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林轩〕〔婚妻难逃:总裁求〕〔未来一亿年〕〔一睡十万年〕〔我在天庭开酒楼〕〔第十三名巫师〕〔惜缘古剑传〕〔全息海贼时代〕〔崩坏神话〕〔绯闻萌妻:影帝老〕〔修真界唯一锦鲤〕〔宠你一世又何妨〕〔开个诊所来修仙〕〔有凤难仪潇湘妃〕〔重生八五,霸道军〕〔盛世华归〕〔阴谋与爱情之阴谋〕〔豪门之宠,戳着心〕〔时轮,命轮〕〔王牌军妻不好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六章 做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至于他那五个徒弟是怎么死的,葛大爷支支吾吾,也不想解释,不过我估摸着肯定是被他活活虐死的。

    店铺里头也很乱,楼上有两个空房间,后方有个厨房和杂物间,前方正好用来经营白事用品。至于尸囊人所需要的东西,葛大爷倒是准备充足,直接将他随身携带多年的尸囊袋和木剑给了我,另外还有一本讲述符术的书本。

    我也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店铺,然后买了些生活用品,就这样开始了我尸囊人生活,这一做就是好几年,直到葛大爷去世,当然,这都是后话。

    先说说接下来该做的事,那尸夔的生魂肯定是在黄堡村子里,因为她的冤魂煞气,导致那的风水慢慢出现了问题。

    所以当天晚上,葛大爷就带上家伙去了黄堡村,那村长知道我俩要来,早就在那等候,焦急的来回走动。大老远的看到我们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葛大爷,您老来啦!”村长一脸的笑意,我也知道他心急,毕竟村子荒废了这么久,也想急于修复。

    “村长,你现在赶紧去准备一只活着的公鸡,另外还有个孔明灯。”葛大爷吩咐了下。

    要说这两样玩意也简单,村长花了十来分钟就做好了。于是葛大爷让我先弄好孔明灯,他则在孔明灯上画上一道道符,应该是道家的符。

    然后用一条红绳将公鸡和孔明灯连在一起,取出一个铃铛,因为人死有魂,魂为人之灵,三罡有常,则为魄灵。

    至于要干啥,葛大爷也明说了,就是喊魂,他将桃木剑给我后,吩咐了句:“有才,到了子时,你沿着村口喊魂,若是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不要回头,直到那鬼屋里头。”

    我吓了一跳,这事葛大爷干吗不做,一脸的幽怨,这老家伙一脸的正义凛然,说是年轻人阳气重,多经历一下没坏处。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当然也向葛大爷多要了两张灵符,总归是安心一点。

    等到了子时的时候,整个村子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阴风不断来袭,偶尔还能听到一些动物的叫声,怪渗人的。我心里嘀咕,尤其是看那尸夔死去的屋子,更是觉得发虚。

    按照葛大爷的吩咐,我来到村子口,手里拿着个土灯笼,害怕的瞅了下四周,然后轻轻摇晃了下铃铛。

    之前也向村长询问了下尸夔生前的姓氏,所以我口中念念叨叨:“黄氏,黄氏,一摇前生梦回首,二摇阴间一轮回,三摇凡俗断牵缘。”

    村子口,那孔明灯飞到了高空,当然那只公鸡也在四处瞎跑,不一会就没了影子。

    我也不大相信这喊魂会有什么效果,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后,过了十来分钟左右,忽然间听到了一声鸡叫的声音,赶忙往后一看。

    孔明灯正朝着这里飘过来,那只公鸡就像受了惊吓一样,跑的飞快,直接蹿到了我的前面。

    与此同时,我听到身后有一连串的脚步声,还带着一丝喘气,背脊发凉,正要转身时,想起了葛大爷说的,硬生生扭回了脑袋。

    人吗,总归有想象,尤其是这黑天阴冷的大晚上,这背后突然出现的脚步声,没把我吓倒已经是不错了。

    我颤抖着身子,脑门都流下了冷汗,感觉身后有“人”一直紧贴着我的背脊一样,喘气声在耳边挥散不去。

    这种想看又不能看快把我逼疯了,好不容易到了鬼屋前。葛大爷手中拿着黄符,对我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就是快闪开。

    我早已经迫不及待,丢了灯笼立马跑到了一边,身后传来一个尖利的叫声,后脑勺生风,吓得我急忙躲开了。

    葛大爷捏着黄符往我身后一扔,黄符立马燃烧了起来,一团火光凭空出现,我还来不及回头看,那村长吓得裤子都湿了,眼睛一直盯着鬼屋里头。

    只见那窗户上,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头出现在那儿,一双阴冷的眼睛看着我们,就像死鱼一样的眼珠子,没有丝毫的表情。

    “小鬼,我葛大仙在此,还敢放肆。”葛大爷严肃的表情,手拿青灰木剑。

    我身子差点摔倒在地上,这老家伙脸皮也忒厚了点,竟然封自个为大仙。

    要说那窗户上的人脸实在是太吓人了,我吓得身子哆嗦,葛大爷一看那小鬼不理会他,觉得挺没面子的,手中一张三清符往窗户上一贴。

    那小鬼忽然尖叫了起来,窗户立马炸开了,葛大爷吓得手一哆嗦,符掉在了地上,一点都没有大仙风范的跑了回来。

    “有才,我算了下,你命属火,阳气旺,先挡着,我去拿个东西。”说完,一溜烟的拉着村长跑了。

    我傻眼了,这老家伙丢下了我一人,不是让我去送死吗,赶忙拔腿就要跑,可身子忽然被一股阴风袭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那喘息声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背后。

    这下子,我身子绷得紧紧的,哆嗦的咽了口唾沫,然后慢慢转身。

    身后头,一个披头散发的小鬼正站着,乱发之中,那双死鱼一样的眼珠子瞪着我,能把人心脏病都给看出来。

    这应该就是黄氏了,也就是尸夔,长发到腰间,因为死的时候没有穿衣服,所以生魂也是光着身子,双脚离地。全身冒着淡淡的黑烟,应该就是冤魂煞气了。

    “那个尸夔,不,黄氏,是那葛老头叫我干的,不关我的事。”到了这节骨眼,我自然保命要紧。

    很显然,黄氏并不领情,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我,嘴里头竟然发出了一句话:“男人都该死。”

    要说黄氏肯定是被那秃头佬害得,对男人是最忌恨,我一看谈不拢了,手中正好木剑在手,一把刺了过去。黄氏立马躲开了,趁着机会,我将手中的灵符一股脑的扔了过去,然后转身就跑。

    身后黄氏紧追不舍,忽然间消失了,我跑到村子里头时,发现其中一户人家还亮着灯,于是赶忙冲了过去。

    只见屋子里头,一个老太婆见我跑了过来,吓得急忙吹灭了灯,将门锁得紧紧的。我悲催了,扭头就往村子外跑。

    忽然间,我感觉到身子好像不能动弹了,急忙低头一看,发现腰间竟然有一根水草。

    他娘的,这水中的玩意咋出现在了地面上,吓得我回头一看,黄氏正轻飘飘的过来。

    生死关头,村口,葛大爷手中拿着个燃烧的木棍子,点燃了红绳,然后一把朝着黄氏劈去。红绳将水草弄断后,我惊吓的跑了过去。

    “下次再敢丢下我,连徒弟都没得做。”我气愤了。

    葛大爷尴尬的不吭声,用燃烧的红绳继续劈打黄氏,按照他的意思,就是黄氏埋在水中,自然是惧怕阳火。

    所以葛大爷专门将刚才那只跑掉的公鸡抓到,用红绳浸染了鸡血才赶了过来。

    黄氏被劈打着尖叫连连,身上黑烟渐渐浓郁了起来,竟然支撑不住想要逃跑。葛大爷让我打开尸囊袋,然后往里扔了张驱灵符,袋口对准了黄氏。

    要说这尸囊袋也是够神奇的,黄氏的生魂竟然慢慢的被吸了过来,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威风。

    “大仙,放过我吧!”黄氏忽然开口了。

    “你这小鬼,尸身作乱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祸害这村子风水?”葛大爷此时脸色严肃,黄氏生魂颤抖,极力想要脱身,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愤恨:“是他们,害得我受到屈辱,我们夫妇二人原本只想安稳生活,为什么要破坏。”

    黄氏嘶声力竭,一时间,我忽然觉得她很可怜,对啊,人家只是想要一个平凡的生活而已,但却硬生生的被人害了。

    葛大爷也不是心狠的人,摇摇头说:“我明白,若是当年那秃头佬抓到,你是否能消去怨恨,放过这村子。”

    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人死若是有恨,那必然不会瞑目,黄氏听到这话后,忽然间愣住了,她盯着我和葛大爷,然后低头,估计是在沉思,过了一会才幽冷说:“好,若是你们能将秃头佬带到这里,我自会离去。”

    听到这儿,葛大爷也松了口气,让我将尸囊袋收了起来。黄氏冷冷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生魂慢慢的消失在了远处黑暗中。

    等到这鬼玩意彻底消失,我才发现自个已经被吓出了一声冷汗,没好气的瞪了葛大爷一眼。

    这老家伙咳嗽了下,对村长说:“秃头佬去了什么地方知道吗?”

    村长这会早就吓成了一个木人,呆呆的点头:“就在三元镇里,听说干货车司机。”

    说起来,这秃头佬胆子也挺大的,害了一村子的人,竟然躲到了三门镇里头。不过这地痞也是凶狠,一般人都不敢招惹,当然这家伙遇上了葛大爷,那就只能算他倒霉了。

    我和葛大爷一看时间也不早了,于是离开了村子,回到镇上店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