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一拳正义〕〔重生军少麻辣妻〕〔抗战之八岁当后勤〕〔蜜战100天:总裁老〕〔无敌妖魂师〕〔异世界的拼搏生活〕〔无限求生〕〔养狐成妃:帝君,〕〔我的女友是女妖〕〔公主在上:摄政王〕〔神御九天〕〔逆天狂妃:王爷别〕〔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吻安神秘老公〕〔重生之大帝归来〕〔都市逍遥仙尊〕〔我的绝美冷艳总裁〕〔大神开黑带我〕〔咎由自娶:鲜妻每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十七章 蛇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蛇皮迅速退了出去,但我心里窝火,心想怎么能让你这便宜。

    于是紧紧的抓着蛇皮,然后整个人钻出了尸囊袋,迅速从泥沼中站了起来,然后将还在蠕动的蛇皮急忙用尸囊袋压着,迅速打了个结。

    蛇皮在尸囊袋里头左突右冲,渐渐的就没了动静,我知道那山精也控制不住了。

    与此同时,剩下的三具尤尸迅速的冲向了我和山,我也不客气,直接按倒一个,然后迅速的用一张镇灵符塞进它的嘴中,也不管有没有用,先压制着再说。

    另外两具猛然间又扑向了山,我看这小子也没啥力气了,心里有点焦急。

    忽然间,一声如野兽的怒吼声传来,我回头一看,看到来时的入口忽然间冲下来一道身影,仔细一看,竟然是黄麻怪。

    我急眼了,这家伙可比这些尤尸厉害多了。

    “山,快过来!”我急忙大喊。

    然而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那黄麻怪一下子冲到了尤尸跟前,双手一划,直接将尤尸的脑门给扯断了,接连两下,把我看呆了。

    这鬼玩意在干啥,倒是山没有害怕,相反还非常的惊喜。

    “黄麻子哥!”山竟然直接拉住了黄麻怪的手,就好像一个小孩子见到了亲切的大哥哥一样。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以往的邪物不都是嗜血的玩意吗。

    黄麻怪朝我冰冷的看了一眼,估计是认出我来了,整的挺尴尬的。

    但这鬼玩意的目标好像不是我,竟然是山精,眼中透着愤怒,然后直接飞扑了过去。那山精看到黄麻怪直接愤怒的吐出一口乌黑的液体,应该是蛇毒。

    黄麻怪轻轻一闪,蛇毒喷在了泥沼中,一下子就像鞭炮一样炸开,直接升腾起了一缕青烟。

    我看到这一幕直接转身跑到了山那边,开玩笑,这玩意要是喷在身上那不得死翘翘了,幸亏没冲上去。

    黄麻怪倒是挺邪门的,跳山草垛后,抓住山精的尾巴狠狠一咬。

    “山,怎么回事,黄麻怪为什么要帮我们?”我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黄麻子哥是被它害得,一直有怨恨,我每天晚上都看到黄麻子哥一个人从矿洞里出来。”山眼中非常的无奈,看起来两人的感情很好,我倒是有些明白了,问道:“他去村子干啥,是想看看自己生活的地方吗?”

    山点了点头,看来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牵挂的地方,纵然死了,成了鬼物,但人总归有思乡情绪,黄麻子也不例外。

    我一下子觉得他很可怜,死后只剩下了一团怨恨。

    黄麻怪一直咬着山精的尾巴,因为那儿是最柔软的部分,也是死穴所在,但山精毕竟是修炼了很多年的老怪物,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制服。

    尾巴迅速一甩,黄麻怪一下子就被甩在了墙上,一道蛇毒喷了出来。直接喷在了黄麻怪身上,这一次他躲不开了,胸口一下子就被腐蚀掉了一大半。

    内脏全部都露了出来,我让山扭过头去不要看,毕竟太血腥了。

    同时我想这样下去不行,黄麻怪一个人很难对付,脑子一转,立马想到了个办法。

    我让山在原地等着,然后悄悄的跳入泥沼中,整个人蹲着,只露出一个脑袋,要说这泥沼也太臭了,我捂着鼻子走了一段,差点没被熏死。

    等到了草垛边上,我悄悄抬头一看,发现山精一直在和黄麻怪纠缠,估计是黄麻子心中怨恨,戾气化成煞气比一般的尤尸厉害,竟然僵持住了。

    我一看这条蛇的肚子在蠕动,估摸着快下蛋了,于是耐心等着。

    大概几分钟后,我看到一个脸盆大的蛇蛋悄悄的生了下来,被山精一直保护着严严实实的。

    但方向正好背对着我,只有一米的距离,我咬咬牙,心想拼了,不就是个蛋吗。于是从泥沼中站了起来,一把扑向了蛇蛋。

    山精一看到我,惊怒的不行,立马就想冲过来。可惜晚了,我一把抱着蛋就往回跑。

    我也想不明白自个啥时候成了偷蛋贼了,简直侮辱了尸囊人这个行业,不过我脸皮厚,也不在意。

    可还没跑出十来米远,山精发怒了,我看到泥沼里有动静,吓得急忙将蛋抬到头顶说:“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把蛋咂了。”

    山精一下子没脾气了,愤怒的一把将黄麻怪甩在一边,然后狠狠的瞪着我。

    我看这家伙也不敢放肆,心里松了口气,一人一蛇就这么对峙住了。

    僵持了一分钟后,我才心虚说:“那个,只要你交出蛇胆,我就将蛋还给你。”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蛇胆交出来人家不是要死定了吗,我心里头也是心虚。

    另外一头,黄麻怪站起身来又一次扑向了山精,我怀疑这鬼玩意脑子里是不是就知道杀人,咋就不能消停呢。

    但是这一次,山精却被黄麻怪给狠狠的压制住了,七寸部位一下子就被黄麻怪给刺中了,一声哀嚎,我看到它那伤口中忽然飞出了几缕黑烟。

    山精发怒,整个山洞都在颤抖,一股阴风席卷而来,我暗道不好,这家伙要反扑了,扭头就跑。

    拉着山直接躲在角落里,“砰”的一声炸响,山洞顶上掉落下大量的石头,等到烟雾散去,我才回头一看。

    发现山精已经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就是一条石蛇,已经萎缩成了三米大小,黄麻怪全身被炸的体无完肤,倒在草垛上发抖。

    泥沼被炸开了一个空地,我皱着眉头,走到草垛子跟前,盯着石蛇看了一会,心中非常无奈,顿时愧疚了。

    “唉,我到底做的是对还是错。”我看着手中的蛇蛋,一直有些迷糊。

    “大哥,它会害死矿洞里的人,你是在为他们报仇。”山倒是挺坦然的,我一想也是啊,就当是为了矿工报仇好了。

    不过蟒精胆我是没指望了,因为山精已经化成了石头,也不知道要几百年才能慢慢恢复。

    我走到黄麻怪跟前,看他已经被炸的支离破碎,心有不忍,山双眼通红的走到黄麻怪身前。

    或许是彻底要死去了,黄麻怪一下子没了之前的阴狠,一直盯着山,两个人之间肯定是友情深厚。后来我才明白,其实他们都是孤苦无依的人,命运相同,自然会有一份兄弟情在里头。

    黄麻怪艰难的蠕动,看到山后苦笑了下,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惜却无法说出口,我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两人,直到黄麻怪慢慢的失去了生机,最后渐渐的倒在了地上。

    山伤心欲绝,一直不肯起身,我好不容易将他拉了起来,最后看了眼这山洞,再盯着手中的蛇蛋。

    说实话,我要这蛋也没用,主要是想威胁一下山精,谁知道会搞成这样。与其如此,我倒不如直接将蛋还给人家好了,或许数十年后,有可能会生出来。

    于是我将蛋放在了草垛子中,然后拉着山走出了这山洞,顺着原来的路上去了。

    等出了矿洞,袁灵和老大爷看到我们出来了,急忙跑上来。

    “你咋成这样了。”袁灵捂着鼻子。

    我看了下自个身上,顿时苦笑起来,简单的说明了下里边的情况后,就匆匆忙忙找了条小河,洗干净身子。

    然后和袁灵回到了梅村里头,老大爷听说我将山精制服了以后,也非常高兴,说是让我俩先留一下,做一桌好吃的犒劳一下。

    我看这老家伙就不待见,于是告诉他,那煤矿里头死的人咋办,他们都是贫苦大众,同时告诫他不要为了钱做昧良心的事,随后我和袁灵也就赶回了三门镇。

    到了店铺以后,祖父看我一身的狼狈样,赶忙询问是怎么回事,我简单的和他说了下有关于梅村的事,说到黄麻怪,祖父也是一阵唏嘘。

    袁灵则是回去了,毕竟这小妮子还有许多的实习工作。

    我也有些迷茫了,本来还想着找一下有关于修复风水的线索,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过了几天以后,我忽然想到了山,那个年纪小,却成熟的小男孩。于是又去了一趟梅村,看到他依旧在忙活着,整个人就像煤炭一样。

    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把他叫到一边,询问他愿不愿意跟着我干。

    山显然还是犹豫,说自个除了采煤矿,啥也不会干啊。

    我看他这么耿直,心想有我这尸囊人十三代传人在,会让你失业吗。于是让他放心,山想了下后也同意了,简单的收拾了下几件衣服就和我回到了三门镇。

    我将他扔给了祖父,他老人家一听这小孩的身世,也非常的可怜,于是让我把葛大爷的房间腾出来,让他住,同时还教了他一些有关于制作盘香和黄符的手艺。

    山倒是学得挺快,也很勤快,没几天的功夫,就已经学会了,这让我颇感欣慰,毕竟这娃子太苦了,我也不想让他呆在煤矿里头,不然那一辈子都毁了。

    从山身上,我看到了自个影子,这也是我带他回来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