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男莫追〕〔君临星空〕〔侠武大宋〕〔女帝家的小白脸〕〔长生庄主〕〔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的系统是只狗〕〔嫁了个权臣〕〔大神别跑,哥罩你〕〔重生之我为仙祖〕〔总裁霸爱:契约甜〕〔一念情深:总裁暖〕〔村官崎岖路〕〔都市之最强妖孽修〕〔此世许你安好〕〔洪荒之神棍开山祖〕〔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我有一位神朋友〕〔妹妹要当大明星〕〔风水帝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八章 走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八月十五,三门镇万家灯火,沿街灯笼照亮着每一个角落,充斥着节日的气氛。

    大街小巷摆满了摊子,因为在三门镇混熟了,所以邻里街坊都知道我,加上祖父平日里也是乐善好施,没事都爱帮忙啥的,所以人缘倒是不错。

    我们爷孙俩也算是相依为命了,至于葛大爷,这不靠谱的老家伙自打教会我所有的尸囊人绝技后,就成天抱着酒瓶子不放。当然,我也算是尽孝了,生活起居自然由我来照顾。

    眼下这欢庆的节日,祖父也是弄了一桌好酒好菜,招呼葛大爷喝酒,两老人也算是同辈,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作为晚辈,我只能在旁干瞪眼,不过这日子倒是我喜欢过的,比在油田里干活要轻松多了。

    店铺里也弄得有模有样,估摸着往后很长时间都要做这行了。

    晚饭过后,两老人还在那喝着酒,吹嘘着年轻时的事,喝完酒后,听说镇上有个戏班子,于是一道去看戏了,我闲着无聊,于是坐在店铺门口看着报纸,把玩着手中的木剑。

    等到了七点钟左右,天刚刚好黑了下来,忽然间远处跑过来一个人,是黄妈,她整个人慌慌张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跑到我跟前,一副哭泣的表情:“有才,快,快去乌龙口。”

    我不明所以,乌龙口这地方我知道,是一条大江,听说是从长江上沿袭下来的,离三门镇有一公里左右,平日里也是聚齐着众多的渔民,那地方能出什么事。

    于是赶忙询问黄妈咋回事,她都快哭了:“有才,俺家闺女今早不见了,听人说是去乌龙口,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您闺女会不会出去玩了,应该没啥事。”我有点无语,这丢人的事找我干啥。

    “有人看见俺家闺女掉江里了,这事你不是在行吗。”黄妈一看我不动,硬是拉着我起身,没办法,我只好带上家伙跟着她去了乌龙口。

    因为天色已经黑了,我俩到那的时候,船老大都回家吃饭了,只有一艘艘渔船靠在那,船上的煤油灯还在燃烧着。

    这黑天瞎火的,我也整不明白黄妈闺女有没有掉水,于是沿着乌龙口转悠了一圈,忽然间发现在一处浅水的区域有一个红色帽子。

    黄妈一看这帽子,立马哭的更伤心了:“俺的闺女啊,你咋就想不开了。”

    我皱着眉头,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会跳江自杀吗。再者黄妈的闺女我知道,年纪也才十七岁,也没啥抑郁症和自杀倾向啊。

    为了探索黄妈的闺女是不是死人了,我仔细朝着江水打量,眼下是十月季节。江水上涨,水流湍急,人若是掉水里,不熟悉水性,十有八九会被淹死。

    黄妈的闺女要是掉进水里,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当然也没绝对。

    依照惯例,我先用一枚五帝钱,串上红绳,丢入江水中,绳子有九尺,沉入水中后,我又询问了黄妈闺女的生辰八字,然后写在一张黄符上丢入水中,大概两分钟左右,我才提了起来一看,发现钱币上有一片衣服料子,急忙捏在手心一看,心中暗道不好。

    这衣服料子明显就是女人的,黄妈这下子哭得是更彻底了,我心中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是什么让一个小女娃跳江呢。

    转念一想,走到停靠在岸边的渔船,让黄妈先在这等着,然后自个划着船靠向了江水中间处。

    微凉的夜风下,一轮圆月高挂在天空,江水上甚至有一层淡淡的水雾弥漫。乌龙口一年到头来也不平静,我在的三年里头,也死了不下十来个人,当然都是我和葛大爷捞上来的,估计是死人的缘故,这江水一到晚上就显得有点阴森。

    我瞅了下江水,然后在随身携带的布袋子里取出一个灯笼,这玩意名为引魂灯,啥意思就不解释了。同时我又拿出一面铜锣,在外头敲了下,那意思就是告诉下边的水鬼不要靠近。

    葛大爷也说过,水鬼喜欢附在船底下,最好还是提醒一番,若是遇到命格弱的人,有可能遭遇到袭击。

    两步做完后,我坐在船头,手中拿着个风铃,掐算了下时间,估摸着是差不多了。于是取出一些糯米和白灰,混合在一起撒入了江水中。

    随后又将尸囊袋打开,往里头放入一只公鸡的鸡冠,另外就是一块用阴木制作成的木牌子,在上面写上黄妈闺女的生辰八字。然后放入尸囊袋里,稍微卷紧后扔入了水中。

    因为常年要干这活,所以我专门给自个配了个布袋子,里头当然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

    这一切做好后,我才回到岸边,黄妈还在哭,见不到女儿的悲痛我当然无法体会,只好安慰说:“您先回去吧,明日一早再过来。”

    黄妈也没办法,只好跟着我回去了,等回到店铺,祖父和葛大爷也回来了,两人一听说那黄妈闺女有可能落水后,都挺关心的。

    葛大爷捋着也不知道多久没剃的胡须说:“奇了怪了,刚才我去看戏,发现里头有一个小花旦神情有些不对劲,好像黄妈的闺女。”

    我吓了一跳,黄妈的闺女还在上学的年纪,也没听说有唱戏的天赋啊。

    祖父基本上不插手这些事,管自个去休息了,我将乌龙口的事简单的说了下,心中困惑。

    “按照您老人家这么说,那黄妈闺女应该没死才对,奇怪。”我脑子有点不够用了,心想要不亲自去戏班子看看,可人家都已经休息了,没办法只好暂时作罢。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葛大爷亲自和我去了一趟乌龙口,黄妈已经在那儿等候了,一看到我俩立马跑过来。

    葛大爷朝我示意,我取出八卦盘,掐算着昨晚尸囊袋落水的地方,然后沿着江水边上走着。最后捉了一只小鱼,将一张灵符放入小鱼嘴中,然后扔了下去。

    我驾轻就熟的掐算准确方位,然后一把指着远处说:“在那儿。”

    我们三急忙朝着罗盘定位的方向跑去,等到靠近一处浅滩时,发现尸囊袋正漂浮在水中,和昨天相比,里头显然是有东西。

    ?

    我下了船来到尸囊袋前,习惯性的点燃一枝香,然后插在一旁,上前解开袋子,旁边黄妈紧张的看着,身体一直在哆嗦。我也挺纠结的,万一真是咋办,但事实还是发生了,打开的一瞬间,一个惨白的人脸露了出来,正是黄妈的闺女。

    ?

    只见这闺女全身湿漉漉的,原本可爱的脸蛋变得苍白无比,被水浸泡过一夜,脸颊都有些肿了。更重要的是双眼竟然是睁开的,对视中连我都感觉到全身一凉,更不用说黄妈了,吓得瘫软在水中,老半天才反应过来。

    黄妈立马哭得昏天暗地,抱着闺女在那哭,我摇摇头,走上前用手夹住她闺女的两腮帮,然后从嘴巴里取出昨晚放进尸囊袋中的鸡冠。

    “唉,人都死了,好好安葬吧。”我只能简单的安慰了下。

    “天杀的,是谁害死我闺女,她才十七岁啊!”黄妈哭的都停不下来了。

    我也挺愤怒的,可一看这尸体完整,也不像是有人迫害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了。

    葛大爷皱着眉头,盯着黄妈闺女的尸体看了一会,然后蹲下来,用手轻轻摸了下脑门上,只见有一层白色的粉末,放在鼻尖里嗅了下。

    然后把我拉到一边说:“有才,这闺女死的不正常,额头上好像是胭脂粉末。”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傻说:“女孩子家有不正常吗?”

    葛大爷朝我踹了一脚,这下子把我气的,刚想发火,看他的眼神立马想起来了,是戏班子,心中大惊。

    “您老怀疑是那戏班子有问题?”我偷偷问了下。

    葛大爷点点头,也没多说啥,而是帮忙将黄妈闺女的尸体搬了回去,因为死人了。黄妈家里头也是非常悲痛,专门设置了个灵堂,尸体摆放在灵堂中的门板上。

    我的心思一直在戏班子身上,听说戏班子在这还要呆一晚,心想必须要去查一下。

    当天晚上,我和葛大爷再一次来到位于三门镇外搭建的戏台边上,底下坐着一排大爷大妈,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戏。

    因为时间还早,我也看得迷糊,先让葛大爷看一会,然后找了位置坐着休息。

    大概一个多小时左右,时间应该在夜里九点多钟,只听一声锣鼓响起,我吓了一跳,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葛大爷朝我使了个眼色,急忙往那一看。

    只见戏台上,播放的应该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但我的心思完全不在上边,双眼紧紧盯着上边一个小花旦,她僵硬的身子,目光无神,脸上的妆甚至有些花了。

    我一看这家伙,好像真的和黄妈的闺女有五六分相似,心中大惊,难道这世间真有一模一样的人吗。

    这时我才发现周围的人少了很多,估摸着都回去了,与此同时,感觉到有阵阵阴风从戏台上飘过来。

    葛大爷拉着我起身走到角落里头,沉声说:“是鬼戏台!”

    我吓了一跳,鬼戏台我听说过,说白了就是给鬼看戏,可明明是大活人,咋就成了鬼戏台呢。我急忙正眼一看,立马发现了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