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林轩〕〔婚妻难逃:总裁求〕〔未来一亿年〕〔一睡十万年〕〔我在天庭开酒楼〕〔第十三名巫师〕〔惜缘古剑传〕〔全息海贼时代〕〔崩坏神话〕〔绯闻萌妻:影帝老〕〔修真界唯一锦鲤〕〔宠你一世又何妨〕〔开个诊所来修仙〕〔有凤难仪潇湘妃〕〔重生八五,霸道军〕〔盛世华归〕〔阴谋与爱情之阴谋〕〔豪门之宠,戳着心〕〔时轮,命轮〕〔王牌军妻不好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九章 生戏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那戏台上,除了那个像黄妈闺女的小花旦外,还有几个老生和小生,然而他们除了唱戏之外,眼神无一例外都是涣散无神,就好似身体在动,但神情却是非常僵硬。

    台下,坐着寥寥无几的人,我心中大惊,这几个人竟然被吸引住了,直直的看着戏台之上。

    与此同时,此地阴风四起,戏台两边的灯笼左右摇摆,渐渐的灯笼竟然变成了绿色。我心底发寒,感觉像是进入了鬼窟一样,吓得直哆嗦。

    虽然跟着葛大爷见识了很多的小鬼,但我天生就是胆子小,见到这一幕习惯性的呆愣了下。

    “走,去黄妈家里。”葛大爷招呼了下,拉着我往黄妈家里跑。

    等到了黄妈家里头,发现大门敞开着,推开一看,里头灵堂位置处空无一人,灵堂白布在夜风的吹拂下死寂的可怕。

    我走到原本放置黄妈闺女的门板上一看,惊恐的发现尸体竟然不见了,脑子里一下子想起了刚才唱戏的一幕。

    “诈尸了吗?”我嘀咕道。

    “看来是专门走尸的。”葛大爷托着腮帮子分析。

    我也不明白啥是走尸,这年头听说过走私,难不成连尸体都开始值钱了。当然我肯定是猜错了,葛大爷见我一头雾水,解释了下走尸的来由。

    原来,走尸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具体的话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相传一些邪士利用旁门左道祸害活人,将生魂抽离身体。

    因为没有了身体,生魂就成了孤魂野鬼,惨一点的甚至连生魂都不在了,尸体被贩卖到各地,有的被用作研究,有的被祭炼成尸灵,就是无魂的尸体,当然还有一部分被用作阴婚所用。

    我也算是明白了,不过这就是个伤天害理的事,还竟然有专门的人去做,真够缺德的。

    “咱俩还是赶紧溜吧,不然待会黄妈回来看到尸体不见了,就要怪罪到我们头上。”

    “你这小子,邻里乡亲的,要和睦懂不,走,去会会这走尸的家伙。”葛大爷一副正义凛然,我心里头是极度鄙夷的,这家伙就是假正经。

    于是我俩又朝着戏台那边跑,等到了那的时候,忽然发现迎面走来了几个人,因为已经很晚了,大街小巷也没有人。

    葛大爷拉着我急忙躲入一条小巷子里头,那行人朝着我们走来,等到路过我们身边时,仔细一看,发现这伙人竟然是刚才在戏台下看戏的乡亲们。

    大约有五六个人,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袍的家伙,看不清面容,但是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

    我和葛大爷对视了眼,这老家伙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急忙跟在后头。

    一行人朝着镇子外头走去,来到了乌龙口那,漆黑的夜色下,几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在江边,有好几次都差点掉入了江水中。

    等到了一处密林里头,那穿着黑袍的家伙扯下了头上的帽子,隔着大老远,我隐约可以看出这是个中年男人,手中拿着条绳子,在每一个人的脖颈上缠绕一圈,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然后拍了拍其中一人,只见那人立马朝着江水中走去。

    我急了,这样下去,他们非得被淹死不可,葛大爷在我耳边嘀咕说:“红绳勾魂,得把他们救下来,不然死了生魂都进不了身体。”

    “那还等什么,上啊!”我话刚说完,葛大爷忽然一脚朝着我踹来。

    说实话,我都已经习惯这老家伙经常下阴手了,心里头怒骂了一句,然后拿着木剑冲了过去。

    “放开他们!”我声音非常大,将那黑袍人都给唬住了。

    那家伙扭头朝着我一看,也没回声,脸上也看不清表情,忽然手中出现了个玩意,一把朝着我扔了过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葛大爷冲上来,黄符一扔,“啪”的一声,黄符立马燃烧了起来,正巧将那玩意给烧了起来,一缕淡黄色的烟雾炸开。

    我急忙低头,但还是吸入了一点,感觉整个人有点晕晕的,脚都有点不稳了。这玩意是啥,咋让人这么晕呢。

    葛大爷倒是挺厉害的,小老头跑步的姿势很“优美”,冲上去将尸囊袋往其中一人脑袋一套,扯断绳子用力一拍。那尸囊袋里头的家伙立马痛的叫了起来。

    我摇摇头,用力拍了下自己一巴掌,感觉清醒了很多,急忙站起来,朝着那黑袍人冲了过去,可这家伙太狡猾了,身子一溜,竟然跑了。

    “你快追,走尸的人经常会带迷魂香。”葛大爷提醒了一句。

    我也警惕的跟了过去,那黑袍人跑的挺快,当然我也不是吃素的,这年头啥都没学到,当然跟葛大爷逃跑的功夫学的倒是挺快的。

    等到了乌龙口船老大那,黑袍人上了一艘船,滑动着浆离开了。

    我也赶忙上了船追过去,眼看离开岸边有十几米的距离,忽然间,那黑袍人又朝着我扔过来一个红色的玩意。我以为是迷魂香,下意识的扭头就想跑,结果忘记了这是在船上。

    脚一磕碰,整个人立马摔倒在船上,那红色的玩意其实就是一块石头,上面还冒着红烟,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石头就炸开了。

    威力还挺猛,我也不知道这是啥玩意,感觉皮肤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辣椒灌入伤口一样。后来我才知道这玩意叫五雷散,说白了就是用火药石做成的。

    我起身愤怒的朝着那黑袍人看了一眼,也没有丝毫办法,忽然间想到了葛大爷教的符术,里头就有一个五雷符。急忙从布袋子里取出来,然后朝着黑袍人扔了过去。

    五雷符一接触船身立马炸开了,虽然威力没有他那五雷散大,但是也差不多了。

    这要是葛大爷施展的,那威力可就不一般了。我俩就这么来回扔着,直到葛大爷划着船冲过来,那黑袍人没有心情恋战,又划桨跑了。

    我正想追过去,他老人家又把我喊住说:“有才,别追了。”

    “咋的,咱俩一定能制服他啊!”我非常不解,葛大爷到了我跟前说:“这走尸的可不止一个人,先回戏班子。”

    他老人家这么一说可把我吓到了,急忙划到岸边,之前那些被救回来的乡民们都纷纷朝我俩表示感谢。

    等回到三门镇后,我急忙朝着戏班子所在地跑去,发现那儿已经没有人了,就连黄妈闺女也不在了。

    我又匆匆忙忙跑到黄妈家里头,还好,那尸体还在,只不过身上竟然穿着戏服,脸上画满了胭脂粉。要说尸体是自己回来的,我想想就觉得瘆得慌。

    这时,葛大爷进门了,一看到这一幕,询问说:“尸体有没有动?”

    我摇了摇头说:“您老觉得那走尸的人会回来吗?”

    要说那帮子走尸的也是够狡猾,手段也很残忍,我生怕他们会偷袭,葛大爷倒是有另外一番看法,说黄妈的闺女尸体还在,那黑袍人肯定还会回来的,让我在这守一晚。

    陪着一具女尸守一晚,我感觉就跟在乱坟岗差不多,幽怨看了葛大爷一眼,这老家伙也不理会我,直接就走了。

    没办法,我只好守着尸体,因为害怕,一直蹲在门边上,万一诈尸了,第一时间可以逃。

    好在一夜相安无事,等到天微微亮,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回了店铺里头,祖父也弄好早餐,看到我两个黑眼圈,心疼的让我赶紧吃点东西。

    这时葛大爷也出来了,匆匆吃完饭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当然为了保护黄妈闺女的尸体,我又一次上门了。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葛大爷才出现,手里拿着一份册子,拉着我走到一边。

    “有才,我查了一下,在乌龙口十几公里的一个小村子里头,死了一个年轻的男人。”死了一个人有啥稀奇的,我也整不明白,询问说:“您老继续说。”

    “我估摸着那走尸的肯定是接活了,想要替那男人做阴婚。”葛大爷这分析倒是让我吃了一惊。

    阴婚这玩意我听说过,挺邪门的,两个年轻的男女下葬在一起,他们生前互不相识,死后却要相葬在一起。葛大爷将手中那册子给了我,这册子记载着三门镇周围三十公里的人事,一般都是乡公馆保管。

    不过葛大爷资格老,自然能够拿到这册子,所以能够清晰的知道这镇子附近的情况。

    按照他的意思,当年他就是靠这册子赚了不少钱,不过眼下我也没心思看这册子,如果真是阴婚,那黄妈闺女肯定还会遭到毒手。

    所以我和葛大爷一商量,想出了个疯狂的办法,那就是由我代替黄妈闺女去配“阴婚”,当然,这事肯定不是我自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