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一拳正义〕〔重生军少麻辣妻〕〔抗战之八岁当后勤〕〔蜜战100天:总裁老〕〔无敌妖魂师〕〔异世界的拼搏生活〕〔无限求生〕〔养狐成妃:帝君,〕〔我的女友是女妖〕〔公主在上:摄政王〕〔神御九天〕〔逆天狂妃:王爷别〕〔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吻安神秘老公〕〔重生之大帝归来〕〔都市逍遥仙尊〕〔我的绝美冷艳总裁〕〔大神开黑带我〕〔咎由自娶:鲜妻每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十四章 黄麻怪
    ,精彩无弹窗免费!

    漆黑的深夜,浓密的小树林,阴风乍起。

    那道诡异的人影朝着村子里头走去,因为看不清,我也不知道是人是鬼,总之没有小鬼的那种气息。

    于是悄悄的跟在后头,村子里头,家家户户都已经关上了大门,只有偶尔几声狗吠声。也不知道咋回事,我总觉村子里头的人都知道那人影来了,所以整个村子都是静悄悄的。

    沿着那家伙走过的路上仔细一看,我发现地面上都有些黑色的煤灰,心中一惊,这是啥玩意,急忙捏起来一看,发现还是热的。

    袁灵女孩子家一个,看到这一幕都非常的害怕,紧紧的跟在我后头。

    大概几分钟后,那人影忽然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我愣住了,急忙眨了下眼,确定没眼花啊,那家伙咋就不见了呢。

    “你看到他消失了吗?”我回头看着袁灵,这小妮子也点了点头。

    这下子,我确定自己不是看走眼了,心想倒不如胆子大一点,也不能落了葛大爷的威名,于是朝着村子里头走去。

    我俩刚进入村子,隐约间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起初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继续走了一会,发现脚步声又出现了,袁灵吓得紧紧抓住我的衣服。

    我俩回头一看,身后空空如也,哪有什么鬼人影呢。

    忽然间,我发现远处屋子窗户有微弱的灯光闪起,虽然很快就熄灭了,但是我知道那有人再偷窥,急忙跑了过去。

    然后敲了敲玻璃说:“有人吗?”

    屋子里头传来一阵脚步声,不一会就没了声响,我有点无奈,看样子村子里肯定是出了什么怪事,搞得风声鹤唳的。

    我俩也没办法,正想转身走时,屋子里头传来一个小孩的声音:“黄麻怪,生死人,莫回头,遭祸灾。”

    话刚一说完,屋子里头就传来了打骂声,估摸着是孩子的家人在动手阻止他们,一下子没声音了。

    我心中一沉,看来这里头肯定有什么隐秘,袁灵这小妮子也是害怕,拉着我的衣服说:“快走吧,我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说实话,我也觉得瘆人,心想要不等白天再过来,于是急忙朝着村子外走去。

    忽然间,我又听到了脚步声,这一次非常明显,脚步声在加快,可当我回头的时候,身后还是没有人。

    我心里头生起了一丝恐慌,脚步声一直在跟随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瞬间,我脑子里有点懵,忽然想起了这三年里头,有一次葛大爷让我去乱葬岗,说是壮壮胆量,那一晚上。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情形和现在相差不多。

    想到这,我立马明白过来了,于是两脚张开,然后深呼吸一口气,随后低头,从胯下往后一看。

    一下子,我整个人都哆嗦了,手心里满是汗水。

    身后头,有一双脚,一双脏兮兮的小脚丫,脚上穿着一个破鞋,脚趾头都是黑的,皮肤溃烂。

    这一幕我不敢告诉袁灵,而是强作镇定的起身。

    “你看到什么了?”袁灵急忙追问。

    “好奇心别太重,赶紧走吧!”我加快了脚步,心想这梅村太怪异了,还是赶紧先跑吧。

    自打做了尸囊人以来,在我的字典里头,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保命要紧。

    可我低估了一个女人家的好奇心,我刚没走几步,忽然间,袁灵发出尖叫,我回头一看,这小妮子竟然往胯下看了。

    这下子我气得急忙拉着她就跑,忽然间,眼前吹过一道阴风。

    我隐约间闻到了一股子煤灰的气味,急忙拿出木剑。

    “小鬼,你大爷我乃是尸囊人十三代传人,还不滚开。”我试探性大声唬道。

    可话音刚落,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是之前消失的那个鬼影,袁灵又一次尖叫,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这小妮子太让人烦心了。

    于是我取出一张黄符,燃烧后猛然间飞扑过去,一刹那间,微弱的火光下,我看清了这人影长得啥样。

    要说磕碜这词已经不能形容了,这鬼玩意脑袋半边都是斜着,一只眼珠子就像折纸一样歪着。嘴巴都快咧到了耳朵根子上,皮肤乌青,散落的头发间,两只冰冷的眼睛一直盯着我。

    这应该就是黄麻怪了,我愣在了原地,咬咬牙,心想也不能被吓唬住,于是手中木剑用力一刺。

    黄麻怪身子就像幽灵一样,立马消失了,我愣了下,这鬼玩意也不知使得什么法。

    正想取出三清符时,忽然腰间一痛,低头一看,一只腐烂的大手抓住了我的腰,用力一掐,那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心想你这鬼玩意,他娘的咋就跟娘们一样,专门掐人家肉。我急忙木剑顺手往后一刺,黄麻怪才松手,不过这家伙善于隐藏,我也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我在布袋子里摸索了下,找出一枝香点燃,缕缕白烟飘浮而上。

    我紧紧的盯着白烟,忽然间发现烟雾向左飘移了一下,急忙木剑一劈,立马砍中了黄麻怪。

    这鬼玩意露出了真形,肩膀处被木剑砍中了,倒在了地上,出乎人意料之外,黄麻怪竟然没有流血,而是流出了一滩污秽的黑水,非常的臭。

    他的身体里都是些什么,我实在不明白,黄麻怪吃痛下急忙挣扎,双手朝着我心窝子掏去。

    对于这么邪恶的鬼玩意,我可没心思硬碰硬,抽回木剑,然后迅速后退。

    袁灵早就吓得不知所措,我急忙拉着她冲进了村子里头,估计是外头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村子里。

    不少的村民都悄悄的探出脑袋,一看到我们身后的黄麻怪,吓得急忙关上了大门。

    我也不想让他们帮助,而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黄麻怪跑路的样子一瘸一拐的,我这会才发现他的右大腿竟然只有骨头在支撑。

    我第一个感受就是这小鬼非常的邪门,也不厉害,但是隐遁的功夫非常的厉害。

    村子里头,家家户户都紧闭大门,我俩跑了一圈后,一看也没地方躲,正焦急时,忽然看到了梅村祠堂大门敞开着,急忙跑了进去,然后顺手关上了大门。

    黄麻怪站在外头,不断的撞击着大门,想要冲进来,可祠堂内有不少的道家符文,还有一些道教人物塑像,一时间黄麻怪也冲不进来。

    我心里头松了口气,袁灵吓得整个人都不淡定了:“那……那是什么东西?”

    “还看不出来吗,就是一个小鬼。”我白了她一眼,懒得解释。

    就在这时,祠堂里头忽然传出来脚步声,我吓得以为又有啥小鬼,急忙起身一看,发现里头忽然走出来一个老头,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仔细一看,正是之前赶我们走的老大爷。

    他一看到我们俩,非常的吃惊:“你们怎么还没走?”

    我喘了下气说:“刚想走,被那黄麻怪给挡住了,还把他给砍了。”

    大爷听到黄麻怪三个字,也不淡定了,听到我还将他给砍了,一脸的吃惊。

    “那黄麻怪可是邪门的紧,你俩咋就招惹他了。”老大爷一脸的幽怨。

    我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知道什么内幕,于是赶忙询问怎么回事。老大爷起初还不愿意说,可是听到外头传来的撞击声,叹了口气讲述了黄麻怪的事。

    原来,这一切都要从煤矿说起,自打梅村发现煤矿以后,村里人也富足了,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呐,只要能吃饱啥事都干得出来。

    煤矿采挖了几年以后,后来出了一件怪事,煤矿地下几百米处,忽然出现了一件怪事,有工人听到了下边有人的声音,还有婴儿的哭叫声,但更多工人反应是看到了一条蛇,穿行在煤矿里头。

    起初还没人相信,可后来有人看到一条巨大的蛇皮,估摸着是蛇蜕皮后留下的,一时间众说纷纭,村里老一辈的开始劝说不要挖了,说有可能挖出山精。

    大伙一听到山精,起初也很害怕,因为山精喜欢吸食地气,同时也喜欢吃小孩。当然这都是民间的诡事,具体是不是真的,也没人知道。

    直到过去一个月后,村子里开始发生怪事了,经常会看到有人出现在村子里头转悠,尤其是在大晚上,后来有人看到是从煤矿里出来的。

    这里头有一个叫黄麻子的年轻人,因为家境不好,所以去当了煤矿工人,可工作了几天,不知啥原因死在了煤矿里头。

    后来有人说是招惹到了山精,弄得村子里人心惶惶,黄麻子的尸体大伙也没敢动,过了头七以后,大伙心想着要不就下葬好了,总不能让尸体一直呆在煤矿下面。

    可到这时,村子里才发现黄麻子不见了,就这样消失在了煤矿里头,非常的诡异,大伙立马联想到了发生在村子的怪事,按照村子老人的说法,那就是“上邪”,说的是黄麻子已经被山精上身了,因此就叫黄麻怪。

    直到最近,村子里的人发现黄麻怪经常大晚上的出来,大伙们急忙将孩子藏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抓走吃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