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治疗师〕〔我的尤物总裁老婆〕〔凌天战魂〕〔天源笑傲〕〔大医凌天〕〔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帝王谋:替嫁王妃〕〔你们这些NPC〕〔[足球]巨星推销员〕〔网游之极品领主〕〔重生神豪奶爸〕〔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真的长生不老〕〔餐饮巨头〕〔武林纪元〕〔七龙珠之狂傲环宇〕〔羽化长生〕〔吞吐天地之三国幻〕〔弱受自杀才能崛起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十五章 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后来黄麻怪每次到梅村的时候,大伙非常害怕,所以家家户户都关紧大门,但好在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也没有吃人的事发生,这事一拖就是一个多月。

    我也整不明白这套路了,黄麻怪看样子非常的邪恶,而且不害人,说不过去啊。

    “您老难道就没打算请人收服吗?”我有点好奇。

    “唉,毕竟都是同一个村子。”老大爷倒是有点不忍心。

    不过这事在我看来就应该狠,不然哪天这黄麻怪发威了,到时候惨的可就是村里的人了。

    于是我寻思着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回事,再说这趟来就是想要找蟒精的,正好就趁手帮一帮好了。

    随后告诉老大爷我的身份,一听说是尸囊人,老大爷倒是来了兴趣,说能不能顺手解决一下黄麻怪的事。

    我也没拒绝,不过还是要查清楚事情的根源。

    所有的事情都出在那煤矿里头,所以眼下追查的方向就是那,于是我和袁灵以及老大爷就在祠堂里坐着,外边黄麻怪一直不断撞击着大门。

    整整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才渐渐消停,我俩也不敢出去。

    老大爷让我们先在这祠堂里休息一晚,等明天早上再走,他自个则是从后门溜出去了,估摸着是回家睡觉。

    袁灵一个女孩子家,大晚上的在这孤零零的祠堂里头,非常的害怕,也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一直坐在角落里头发呆。

    我也不好打扰,这小妮子估摸着是在思考人生,思考自己这二十几年来的所学,还有信仰。

    长夜漫漫,我也无心睡眠,一来是有个女孩子在身边,哥们儿我单身了那么久,还是头一次和女孩子相处,看这小妮子长得也还行,心里头还是有点痒痒的。

    当然,我也不是啥小人,也不能干坏事,就这样硬是撑到了半夜,袁灵最终忍不住困意,靠在墙角里慢慢昏睡了过去。

    我没办法,虽然知道黄麻怪无法进来,但是心里头有个阴影,心想还是撑一会吧。

    于是硬生生的撑到了明天早上,当村子里鸡打鸣的时候,我浑浑噩噩的睁着两个黑眼圈起来,老大爷也从外头进来了,一看我俩的神情,有些狐疑:“你俩也不好好休息下。”

    我苦笑了下,也没解释,黄麻怪已经离开了村子,我估摸着应该是去了煤矿里头,村子里也开始恢复了生机,丝毫看不出来昨晚黄麻怪进来时的恐慌。

    老大爷带着我俩朝着煤矿区走去,沿着一条满是煤渣的山路走着,山路两旁的树木和花草都被沾染了煤灰,显得死气沉沉的。

    虽然风水之术没有葛大爷那么厉害,但是我也看出来这梅村的风水正在慢慢流逝,所谓堪舆,首先看的是山,其次是水,最后是势。

    梅村原本就是三面环山,俗称三元之势,可聚拢风水之气,中间开堂,留进山之路,因此风水还是可以的。

    但而今这山已经被破坏,煤灰早已经破坏了附近的水流,虽然还未影响到根基,但恐怕不久的将来就会出事了。

    我把这情况告诉了老大爷,他也同意,说是请风水师看过,但村子里的人见到财富都鬼迷了心窍,也不听。

    “有才啊,我听说过你师父葛才根,是个有名的尸囊人,不知咋样了?”老大爷倒是起了兴致。

    “那老……我师父出远门了,估摸着很久才能回来。”我赶忙换了个称呼,虽然对葛大爷不待见,但好歹也要维护一下他的名声。

    我们三在满是煤灰的山道里走了一段路后,最终来到了煤矿前,放眼望去,一座小山头被炸开了一大半,树木枯萎,黑色的煤灰遍布整个山头。

    大型的机械停靠在一处空地上,少许的煤矿工人正在旁边歇息。

    老大爷说现在煤矿出事后,已经很少有人下去了,都是些采私煤的村里人了,黄麻子就是其中一员。

    我皱着眉头来到煤矿跟前,仔细一看,发现煤矿里头阴气非常的浓,阴风从里边刮出,

    于是取出八卦盘仔细盘算了下,同时折了一只纸鹤,用红绳绑着一枚铜钱,然后黄符一烧,纸鹤就好像活了一样飞入了煤矿里头。

    这一手倒是把袁灵和老大爷看呆了,我没在意,而是紧紧盯着纸鹤消失在煤矿里头。

    大约几分钟后,纸鹤飞出来了,我赶忙接住一看,发现铜钱上有不少的水滴,用手一摸,非常的粘稠,然后嗅了下,有些臭。

    当即回过神来问道:“进入矿洞里的人是不是经常生病?”

    老大爷一听,非常的惊讶:“有才,你太厉害了,不错,只要是进去过的都差不多有感冒发烧。”

    我心里头也有底了,于是告诉他们,这煤矿里头有邪门,说白一点就是有脏东西,经常呆久了,就会阴气缠身,命格体弱之人就会受到一场大病。

    当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山精的缘故,总之只有进去看一下才知道。

    因为怕里头有危险,我一想又不能让老大爷和袁灵进去,一来他们看起来就不像是命格极硬的人,于是让他们两人现在外头呆着。

    老大爷心肠也好,想了下后,让我先等一会,转身朝着煤矿区一边的简陋屋舍里走去,然后带出来一个年纪约十来岁的小男孩。

    长得挺沉默的,皮肤黝黑,弱小的身子比同龄人看起来还要健壮一点,身上穿着个已经发黑的背心。

    “这是山,让他带你进去吧。”老大爷这话把我给吓住了,这不是童工吗。

    “您来开玩笑吧,他一个孩子家咋下去?”我不明所以。

    老大爷看了眼山,摇头说:“山打小父母就死了,这孩子脾气倔,不想接受村里人的救助,就来这煤矿工作。”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这么倔强的性情我还是头一次见,不禁打量起了山,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仔细把了下脉。

    发现这小娃命格极硬,一般邪祟无法近身,心想算了,毕竟下边也不熟悉,让一个人带路也好。

    于是我和山拿了两个头盔灯进入了煤矿里头,还未深入,我就感觉到迎面吹来一阵刺骨的冷风。脚下煤渣非常多,还有一股淡淡的瓦斯气味。

    里头阴森,山走在前头,手里拿着个铁锹,熟练的弯着腰进入。因为这鬼地方是在深山里头,所以也没啥电梯啥的,完全就是靠脚力。

    黑暗中,我小心翼翼的走着,感觉这鬼地方让人心慌慌的,踩在煤灰上发出的“咯吱”声,令人有点心悸。

    大概深入了几十米后,山指了下前面的分岔口说:“大哥,你要去找黄麻怪吗?”

    “你咋知道的?”我吓了一跳。

    “因为我看你手上拿着个木剑,那是道士才用的。”这小娃不简单啊,我一下子留了个心眼。

    山一看我是来找黄麻怪的,在分岔口犹豫了一会后,转身朝着右边的方向走去,我不知道他是何意,因为我总觉得左边的阴气更重一点,应该有小鬼才对。

    但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于是我只好跟在他后头,继续深入了数十米后,忽然间发觉开始陡坡了,脚下也愈发的泥泞和湿滑。

    与此同时,我隐约间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喘息声,就好像昨晚遇到的黄麻怪一样,那种渗人的声音。

    头盔灯下,我看到前方通道尽头,被乱石给堵上了,上面还贴着不少的镇灵符以及风铃。

    我好奇的走过去一看,在石头上一摸,那股粘稠恶臭的气味就是从这里头散发出来的。

    “下边就是挖出蛇的位置。”山表现出了同龄人所不应该有的镇定和沉重。

    “是山精吗?”我皱着眉头,感觉这乱石应该是被工人给堵上的。

    山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没办法,我心想也只能破开了,于是轻轻推了一下,乱石非常的重。

    好在山有办法,转身离开,不一会就拿了个小袋子过来,然后将袋子放在乱石堆里头,拉着我离开十来米,忽然间取出一根火柴。

    这把我吓了一跳,还来不及阻止,山直接将火柴扔了过去,正好扔中袋子,一下子烧了起来。

    “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我心想完了,这小犊子胆子也太大了,竟然用炸药。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脚下的颤动只持续了片刻,忽然间一下子稳定了下来,乱石迅速被炸开了,硝烟好似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给吸了进去。

    我呆住了,看着被炸开的乱石,山倒是挺镇静的:“这里煤灰都是湿的,没事!”

    我幽怨的看着这小家伙,心想胆子比我还大,也不知道经历了啥。

    没办法,我俩又继续深入,感觉前方比我刚来的时候冷多了,就像是冰窖一样。

    就在这时,山忽然把我拉住了,表情非常的沉重,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然后急忙拉着我往旁边一条还没开凿完的过道跑去,然后隐藏在一块大石头后边。

    我心想这家伙咋了,心里也害怕了起来,急忙屏气凝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言安希慕迟曜〕〔九龙夺嫡〕〔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