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你相逢今生缘〕〔都市极品仙帝〕〔妙手狂医〕〔仙路不朽〕〔蛊医王妃:救个王〕〔刁蛮小妻要上天〕〔一品农女:痴傻太〕〔追妻攻略:江山不〕〔火凤逆天:绝世神〕〔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首席凶猛:独宠小〕〔闪婚攻略:蠢萌娇〕〔三生凰权:夫君,〕〔源来者〕〔逐恒〕〔校花有点甜〕〔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修仙归来的神农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七章 修复风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葛大爷就专门去了一趟镇上打听,得知那秃头佬出远门了,大概要晚上才能回来。

    这长得磕碜的家伙听说还娶了个媳妇,日子过得不错,我心里头是非常鄙夷的,认为这家伙肯定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获取的。

    因为怕秃头佬难以对付,所以葛大爷让我先去探探她那媳妇的口风,明面上说的挺好听,其实暗地里就是让我去勾搭那秃头佬的小媳妇。

    当然,这事我可没拒绝,勾搭小媳妇也算是件美差事,大不了让葛大爷背黑锅就是了。

    于是我按照葛大爷给的地址,在三元镇里头找了圈,最后在一条小巷子里头发现了那小媳妇,正坐在家门口磕着瓜子。

    穿着件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就像刚睡醒一样,那样子就跟村口泼妇一样,我皱着眉头走上去。

    还没开口,这小媳妇就白了我一眼:“秃头佬去死了,你明天再来吧。”

    就这素质,我可是头一回遇到,顿时来脾气了,骂了句:“嘿,你咋跟狗一样逮谁咬谁。”

    秃头佬的媳妇脾气太臭了,一听我骂她是狗,可不干了,瓜子往我脸上一撒,撸起袖子指着我鼻子一顿臭骂。

    这街坊邻居一看这场面都摇了摇头,我估摸着这女人肯定是不受待见,不然为啥邻里乡亲都不上来帮忙呢,看来这夫妻俩还真是一丘之貉。

    一看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回去跟葛大爷一说,我俩也没办法,只好等到晚上,在那小巷子口守着。

    大概到了六点钟左右,才见到一个光头猥琐的男人醉醺醺的走了过来,应该就是秃头佬了,这家伙比我想象中长得还要磕碜,手里提着个酒瓶子。

    看到我俩后,甚至骂了一句,要说我被葛大爷欺负就算了,你一个光头算啥东西,于是我朝他踹了一脚。

    这家伙立马倒在了地上,秃头佬的媳妇听到声音后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个擀面杖,嘴里骂骂咧咧的。

    我一看这阵势,也急眼了,好在街坊邻居也不想理会这秃头佬,正巧那黄堡村的村长开着辆三轮摩托过来了。

    一把揪起秃头佬一顿劈头盖脸:“好家伙,你倒过的不错,可害惨我们村了。”

    说着,将秃头佬连拉带扯的往车上拖,那小媳妇一看到自个家男人被拖上车,也急了。

    “快来人呐,抢劫啊!”可她这一喊压根就没人听她,我直接骂道:“你看看你两人的人品,连街坊都不相信你。”

    说完,我也不管这女人,直接和葛大爷坐上车。往村子的方向开去,秃头佬一路上也挣扎,可喝醉了酒没法反抗。

    等到了村子,我直接将他给拖了下来,和村长一人一边拖进了那黄氏的屋子里头。

    秃头佬一看这屋子,酒也醒了一大半,整个人哆哆嗦嗦的,吓得不清,脸上更是苍白一片。

    “村长,不关我事,我没杀人,放我走吧。”秃头佬求饶了。

    “你瞅瞅你干的好事,祸害了黄氏,还将村子给拖累了。”村长气得都颤抖了。

    这事放在谁身上都生气,葛大爷让我看准时间去村子口叫魂,要说这老家伙估计使唤习惯了,非要让我干这活。

    无奈只好跑到村子口,因为约定好了时间,所以就不用像昨天晚上那样叫魂,直接喊了几句黄氏,就看到她从村子外头晃晃悠悠的飘了进来。

    若不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我早就被吓死了,硬着头皮带着黄氏回到了她生前的屋子里头。

    只见黄氏看到秃头佬后,面色狰狞,五官都变形了,猛地冲向了秃头佬,后者吓得裤裆子都湿了,魂估计都被吓飞了。

    葛大爷急忙阻止黄氏:“你且先等会,我算算这秃头佬的面相。”

    我也是看得一头雾水,这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思帮别人看面相,不过葛大爷非常的郑重,取出八卦盘,手中拿着两个像快板一样的木头,然后问了秃头佬的生辰八字,最后让这家伙弄了点血在木牌上。

    紧接着掐算了下,最后才收起了木牌,扭头对黄氏说:“我看这几日秃头佬有可能会遇到死劫,要不放了吧。”

    很显然,这老家伙并不打算让黄氏报仇,我自然也看不过去了,想要说几句,却被他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既然他要死了,那就由我下手好了。”黄氏心中仇恨无法释放,整个人的怨气就不散。

    “你要明白,若是你杀了他,那就沾染了命因,他日阴曹地府,必然会受到刑罚,再者你已失去一魄,更无法进入阴间。”葛大爷道出其中利害。

    我听后也觉得有道理,虽然还不懂这里头有什么玄秘,但估摸着是为了黄氏好。

    可这女人早就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压根就不听葛大爷的,甚至双眼中的恨意越来越浓,忽然间身子一晃,就像青烟一样绕过了葛大爷,朝着秃头佬抓去。

    葛大爷大叫一声,急忙木剑一挡,可惜晚了,秃头佬下边那玩意立马被抓坏了,鲜血直流,这家伙倒在地上,捂着裤裆子嗷嗷大叫,表情非常的痛苦。

    “若不是要与我丈夫阴间相聚,今日比结果了你。”黄氏愤愤的看着。

    这小鬼竟然没有下死手,实在是出乎人意料之外,葛大爷也是长吁短叹的,这结局也算是可以了。

    黄氏扭头朝着我和葛大爷看了眼,询问秃头佬死劫是否为生,葛大爷点点头,说这几日必会出事。

    于是黄氏才点点头,身上黑烟竟然在消散,估计是心中的冤结解开了,看到秃头佬的惨状,也算是有了个慰藉。

    她的生魂一步步的朝着村子外头走去,不知为何,我盯着她的背影,总觉得有一丝孤单和落寞,或许每一个生魂作恶都有其冤结所在吧,心中有点感慨。

    秃头佬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我们三也商量了下,直接将秃头佬带上三轮车,然后将他送回了家。

    那小媳妇看到自个男人受伤了,吓得不轻,急忙带着去了镇上的医馆,后面事我就不清楚了。

    本来我还怀疑葛大爷说的死劫是否是真的,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灵验了。

    听说那秃头佬看到自己的下边没了后,悲愤交加,直接在家里头上吊了。可怜那小媳妇哭天喊地的,也没人过来帮忙。

    看来因果循环,有时候不管时间过去了多久,命运都会降临到头上的。

    当然,这事我也没放在心上,人死了就死了,大不了安葬就是,倒是那黄堡村的风水咋样了。

    葛大爷也不含糊,又带着我去了一趟村子,大老远的就觉得这村子好像有了一丝变化,溪水竟然开始流淌了。

    进村以后,葛大爷找到村长,然后手持八卦盘,一边掐算风水方位,每到一处都让我插上一枝香。一边又去了趟村子祠堂处,发现那儿房子已经破败。

    这一切我看不明白,不过后来才知道,这黄氏其实也那么大的能耐,原来是破坏了祠堂的风水,才渐渐影响到了村子风水。于是葛大爷让村长先找人修复好祠堂,另外在每个插香的位置挖半米深,放入阴木。

    所谓的阴木其实就是老槐树的树根,因为这玩意属阴,有聚拢风水的作用。总共四十九个位置,契合道家九九之数。

    这一切都做完后,葛大爷才带着我离开了村子,也算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回到三门镇以后,葛大爷让我将店铺继续收拾,将自个的家当从渔村里头搬了过来,住在了我隔壁。

    “有才,你师父我估摸着也没多久日子可活,所以这段时间里尽量教你一些符术和风水,另外带你见识一下其他的小鬼。”

    葛大爷倒还真是对这事挺上心的,就这样,我整整在这儿又干了三年多,直到今日已经成为了十里八乡出名的尸囊人,平日里帮着人家看看房屋风水,偶尔卖点白事东西,倒也生活的不错。

    但葛大爷精神头却一直很好,这老家伙压根就没有要离世的感觉,整的我非常的郁闷,不过考虑到我祖父一人在老家孤苦无依,于是也亲自将他接了过来。

    说起来,我也到了二十八岁的年纪,也该是娶媳妇了,可惜自个长得不好,加上干的这行,也没人看上,这事也就拖着了。

    尸囊人这行当我不清楚是否还有其他人在继续做,总之干了三年多,我也从附近的山川暗河,江水湖泊里头打捞到了不少人,也算是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虽然一直称呼他为葛大爷,但毕竟也是有师徒之名。

    好在这三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我没想到葛大爷的阳寿最终在八月十五的那天晚上开始有预兆出现了。

    这事我想起来都有些懊悔,事情说起来也算是我学艺不精吧,本来好端端能够解决的事,最后却搞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