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男莫追〕〔君临星空〕〔侠武大宋〕〔女帝家的小白脸〕〔长生庄主〕〔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的系统是只狗〕〔嫁了个权臣〕〔大神别跑,哥罩你〕〔重生之我为仙祖〕〔总裁霸爱:契约甜〕〔一念情深:总裁暖〕〔村官崎岖路〕〔都市之最强妖孽修〕〔此世许你安好〕〔洪荒之神棍开山祖〕〔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我有一位神朋友〕〔妹妹要当大明星〕〔风水帝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十八章 遗留祸患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店铺里有了山以后,我的日子也轻松了很多,山和祖父的手艺活倒是给店铺增加了不少的收入。

    我也乐得清闲,于是没事就四处转悠,当然,袁灵也隔三差五的跑过来,说要提供所谓的小道消息,后来才知道,都是一些假消息。

    清闲的日子也没过多长时间,三天以后,刘馆长跑过来,说是出大事了。

    看他一脸的焦急,我也挺困惑的,难道又是风水出问题了。

    好在不是那的问题,而是隔壁马家镇出大事了,这里头可是有一段故事来着,甚至跟葛大爷关系很大。

    原来,马家镇和三门镇中间有一条河流,本是两镇的分水岭,数百年来都相安无事。

    几十年前,上头说要改道,将河道引入三门镇内,这下子,马家镇的人可不干了,因为这河可是他们生存的根本,一下子改道了,那农田灌溉可就麻烦了,得跑老远。

    于是纠集了本镇的数百号人,强行过来三门镇讨要说法。

    这里头,葛大爷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一看事情闹大了,急忙跑到河那边观察,说是改道影响风水,但是上头压根就不听啥风水理论,直接强行改道。

    当然,马家镇的人也不是只靠这一条河,大伙心里都是有怨言的。

    葛大爷一看也不是个回事,于是商量了下,在河的另外一头打了几口井,算是解决了一时之需。

    后来,怪事就经常发生了,马家镇的人喝了这口水井以后,经常会出事,有的人大晚上的跑到井口边上自言自语,有的人哭哭啼啼的说要上吊。

    还有一些小娃子大半夜的独自一人走在街上,漫无目的,葛大爷一下子就被打倒了。

    这老家伙尴尬急忙仔细堪舆风水,后来说是有五鬼在作祟,急忙让大伙在河道两侧修建两座五鬼庙进行镇压。这才平息了众怒,怪事也平息了。

    过去了数十年,直到如今,那几口水井又开始出怪事了。

    我听完后,觉得这葛大爷哪来这么多的破事,这不是让我活受罪吗,顿时有点后悔跟着他当徒弟了。

    没办法,我只好收拾了下家伙,匆匆忙忙带着山赶到几公里外的三岔河口,大老远的就看见河对岸聚齐着数十来号人。

    在三岔河的两边,各有一座小庙,里头供奉的是五鬼。什么是五鬼呢,说白了就是五毒,蝎子、毒蛇、蜈蚣、蟾蜍、壁虎,这是民间最为知晓的五毒。

    代表着不详和晦气,我皱着眉头走进三门镇这边的五鬼庙一看,发现里头已经非常破旧,一个五毒所塑的石像摆放在正中间,非常的丑陋,我用一枝香插在五鬼像前。

    忽然间,那支香立马断了,心中一惊,急忙让山找来铁锹,去五鬼庙旁边的泥土里头挖开看看。

    不一会,山跑过来说:“哥,泥土是黑色的,还有臭味。”

    我心中一沉,看来的确是风水出了问题,于是来到对面马家镇,也不管那些人是多么的愤恨,直接进入五鬼庙里头,发现也是一样的情况。

    葛大爷到底是使得什么法,我也整不明白,于是来到那几口位于田地里头的水井,然后试探性的扔了一枚铜钱下去,过了一会拉上来一看。

    发现铜钱也变黑了,我急忙找来刘馆长说:“你吩咐下去,先不要让两镇的人喝水井里头水。”

    刘馆长皱着眉头低声说:“会不会和我们镇子的风水有关,影响到这了?”

    这事可不能轻易猜测,不然我罪过可就大了,于是让他先不要胡乱猜,刘馆长也是明事理的人,当即吩咐大伙不要靠近那几口水井。

    我回到店铺里头后仔细思考,觉得这里头事有些怪异,导致风水变异的原因无非有两种,一种是时间久了,风水玄黄之气会慢慢淡去,一种就是有邪物出现,但我看那田地里的庄稼还不错,估摸着就是第二种可能了。

    想到这,我问山敢不敢晚上去五鬼庙守着,看看是啥鬼东西出现了。

    山胆子的确是大,二话不说点头同意了,为了安全,我自然将尸囊袋还有一些木剑桃符等给了他。

    等到他走后,祖父从外头回来,一看山不在,问去哪里了,我直接说了那五鬼庙的事。

    他老人家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啥,这事你干啥不去,让山去。”

    说完,拿起门角的棍子冲了过来,我赶忙逃跑,生怕被他给揍了,看来他老人家已经是开始维护山了,顿时觉得委屈。

    没办法,我只好坐在门口,等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山回来了,急忙拉着我说:“哥,快去看看,好多小孩!”

    我一听,急忙抄起家伙追了出去,直到那三岔河口,大老远的就看到那几口水井边上有十来个小孩,他们身上大多都穿着睡衣,一个个浑浑噩噩的样子。

    就好像没睡醒一样,难道是梦游了,我吓得急忙冲过去,然后抓住其中一个小娃一看,发现他眼白上翻,身体一直哆嗦着。

    把了下脉后发现身体机能有些紊乱,连续看了几个,发现都是一样的。

    “山,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在刚才,我看到他们从马家镇走过来,每个人都搭着肩。”山的回答让我有些困惑,难道真有脏东西。

    我扭头看了眼四周,隐约间察觉到那五鬼庙有异样,于是让山看住这几个小娃,自个打着手电来到五鬼庙里头。

    黑夜中,五鬼庙阴森可怖,冷风从破旧的墙上渗漏进来,吹起已经千疮百孔的窗布。

    我紧紧的盯着五鬼石像,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五毒有异常,好似隐隐有一股邪煞之气滋生。

    打量了一圈后,我也没啥发现,正想转身离开时,忽然间感觉到身后有声音,非常的轻微,就好像针掉落在地上一样,急忙揪紧了心。

    回头一看,发现后边啥也没有,不过那五鬼石像好像移动了一点,虽然不太清晰,但是我可以肯定就是移动了。

    于是留了个心眼,故意做转身的样子,待到身后有异常猛然间转身。

    这一次,我看得清清楚楚,的确是移动了位置,原本向前的蝎子一下子变到了左边。

    吓得我急忙掏出木剑喊道:“小鬼,出来!”

    五鬼庙里头,寂静无声,但我始终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那种冰冷的目光让人全身发寒。

    我紧紧的握着剑,这时山传来了呼叫声。

    “哥,快点,他们要跳井!”我一听,吓得急忙就要冲出去,忽然间耳边传来“滋滋”的声音,然后感觉身子一软,整个人立马摔倒在地上。

    回头一看,发现后边五鬼石像不知啥时候裂开了,从里头飘出一团淡淡的灰烟,漂浮在上空。

    这是啥玩意,我一下子愣住了,感觉脚上湿漉漉的,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条绳子,是从外头河里伸进来的,急忙用剑一砍。

    这团灰烟立马飞了出去,我急忙追出去,大老远的就看到对面的五鬼石像同样有一团灰烟飞出来,直接钻入了河里头,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我心里头沉重,试探性的用五雷符扔进河水中,炸起一团水花,但那鬼玩意已经消失了。

    没办法,我只好先回头到山那边,看到那些小娃正骚乱了起来,纷纷就要往井里跳,山满头大汗的来回拉。

    我看那些小娃双眼中有灰色的光芒闪过,心中一惊,急忙取出三清符,贴在每一个孩子的额头上,他们这才消停了下来。

    山累的直喘气:“哥,怎么回事?”

    我皱着眉头看着河里说:“有小鬼在作祟,一直隐藏在五鬼庙里头。”

    这下子,我想起了葛大爷,他老人家到底是察觉到了什么,这事看来也只有刘馆长知道了。

    于是我让山先跑回去把刘馆长找来,这家伙一看到那么多的孩子也吓住了,我让他先把孩子家里人叫过来,先领回去。

    等忙活好后,我才拉着刘馆长到了河边,沉声说:“您老告诉我,到底这河里隐藏着什么小鬼?”

    刘馆长惊讶的看着我,沉思了许久才叹气说:“有才,实不相瞒,这三岔河数十年前死了两个人,是两夫妻。”

    死人了,我一下子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没有那么简单,刘馆长说那两夫妻本是外人,到了这后做着一些小买卖,两夫妻有一个孩子,大概十来岁左右,非常贪玩,经常在河里玩耍。

    也不知咋的,那孩子有一天就溺水了,两夫妻悲痛欲绝,开着船每天都来这寻找,到最后也没有找到孩子的尸体,后来在一个无人的深夜,两夫妻凿穿了渔船,消失了河里。

    自打那以后,怪事就发生了,加上正好是河水改道的时刻,葛大爷算了下,说这两夫妻已经尸变了,必须要镇压住,这才有了两座五鬼庙,里头镇压的是他们的阴魂。

    我一下子整明白了,不过随即惊讶说:“那不是说阴魂离去,尸体还在水中。”

    刘馆长点了点头,我一下子悲催了,看样子还要一番苦斗才行。

    我回头看了眼五鬼庙,眼下必须要先修复好五鬼庙的风水才行,于是带着山赶忙回到了店铺里头,在葛大爷的房间里翻找了一下,果真找到了有关于五鬼庙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