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竹马谋妻:误惹醋〕〔一叶秋深醉流年〕〔桃运仕途:我的美〕〔通灵大明星〕〔我不是老二〕〔都市极品天师〕〔万灵大天敌〕〔超强兵王在都市〕〔天剑神帝〕〔真武称尊〕〔拂尘烬〕〔海贼之妖姬〕〔核爆中走出的强者〕〔不负余生负情深〕〔锦绣田园:农家小〕〔女魔头育儿手册〕〔天道武运〕〔[红楼]芝兰逢珠玉〕〔从投胎开始成功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少年药王 第859章 高深算计
    “草木兵阵!”

    隋戈一声大喝,一拳向着天水魔皇的大手轰了过去。

    随着隋戈这一拳轰出,无数的妖草从他身体四周弹射而出,然后在他四周的水域当中组合成了一个玄妙无常的阵法。

    这一式,这一拳,隋戈已经酝酿多时了。

    这才是隋戈的杀手锏!

    数千乃至上万的妖草各守阵位,每一个妖草既是一个单独的士兵,但同时相互联系,组合成了一个严密而强大的兵阵,而隋戈和他身体当中的鸿蒙树,就是这个兵阵的中心。

    草木兵阵,这一拳蕴含的不仅仅是凝聚隋戈全部修为的一拳,同时也凝聚了这上万妖草的全部修为,还有鸿蒙树和整个鸿蒙石中灵草、灵木的力量,这些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通过草木兵阵阵法的放大,实在强大得超乎寻常。

    双拳相撞。

    本来应该有的一声巨响居然并未出现。

    隋戈的拳头轰在天水魔皇的黑手上,本应该是石破天惊的响动,居然变成了无声无息。更加诡异的是,两个拳头竟然粘在了一起!

    这个场面实在太诡异了,不过云天甲已经无暇欣赏这个场面了,隋戈刚才用震灵锄的一斩,已经吓破了它的胆子,此时天水魔皇给它争取了逃脱的机会,它自然是毫不犹豫地遁走了。

    “蠢货!”

    天水魔皇的黑色大手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声。

    这声音不是在骂隋戈,而是在骂云天甲。

    云天甲的确是愚蠢,因为它错过了重创甚至击杀隋戈的机会。

    因为在隋戈和天水魔皇这一只黑手硬拼的时候,的确是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尤其是当隋戈决定留住天水魔皇这一只黑色大手的时候。

    隋戈的杀手锏,本来是用来击杀云天甲的。因为击杀了云天甲,隋戈等于会得到一个大补品。但是,当天水魔皇的这一只黑色大手出现的时候,隋戈立即改变了主意,他决定要留住天水魔皇的这只手。

    如果说云天甲是一个大补品的话,那么天水魔皇的黑手就是超级大补品了。

    只是富贵从来险中求。

    这“鱼窝子”里面的魔人,固然都是在险中求生,隋戈这一下,也同样是在冒险,在赌博。

    一瞬间,却是一场生死豪赌。

    本来,云天甲和天水魔皇的一只手联手,就可以重创隋戈,然后击杀他不在话下。可惜的是,云天甲胆子全都失去了,以至于它也判断错误了,它以为天水魔皇是为它制造逃跑机会,事实上这也的确是天水魔皇的本意,因为身为魔皇的它,还是需要几个忠心得力的奴仆。所以,天水魔皇打算出一只手,给云天甲制造一个逃走的机会,这对于天水魔皇来说,本应该是举手之劳。

    天水魔皇却没有想到,隋戈竟然如此大胆,居然敢冒险算计它!

    居然有实力算计它!

    毫无疑问,天水魔皇的实力完全在隋戈之上,甚至远远超过了现在的隋戈,只是这并不代表它的一只手就能够击败、击杀隋戈,尤其是想必上一次,隋戈的实力又提升了许多,超出了天水魔皇对他的估计。

    一招失算,满盘皆输。

    草木兵阵全力一击的力量何其强横,天水魔皇的这一只手,彻底被隋戈镇压,斩断了这一手和它本体的联系,收入了鸿蒙石的空间之中。

    轰隆!

    此时,云天甲撞在了草木兵阵的阵法边缘上,它虽然避开了隋戈的致命一拳,但是却无法破开隋戈布下的草木兵阵。

    云天甲再次感受到了死亡阴影的笼罩。

    不同的是,这一次天水魔皇是不会再出手救它这个“蠢货”了。

    绝望之中,隋戈的一拳轰碎了云天甲的身体。

    同时,草木兵阵之中,响起了久违的灵草之歌。

    现在,隋戈已经不打算钓鱼了,而是打算直接“收网”了。

    鱼窝子里面的魔人和心魔,隋戈一个也不打算放过!

    阵法在运转,阵法之中的魔物,一个一个被阵法之力碾压,然后变成精纯的元气,一部分被鸿蒙树吸收掉,一部分被吸入鸿蒙石空间中存储起来。

    对于这些魔物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也许,无数的魔物在这一刻忏悔,觉得它们不应该为了贪图丹药而来,可惜后悔也是无济于事,在这草木兵阵之中,连云天甲和天水魔皇的手都要被炼化掉,更何况是这些“小虾米”了。

    十几分钟之后,所有的魔物系数被炼化。

    隋戈四周的水域,一片死寂。

    经历了刚才的那一场大屠杀之后,哪个魔物还敢来打隋戈的主意?

    而隋戈,也立即从水下飞身而起,暂时离开了这一片水域。

    对于隋戈来说,当务之急自然是找个地方炼化掉天水魔皇的这一只手了。这么好的补品,如果浪费了的话,岂非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隋戈知道,天水魔皇暂时不会出手的。

    原因很简单,天水魔皇肯定会等到它力量完全恢复的时候。本来,天水魔皇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恢复全部实力,只是因为它被隋戈算计了一只手,如今少不得又要多耗费一些时间了。

    隋戈去了西部的岛屿上。

    岛屿上,大部分是心魔的地盘,不过因为孤晴公主并未“出狱”,所以很多心魔中的强者也比较“低调”,不敢轻易来招惹隋戈。

    刚才隋戈在水下猎杀的事情,想必已经传入了很多魔物的耳中。

    所以,现在隋戈自然有时间来炼化天水魔皇的“魔手”。

    不过,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为妙。

    在试图炼化天水魔皇的魔手之前,隋戈利用这山峰的地形再次布下了草木兵阵。

    草木兵阵布下,既可以帮助隋戈炼化天水魔皇的魔手,也能防御其它魔物的侵袭。

    阵法布下之后,隋戈便开始尝试炼化天水魔皇的魔手了。

    不过,天水魔皇这只魔手还真是难以炼化,就算是鸿蒙石中的天劫神雷,对天水魔皇的这只魔手伤害都极其有限,虽然只是一只魔手,但是却似乎比一件下品、中品的灵器还要坚硬。

    并且,这一只魔手跟其本体的联系虽然被斩断,但是天水魔皇留在其中的意志并未完全消失,作为化神期的绝代强者,天水魔皇的意志自然是十分强大。当然,若是它的意志不强大的话,也不可能修炼到化神期,成为一位魔皇。

    但是无论它有多强横,此时也是隋戈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凭其宰割了。

    被隋戈炼化,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这一迟一早,情况却大不相同。

    若是迟了的话,天水魔皇恢复了全部修为,以全盛的姿态出现在隋戈面前的话,倒霉的肯定就是隋戈了;反之,若是隋戈能够早一步炼化天水魔皇的这只左手的话,必然可以进一步提升修为,跟天水魔皇叫板的筹码就更多了。

    只是,这天水魔皇的魔手就如同一块铁似的,想要炼化吸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隋戈可是跟天水魔皇的这一只魔手卯上了,天劫神雷炼化这魔手的速度不行,隋戈便另寻其法。先是以鸿蒙紫气捆住这只魔手,然后将鸿蒙树祭了出来。

    “小子,你胆敢炼化本皇的手臂!我必将你挫骨扬灰!”

    天水魔皇残存在手臂中的意念在咆哮,在威胁着隋戈。

    “那是后事。”隋戈淡淡地说,“现在,你就老老实实地被我炼化吧。”

    “本皇的意志比天还高,比地还厚,岂能让你轻易炼化!”天水魔皇的意志继续在咆哮,“等到本皇恢复元气之后,必然将你碎尸万段!让你的魂魄永世不得超生!”

    “那就看看是你的意志强,还是我的手段高吧。”隋戈一声冷哼,“鸿蒙树!草木一界!”

    鸿蒙石的空间之中,再次响起了灵草之歌。

    神秘悠扬的“歌声”之中,鸿蒙石中的一切,似乎都连接成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就连那些被隋戈收入鸿蒙石中的心魔,也被歌声给“洗脑”了,在歌声的反复冲击之下,那些被隋戈所关押的元婴,这时候都无法对隋戈生出反抗之心。

    毫无疑问,那黑手之中,天水魔皇的意志也在逐渐被灵草之歌的歌声侵蚀,哪怕它的意志真的比地厚、比天高,也经受不住灵草之歌的洗脑,感受到天水魔皇的意志被压制之后,隋戈促动鸿蒙树,让鸿蒙树的根须缠绕住了这一只黑色大手,然后一些根须开始刺入其中。

    天水魔皇的这一只手,连天劫神雷都极难炼化,但是却挡不住灵草之歌的侵袭,也挡不住鸿蒙树的根须。天水魔皇的意志说是比地厚、比天高,但事实上当然不可能。但是鸿蒙树,作为天草级别的存在,却是当真可以贯穿大地、贯通苍天的强横存在。

    终于,隋戈听见天水魔皇的残存在黑手中的意志发出一声悲愤的怒吼,就如同多年为接客的老妓忽地被一个邋遢的流浪汉给强x了似的。

    鸿蒙树的根须,终于扎入了天水魔皇的那一支黑手之中。

    庞大的元气通过鸿蒙树的根须涌入隋戈的身体当中。

    除了元气之外,隋戈还感觉到了一些别的好东西。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猎宝流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