』在手,但是灵『药』不是万能『药』,每一种灵『药』,都有其相应的用途,不可能凭借一种灵『药』就能够治尽天下之病。

    那样的『药』,可就不是灵『药』了,而是神『药』——天『药』。

    确认了治疗方法后,隋戈取出两根九叶悬针松,其中一根刺入印堂『穴』,另外一根刺入人中『穴』。

    随后,隋戈将指尖捏在印堂『穴』上的那根松针上面,缓缓地将一道真气渡入林母身体当中,刺激着她那些被『药』物毒『性』腐蚀的头部神经。

    哧!

    过了一阵之后,林母人中『穴』上的那颗松针,忽地喷出一线黑『色』的恶臭『液』体。

    这是毒素排出的征兆!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