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少宠妻100式〕〔重生校园:晏少独〕〔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都市之大圣重生〕〔修真天王〕〔和仙女小姐姐的网〕〔甜妻辣爱〕〔高冷学霸撩妻365式〕〔蜜蜜宠婚,总裁老〕〔八零重生小幸福〕〔空间农女:将军赖〕〔神话烘炉〕〔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妃常霸道〕〔全民秘境时代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73章 心花怒放
    第73章 心花怒放

    “有事好商量,别急着用刑啊。 飞速中文网” 眼镜装出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冯老板,我们先谈生意吧。”

    “生意?”冯天明冷笑道,“我跟你们有什么生意可谈。”

    眼镜皮笑肉不笑地说:“华生『药』业公司。”

    “就凭你们?”冯天明一副不屑地语气,“一群上不了台面的流氓,居然还想做『药』品生意。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哪是你们能懂的!”

    “你他妈不就是一个流氓!”山熊不满地说道,“你这个流氓能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做。”

    山熊一心都想着将狂熊帮漂白。一来,漂白之后,不用担心被警察『骚』扰、镇压;二来,山熊也不想一辈子背着“流氓”的称号。尽管他做狂熊帮老大已经多年,却始终都没有让他母亲知道这事。如果这一次能够借机漂白,那么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没错,我是流氓。”冯天明不以为耻道,“但我是有证的流氓,而你们没有!”

    “很快就会有了。”眼镜又笑了,“那么,首先我们来谈一谈华生『药』业公司转让的事情吧。你会以五百万的价格,将华生『药』业公司的所有资产转让给我们。”

    “做梦!五千万你们都买不到。”冯天明说道,“况且,你们有五百万吗?”

    “这里有八百万呢。”隋戈拍了拍手中的皮箱,刺激着冯天明,“我们就用你的钱,买下你的公司。”

    “不可能!”冯天明冷笑道,“你们这是违法的!”

    “你看,我们给你将法律,你要给我们耍流氓;现在我们跟你耍流氓,你又要谈法律了。”隋戈笑道,“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那么,我再仔细解释一下过程吧。”眼镜说道,“既然要谈法律,我们就合法处理吧。这是一份资产转让合同,麻烦冯老板签个字,顺便按个手印。然后,我们会按照合同上的规定,将五百万分批次转入你的户头。一切程序都是合法的,包括这份资产转让合同,我已经咨询过我的律师同学了。”

    “想让我签字,门都没有!”

    冯天明叫嚣道,“一旦签字,我就一无所有,成了穷光蛋。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签字!来吧,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往我身上招呼就是了,反正谅你们也不敢杀了我!”

    冯天明显然是豁出去了,他这种人,几乎把钱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哪里甘愿变成穷光蛋。

    “冯老板,再考虑一下吧。”眼镜劝说道,“你身娇肉贵地,犯不着跟我们这些流氓较劲。我们这些人,一旦发起狠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呢。”

    “别废话了!”冯天明不耐烦地说道,“随便你们怎么搞,只要我死不了,总有还回来的一天。”

    “隋兄弟,没想到冯老板这么有骨气,看来只有麻烦你了。”眼镜轻叹了一声。

    “没关系。”隋戈说道,“冯老板,不知道你看过电影《风声》没有?里面有一幕让我印象极其深刻呢。那就是六爷的银针酷刑,听说那滋味连神仙都熬不住呢。我想说的是,电影里面说的都是真的,的确有这么一套银针酷刑。”

    冯天明一听,心头莫由来地紧张了一下。

    这部电影冯天明也看过,曾经还对那银针酷刑颇有些好奇呢。想不到,听隋戈的意思,这种酷刑很快就要将临到自己的身上了。

    人们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怀有一种莫名地恐惧感。冯天明自然也不会例外。

    若是毒打、鞭笞之类的寻常方式,冯天明觉得自己应该能够熬得过去,但如果是自己没见识过的手段,那么多少都会有些恐惧的。

    “隋兄弟,那你就别磨叽了,赶紧往冯老板身上招呼啊。”山熊迫不及待地说道,“冯老板可不是凡人,用寻常手段招呼他,实在是太失礼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是——”

    隋戈语气一转,“我不会呢。”

    眼镜和山熊两人差点没栽倒在车上。

    冯天明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谁知道,隋戈接着又说:“不过,我还有独创的一套用刑方式,从来都没有使用过,今天正好让冯老板尝尝鲜。”

    “兄弟,哥求你别卖关子了,赶紧给冯老板上吧,他都等不及了呢。”山熊在一旁说道。

    “熊哥,马上就好。”隋戈笑道,拉开了冯天明的衣服,『露』出了他的胸膛。

    眼镜骇然道:“兄弟,你……不会是要干他吧?冯天明这么丑,可真是委屈你了!”

    “擦!你他妈想什么呢!”隋戈忍不住骂了眼镜一句,然后说道,“给我看好了!”

    说着,隋戈用指尖在冯天明左边胸膛一划,顿时出现了一道两厘米左右的小口子,伤口很浅,只能算是皮外伤,有一点点献血从伤口浸出来。

    山熊和眼镜大感不解,不过却没有询问,而是耐心地看隋戈接下来如何『操』作。

    谁知道,隋戈却从兜里面『摸』出来一粒比黑芝麻大不了多少的植物种子,然后向冯天明说道:“冯老板,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恶果,就会结出恶果。如果我把这里种子放在你的伤口处,你知道会长出什么东西来吗?”

    “少唬人!”冯天明不屑道,“人身上点种子可能吗?你以为是小猫种鱼啊。”

    山熊和眼镜一起笑了起来。

    “呵呵~没想到冯老板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幽默感,真是难得呢。”隋戈笑了笑,将指尖的那粒种子按在了冯天明的伤口里面。

    冯天明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他好歹也读了几天高中的,自然不会相信人身上种豆、长瓜的屁话。

    “咦!”

    谁知道,片刻之后,山熊和眼镜都不约而同地惊呼了一声。

    同时,冯天明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处一阵麻痒。他低头一看,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冯天明的左胸的伤口上,赫然长出了一根五六厘米长的植物嫩芽,并且嫩芽以极快地速度生长着,茎秆很快就生长了好一截,而根须则通过冯天明的伤口渗透到他的身体里面,似乎正在疯狂地吸收冯天明身体当中的血『液』。

    看到这一幕,冯天明的精神几乎都要崩溃了。

    明明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他的身上了。

    尽管现在冯天明只感觉到麻痒,没有其它痛苦的感觉,但是巨大的恐惧却已经在他心灵深处扎根了。

    “咦,长出叶子了呢!” 眼镜又惊呼了一声。

    冯天明再看了一眼。可不是吗,那种子居然连绿『色』的叶子都长出来了,而且茎秆越来越壮了。更要命的是,叶片的叶脉竟然是鲜红『色』,就像是人体的血管一样。不难猜测,这些鲜红的叶脉,很可能已经跟冯天明的身体连在了一起。

    隋戈向冯天明笑道:“冯老板,你就从了吧。否则的话,等会儿这东西开了花,在你肚子上面结个果子,长个大萝卜什么的,可就不好办了。”

    冯天明本来已经有些害怕了,听隋戈这么一说,却有死硬道:“不过是下三滥的障眼法而已,你休想骗得了老子!”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隋戈乐呵呵地笑道,取出一根九叶悬针松,往植物的茎秆上一钉。

    “啊!”

    冯天明顿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仿佛隋戈的松针,钉的不是植物的茎秆,而是他的心脏。

    锥心之痛,冯天明此时总算是体会到了。

    “冯老板,你还觉得是障眼法吗?”

    隋戈平静地说道,取出一块玉石,用真气激发出玉石里面的灵气,再配合乙木神针,催生着这株植物快速生长。片刻之后,山熊又夸张地惊呼道:“开花了!真开花了!冯老板,你快看看啊,你胸口上这株草都开花呢?让我给你拍个照片,做个留念好了。”

    “开花算什么,很快还能长个萝卜出来呢。”隋戈平静地说道。

    果然,很快冯天明就感觉到胸口异常地胀,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强行地撑开了。他大着胆子往胸膛上一瞅,顿时吓昏了过去——

    胸膛上的这株怪草,果然开花了,而且真的长出了一根红皮萝卜。萝卜的一半,『露』在外面,另外一半,竟然是长在他的胸腔里面!

    “麻痹的,这厮昏过去了!”山熊骂道,“之前说得那么硬气,想不到是个孬种。”

    其实,也不怪冯天明是孬种,如果换成山熊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也会吓昏过去的。

    “没事,给他来点‘心电感应’。”隋戈淡淡一笑,将松针往萝卜的根部一扎。

    啊!

    冯天明胸膛猛地剧烈抽动了一下,发出一声痛不欲生的尖叫——

    他醒了。

    想痛昏过去都不行。

    看见冯天明醒来,隋戈说道:“冯老板,我再给你详细解释一下吧。这株草是吸收你身体中的水分和血『液』生长的,并且跟你身体的血管、血肉连在了一起,尤其是根须部分,更是跟你的心脏纠缠在了一起。所以,我用针去扎这株草的任何地方,你都会感同身受的。尤其,是根部。”

    “隋兄弟,别解释了,赶紧扎啊!”眼镜残忍地说道,“对了,我有一个想法,你不是说这个像萝卜的根部是跟冯老板的心脏纠缠在一起的吗?那我用这把瑞士军刀上面的小钻子去钻它的根部,那是不是就像是在钻冯老板的心脏啊?”

    “理论上就是这样。”隋戈说道,“这大概就叫钻心之痛吧。既然你这么有兴趣,那就试试吧。”

    “别钻!求你了……合同,我签!”

    冯天明终于完全屈服了。刚才隋戈只是用松针扎了一下,冯天明就已经经受不住了。如果真让眼镜用小钻子慢慢地钻,那滋味恐怕比下油锅、上石磨还要恐怖。

    眼镜呵呵一笑,收了军刀,又摆出斯文老好人的样子,将合同递给了冯天明,说道:“看吧,冯老板,我之前就说了,好好合作的话,也就不用受这些苦了。”

    冯天明现在近乎崩溃,什么话都不想说了,很干脆地签了合同。

    眼镜佩服地向隋戈说道:“隋兄弟,你这套刑罚真是别出心裁,让人大开眼界啊,这个叫什么名堂?”

    “还没名字呢。”隋戈说道,“你不是文学系毕业的文青吗,帮我取个名字好了。”

    “什么文青,我现在就是一个流氓。”眼镜说道,“要不然,就叫‘心花怒放’吧。”

    “我靠!还真他妈文雅!”山熊笑骂了一声。

    合同到手之后,隋戈又向冯天明说道:“那个什么‘帝玉膏’的专利证书在什么地方?”

    “专利证书……你要干嘛?”冯天明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个专利证书你拿着也没用,但是我有真正的『药』方,我可以生产出来赚钱。不过,刚才那份合同,也包括了专利权的转让。”隋戈说道,“说起来,这事我还得感谢你呢。”

    “好!好!看来我真是低估你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也精于算计。我的制『药』公司,专利权,统统都给你做了嫁衣裳。”冯天明自嘲地笑道。

    “这是报应。”隋戈平静地说道。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报应,我只相信成王败寇。”冯天明一脸落幕之『色』,然后又笑道,“不过,你们真以为接管了华生『药』业公司,你们就漂白了吗?医『药』行业,可是比黑帮还黑呢。没关系,很快你们就知道了,不过那时候你们的下场恐怕比我还惨,哈哈!”

    “我们的下场,就用不着你『操』心了!”隋戈不以为然道,“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下场吧。”

    “你们想怎么处置我?”冯天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小命还捏在隋戈手里面呢。

    “这个问题,你去问那些被你害得家破人亡的人吧。”隋戈冷冷道。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