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笔断碑〕〔武动天下之逆天魔〕〔先生总不肯离婚〕〔燃钢之魂〕〔大叔,轻轻吻〕〔都市之绝世仙帝〕〔万武天尊〕〔名门婚宠:晚安,〕〔天都妖逆〕〔透视兵王在都市〕〔我开棺材铺的日子〕〔一世专宠:冻龄男〕〔旅行中的恋人〕〔女总裁的读心神医〕〔难灵挽歌〕〔他日我若为主神〕〔木叶之元素爆破师〕〔独家婚宠:老公,〕〔兽世田园:夫君来〕〔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835章 我恨你
    隋戈撇了小银虫之后,便开始了他自己的历练过程,对于隋戈来说,如梦水谷之中的危险已经不大了,因为孤晴公主和天水魔皇两个魔头已经被如梦给重新镇压了,其余的魔物,似乎都还未突破化神期,所以对于隋戈的威胁并不大。

    不过,隋戈到这里历练,当然也不是来浪费时间的。一来,这里的魔物都是极好的练手对象,可以用来完善他自创的拳法;二来,对于隋戈来说,这些魔物的金丹、元婴乃至身体都是极好的材料,对于他有不少的用处。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隋戈已经击毙了三个元婴期修为、十几个结丹期修为的魔物。

    隋戈感觉到体内的十枚金丹越发圆润,鸿蒙树也在继续成长着,随时都可能生长出更多的枝叶。

    这时候,隋戈感觉到附近出现了剧烈的打斗之声,剑气纵横,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隋戈本以为是竹问筠遇到了危险,但是用神念一扫,却发现遇到危险的不是竹问筠,而是洛清涟。对于洛清涟,隋戈一直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从洛清涟的身上,隋戈能够看到孔白萱的影子,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偏偏洛清涟对他却带着一种浓浓的敌意,这让隋戈百思不得其解。若是她真的讨厌隋戈的话,却又为何要救隋戈呢?

    此时,洛清涟似乎陷入了危险之中,隋戈自然不能完全不理不睬。

    洛清涟,此时的修为已经到了结丹后期,其修为进境已经是龙腾中的超级天才了。但是,她的对手却是一个元婴中期的魔人,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这个魔人依然没穿衣服,看起来虽然像人,但是浑身长慢了疙瘩,看起来就像是癞蛤蟆一样恶心。

    偏生,这“癞蛤蟆”魔人却挺着一件极其丑陋的“凶器”,猥琐地盯着洛清涟,嘴巴里面还流淌着哈喇子,摆明是癞蛤蟆要吃天鹅肉了。

    洛清涟虽然催动金蒲剑草苦苦支撑,但是毕竟修为境界相差太远,此时的她,就如同是蛛网中飞蛾,看似挣扎得厉害,但却是越陷越深。

    “哈哈,人类小妞,你就从了我赖迪旺吧。你这么标志的小美妞,我可是从来没见过。等跟我交配之后,一定可以给我生许多漂亮的小魔崽子!哈哈!”这个癞蛤蟆魔人狂吼着,下面的凶器更加狰狞恐怖了,显然是发情得厉害。

    “你休想!”洛清涟冷哼道,寒着脸催动剑气,嘴角已经有鲜血渗出了。

    毫不怀疑,这洛清涟宁愿选择自爆内丹,也不愿意落在这个“癞蛤蟆”魔人手中,被它**。

    不过,作为龙腾九组的组长,洛清涟当然也不会轻易选择死亡,无论如何,她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越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她越发显得冷静,希望找到一线生机。

    隋戈并未立即动手,既然洛清涟也是来参加历练的,当然要将她的潜力发挥到最后才行。

    只是,隋戈实在也不看好洛清涟,因为双方的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了,就算是洛清涟的剑意厉害,但是终究无法逾越双方两个层次的境界差距。

    “癞蛤蟆”的进攻却是越来越紧了,洛清涟完全陷入了劣势之中。

    眼看这“癞蛤蟆”就要得手了,隋戈正要打算动手,忽地洛清涟一口鲜血喷在她手中的金蒲剑草上,然后厉声喝道:“孔白萱,你要看着我死么!”

    霎那间,隋戈感觉到洛清涟周身的气势忽地暴增,其气势竟然不亚于那“癞蛤蟆”魔人。

    同时,隋戈感觉到一股更加熟悉的气息从洛清涟身上释放出来。

    “她终于回来了。”

    隋戈喃喃地说着,他感觉到孔白萱的气息在洛清涟身上出现了。

    “洛清涟,你真是没什么出息,不过是一只癞蛤蟆,居然也收拾不了。”

    洛清涟自言自语地说,像是在给她自己说话,又像是再说给别人听。随后,洛清涟用纤细的手指抚摸了一下金蒲剑草的剑身,冷漠而目空一切地说:“霞光万道,应该是这样的!”

    说完之后,洛清涟忽地一剑刺了出去,她的整个人握着金蒲剑草,人如同被剑带动一样,人剑合一向着“癞蛤蟆”刺了过去。

    那“癞蛤蟆”一声狞笑,一只手挥动一柄大刀迎向洛清涟的金蒲剑草。另外一只手,却向着洛清涟的身子抓了过去,似乎想要将洛清涟亲手擒拿。

    腾地,洛清涟一抖手腕,金蒲剑草爆出万千点金色光芒,顷刻间将“癞蛤蟆”完全罩住、然后吞噬。那漫天的金色光芒,就如同落日洒下的最后余晖,绚丽而代表着终结。

    忽然间,隋戈觉得孔白萱的境界似乎又提高了,因为她的剑意又提高了一层,她的剑意之中,似乎已经包含了天地万象。

    这一剑,这一剑不仅包含了落日霞光的壮丽,也包含了日升日落所代表的天地之道。

    挥洒的金色剑芒,如同疾风劲雨一般激射在“癞蛤蟆”的护体罡气之上,顷刻间将它周身的护体罡气刺成了千疮百孔,这些剑芒在瞬间就点破了它全身的生机。知道大势已去,“癞蛤蟆”只能遁走元婴,可惜的是,它正要展开元婴出窍,施展元婴遁术,但是却陡然发现,他的元婴竟然根本无法出窍了!

    “锁魂剑阵,吸食元婴!”

    洛清涟冷冷地说到,将手中的金蒲剑草狠狠地扎入了“癞蛤蟆”的身体当中,顿时,刺入“癞蛤蟆”身体当中的那些剑气,似乎一下子“活”了起来,居然依次亮了起来,然后彼此联系,居然在“癞蛤蟆”的身体上形成了一个剑阵,不仅锁住了它全身的生机,而且将其神魂都给锁住了,难怪这“癞蛤蟆”连元婴都无法遁走。更要命的是,金蒲剑草的本体俨然成了剑阵的阵心,不断地将“癞蛤蟆”身体中的元气和生命精华,全部吸入金蒲剑草之中,居然可以直接利用剑阵来淬炼金蒲剑草。

    如此手段,也算是开创先河了。

    隋戈也还是一次见识到,居然可以直接将对手作为淬炼法宝的材料,直接生生炼化而死,单单是这一手,已经比隋戈“敲核桃”的手法强多了。隋戈以“草木俱朽”敲核桃,是直接击碎对方的身体,然后再用天雷囚牢网罗对方的元婴,如今成功的机会几乎是百分百,但是每次得到敌手的元婴之后,隋戈也只能事后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慢慢炼化对方的元婴。而洛清涟这一手,居然可以直接封闭、炼化对手的元婴精华,实在是比隋戈的手段高明了几分。

    不过片刻的功夫,“癞蛤蟆”的身体就已经干瘪了下去,隋戈感觉到它身体的精华正迅速地流逝着,而插入它身体地金蒲剑草,却是越发灼灼生辉,已经濒临向灵器突破的边缘了。

    如此看来,这金蒲剑草只怕不止炼化了这么一个元婴精华,只怕是斩于其剑下的亡魂还真是不少,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向灵器迈进了。

    很快,“癞蛤蟆”变成了干蛤蟆,彻底成为了一具干尸,金蒲剑草的光芒也开始消散了。

    隋戈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心,闪身出现在了洛清涟面前,压抑住心头的激动情绪说:“我究竟应该称你为孔白萱,还是称你为洛清涟呢?”

    “你觉得呢?”洛清涟反问。

    “你现在是孔白萱。”隋戈的语气充满了肯定,“洛清涟的剑意,还未达到如此之强。”

    隋戈这话大有道理,剑意的强横程度,跟一个人的境界并未有多大联系,关键是在于对剑招的领悟。所以,即便是孔白萱的分身降临在洛清涟身上,剑法的威力虽然渐弱了,但是剑意却不会渐弱。

    “你知道是我,那又如何?”洛清涟的语气平淡,如同古井不波。

    是啊,那又如何?

    隋戈不禁愣住了,纵然知道现在面前的是孔白萱,那又如何?

    隋戈的口才一向不错,但是面对孔白萱的时候,他却是无法发挥,因为孔白萱似乎已经洞穿了世间的一切,她不可能像唐雨溪、沈君菱这般容易被隋戈的言语所打动。

    “我……我很想念你!”

    隋戈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一句让他自己都觉得很差劲的话。

    “想念我什么?”孔白萱淡淡地说,“我之前也只是利用你罢了,偷鸡不着蚀把米,我能怨得了谁。你我之间,不过是阴差阳错地一点露水姻缘,我早已经将之遗忘了。”

    “遗忘了?”隋戈摇了摇头,“若是遗忘,为何要多番救我性命?”

    “因为你拥有了鸿蒙石,成为了神草宗的宗主,我不能看着神草宗唯一的继承人被人杀死。”

    “仅仅是如此么?”隋戈似乎有些不甘心,希望从洛清涟的眼神之中看到什么。

    “仅此而已。”洛清涟的眼神没有一丝涟漪,平静得让隋戈有些心痛。

    隋戈还要问什么,这时候洛清涟的眼神却发生了变化,冷冷地说:“我恨你们!我恨你!”

    说完,洛清涟如同暴走了一样,催动金蒲剑草,将附近的一个魔人直接绞成了碎片!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