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房东〕〔大帅以权谋妻〕〔神豪的妖孽人生〕〔空间之田园悍妃.〕〔重生为凰:战王的〕〔天价萌宝:隐婚总〕〔快穿之我成了恶毒〕〔你多哄着我〕〔总裁大人心尖宠〕〔逆世武神〕〔修真高手在都市〕〔至尊弃少〕〔最强神医在都市〕〔大周昏君〕〔军阀老公请入局〕〔爹地,妈咪又逃婚〕〔魔力大餐,你吃了〕〔绝色至尊:邪王,〕〔大劫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369章 干女儿
    第369章干女儿

    这个问题让杨振声如何回答?

    如果回答是的话,这不是让别人都觉得杨振声已经“虚”过了么?

    但要是不理会的话,杨振声又担心得罪了隋戈。 飞速中文网

    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宁蓓忽然给丈夫解围道:“郭市长,隋戈的医术,放眼东江市、明海省,甚至整个华夏神州,我看都没有几个人能赶上的。隋戈这人就是谦虚,你们大概还不知道,他的华生『药』业公司已经跟军方合作了,成为军方的采购商之一呢。”

    此言一出,饭桌上的人可都被惊住了。

    没错,如今华夏官场的**众人皆知,但是在军队方面,目前各种关卡都还是很严格的。

    能够进入军方采购名单的,有背景固然是其中的先决条件,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实力。

    隋戈的『药』业公司能够成为军方的采购商,这就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了。

    对于这件事情,杨振声也不知道。宁蓓因为一直都寄希望跟隋戈合作赚点钱,因此对隋戈的公司格外留意,所以才知道了这个消息。

    郭鸣风,听了宁蓓这话,终于开始郑重地将隋戈打量了一番了。

    这时候,在郭鸣风的眼中,隋戈可就不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了。

    军方的采购商,意味着两样东西:背景和财力。

    霎那间,在郭鸣风的眼中,隋戈的形象就变得高大起来,至少郭鸣风再也不敢对隋戈有任何轻视和不屑了。

    旋即,郭鸣风又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向隋戈说道:“那小……隋先生,我的身体状况?”

    “你的身体状况,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已经是回光返照了。如果你继续那样过下去的话,做多两个月时间,你就可以进医院躺着了,然后后半辈子,你都会成为‘威哥’的坚定拥护者,直到身体完全亏空而死。”

    听了这话,不仅宁蓓笑了起来,宁妍也跟着大笑起来了。

    但是,随后这对姐妹就意识到不妥。

    宁妍连忙道歉:“郭市长,不好意思,我不该笑的。”

    郭鸣风对宁妍,那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哪会生宁妍的气,摆了摆手道:“没事,隋先生还真是幽默呢。”

    口中说是幽默,但郭鸣风心里面却是七上八下的,忍不住又问道:“那隋先生,我这身体,究竟怎样才能治好呢?”

    隋戈说:“两种办法。一种就是治,一种就是养。治的话,对我来说,倒也简单,但是建议你不要找我,因为我的诊费很贵;所以,建议你还是养算了。养呢,首先那些只追求刺激的夜生活必须要戒掉,然后多做散步、慢跑、游泳这些活动。另外呢,就是阴阳协调,阴中求阳。无节制的、放纵的夜生活固然不可取,但是规律的、欢愉的夜生活,反而有助于养生之道。这个问题,你可以跟你妻子好好商讨一下。”

    “我……我离婚了。”郭鸣风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郭鸣风的目光却是看着宁妍的。

    宁妍一时间未察觉到郭鸣风眼神中的意思,但是宁蓓却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主,一下子就明白了郭鸣风的眉目传情,说道:“郭市长,伤心人自有怀抱嘛。正所谓旧的不去新得不来,你看看我,虽然曾经嫁给了一个王八蛋,但是现在总算也找到了一个好归宿不是。还有我姐姐,这会儿也是刚离婚,但是离婚,就是为了寻找更好、更幸福的生活,不是么?”

    别说,宁蓓的这番话还真是有说服力。

    郭鸣风看了看宁蓓,这个师妹师母真是脸『色』红润、皮肤有光泽,越来越风情万种了。这么看来,杨振声这个老师,居然还是老当益壮、老而弥坚呢。而且,从之前隋戈的话中看来,杨振声之所以这么刚猛,多半也是隋戈这小子的功劳。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郭鸣风意识到,自己的幸福,还真是着落在隋戈这小子身上了。

    更何况,宁妍居然离婚了,郭鸣风感觉这就是一个好兆头。

    虽然宁妍还带着一个孩子,但是这没关系,孩子这么小,应该是谁养就跟谁亲,他要跟宁妍组合一个家庭,看来并非没有可能的事情。

    现在,唯一让郭大市长感到困扰的就是身上的病根。这小子的医术这么厉害,想必也不会看错了,不过也幸亏发现得早,似乎要有医治的办法。

    只是,这小子实在太傲气了,居然说他堂堂的市长大人付不起诊金,这不是太磕碜人了么。

    “隋先生,既然你医术这么高超,那请你给我治治?”郭鸣风说道,他用了“请”字,料想也算是给足了隋戈面子。

    谁知道,隋戈却置若罔闻,淡淡道:“对不起,我这人『性』子不好,除了亲人、朋友免费治疗之外,给其他人治病,很少给人免费的。”

    “没关系,诊金我付得起。”郭鸣风说道。

    听了这话,宁蓓和杨振声暗叫了医生不好。他们两口子可是很清楚隋戈是怎么收诊费的,那收的简直不是诊费,而是收的命。

    果然,隋戈听了这话,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是吗?既然郭市长这么大方,那么也行,将你一半的资产拿出来当诊金吧。”

    “什么!”听了这话,郭鸣风霍地就站了起来,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拍桌子。

    不过,郭鸣风总算是忍住了。

    因为这里可不是他的办公室,也不是会议室,而是他的恩师的家。

    郭鸣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坐在了座位上面,说道:“对不起,我有些大惊小怪了。不过,隋先生你这玩笑开得有点过火了。”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么?”隋戈同学却没有别人给台阶就一定会下的觉悟。他不高兴的时候,就连帝京的那些太子爷都不**,何况是郭鸣风区区一个市长。

    眼看局面就要僵住了,宁蓓连忙笑道:“郭市长,你也真是的,这看病吃『药』哪有不花钱的。我们老杨当初身体不好,请隋戈圣手回春,那也是按照他的规矩来的。郭市长,你虽然是市长,但也不能搞特权不是。”

    宁蓓这话说得很委婉,但是却已经向郭鸣风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杨振声看病都是花了大钱的。人家隋戈跟你又不熟,你郭大市长要真想治好病的话,就得按照人家规矩来,其它的都不好使。

    就在郭鸣风感到尴尬的时候,宁妍向隋戈说道:“那隋先生,你今天治好了我们糖糖,我可没那么多诊金付给你呢。”

    “妍姐,你这话就不对了。”隋戈微微笑道,“我治的是糖糖对吧?我要收诊金,也只能找糖糖收啊。不够,她现在可没什么资产,我就是想收也没辙啊。”

    宁妍就笑了,觉得隋戈这人也挺容易亲近的,不知道为何郭鸣风却总是喜欢触人家的霉头。

    随后,宁妍又道:“隋先生,你看,糖糖在给你笑呢。”

    “是么?”隋戈瞅了瞅,果然糖糖双手抱着牙咬胶,睁着大眼睛向着他笑呢。

    宁妍就将糖糖从婴儿车里面抱了出来,让隋戈抱抱。

    隋戈小心翼翼地将糖糖抱了过去,用手指轻轻刮着糖糖稚嫩的小脸蛋。

    “爸……爸……”

    这时候,糖糖忽地开口牙牙学语,冲着隋戈叫喊着,听起来就像是在叫“爸爸”一样。

    隋戈自然没有逗小孩子的经验,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状况,但没想到宁妍一听见孩子好像在叫“爸爸”忽地“哇”一声就哭出了声,随后便快步冲入了洗手间。

    宁蓓赶紧追了上去。

    片刻之后,洗手间里面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爸……爸……”

    隋戈手中的糖糖,却依然叫个不停。

    不过,仔细一看,这孩子倒是挺讨人喜的,白白嫩嫩的,就像是一个瓷娃娃似的。

    宁蓓和宁妍离开的离开,让餐桌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郭鸣风刚刚自讨没趣了,这时候也就不想跟隋戈说话。而杨振声呢,一方面不想得罪隋戈,另外一方面,也不想冷落了郭鸣风。毕竟郭鸣风还年轻,以后的仕途还很广阔。

    倒是宋文轩和牛延铮,仍然是那么镇定,两人就好像根本不关心这餐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而已。

    半响之后,宁妍和宁蓓终于回到了餐桌。

    而且,宁妍显然还补过妆的。

    谁知道,宁妍刚坐上餐桌,便听见糖糖又叫了一声“爸爸”。

    宁妍刚控制住的情绪,顿时又要忍不住了,眼睛一红,又要开始泪奔了,这时候隋戈忽然说道:“妍姐,你可千万别再往洗手间跑了。宁姐的这些化妆品可都是高级货,糖糖要是叫一声爸爸,你就去洗手间补一次妆,那宁姐不心疼死了么。”

    这么一说,宁妍顿时破涕为笑。

    隋戈又道:“糖糖也只是随便叫叫,这根本就是她没意识的叫唤而已。”

    “那话可不能这么说呢。”宁蓓说道,“这孩子可还是第一次叫‘爸爸’呢。而且,你看她也不叫别人,就叫了隋戈你,这就说明,这孩子跟你有缘分啊。要我看啊,隋戈,你干脆做孩子的干爸得了。”

    “干爸?这不是合适吧?”隋戈说,“我这年纪——”

    “什么不合适的,让你做干爸,又不是亲爸。”宁蓓说,“况且,人家糖糖都叫了你好几声‘爸爸’了,你再这么无动于衷,那不是伤了人家小孩子的心么。”

    “那这……妍姐,你看呢?”隋戈还是头一次碰上这样的状况。

    在涌泉村有一个习俗,如果孩子不好养的话,就要去认一个干爹、干娘。并且,认干爹、干娘也不是挑的,而是抱着孩子,一大早在路口上等着,碰上的第一个人,就是孩子的干爹、干娘,跟年龄都没关系。而被孩子认了干爹、干娘的,也会依照习俗接受,并且给孩子一个小小的见面礼。

    隋戈不知道宁妍所在的地方是否有类似的习俗,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答应还是拒绝。

    不过,糖糖这小家伙,倒是越看越讨人喜欢。

    “哎呀,就这么定了。”宁蓓向宁妍打了一个眼『色』,“这孩子自己都认了干爹,当妈的还能拂了孩子的心意啊。况且,糖糖的亲爹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隋戈你做了糖糖的干爹,可得好好心疼她。”

    宁妍就点了点头,说道:“隋先生要是不嫌弃我们这孤儿寡母的……”

    “千万可别这么说。”隋戈连忙说道,“糖糖这孩子,的确是跟我有缘。这几声爸爸,咱也不能让她白叫不是,这块玉石,就当时是给孩子的见面礼吧。”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