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神级保镖〕〔浮生缭乱〕〔半世情半世暖〕〔剑鸣九天〕〔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龙圣祖〕〔宫夜霄程漓月陈霞〕〔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一抹柔情倾江南程〕〔和甜文男主谈恋爱〕〔玄医归来〕〔终极学生在都市〕〔[刀剑乱舞]恋爱〕〔[综]和空气斗智斗〕〔快穿之戏精的自我〕〔超级捉鬼道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十章 阴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于是当天晚上,葛大爷亲自去了一趟黄妈那,故意把她骗出来,我则偷偷溜进了院子里头。

    可怜这黄妈闺女年纪不大,长得也挺白白嫩嫩的,咋就被人祸害了呢,我有点可惜,于是偷偷的将尸体挪到大堂后方,盖上白布。

    然后亲自抹上白粉,戴上假发,披上白布,就这么凑合躺在门板上了。

    灵堂内,寂静无声,我也心惊胆颤,手里紧紧的捏着一张灵符,大概过了一会后,忽然间旁边的蜡烛摇晃了下,我心想有人来了。

    于是急忙闭上眼睛,只见院子大门忽然无声无息的打开,一道黑影蹿了进来,还没等我看清来人的身影。

    “啪!”的一声,一个重击把我打晕了,我心里头那是啥脏话都出来了,他娘的,咋这么悲催,都“死了”还要被虐待一番。

    来人是谁我没看清,等到醒来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在一个袋子里头,身子颠簸很难受,心想难道这家伙发现了我是假冒的,想要杀人灭口不成。

    这下子,我也害怕了,祈祷葛大爷赶紧赶过来。

    忽然间,我感觉脑门上好像贴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张符,轻微摇晃了下,符掉了下来,虽然在袋子里头看不清,但我还是认出了这符。

    是一张引灵符,专门用来放置在尸体上,勾引尸体生魂所用,是尸囊人常用的手段。

    这家伙就贴张符而已,用得着这么大力吗,我心里头极度鄙视,好不容易颠簸了十来分钟,都快将晚饭都吐出来了,才停止了下来。

    感觉整个人被放在了一个密封的玩意里头,随后袋子被掀开了。

    我吓了一跳,正想出手时,发现外头竟然有哭声,于是微微抬起头一看,惊恐的发现自个竟然是在棺材里头。

    旁边站着一个黑袍人,他正背对着我,呵斥说:“今日阴婚,所有人都转身回避。”

    我一听阴婚两字,急忙躺好,将引灵符贴在脑门上,整理了下假发,那黑袍人围绕着我嘴里念念叨叨的。

    紧接着又朝我洒了些水,闻着怪怪的,有一股子尿骚味,我顿时恶心了,又不好意思动弹。

    过了一会,一具尸体被搬了过来,在我惊恐的心情下放到了我的身边。这下子,哪怕胆子再大,我也坐不住了。旁边躺着个男人的尸体,估摸着死去不久,身上有气味。

    我正想反抗时,黑袍人取出一条墨绳在我的手指头缠绕一圈,又在旁边尸体上同样饶了一圈,我也整不明白,只听他又念叨了句:“阳世孤煞莫惆怅,阴间相伴到黄泉,夫妻同心渡彼岸,来世再续情缘梦。”

    要说这话听了挺渗人的,我忍不住哆嗦了下,再也坐不住了,他娘的,再躺下去就真的要和那男尸一起埋地下了。

    赶忙翻身起来,手中灵符一烧,大喊一声:“去你娘的阴婚。”

    那黑袍人此时帽子也脱了下来,正是那个中年男人,估摸着有五十来岁,一见到我,很显然是傻眼了。

    “你怎么在里面?”

    “老怪物,你眼力太差了,抬着个活人都没感觉吗?”我鄙视了眼,同时整个人跳了出来。

    下方,都是一些披麻戴孝的人,估摸着都是男尸的亲人,一个个都吓得跑开了,嘴里一直在喊着“诈尸了,诈尸了”,我也没理会,而是盯着这大妈。

    正想冲上去时,远处葛大爷终于跑过来了,气喘吁吁的朝我招了下手说:“有才,别打,那是你师姑。”

    我踉跄了下身子,差点摔倒在坑里头,开什么玩笑,这是我师姑,明明就是个男人好吧。

    葛大爷跑过来一脸的严肃,将我拉了下来,然后满脸无奈的看着对面。

    “阿英啊,你咋干这事了,会折寿的?”葛大爷很显然是真的认识这大叔。

    我也好奇他俩之间的关系,该不会是这老家伙在外面惹下的风流债吧,老头子的喜好我竟然捉摸不透了。

    “哼,师兄,你我都多少年没见面了,你师妹我也是为了混口饭吃。”看来还真是个女人,语气中带着点女人腔调,咋就变成男人了呢。

    “阿英,你本生魂残缺,不走正道,钻研偏门,必然会遭到天谴的。”葛大爷摇头叹气,那表情非常的痛惜。

    既然是认识的,我也整不明白是男是女,那我就姑且称她为师姑好了,两人在棺材坑边对峙,弄得我也挺尴尬的,于是退了下来,来到葛大爷的身边。

    “今夜没什么好说的,不如你我斗上一斗。”师姑开口,这下子,葛大爷双眉紧锁,沉思了几秒,回头对我说:“有才,你先回去。”

    我还是头一次见他表情这么沉重,也没了打趣的心情,点点头就离开了,走了有一段路后回头一看,那儿有火光闪现,看样子应该是动手了。

    生魂残缺我自然遇见过,毕竟当初第一次遇到尸夔时,那玩意就差不多。活人若是缺少魂魄,必然会影响到正常生活,或残缺、智障、寿元缩短等等。

    我也挺担心的,回到店铺后,祖父早已经睡了,我一个人坐在门口,望着外头焦急的等着。

    葛大爷的本事我是相信的,这个不靠谱的老头还是有些能耐,但我就怕他心软。

    整整等了有一个多小时后,葛大爷才回来,他的衣服上带着点血渍,整个人脸色非常苍白,好在平安无事。

    我赶忙上前询问:“您老有事吗?”

    葛大爷摇摇头说:“有才,我需要出去一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店铺就交给你了。”

    这老家伙要出远门,我吃了一惊,急忙询问他去哪,但葛大爷却始终不说,而是让我尽量放心。

    说实在话,没这老家伙在旁边,我都有点发虚,万一遇到什么难题,不就死定了吗。

    当天晚上,葛大爷独自一人收拾了衣物离开了三门镇,走的时候身影很孤单,我也看得揪心,本来以为他只是出去一段时间,可谁想到这一走就是好几年,当然都是后话了。

    黄妈闺女也简单的收拾了下后就下葬了,当然,我也没见过我那师姑,也不知道那晚到底是生是死,更无法得知是男是女。

    自打葛大爷离开后,店铺一下子就交由我和祖父两人打理,他老人家年纪大,只能做些手工活,我只好将制作盘香和蜡烛的方法交给他去弄。

    至于我吗,当然是没事替人看看风水,忽悠下漂亮小姑娘看相啥的,日子过得倒也舒心。

    转眼间,过去了大半个月,这顺心的日子也开始被打破了,说起来我也挺气愤的,因为这事,我被扣上了色狼的帽子。

    这事得从我祖父说起,他老人家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听说书,因为眼睛不好使,经常去镇上一家茶馆听人说书。

    那天晚上,祖父回来的很晚,一进店铺大门就非常的慌张,急忙把我从床上拉起来,一个劲的摇晃说:“有才,快起来,我遇到怪事了。”

    “您老是不是见鬼了,整的这么慌张?”我揉了下眼睛,准备继续睡觉。

    祖父可不管我,硬是拉着我下床,然后拿上手电筒,朝着外头跑去,我俩来到茶馆附近的一条小河。

    祖父打开手电,沿着小河走了十来米,忽然间指着水里头说:“你看,那是什么?”

    本来我以为他老人家就是眼睛不好使,可一看立马发现了不对劲,河里竟然有一具尸体,正漂浮在水面上。

    我急忙脱去衣服跳入水中,将尸体拖了上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女人,瓜子脸,小细腰,皮肤白嫩,而且穿着时尚,估摸着是城里的女孩。赶忙试探了下,发现还有呼吸。

    本着救人为先的精神,我将这女孩抬到了店铺里头,让祖父先弄点热水,心想着要不先人工呼吸,说起来也挺不好意思的,我一个老处男到现在都还没有亲过女孩子。

    刚想低头人工呼吸,忽然间,这女孩醒了,一声尖叫,一巴掌朝着我脸上扇来。

    这下子,我感觉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急忙站起身来。

    “色狼啊!”女孩惊叫。

    “别啊,我是想亲你,不,是想救你啊。”我感觉越说越乱了,女孩站起来就想要跑。

    但身子骨太虚弱了,跑了几步又摔倒了,这时祖父刚好从后边出来,见到女孩子倒在地上,急忙过来安慰说:“姑娘,我们看你掉河里了,才将你捞上来。”

    还是祖父有亲和力,一下子就让这姑娘放松了警惕,但还是对我有敌意。

    “你们真的是救我的?”女孩弱弱的样子让我一点气愤都没有,看来这一巴掌是白挨了。

    我也懒得理她,直接回到了房间里头,祖父则在楼下安慰这女孩子。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后没有看到那女孩子,祖父说她走了,回城里了。

    随后我问她那小姑娘的来历,祖父说这小姑娘叫袁灵,原来是一个警校的实习生,正好到三门镇来实习。前来调查一起失踪案件,因为天色已经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镇外回来以后,就一直迷路了,误打误撞的掉入了河里,后面的事我也就不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