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厚婚秘爱:鲜妻太〕〔高能调解员〕〔剑武灵尊〕〔科学捅炸异世界〕〔契约暖婚:boss,〕〔预见你的死亡〕〔万气本宗〕〔神界修炼日常〕〔镇天圣祖〕〔绝世武帝〕〔美女总裁的绝世狂〕〔界外一阁〕〔阴阳鬼命〕〔引灵人〕〔末世之异能进化〕〔邪王盛宠:萌妃逆〕〔诸天万域争霸〕〔女校男篮〕〔重回大明之还我河〕〔鬼仙狂妃:王爷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215章 御剑术
    第215章御剑术

    该死!

    裴常风暗骂一声,只得暂时放过隋戈,立即将先天真气用去灭杀这些古怪东西。 飞速中文网同时,赶紧用神识内视身体之内,顿时察觉到这些孢子粉竟然是活物,在他体内生长,繁衍出五行补天芝的菌丝。看到这情况,饶是裴常风这先天高手,都被吓了一跳,然后赶紧全力以赴,将体内的这些该死的东西绞杀干净。

    就这么一点功夫,隋戈就有了喘息的时间,然后故技重施,以蹑空草种子的『药』力腾空而起。

    虽然是故技重施,但只要有效果就行,隋戈才不会选择在生死关头用一些华而无实的招数来装『逼』。

    裴家其余的人看到隋戈这厮竟然轻飘飘地飞上了半空,先是愕然,随后破口大骂。但是却无可奈何,就算是先天期高手,也是无法腾上天空的啊。

    隋戈心头庆幸的同时,却也有些惴惴不安,“难道裴家就这么一个先天高手么?”

    这个念头刚起,就看到两个人影从裴家山庄背后的山峰半山处飞扑而来,身法速度极快,竟然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

    先天高手!

    而且还是两个!

    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这话果然不假。

    裴家的人知道隋戈能够像鬼魂一样“飘『荡』”到空中,所以早就已经埋伏了两个先天高手在高处。居高临下,以这两人的修为,自然可以将隋戈擒住。

    “小银虫——”

    隋戈早就知道没这么容易脱身,所以小银虫这个杀手锏一直到现在才出手。

    小银虫从隋戈的身上激『射』而出,顷刻间化为巨大的怪物,然后昂起尖尖的头,肚皮鼓动,口中猛地喷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垃圾”,往裴家的两个先天高手激『射』而去。

    这个小银虫,就如同一挺喷『射』“垃圾”的机枪,将肚皮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喷了出去。

    不过,这些“垃圾”却并非真是垃圾,而是隋戈购买的炸『药』和炸弹。虽然隋戈也是修行者,但是他并不单纯『迷』恋修为和境界,有的时候,炸『药』、炸弹这些产物,利用得当的话,一样可以起到作用。

    总之,在隋戈看来,无论什么手段,只要能够达到目的,那就是好手段。

    隋戈一按引爆按钮,两个先天高手身体四周的炸弹和炸『药』立即就爆炸了。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不仅如此,隋戈还让小银虫事先钻入地下,在裴家山庄的地下也埋了不少的炸『药』。

    此时,隋戈为了脱身,自然是将这些炸『药』系数引爆了!

    除了炸弹、炸『药』之外,隋戈还将一些灵草的种子跟炸弹捆绑在一起,一旦这些种子经过强大的爆炸力高速『射』入人体当中,立即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破坏力。

    当炸弹、炸『药』系数爆炸的瞬间,火光冲天,响声如雷,震耳欲聋。

    剧烈的爆炸虽然仍然伤害不了两个先天高手,但是却成功地阻延了他们的行动。

    而隋戈同学,则在硝烟和火光之中,飘然升空,准备离开这里。

    侥幸啊!

    但是很完美的逃遁计划!

    隋戈在心头自恋地想到。

    虽然几乎施展了浑身解数,但总算成功逃过一劫。

    裴家有先天高手又如何,灵草在手,同样有办法逃脱!

    距离裴家的山庄越来越远,望着下方一片狼藉,隋戈心情无比畅快。

    但就在此时,剧烈无比的危机感忽然迸发。

    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极度危险的感觉!

    怎么回事?

    隋戈心头猛地一惊。

    嗖!

    就在此时,一道赤『色』的剑光,如同闪电流星一般划破天际,以肉眼难以企及的速度破空而来,然后从小银虫的肚皮中斩了过去。

    “老大!”

    小银虫一声尖叫,身体忽地变小,从半空中坠落而下。

    生死不明!

    那道赤『色』的剑光却又忽地敛去,消失不见,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

    小银虫居然被斩杀了?

    隋戈心头惊骇不已。

    小银虫可是洪荒异种的灵兽啊,先天剑气都无法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怎么会……

    隋戈顿时心凉如冰。

    对方竟然拥有如此强横的实力,足以秒杀他了!

    嗖!

    那道恐怖的赤红『色』剑光再次出现,以无比的高速度,撕裂空气,向着隋戈刺来。

    太快!

    无法避开!

    当剑光闪现的时候,隋戈就有一种被“锁定”的感觉。

    眨眼功夫不到,那道剑光已经到了隋戈身体前面,剑锋刺破了他的丹田。

    此时,隋戈才终于看清楚了这道剑光:

    这是一柄剑,长约三尺,通体赤红,剑身上刻着古朴的符箓文字。

    这就是传说中的御剑术么?

    隋戈脑袋一阵轰鸣,丹田被破,整个人如同泄气的皮球,开始向下方坠落。

    对于练气期的修行者来说,丹田等于是存储真气的仓库。丹田被破,就等于是一身功夫尽毁,自然更不可能再施展真气了。

    丹田一破,废人一个。

    砰!

    飞得高,摔得狠。

    隋戈的身体,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没有了真气护体,这一下将隋戈摔得七荤八素,浑身都要散架一样。

    心里面,更是万念俱灰。

    虽然之前来这里,就想过可能挂在这里,但是当猜想逐渐变为现实的时候,隋戈还是如此不甘。

    不甘心死在这些小人手中啊!

    但是,隋戈却又必死无疑,因为但凡能够御剑的,那必然是筑基期的修行者。

    筑基期!

    那可是比先天期更可怕无数倍的怪物。

    甚至,隋戈一度都怀疑,如今这个世上,是否真的还有筑基期的强者存在。

    但是这一次,隋戈的猜测得到了应证。

    裴家,不仅有先天期高手坐镇,居然还有一个筑基期的怪物!

    “常罡、常昊、常风!你们三人,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连区区一个小辈都对付不了,竟然让我不得不提前出关!”山庄地下,忽地传来一声闷哼,声音如同雷鸣一样。

    裴家的所有人,包括三个先天高手在内,全都跪伏在地上,如同迎接王者降临一般。

    嗖!

    一道剑光自裴家山庄地下冲天而起。

    剑光到了半空,忽地停了下来,而那柄剑上,赫然站着一个老者。

    这老者,形容枯槁、骨瘦如柴,却是满面红光,雪白的胡须一直垂到了胸口,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活了多久。这人,就是裴家的“老祖宗”——裴玉尘,筑基期的恐怖修为。

    裴玉尘站在剑上,胡须飘飘,当真如同仙人一般。

    隋戈这时候已经失去了反抗力量,被两人架住,等候发落。

    这时候,隋戈瞅了瞅裴家山庄。

    尽管之前小银虫已经在山庄四周埋了许多的炸『药』,但是这山庄也不知道有什么阵法保护,那么多的炸『药』,竟然将山庄的基石都没有撼动,只是将山庄外面炸得满目狼藉,到现在硝烟、尘土都还在弥漫。

    裴玉尘俯瞰众人,说道:“都起来吧。真没想到,裴家山庄清静了这么多年,今天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搞得鸡犬不宁,真是丢人之极!常风,都是因为你太过疏忽,所以从明天开始,你就去石室闭关十年吧,若不能突破到先天中期,就不要出来!”

    “是,老祖宗。”裴常风连忙应道。

    在裴玉尘面前,裴常风只有俯首听命的份。

    裴玉尘的目光落在了隋戈的身上,又道:“你这小子,本来是一块璞玉,却非要做碎瓦,当真是孺子不可教也。也罢,既然你存心找死,老夫自然会成全你。只是,如果你想死得痛快一点的话,就赶紧将老夫想要知道的东西全部说出来。否则的话,老夫就让你生不如死!”

    “麻痹的,要被拷打了,怎么办呢?”

    隋戈心头悲催地想道。拷打、『逼』问别人,隋戈有很多种方法,而且似乎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尤其是拷打坏蛋的时候。但是,被别人拷打,那肯定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男人不应该怕痛,但是并不意味着不会感觉到痛。

    别说拷打了,单单是丹田被破,隋戈就已经疼得撕心裂肺了,这要真是被拷打的话,还不知道会痛成什么样子呢。

    更恼火的是,就算经得住拷打,最后结果还是难免一死,这可真是划不来啊。

    但是,究竟怎么办呢?

    “你要知道什么。”隋戈问道。一开始就嘴硬,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老实说,隋戈也有些怕痛的。

    “你的灵草,是从哪里来的?”裴玉尘问道。

    “自己种的。”隋戈应道。

    “灵草幼苗从何而来?”

    “自己培育的。”

    “如何培育的?”

    “用双手。”

    “唔……看来你真是不知死活呢。”裴玉尘冷笑道,“你这小子,不知道听过一种叫做‘搜魂术’的法术没有?这种法术一旦展开,无论你脑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哪怕你藏着灵魂深处,都可以搜出来的。只是,被搜魂术弄过的人,魂魄就会受损,死后很快就会消失,连投胎转世都办不到呢!另外,被搜魂的人,将会承受巨大的痛苦!而我,恰好修为够了,也恰好会这么一门法术!你要试试么?”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