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贴身私教〕〔[综英美]做鬼也要〕〔妻逢对手:总裁,〕〔一夜沉沦:赏金娇〕〔网游之领主纪元〕〔六界直播总管〕〔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末日军火帝国〕〔极品帝魂〕〔重生在武侠大陆〕〔美剧世界大冒险〕〔妇贵〕〔景秀田园:美食农〕〔重生七零当神婆〕〔穿进红楼:晴雯,〕〔盗天墓之昆仑秘境〕〔一胎双宝:总裁大〕〔豪门强宠:首席大〕〔仙欲游〕〔一世帝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84章 御医
    第84章 御医

    砰!

    早上七点左右,天刚微亮,隋戈的房门就被人给强力踢开了。 飞速中文网

    当唐云、唐浩天等人怒气冲天地冲入房间的时候,只见隋戈同学正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只穿了一条四角裤,被子早已经被他蹬到了床下。

    看到这么多穿着“制服”的人杀入自己房间,隋戈第一反应就是精彩扫黄。

    不过,旋即他就反应过来了。这里可是军区医院,他又是一个人睡的,扫黄怎么也扫不到他头上吧。睁大眼睛一看,居然是自己未来的岳父母、大舅哥等人。

    “穿上衣服!”

    唐浩天强自压着怒火向隋戈说道。

    毕竟,这房间里面还有女同志呢,隋戈同学这样不雅地暴『露』,终究是不好的。

    隋戈心想,你就算是我未来岳父,也不用这么盛气凌人吧。况且,你们要来见过,好歹也先敲门,让我有个准备不是。直接就这么破门而入,当然会看到不雅的场景,也亏得我没有『裸』睡的癖好呢。

    当然,心里虽然将未来岳父报怨了一通,但是嘴上却不敢说,只好火速穿上衣服,然后向唐云说道:“云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劳师动众地杀到我房间?”

    “你干的好事!”

    唐云怒喝道,“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带雨溪吃火锅去了?而且还喝了啤酒?”

    唐云的脸上虽然怒气冲冲,但是却冲着隋戈眨了眨眼睛,悄悄竖了一下大拇指。在唐云看来,隋戈这一招釜底抽薪玩得好啊,就算是唐家老爷子发了话,这两天唐雨溪也不可能动手术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唐雨溪虽然吃了火锅、喝了啤酒,早上检查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她的身体健康状况有什么恶化,足见隋戈这小子医术当真不错。

    否则的话,以唐云的『性』格,此时哪会冲着隋戈怒骂,早就已经拳脚相加了。

    面对唐家的人如此兴师问罪,隋戈同学自然不会矢口否认,很老实地应道:“是。我答应过她,要请她吃火锅的,所以我不想失信于她。尤其是,在她已经时日不多的情况下。”

    “住口!”

    唐浩天忽地开口爆喝一声,声音有如雷鸣。

    很显然,唐浩天震怒了,因为隋戈所说的“时日不多”四个字。

    “这是我们唐家的事情!”唐浩天神情威严、不容置疑地说道,“跟你无关。”

    唐浩天一发怒,就连唐云这个亲儿子都有些害怕。不过,隋戈却怡然不惧,说道:“没错,你们是雨溪的亲人、家人,比我更有资格替她做决定。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了,她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也有资格做出自己的选择。难道你们都以为,她真是被我引诱,被我男『色』所『迷』,才会放弃手术吃火锅、喝啤酒?拜托,我应该还没有那么帅好不好?”

    “唐叔叔,你的怒火不应该冲着我发,也不应该怪雨溪。我想,无论是你们还是我,都没有资格代替她做决定,能够为她做决定的,只有她自己!”

    隋戈一番话说得唐浩天等人哑口无言。

    的确,唐家的这些人为了唐雨溪找专家、请医生都没错,但是他们却不能代替唐雨溪做决定。无论是唐浩天还是唐世渊,他们都不能代替唐雨溪做决定,毕竟这关系着她的『性』命。

    唐浩天想到他接到父亲电话之后便立即听从了父亲的决定,此时不免觉得有些对不起女儿。唐浩天仔细一想,他接到父亲电话的时候,居然有种“执行命令”的感觉。作为军人,唐浩天自然应该服从父亲、上级的命令和决定,但是作为唐雨溪的父亲,他首先考虑的不应该是执行别人的决定,而是全心全意地为自己的女儿着想。他或者是一个称职的军人,但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隋戈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居然震住了场子,于是他见好就收,说道:“各位,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人了。给雨溪治病,我还缺一位关键的『药』草呢。”

    说完,隋戈便打算蹑手蹑足地溜出房间。

    “唐将军,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一个身穿白长褂的专家级医生带着另外两个医生走了过来,黑着脸向唐浩天说道,“唐将军,我可是看在老首长的面子上,才专程从帝京飞来东江市。可是,你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出,我们都已经做好了手术的准备,你女儿却又是吃火锅又是喝酒的,这手术还怎么做!”

    不用说,隋戈也猜到这位专家医生就是中南海的“御医”了,除了他之外,别人恐怕也不敢用这种语气跟唐浩天说话。

    “手术——取消吧!”

    唐浩天沉声说道,“谢谢高专家来这一趟。不过,我女儿打算另外换主治医生了。”

    “换医生?”这位高专家有些被打脸的感觉,有些不爽地说道,“不知道唐将军究竟请了哪一位能人呢?是美国还是日本的心外科专家?”

    “是我。”隋戈没想到这位御医脾气如此之臭,挺身答道。

    看来,医术高超,未必就一定是医德高尚。这位当代御医,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高伯明专家扶着眼镜将隋戈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皱着眉头说道,“你,难道是哪个医学院的学生?”

    “我是中医世家的传人。”隋戈毫不示弱地说道。

    “中医?”

    高伯明扯着嘴角笑了笑,“真是稀罕啊,中医什么时候也能做心脏、血管手术了。”

    “道不同,解释也没用。”隋戈说道,“你觉得西医好,你就继续用你的西医治病。至于中医能不能治疗心脏血管疾病,我也无需向你解释。”

    “狂妄!”高伯明屁股后面的那医生说道,“年青人,你知道高专家是什么人吗?他可是给中南海首长们看病治疗的专家,在古代,那就是御医,正八品以上的官员。你一个赤脚医生,居然也敢对高专家无礼!”

    “那就是可以对你无礼,对吧?”

    隋戈冷哼一声,伸手一抓,就扣住了这个跟屁虫医生的胳膊,然后微微用劲一捏,顿时听见“喀嚓”一声,隋戈竟然将这跟屁虫医生的胳膊骨头给捏碎了。

    手段太狠辣了!

    谁都没想到,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还有一位将军在场,这个“赤脚医生”竟然如此野蛮、暴力,居然将一位专家的胳膊给打折了。

    啊!

    跟屁虫医生一声惨叫,险些痛昏了过去。

    高伯明见状,向隋戈怒斥道:“野蛮!真是太野蛮了!难怪现在国际上的人说中医是骗子,难怪我们中国人都要求取缔中医,瞧瞧你们这些中医是什么德行,是什么素质!康元,赶紧把梁东明送去骨科治疗……你还不放手!”

    “他的手臂已经断了,我一放手,他就更痛!”隋戈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你等着!我这就去叫警卫,你殴打军医,我要送你上军事法院!”高伯明气急败坏地说道,然后转身就去了电梯,显然真是要去叫警卫了。另外一个跟屁虫医生,紧随其后。

    “隋戈,你又要故技重施么?”唐云饶有兴致地看着隋戈说道,看到这个跟屁虫医生仍然在哀嚎,唐云伸出指头一戳,立即将这家伙给弄昏了过去。

    隋戈也想换点新鲜花样,可是如今他手中的灵『药』种类太少,也只有故技重施了。

    况且,如果不在未来的岳父母面前耍弄点手段,以后唐雨溪就算痊愈了,恐怕也轮不到他隋戈。

    所以,隋戈这一次打人看似冲动,实则是一石三鸟的高明手段。

    一鸟,隋戈打人可以出气;二鸟,可以让“高御医”难堪;三鸟,等会儿可以让未来岳父母见识一下隋戈同学的手段,为他和唐雨溪的将来做好铺垫。

    唐浩天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物,所以从隋戈出手收拾跟屁虫医生到现在,他都没有说话。仿佛他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看戏的人。

    “云哥,搭把手。”

    隋戈又『摸』出了一贴膏『药』,让唐云帮他按住这跟屁虫医生的手脚,然后将抹了培元膏的狗皮膏『药』贴在了跟屁虫医生的胳膊上。

    片刻之后,房间里面响起了杀猪一样的哀嚎声。

    跟屁虫医生哀嚎了好一阵,高伯明才终于将警卫叫了过来,准备将隋戈扭送、关押。

    啪!

    警卫走入房间,看到房间里面站着的唐浩天,赶忙立正行礼。

    随后,警卫才向高伯明说道:“高专家,究竟是谁在这里行凶伤人?”

    警卫也不是傻瓜,看见房间里面站着的这些人,似乎都来头不小,如果稍微有什么闪失,恐怕很可能就要倒大霉了。

    “就是他!”

    高伯明指着隋戈说道,“就是这个小流氓,他殴打军医,把梁医生的胳膊都打折了。你看看——梁医生现在都痛昏过去了!”

    准确的说,隔屁虫医生是从昏『迷』中痛醒,然后又再次痛昏过去的。

    痛得死去活来,大概就是这位可怜的跟屁虫医生之前的真实感受。

    “高专家,你虽然是专家,但是也不能血口喷人好不好?我什么时候打折了梁医生的胳膊?”

    隋戈平静地说道,用手指戳了一下跟屁虫医生腰部的『穴』位,将他弄醒了过来。

    因为培元膏的『药』『性』已过,跟屁虫医生倒是不觉得痛了。

    不过,看到高御医已经将警卫带了过来,这位跟屁虫医生立即又活跃起来了,开始指着隋戈狂喷道:“哈!你这个该死的赤脚医生,你有本事就打死我啊?打死我的话,就好送你去军事法院,枪毙你小子!警卫同志,你来得正好,赶紧把这个殴打军医的暴力分子抓起来!”

    “等等——这不对啊,你的两只胳膊明明都没问题啊?”

    警卫仔细看了看跟屁虫医生的两只胳膊,发现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打折胳膊”的说法。既然没有事实证据,警卫又不是傻蛋,自然不会干这种胡『乱』得罪人的事情。于是,警卫向高伯明说道,“高专家,您是贵人,是大忙人。不过,我们这些小警卫也不是清闲得没事做。既然没人受伤,那我就走了。”

    高伯明怒道:“警卫同志。他刚才真的打人了!而且的确把梁医生的胳膊打断了!”

    小警卫有些恼火了。他心说你们这些神仙要打仗,也不能让我们凡人遭殃啊,你要冤枉人,也想一个更靠谱的理由啊。于是,小警卫只好耐着『性』子说道:“高专家,我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也知道,一个人胳膊要是被打折了,不可能这么快就痊愈的,您是不是看错了呢?”

    “放——我怎么会看错!”高伯明大声道,“你难道敢怀疑我的专业眼光吗?”

    小警卫简直要崩溃了,心里面骂道,你他妈眼光再专业,总不能将一个屁事没有的人说成是胳膊断了吧。就算要冤枉人,至少你得找个会演戏的群众演员不是?

    “还愣着干嘛,赶紧抓人啊?”高伯明冲着小警卫说道。

    “高专家——我送你会帝京吧!”

    沉默良久的唐浩天忽然开口说了一句。他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却威压十足。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房间里面安静得几乎落针可闻,似乎其余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似的。

    高伯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今年刚五十岁,在医生当中,他年纪不算大,但是成就却已经很惊人。中南海的“御医”,这可是让许多同行都嫉妒得要命的行当。做了御医之后,高伯明的架子和派头也就大了,习惯了颐指气使,被人阿谀奉承的日子。

    谁知道,光脚不怕穿鞋的。高伯明做梦都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被一个赤脚医生弄得颜面尽失,更让他没有意料到的是,唐浩天居然开口送客,这等于是摆明瞧不起他的医术。

    打脸,这才是赤『裸』『裸』地打脸。

    高伯明心里又气又怒,但是他自然不敢将怒气撒在唐浩天身上。要知道,唐浩天可是将军,迟早有一天会成为中将甚至上将的,不是他这个御医惹得起的。

    所以,高伯明只好将怨恨都记在了隋戈这个赤脚医生的头上。

    况且,高伯明知道,这一次自己回帝京市,就算什么都不提,唐家那位老首长也会过问的。毕竟,高伯明来东江市,可是唐世渊的意思。

    高伯明知道唐世渊的脾『性』,这位老首长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他做出的决定,无论大小,都很少会动摇、改变的。就算是他儿子,也不能例外!

    于是,高伯明冲着隋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大步走出了房间。

    唐浩天虽然说要“送”高伯明,但自然只是说说,他当然不会屈尊身份去送高伯明,更何况此时他对高伯明的印象并不好。所以,唐浩天只是唐家的几个亲戚出去送了高伯明一程。

    这时候,房间里面就剩唐浩天、许颜歆和唐云三个唐家人了。

    在隋戈同学看来,这里都是“自家人”了。

    唐浩天和夫人坐在了沙发上,他示意隋戈也坐下,然后平心静气地说道:“小隋,如你所愿了,我们都尊重雨溪自己的选择。不过,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的能够治好她的病?高伯明说过,手术的最佳时候就是这几天,以后她的身体状况可能会越来越差。”

    “我说过,只有五成的把握。”隋戈说道,“我知道一种『药』能够治愈雨溪的病,但是现在还缺一位关键的『药』草,这种『药』草并不容易找到。”

    “你需要什么『药』草,可以跟我们说,我们的路子也许更广一点。”唐浩天说道。

    隋戈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唐叔叔,您觉得我刚才用的那贴膏『药』神效吗?”

    “神效。”唐浩天点头道,亲眼所见,自然没什么怀疑的。

    “请问唐家能够拿出这样的膏『药』吗?”隋戈又问道。

    “我明白了。”唐浩天说,“我并不怀疑你的医术,只是希望雨溪能够尽快好起来。毕竟,我就担心她的时间不多,可能等不到你的『药』——唉。”

    “你放心。”隋戈说道,“我会竭尽一切可能,为她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们也做了一些准备。”许颜歆这时候开口说道,示意唐云将一口密码箱提了过来。

    “送钱给我?还是黄金、珠宝?”隋戈心想道,难道唐家打算先付给我诊金不成。收了诊金,意味着唐家就不欠他隋戈的人情了。这样的话,以后他们带唐雨溪离开,隋戈也不能拿这说事……

    不过,隋戈同学未免想得太多了。

    唐云打开了箱子,里面却装着一个晶莹透明的水晶盒子,盒子里面的东西,赫然是两根野山参。

    百年气候的野山参!

    很贵,很值钱。

    但隋戈只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脸上连一点惊讶之『色』都欠奉。

    许颜歆也是一个聪明之人,见隋戈这样的表情,讶道:“小隋,我听说这百年老山参有续命的灵效,难道是假的不成?”

    “不假。”隋戈说道,“这两株都是真正的百年野山参,的确有续命的灵效。现在这样的好东西并不多,所以,你们应该给自己留着。”

    “再贵的东西,也不及我的女儿重要。”许颜歆有些不悦地说道。

    “阿姨,您误会了。”隋戈微微笑道,“我说让你们自己留着,是因为我已经给雨溪准备了更好的。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取出来给你们看看吧。”

    于是,隋戈起身去将自己的背包拿了过来。

    许颜歆和唐浩天心头微微有些纳闷,心想难道你小子还能拿出比我们唐家更好的野山参不成?况且,真正的百年野山参,谁会随随便便地放在一个背包里面呢?

    嘶!

    隋戈拉开背包拉链,从里面拿出一根用红布包裹的野山参,然后打开红布,将其呈现在唐浩天三人面前。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当隋戈将他种的这根野山参抖出来的时候,顿时就将许颜歆那两根山参给比了下去。

    论个头,唐家的两根野山参加起来,都不足隋戈拿出的这根大;论品质,隋戈的这株野山参,完全是无可挑剔的山参王。

    “这……野山参怎么这么大?”一向镇定自若的许颜歆,这时候都被惊住了。

    “这是有四五百年气候的野山参。”隋戈平静地说道,仿佛这根野山参只是根胡萝卜似的,“我们家是中医世家,野山参这些『药』材虽然贵点,但我们家留下来不少。”

    “那雨溪的病,就拜托你了。”唐浩天起身说道,终于完全认同了隋戈这位“主治医生”。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