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男莫追〕〔君临星空〕〔侠武大宋〕〔女帝家的小白脸〕〔长生庄主〕〔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的系统是只狗〕〔嫁了个权臣〕〔大神别跑,哥罩你〕〔重生之我为仙祖〕〔总裁霸爱:契约甜〕〔一念情深:总裁暖〕〔村官崎岖路〕〔都市之最强妖孽修〕〔此世许你安好〕〔洪荒之神棍开山祖〕〔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我有一位神朋友〕〔妹妹要当大明星〕〔风水帝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章 石油荒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世纪六十年代最稳当的职业是什么,不用想当然是铁饭碗的工人。

    不过那是我祖父那代,到了如今就变样了,工人成为了底层,可怜我没文化,只能当个油井工人,还是在大海里头。

    先介绍一下,我叫赵有才,名字很俗,但通俗易懂。上只有一个祖父,下吗?暂时还没有,说白了就是个孤儿,至于文化程度不提也罢,还是先讲讲我在钻井上的工作。

    干过这行的都知道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为啥,孤独呗!

    可没办法,谁叫我打小学习成绩样样红灯,能找到这份工作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加上领导时不时的在广播上重复播放着一句话:“安身石油战线,报效祖国母亲,走遍海角天涯,为石油献我青春。”

    这家伙整的,万一我们不干了,就对不起祖国,对不起母亲了,那罪过大的我都不敢轻易离开。

    后来一干就是五六年,眼瞅着到娶媳妇的年龄了,心想上头应该会让我离开了,可他们压根就不想放弃一个年轻的劳动力,硬说会帮我安排好婚姻大事。

    我也想好了以后一辈子在油田工作的打算,好在过了一年多以后,这钻井平台上终于出现了起离奇的事件,自打那以后,我才找到机会离开。

    说起这事,我心里到现在都还犯嘀咕,往后的日子始终都记忆犹新。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晚上,和往常一样我来到钻井平台上,检查各种仪器设备。

    在海上的日子是非常枯燥的,一来没有电视,二来更没有女人,这里除了大海,唯一能够陪伴我的就是几个老男人。

    这里头要数麻叔和我走的挺近,毕竟我俩都是光棍,每到夜晚脑子里开始想那事的时候,就会说些段子来听,久而久之就成了段子高手。

    到了最后,麻叔一看不是办法,索性就在墙上画了个女人,每次睡觉前就对我打趣说:“有才,多看看,说不定哪天就能蹦出来。”

    我也权当是个笑话,开玩笑,就他画的跟关公似的,要真蹦出来,我晚上都睡不着觉。

    但我没想到,日思夜想,到了今晚还真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但却非常的诡异。

    麻叔负责的是探油设备的检修,我记得那天夜色很黑,天空也是乌云一片,大海更是辽阔无边,海浪拍打着井台。钻探设备二十四小时是不能停歇的,本来我俩应该是在屋子里睡觉。

    但到了子时的时候,麻叔接到了个电话,说钻海底的探头不动了。他急忙穿起衣服就跑了出去,因为外边风雨大,我还挺担心他的,一直睡不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麻叔跑回来,脸色非常的苍白,整个人还有点哆嗦,我以为他是冷了,正要拿衣服。

    “有才,快过来,有怪事。”麻叔哆哆嗦嗦,连话都不利索了。

    “咋回事,整的像见鬼似的。”我疑惑的看着他,麻叔朝着隔壁的房间看了眼,确定没有人听到后,在我耳边嘀咕了下:“还真是见鬼了,一个漂亮的女人。”

    我以为这家伙就是在开玩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只鸟都不愿意呆,怎么可能会有女人,但是看他的眼神,又觉得不像骗人,于是好奇穿起衣服跟着他出去。

    我俩来到钻台前,外边海风呼啸,吹的人都有些站不直身子,我低着头扶着栏杆,一步步来到了探口前,只见那儿有不少黑色的石油泄漏,将地上都浸湿了。

    麻叔带着我来到边上,然后掀开角落里的一个布料,那里头竟然是个女人,我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心想见鬼了,这女人是从哪里来的。

    看这女人皮肤白嫩,长发细腰,关键是没穿衣服啊。我一下子看呆了,又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

    “怎么样,没说错吧?”麻叔得意的看着地上的女人,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您老是从哪里找到的?”我好奇心一下子起来了。

    麻老指着探口,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从那里捞上来的,这年头怪事挺多,但捞油田捞出女人,倒是头一回新鲜事。

    我俩走上前蹲下来,用手轻轻摸了下这女人的皮肤,感觉有点僵硬,好像没有温度,连呼吸都感觉不到,就像死了一样。一想到是个死人,原本火热的心一下子被浇灭了。

    麻叔颤抖的伸出手抚摸了下皮肤,这老光棍估计是想歪了,我皱着眉头说:“不能放在这,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这油田里头都是男人,万一哪个家伙脑子一热干出那缺德事可就完了,麻叔建议先藏到储藏室,那里是堆放杂物的地方。我俩于是将这女人抬到了那,同时又拿了两件棉被过去。

    然后将储藏室锁了起来,心想着明天一早再去找领导请示一下就回去休息了。

    然而我脑子里始终都在想着那漂亮的女人,心里有些痒痒的,有好几次都有一股子冲动。好不容易睡着了,等到了半夜,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外头有走动的声音。

    我揉了下惺忪的双眼,朝麻叔的床铺一看,被子凸起,看样子应该是还在的,也就没在意了,倒头又继续睡觉。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门外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工友小毛推了进来,一脸的焦急:“有才,快,麻叔出事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麻叔不是还在床上睡觉吗,急忙起身朝他床铺一看,发现里头竟然是一块枕头,暗道不好。赶忙朝着储藏室冲了过去。

    还未靠近,就发现那儿围聚着一团人,地板上血流一片,浓重的血腥味弥漫。我吓得不知所措,推开工友一看,顿时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背脊起了一丝寒意。

    储藏室内,麻叔光着身子,胸口被挖开了一道口子,尤其是心脏位置,更是凹陷进去了一大块。仔细一看,竟然是心脏没了。

    麻叔的双眼如死鱼肚子一样上翻着,五官极度扭曲,双手如鹰勾状,生前应该是非常害怕惊恐。而那漂亮的女人却不失所踪了,整整呆愣了好几分钟,我才回过神来。

    然后跑出来透透气,外边天色已经亮了,阳光直照,但我的心中却一片阴沉。因为麻叔死的太惨了,竟然活生生的被掏去了心脏。

    我一下子想到了那女人,心想麻叔肯定是没坚定心智跑去做那缺德事,才招来了祸端。好在我坚持住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那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始终都想不明白,等到麻叔的尸体被装进了睡袋里抬出来后,我那小领导大飞挺着个啤酒肚过来说:“有才,昨晚你和麻叔在一起,他怎么就死了。”

    “我也不知道啊,要说麻叔去找女人了,您也不相信是不?”我苦笑了下。

    大飞瞅我的眼神就不对劲,好像是把我看成了杀人凶手,这把我气的,心想要是开除了,那我就谢天谢地了。不过他摇摇头,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麻叔的死也就自然没有下文,要想去追查也无从下手,这事很多年过去后,我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心底发寒。

    整整过了三天,一切看似风平浪静,但我知道大伙心里还是有阴影的,暗地里都在传着一个杀人魔潜伏在油井的事,搞得人心惶惶的。

    我也没心思工作了,大概两日后。领导大飞找我过去,说是让我乘船去附近一个渔村里请一个老人,让他前来一趟。

    要说这领导大飞也是够奇葩的,找老人过来干啥,但也没多问,当天下午就有一艘船开了过来,载着我朝一个小渔村开去。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老人可不是普通人家,而是一个尸囊人,听说有断阴阳、捉小鬼、辨风水的本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玄乎。

    大概几个小时左右,前方才出现了一个小渔村,看样子也就是几十户的人家,下船一路询问后,我来到了一间简陋的小木屋子前。

    老人名叫葛才根,已经有八十岁的高龄了,坐在屋子前抽着旱烟,面色黝黑,身子瘦弱,但两眼睛非常的有神,朝着我打量了下。

    出于尊敬,我自报了下家门,这老人家一把抓着我的手摇头叹气:“唉,惨了、惨了,你惹上了尸夔,估计活不了半月。”

    我一头雾水,这老家伙一见面就诅咒我死,不是明摆着找茬吗。

    “老人家,我敬你年纪大,可也不用损我啊!”我没好气说道。

    葛才根老人也没跟我顶嘴,转身就进入了里屋,然后拿了个宽大的布袋子,还提着把木剑,脖子上挂着个铃铛,这咋一看就好像是要去捉鬼一样。

    “小伙子,我看你年纪还轻不想看你被害死,走吧。”说完就管自个朝船上走了。

    我被整懵了,这老家伙该不会是脑子糊涂了吧,领导要我找这家伙干什么,只好跟在他后头回到了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