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掠爱成婚:错吻冷〕〔最强无敌熊孩子〕〔氪命玩家〕〔刑警娇妻:老公,〕〔美女总裁的绝世狂〕〔快穿:心机BOSS日〕〔重生校园商女:最〕〔凰权:帝后本色〕〔盛世第1宠:宝贝,〕〔雷武神帝〕〔花沉醉:王妃训夫〕〔神尊别跑:女配今〕〔穿越之庶子为政〕〔武全录〕〔江山空予〕〔契约宠婚:总裁深〕〔亲爱的雕刻师〕〔华夏第一猎人〕〔诱妻入怀:陆先生〕〔原来我是妖二代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330章 一飞冲天
    第330章一飞冲天

    胎儿在腹中的动静,是为胎动。 飞速中文网

    修行者到了这一关,称之为灵动,这是要进入胎息境界的征兆。

    抱腹丹木中“沉睡”的隋戈,身体忽地轻轻抽动了一下,神识再次回到了身体当中。

    没有空气,没有呼吸,浑身都被浸泡在丹水当中,但他的心跳却还在继续,尽管很微弱、很缓慢。

    神识逐渐变得异常的清晰起来,一些之前被忽略掉的东西,渐渐被隋戈的神识所感应到。

    就在这时候,隋戈好像“听”见了抱腹丹木呼吸的声音,领悟到了草木的修行方式。

    灵草虽然没有口鼻,但却可以通过叶片、花朵甚至根部来进行“呼吸”。

    抱腹丹木一呼一吸,极其绵绵悠长,吞吐之际,将天地灵气吸入丹木内部,再凝聚成丹水。而此时,隋戈俨然成了这抱腹丹木的一部分,完全感知到了抱腹丹木呼吸吐纳的整个过程。

    霎时间,隋戈心头涌起了一种明悟。

    他终于明白了草木棺法的真正意义所在——化身为木,合身于道。

    草木棺法,讲求置之死地而后生,因为只有在濒临死亡的边缘,断绝外界所有的视听,才能够“听”见灵草的呼吸吐纳之法,领悟到灵草修行之道。

    朝闻道,夕死可矣。

    但“道”为何物,莫衷一是。

    无论世俗的武术世家,还是修真界的各个宗门,穷其所有的典籍,都无法描述出“道”的本来面目,所以也没有一种功法,能够让所有修行者突破先天秘境,进军无上天道。

    似乎,要从后天突破先天瓶颈,只能靠各人的悟『性』和机缘。

    神农仙草诀当中,也没有用于突破先天秘境的功法口诀,但其高明之处却在于为修行者指引了方向,以草木棺法,藏身于灵草内部,“偷师”于灵草。正所谓“以人为师,不及以天地万物为师”,草木棺法,便是要修行者以灵草为师,领悟先天呼吸之法,再融会贯通,找到属于自己的先天之路。

    入草木而得道,这才是神农仙草诀的精髓所在。

    感应着抱腹丹木的呼吸吐纳之法,隋戈心头犹如明镜,一切赫然贯通。

    灵草并无口鼻,不食人间烟火,却能得道成仙,皆因其通晓先天吐纳之法。

    人虽有口鼻,但呼吸的是后天浊气,南辕北辙,终究跟大道无缘。唯有断绝后天呼吸,改行先天呼吸之法,才能够感应、沟通天地灵气,得窥大道。

    忽然之间,身体四周的丹水不再是困扰和束缚,而成了隋戈修行的养分。

    身处其中,游刃有余。

    此时,隋戈心神泰定,晋入一种“不动不摇,不忧不惧,不思不想,如婴孩之处母腹”的奇妙玄异境界——

    先天胎息境界!

    丹田缓缓地鼓动,“呼吸”绵细、悠长而均匀,从四周的丹水中源源不断地汲取草木元气。

    每一次丹田呼吸,丹田、经脉中的真气就更加精纯一分,更加凝练一分。

    透过神识,隋戈看到自己经脉中的木系真气『色』泽越来越深,并且越来越有灵『性』。他知道,这是后天真气开始向先天真气蜕变了。

    他终于踏出了这至关重要的一步!

    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淡青『色』的先天真气划破了抱腹丹木树干,斩开了一道三尺多长的口子。

    随后,隋戈慢吞吞地从里面钻了出来,浑身上下都滴着水。

    嘶嘶~

    很快,他身上的这些丹水,全部都被先天真气蒸发成精纯的草木元气,如同白雾一般。而身上的衣服,顷刻间就变干燥了。

    片刻之后,他的腹部轻轻鼓动,将这些白雾吞食一空。

    “脱胎换骨啊!”

    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隋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先天,这便是许多武者梦寐以求的神秘境界。

    先天先天,一步登天。现在,隋戈总算是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且不说经脉之中那如同河流一样奔腾不休的先天真气,单单是那种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就隋戈觉得异常的舒坦和奇妙。如今,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天地间有一种强大而神秘的能量无处不在,这就是天地灵气,如果利用天地灵气进行攻击,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拥有无穷的威力,这是练气期修行者永远都只能仰视而无法触『摸』的力量境界。

    “隋戈,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蓝兰喜极而泣,忽地扑入了隋戈的怀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蓝兰突如其来的热烈拥抱,让隋戈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直到蓝兰有些羞赧地从他怀中离开,隋戈才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蓝姐,你什么时候来的?还有,你怎么哭了?”

    “还不都是你这家伙!”蓝兰破涕为笑,擦掉了眼角的泪水,“你这可恶的家伙,将人家丢在医院之后就人间蒸发了,害得我在这里为你担心了好久。”

    隋戈将目光投向了小银虫。

    小银虫连忙解释道:“老大,你别怪我,你这位兰姐姐实在太固执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她。”

    说完之后,小银虫干脆往灵田里面一转,来一个不『露』面了。

    隋戈看着蓝兰,看着她身上的护士装,忽地笑道:“真没想到,原来你穿护士装也这么『迷』人。”

    “讨厌!这个时候不想听你说笑话。”蓝兰忽地板起脸,责问道,“你为什么要闭关,还搞得这么诡异,搞得我一度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正如你所见,我是一个修行者。”隋戈说,“修道的那种人。当天从医院出来之后,我的心境正适合闭关突破,所以我就这么做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隋戈的解释很简单明了。

    不知道为何,眼前的一切虽然让人难以理解,但是听隋戈说出来,蓝兰忽然间觉得眼前的这些事情不再像是幻觉了,而是一种很自然地存在。听隋戈说话,似乎让她觉得异常的安宁。

    “你跟以前不同了。”蓝兰看着隋戈说道。

    “什么不同?”隋戈问道。

    “我说不上来,只是感觉你跟往常不同了。”蓝兰说,“你站在这里,如果我闭上眼睛,即便是你跟我说话,我也觉得你不想是一个人。”

    “你这叫什么话,我不是人,还能是什么啊?”隋戈笑道,“『色』狼?”

    “你像是一截木头。”蓝兰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

    “是么?”隋戈『揉』了『揉』鼻子,旋即明白了蓝兰话中的意思。

    先天期的修行者,因为能够感应和吸收天地灵气,所以在跟天地灵气沟通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与天地自然融和在一起的感觉。

    但是,隋戈此时根本没有去沟通和吸收天地灵气,想不到居然自然而然地跟这温室棚中小天地融为一体了,再加上隋戈修行的真气是木属『性』的真气,所以才会让蓝兰觉得他像是一截木头。

    “对了。先不说这个了。”隋戈说,“先出去吧,我还有两件事情要做呢。”

    “你的两件事情先不要做。”蓝兰说,“我有一件事情倒是很迫切了。”

    “什么?”

    “吃饭!”蓝兰有些报怨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么!”

    “你在外面守着我,没有吃东西?”隋戈心头有点不是滋味了。

    不得不说,有这么一个女人傻傻地守着,还真有一种莫名而辛酸地幸福。

    “废话,我当然没吃。”蓝兰说,“那都是担心你给闹的。你说你也真是的,离开医院之后,一个消息都不留给我,害得我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你在医院的时候,不是有你爸爸在照顾你么。”隋戈说。

    “不要提他。”蓝兰说,“我爸,他关心的永远是他手中的权力。不过,吃饭之前,我想先换一身衣服再说。”

    “你这身衣服,其实挺好看的。”隋戈笑着说道。

    的确,蓝兰穿上这身淡粉『色』的护士装,外面裹着一件大衣,虽然不伦不类,但是却有一种另类的吸引力,让隋戈同学有些蠢蠢欲动。

    “哼!思想龌龊的家伙!”蓝兰白了隋戈一眼,隐约猜到这小子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隋戈在学校门口的小店中给蓝兰买了一身衣服,红『色』牛角扣格子大衣加牛仔裤——典型的学生装。虽然只是便宜货,但是穿在她的身上,效果依然很不错。这一点,从四周嫉妒和羡慕的目光中就可以得到证明了。

    “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当初校花的影子。”隋戈向蓝兰说道。

    “什么当初,就算是现在,我难道就不行么?”蓝兰哼了一声,转身向一家小餐厅走去。

    看着蓝兰那婀娜的身姿,动人的风韵,隋戈心想道:“她真的是一个蕾丝边么?怎么看起来不像呢?不过,这不要紧。人木树很快就要催生出来了,就算她真是蕾丝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安羽彤啊安羽彤,我隋戈就要从闺蜜变身为蓝兰的男友了,你选择做我的情敌,真是最大的失误呢。”

    蓝兰进入餐厅之后,立即就点了许多好吃的菜。

    她大概是饿得发慌了,以至于吃起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一点淑女的风范了。

    而这时候,餐厅里面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只是,这些人似乎都不是来吃饭的,倒像是来看着隋戈和蓝兰吃饭的。

    因为自从他们相继进入餐厅之后,就一直往隋戈和蓝兰这边看。

    这样的状况,自然没有瞒过隋戈。

    他现在的耳目、灵觉,都比以前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吃饱没有?”隋戈就像是没有看到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平静地向蓝兰问道。

    蓝兰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有两件事情你应该会感兴趣。”隋戈起身说道,替蓝兰穿上了外套。

    两人向餐厅门口走去的时候,忽地有一个人拦在了他们面前:“蓝小姐,隋先生,请你们两位留步。”

    “为什么?”蓝兰皱眉道。

    “这是蓝小姐你父亲的意思。”拦在他们面前的中年人说道,“他要见见你们两位。”

    “我这个时候不想见他。”蓝兰不悦地说道,“我不想被他监禁着。”

    “这个……蓝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们。”中年人似乎并没有让路的打算。

    “你难道没听见她刚才说的话么!”隋戈向着那中年人猛地一瞪眼。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重生之嫡女安宁〕〔金算盘〕〔权贵之妻〕〔[综]BE拯救世界〕〔惹火狂妻:邪帝,〕〔王的霸气邪妃〕〔回到明朝当暴君〕〔我家古井通武林〕〔幽灵判官〕〔重生之赚它一个亿〕〔西游之金乌大圣〕〔守望先锋降临漫威〕〔婚姻游戏:总裁,〕〔九龙圣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