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制级巨星〕〔穿越到1931〕〔柒御天下〕〔这座城市有本安魂〕〔娘子威武:别碰我〕〔燕云二十八骑〕〔钱探吴乾〕〔逍遥长生仙〕〔我是泰山府君〕〔超级工业霸主〕〔无敌单挑王〕〔重生之八十年代新〕〔魔帝归来之都市至〕〔地球穿越时代〕〔妖龙劫〕〔冷面老哥〕〔光脑魔帝〕〔盛世枭宠:千金嫁〕〔妖孽娘子:拐个师〕〔恶女重生:少帅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十九章 毛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葛大爷这老家伙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经常写一些日记,和常人不同,写的都是自个经历过的诡事,当然后面的诡事先暂时不透露。

    按照道家传统来区分的话,僵尸共分为三大类:移尸、走影、走尸,其中又分为行尸、白僵、黑僵、跳僵、飞僵。这是自古流传的几个僵尸,但是华夏鬼神文化发源久远,其中有许多不知名的鬼物存在,就算是葛大爷,也无法全部知悉。

    而那死去的夫妻俩,应该是毛尸,因为尸体沉于水中,埋藏水下阴脉之处,因此全身长毛,非常的可怖邪门。

    但是当我看到如何破解毛尸办法的时候,整个人呆愣住了,心中大惊。

    破解毛尸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以阴时出生的婴儿为祭祀品,方能消除毛尸的煞气,另外一个制煞的办法就是菌血。

    我也明白了葛大爷为啥要将他们封印了,明摆着这是害人的事吗,葛大爷他老人家肯定不干,我心中沉重,暂时先将这个难题放在一边。

    然后仔细看了下如何修复的办法后,就带着山来到镇上的古玩店,买了四个地气厚重的古物,比如巴掌大的铜麒麟、一把未开封的铁剑、一块祖宅灵位、一个香炉。

    要说修复风水,凭我的本事肯定是做不到的,因为风水讲究的是龙、穴、砂、水、向、意、形、天,又分一雾水,二风水,三山水,四丘水,五泽水,六地水,七少水,八缺水,九无水,风聚则气盛,水凝则清源,所以风水这玩意深奥无比。

    当然,我也带上刘馆长,然后来到了五鬼庙那边,将四件古物依次贴上灵符,麒麟放置小庙正门口,铁剑悬挂大堂,灵位摆放在后方大墙那个,香炉则插上一根香。

    随即在另外一头五鬼庙里头,将昨天裂开的五鬼石像以石灰填充,先暂时恢复原位。

    “今晚上,恐怕还会有孩子到井口边上,刘馆长你要守住。”我皱着眉头。

    刘馆长倒是没说啥,眼下时间还早,我们三只好先回去,然后吃了点东西后,趁着天黑来到了五鬼庙里头。

    我和山两人分别守着一个五鬼庙,因为不知道那阴魂啥时候会回来。

    要说葛大爷也真是的,镇压了那两夫妻的阴魂,干啥就不彻底一点呢,到时候阴魂附在尸体上回来,那不是更邪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深夜里的五鬼庙显得格外寂静,风水衰败后所形成的阴风让此地更加的阴森。

    我裹着单薄的外套,坐在角落里头,看着外边漆黑的夜色,总觉得心慌慌的。那种即将面对邪物的恐惧感即便过了几年,我依然还是心俱。

    哪怕是一身道术在手,也挺害怕的,看来我压根就不适合尸囊人这一行,我自顾自的嘲笑了下后,一看时间,心想要不先休息一会再说,于是靠在墙上打起了盹。

    这一睡我也忘了时间,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原本安静的小河边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是孩子的哭声,我急忙站起身往外一听,一下子就听到刘馆长的求救声。

    心中大惊,急忙要追出去,忽然,五鬼庙内一阵阴风袭来。我急忙回头一看,发现灵位在轻微的颤动,好似要裂开一样。

    我暗道不好,这是有小鬼要破坏好不容易复位的风水,急忙上前按住灵位。

    这时山急忙喊道:“哥,石像裂了。”

    我也没办法,出去过桥一看,发现五鬼石像正在慢慢裂开,心想完了。

    再看刘馆长那边,这家伙正左手右手拉着一个小娃子,极力避免他们跳进水井里头。

    但是小娃实在是太多了,和昨天一样,有十来个左右,刘馆长急的满头是汗。

    与此同时,我隐约间看到三岔河远处好像有船只行来,船头有一盏灯笼,发出绿色的光芒。

    我一看就知道是鬼火,心想来了,看那些小娃一个个哭得撕心裂肺的,我咬咬牙,知道不能让这鬼船靠近。

    “山,你去帮刘馆长,我将船引开。”说着,我急忙取出一个白色的铃铛。

    葛大爷身边除了尸囊袋以外,还有一些小宝贝,一个白色的招魂铃,一个黑色的送魂铃。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一时分不清这两铃铛的用法,直到招出一个阴魂小鬼时,没把我吓得够呛。

    急急忙忙的打起手电,我跑到岸边一看,那艘鬼船快要靠近了,急忙摇晃手中的铃铛,再晃了下手电筒,随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跑。

    那艘鬼船被吸引着,停在水中不动,不过慢慢的调转方向,朝着我这儿开来。等到离开五鬼庙有百来米的距离,到了三岔口边上,前方一下子没了退路,鬼船也停在水中,缓缓靠近岸边。

    我心里头咯噔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扭头跑,可刚一转身,整个人忽然不能动弹了,好似有一股无形的双手在紧紧拉着我的双脚。

    惊恐、挣扎,到了最后我也顾不上尸囊人的身份,忍不住想要大声呼叫,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低头一看,双脚被杂草所卷住,旁边那些杂草也变成了黑色,没有了生机。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隐约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可就是不能动弹,脖颈顿时发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山跑了过来,手中捏着把小小的木剑,巴掌大小,狠狠的扔了过来,一声闷响传来。

    我感觉到身子能动了,急忙一个急趴,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人,不,准确来说不是人,是僵尸,全身湿漉漉的,脸上被什么东西啃噬的坑坑洼洼的,还有蛆虫进出。

    这把我看得发毛了,这玩意已经看不出是人了,胸腔里的内脏都快被啃光了。

    不过我看这家伙好像才死不久,心惊中急忙用木剑插入他额头中,木剑瞬间燃烧,没一会炸裂开来,这鬼玩意倒在了地上。

    我起身后看着鬼船,隐约间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目光。

    “不好,那毛尸还没出来。”我一下感觉到了危险,比那死尸厉害多了。

    “哥,你还有符没。”山脸不红心不跳,我都有点自愧不如了。

    于是将尸囊袋给了他防身用,我俩面对着鬼船对峙了两分钟后,忽然之间,一个身影从船上跳了下来。

    我急忙拉着山往后退,仔细一看,是一个全身红毛的怪物,遮住了身体,散落的毛发间,一双眼睛透着血红色,一副尖尖的獠牙。

    更重要的是双手连同指尖都是黑色的,这玩意估计就是毛尸了,我也被吓懵了。

    这鬼玩意似乎是盯上我了,伸出右手指着我,就好像认识我似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毛尸朝着我扑来。吓得我急忙扭头就跑,跑了十来米左右,一看不行,山这家伙竟然站在一旁看着。

    这把我气得,不满说:“你咋不动手!”

    山还挺有理的:“哥,毛尸好像赖上你了,你先顶着!”

    收留了这么个缺心眼的家伙,我有点无奈了,没办法,干脆也不逃了,把手中的大将军符往额头上一贴。

    正好和冲来的毛尸来了个对撞,“啪”的一声,我俩倒在了地上,一下子我感觉脑袋顿时有些懵了,大将军符只坚持了几秒钟就被烧成了灰,在那毛尸额头上留下了一个长方形的伤疤。

    毛尸发出一声吼叫,估计是弄疼了,我丫的竟然还有心思关心它疼不疼,急忙在布袋子里摸出木剑趁势插入毛尸肩膀,随后往旁边一滚。

    这时,我忽然想起来这毛尸煞气很重,倒是有一个法子。

    “山,去找柳树条。”这小家伙这会倒是动手了,趁着我和毛尸对峙,急忙去附近折了个柳树条过来。

    然后跑过来,朝着毛尸身上劈打,这鬼玩意一下子惨叫连连,我松了口气,急忙后退到一边歇息。

    “哥,没啥用啊,还有没有法子。”山将柳树叶都打飞了,我仔细一想,看了眼鬼船,狠了狠心说:“你坚持一下,我去找找菌血。”

    山自然不知道啥是菌血,我也来不及解释,直接跑到岸边,然后跳上了鬼船。

    这是一艘渔船,一股浓重潮湿的霉味夹杂着腐烂的气味传来,船板漆黑一片,上面有不少的青苔。那盏妖异的灯笼悬挂在船头杆子上,瞅着非常怪异。

    渔船非常的阴冷,我壮着胆子打开手电一看,这下子把我给惊吓住了。

    只见船板上有不少的白骨,甚至还有一些头骨,看样子是活人的,尸骨年纪不大,估摸着应该是小孩子。

    我一下子明白了,刘馆长这家伙没说实话,当年肯定死了不少人。

    渔船非常的诡异和血腥,这艘沉埋水底下数十年的鬼船被重新弄了上来,早已经变样了。

    我也不知道那菌血长的啥样,葛大爷那笔记本上也没说明,没办法,估摸着应该是红色的。

    于是在渔船里边找了一圈,最终在船舱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块软软的类似木头疙瘩一样的玩意。闻着有股子血腥的气味,心想应该就是菌血了,于是转身就要冲出去。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脚上有什么东西在爬着,低头一看,整个人汗毛立马倒竖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年万里觅封侯〕〔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