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起崇祯〕〔帝国吃相〕〔冠盖如顾〕〔美女为姜〕〔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极品蛊师混都市〕〔首席的蜜约新妻〕〔妖孽至尊兵王〕〔军少的腹黑娇妻〕〔都市至尊狂兵〕〔快穿之这个愿望不〕〔凡人仙帝路〕〔我的超级神队友〕〔披着上帝的球衣打〕〔大魏武神〕〔麻辣江湖行〕〔海岛生存记〕〔皮墨儿梦游仙境〕〔重生商海〕〔剑徒之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十三章 重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来,三门镇风水与其它地方不同,是风水学说上的三煞之地。

    何为三煞,一为人煞、二为水煞、三为祸煞。各自对应不同的风水,第一个则是三门镇风水全局,关系人畜兴旺,若是被破坏,会导致瘟疫横行,尸横遍野。第二个是关系到水利民生,若是被破坏,鱼虾死亡,水不能食用,第三个祸煞,那就破坏性比较大了,可能会导致整个三门镇成为一个死城。

    我听完这三煞后,整个人都懵了,再看那河里的鱼虾,心想闯大祸了。

    要说连夜溜了吧,可我和祖父两人也没地方跑啊,刘馆长那是真的生气了。

    “有才,要不是看在你是葛大爷的徒弟,我早就把你抽皮剥筋不可。”我听后一下子焉了,急忙追问:“那修补这风水需要什么东西?”

    刘馆长看样子是知道里边的内幕,给我递了根烟后,自顾抽了起来。

    “你知道葛大爷的五个徒弟是怎么死的吗?”刘馆长这话把我吓了一跳,这问题我困惑了三年,葛大爷一直都不说,那五个灵位放在那都发霉了。

    “与这风水有关吗?”我好奇问道。

    “有关,而且这风水中的人煞是他们五个人用性命撑起来的。”刘馆长目光中满是钦佩。

    我一下子意识到这有可能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刘馆长叙述了十几年前的事,也和我说起了那些已经死去的师兄们。

    当年,三门镇一片凋零,贫困至极,好多人都食不果腹,经常有小鬼横行。葛大爷当年外出很久,回来后发现镇子破坏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去看风水,一下子看到风水泉眼的土地上,凹陷进去了百来米长,几米深的大坑。

    那时,他还只有一个徒弟,如果活到现在的话,应该有四十几岁了。两人一到下去,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刘馆长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出来的时候,葛大爷一脸的悲伤,好几天都没吃饭,天天去那守着。

    后来的十几年里头,他先后收了四个徒弟,其中还有一个女徒弟,他们为了三门镇的风水,全部都去了人煞的风水方位中。

    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我心中震惊,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吗,为何要听葛大爷这老家伙骗,活活的葬送在那。

    当然,里头的隐秘我无从知晓,但三门镇的风水为何如此的脆弱,这让我始终都无法想明白。

    “葛大爷大义,是我三门镇的恩人,他今天不在,希望你能够承担起这个重任。”刘馆长一脸的严肃。

    “我明白了,风水是我破坏的,我一定会修复好。”看样子我必须要找出修复这水煞风水的办法。

    回到店铺以后,我开始查阅各种资料,包括寻找修复风水的办法,最后终于在葛大爷屋子里头的床底下,找到了个铁箱子,打开一看,里头有很多的古籍,翻找出了几本有关于风水的书,最终找到了办法。

    要想修复这水煞位置的风水,必须要以蟒精胆、阴牌令、双阴鬼血、还有舍利子才能修复。

    我一看这五个东西,也是懵了,这是啥玩意除了最后一个舍利子能明白,剩下四个看样子,也只能等到葛大爷回来了。

    没办法,我只好先记住,等有时间去找人问问才行。

    这时,店铺外头,袁灵走了进来,一看到她,我肚子里就有火气,要不是她,风水也不会破坏成这样子。

    这小妮子一看到我,轻笑了起来:“赵大师,多谢你,人救活了。”

    “唉,帮了你们忙,却把我自个搭进去了。”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袁灵看我的表情,好像不耐烦,嘟囔着嘴:“大不了我向你道歉就是了。”

    说实在话,我还真没想要她的道歉,只是心里有股子气不顺,我对漂亮的女孩子没啥概念,正想让她走时,忽然想起来这小妮子不是在警局上班的吗,那肯定会有资源。

    想到这,我赶忙让她帮忙查一下那五个能修复风水的玩意,袁灵也看不懂,不过倒是记住了。

    等她走后,祖父走过来,他老人家年纪也大了,身子骨也不灵活。

    “有才,你打小就是孤儿,现在你既然干这行了,做人要厚道坚持。”祖父敦敦教诲我自然铭记于心。

    “明白,不就是风水吗,我一定修复好给他们看看。”我咬咬牙,其实心里头还是挺无奈的。

    没办法,我只好再一次来到那老庙,河里的鱼儿虽然死了,但好在水质慢慢的变清了,看样子还能继续使用,只不过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又去了那竹林里一看,石板还算完整,只是开始慢慢有裂纹出现,估摸着也挡不了多长时间。

    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到三门镇里头,正巧看到袁灵跑过来,一把拉住我说:“赵大师,你让我查的东西,我查到了。”

    这小妮子也不看看四周,整的我挺尴尬的,咳嗽了下说:“以后叫我有才吧,另外,手能拿开吗,怪尴尬的。”

    袁灵一看到自个拉着我的手,脸一红,急忙收了回去,我这才询问她到底发现了什么。

    “往西十几公里处,有一个煤矿村,听说发现了一条巨蛇。”我一听,顿时有些晕了,这煤矿出现蛇有什么好稀奇的。

    正想抱怨时,我忽然想起来葛大爷说过,若是开山挖掘遇到有蛇挡路,必须要封路才行,因为那蛇已经成精了,一般都称呼为山精。

    山精有灵,自然不能亵渎,还要为它弄上一个小庙供奉。

    难不成真的是蟒精,我一下子来了兴致,问清那村子的地址后,回到店铺里收拾了下家伙,让祖父帮忙照看一下店铺。

    袁灵自打看见我的本事后,也是非常好奇,一看到我往镇外跑,急忙追上来,说啥也要跟过去看看。我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人家这职业,我打也不行,骂也不是,万一扣上个流氓罪名,说不定还要被关押进去。

    我俩坐车来到了十几公里外的一座大山脚下,前方一条坎坷泥泞的山路挡住我们的去路,车子也上不去,我俩只好下车步行,踩着满是黄泥的山道走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那村子名叫梅村,很普通的一个名字,听说之前因为采煤,所以叫煤村,村里人觉得俗气,又改成了梅字。

    我和袁灵到村子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了,村子口有几个小屁孩,光着屁股正在玩耍。散落的屋子不时还有炊烟从囱顶上吹出来。

    在煤村的后方数百米处,可以听到有挖掘机工作的声音,要说这梅村也挺悲哀的,这么挖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把风水给挖坏掉。

    葛大爷教过我,若是三面环山,即为三元风水位,而梅村正好就是这风水正中间,应该可以人畜兴旺,可若是被破坏了,三者的平衡就会打破,短时间可能看不到影响,但是时间一长,那弊端就有可能出来了。

    梅村也不大,总共就上百户的人家,我和袁灵带着一身的黄泥来到村子前,那几个小屁孩看到我们都尖叫了起来,嘴里囔囔着:“来乞丐了,来乞丐了。”

    我有点无语,哥们儿我就这么没形象吗,可是一看自个的衣服,想想算了。

    不一会,村子里头就跑出来一个弯着腰的六十岁老头子,跑过来警惕的看着我们俩,拿出几块钱说:“你们走吧,赶紧离开这。”

    “大爷,我们不是来乞讨的。”我急忙朝袁灵示意,亮出了身份。

    大爷一看我们不是乞丐,更加的戒备了,让我俩赶紧离开,看他那样子,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于是我和袁灵只好先离开了村子,走出几十米后,我才拉着她躲进了一个小树丛里头。

    “这大爷有古怪,我们先观察一下。”要说我俩也是绝配,一个喜欢探究怪事,一个喜欢破案。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整个梅村一片死寂,就连后方挖掘煤矿的声音都停了。几分钟后,每家每户都关上了大门,连灯都不打开,而是在门前悬挂着一盏白灯笼。

    这一幕非常的诡异,村里人好像在忌讳着什么,我心里一思量,心想要不出去看看。

    这时,我忽然听到了身后有声音传来,整个人寒毛一起,感觉有阴气吹来,也没敢动弹。

    袁灵好奇的想要转过身去看一下,这小妮子也是胆大,还想站起来,我吓得急忙将她拉了下来,然后一把按在了地上。

    “别出声!”我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这小妮子也不领情,还想反抗,忽然间,我们都听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声音,顺着声音寻去。

    黑暗之中,树林里头,一个古怪的身影从树林里头走了出来,也看不清长得啥样。就感觉这人走路的姿势很怪,就好像瘸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