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在1275〕〔倾城毒医:废材五〕〔极赋〕〔大衍剑歌〕〔剑动江湖〕〔快穿一夜游〕〔关羽的后现代生活〕〔混沌之冥墟〕〔名门豪宠:小妻PK〕〔大靠山〕〔八零军嫂是神医〕〔都市仙医高手〕〔网游之三国无双〕〔盛少,情深不晚〕〔腹黑总裁坏坏爱〕〔六零军妻养成〕〔婚色可餐:饿狼总〕〔梦入红楼〕〔三国之大汉崛起〕〔重来之暖婚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章 弃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阴暗潮湿的渔船之内,到处都是尸骸,阵阵恶臭味扑鼻。

    而此时,在我的脚上,有一个婴儿,准确来说是死婴,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皮肤外翻,乌黑的双眼满是嗜血之色,皮肤更是被水泡的肿白。

    这鬼玩意正对着我笑,我没看错,他娘的是在对我傻笑。

    那种被对视的感觉我估计会恶梦三天,急忙甩了下,发现这死婴粘的还挺紧的,于是取出黄符点燃后一贴,这才让它退开。

    与此同时,船上其余的鬼东西也开始蠕动,吓得我急忙跳出了鬼船,跑到山身边。

    却见这小子现在也是满头大汗的,身上也不知啥时候被撕开了衣服,一道道伤疤,柳树条已经被打烂了。我看得心疼,赶忙让山住手。

    然后取出菌血,琢磨了一会后,拿出一张黄符,点燃往菌血上一扔,这玩意一碰火立马就燃了,我急忙朝着毛尸身上扔去。

    一瞬间,菌血炸裂开来,就像蜜蜂一样,迅速缠上了毛尸。

    一阵阵吼叫声在黑夜格外的渗人,毛尸身上的毛发迅速燃烧,估计是忍受不住,跳上了鬼船,一溜烟开着船消失了。

    我松了口气,山走过来忍着身上:“走了吗?”

    “走了,今晚算是过去了,不过要彻底杀死毛尸才行。”我心里头也算是有底了。

    于是和山回到五鬼庙那边,刘馆长也是心累,拉扯着这些小娃,死死的按在地上。

    我急忙上前用黄符将这些小娃弄醒,看着他们一个个迷茫的样子,也不是个滋味。

    “毛尸走了,不过只要它不死,风水煞气就一定会影响到马家镇。”我看着眼前的几口水井,他们都是通往马家镇的。

    同时,我对刘馆长也非常的不满意,问他当年到底死了多少人,刘馆长支支吾吾,也不想说,我一想算了,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追究的。

    眼下,危机算是解决了,山也挺好奇那菌血是啥,看他求知欲这么强烈,我也只好告诉他。

    所谓的菌血其实就是毛尸身上长年累月所掉下的水虫,说白了就是跟人的排泄物一样。时间一久,虫子就变成了一团木头疙瘩。毛尸本就烦这虫子,再加上遇火就燃,自然就逃走了。

    处理好这些孩子后,我们三朝三门镇走去,这会子还是深夜,街道上都没有人。

    我心里头非常沉重,眼看要到店铺了,我回头对刘馆长说:“葛大爷想必也告诉过你有关于制服毛尸的事吧?”

    显然,刘馆长当年也参与了这件事,点点头说:“是啊,要一个阴时出生的婴儿,他老人家不想害人,只好以五鬼庙镇压了阴魂。”

    这事我也猜到了,也没说什么,毕竟要杀一个婴儿来祭祀,这事我也做不出来,只好先回去休息了。

    这一晚上,我一直在看葛大爷留下来的东西,然而始终没有办法找到破解的办法,心里头郁闷。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打开店铺大门,正好看到袁灵,这小妮子也不知道来干啥了,一看到我就急忙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得得,你先告诉我,小道消息又是从哪来的。”我已经猜到这小妮子是在帮我找那四件修复风水的玩意。

    “有才哥,西边的村子有人说发现了一条巨大的水蛇,肯定是蟒精胆。”袁灵眼睛发亮。

    我真的头大了,这小妮子也不干正经事,水蛇都没成精,咋就是蟒精胆了,也不理会。

    正好这时,刘馆长过来了,非常的焦急,在我耳边嘀咕了下,我听了后双眼一亮,也顾不上叫山了,直接和刘馆长往外走。

    袁灵非常好奇我俩要干啥,也跟了过来。

    刘馆长带着我来到了三门镇西边处,那儿离镇外的一处小村子挺近的,顺着一条土路,来到了一个村子里头。

    然后到了一个简陋的土屋前,推门进去,屋子里头非常的杂乱,散发着一股霉味,简单破旧的几个椅子和桌子。

    推开里屋一扇门,一眼就看到床上躺着一个老妪,快九十来岁了,双眼早已经瞎了,瘫软在床上,看样子也活不长久,在她的身旁襁褓里,一个可爱的女婴正沉睡着,不过仔细看看,可以发现这女婴面色有些苍白,似乎有些病态。

    我一眼就看出来这女婴命格不好,刘馆长指着那那女婴说:“这孩子她妈跟人跑了,名声不好,村里也没人愿意抚养,娃儿当初还差点被野狗叼走,是这婆子收养了,可惜快要离世了。”

    看着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婴,我心里头有些不忍,难不成真的要用她去对付毛尸吗。

    恍惚间,我开始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在干啥,是救人还是害人,非常的矛盾。

    “刘馆长,这事成吗,我总觉得不合适?”我担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唉,我也知道你为难,不过为了大局着想,你必须要这么做。”刘馆长大局观倒是对的。

    可我就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旁边袁灵一看我们说的,渐渐的也听明白了。

    脸色大变,急忙挡在我们前面说:“你要杀了女婴,这事我不同意。”

    刘馆长脸色阴沉:“关系到两镇的生死存亡,不容你反对。”

    这小妮子的举动我看在眼里,但我只能沉默不吭声,不一会,外头就来了一个人,带着袁灵走了。

    “有才哥,你这是犯罪,是杀人犯。”她的话在我心里头非常的刺痛。是啊,我就是个杀人犯,可我有的选择吗。

    摇摇头苦笑了下,于是让刘馆长上前和老婆子商量了下,说是以抱养的名义,老婆子倒是没啥反对的,只是嘱咐刘馆长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孩子。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怕心软,于是转身离开了屋子。

    这孩子倒是阴时出生,有了她我倒是有办法对付毛尸了,不过为了防止袁灵过来,所以我让山和刘馆长先带着孩子去那五鬼庙里头先。

    不一会,袁灵果真来了,一副气势汹汹的表情,一进来就抓着我的手,让我交出婴儿。

    我实在没有办法,说孩子已经被刘馆长送走了,现在已经往镇子外走了。袁灵一听,急忙追了出去。

    这小妮子心地是挺善良的,我摇头苦叹,看来也只能先撒谎了。

    当下,带着家伙朝着五鬼庙跑去,有了昨晚的经验后,我让山先收集一些柳树条,必要的时候可以教训一下。

    等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四野一片死寂和清冷,我们三站在五鬼庙前等着,女婴躺在我的怀中安静的睡着。

    我看了眼时间,一看差不多了,朝三岔河那一看,那艘鬼船又出现了,绿色的灯笼让人心底发毛。

    渔船缓缓的朝着我们靠近,刘馆长取出一把小刀递了过来:“动手吧!”

    我拿着小刀,看着怀中的婴儿,又一次犹豫了,难道真的要当刽子手吗,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鬼船离我们只有十来米的距离,一声声咆哮传来。

    我咬咬牙,打算以女婴的血,配合镇尸符去对付毛尸。于是举起右手,闭上眼睛,心里一狠就要刺下去。

    忽然间,一声枪响,我感觉到有右手一疼,剧烈的痛楚一下子让我站不住身子了,婴儿差点跌倒在地上。

    扭头一看,我发现自个右手臂竟然中枪了,鲜血汩汩直流,抬头一看,袁灵正跑过来,手里拿着把枪。

    “有才哥,将孩子给我!”袁灵催促道。

    “你知道这是在干什么吗,没了这女婴,毛尸就无法制服,到时候会害了所有人。”我愤怒的看着她。

    “我不管,你要害一个婴儿,你是刽子手。”袁灵急了,双眼通红,手中的枪都在颤抖。

    我皱着眉头,心中苦叹,也不敢有所动作,生怕她会开枪。

    袁灵慢慢的走过来,从我的手里接过孩子后,立马跑开了十来米的距离。

    刘馆长和山倒是没有愤怒,他们估计也是在挣扎,毕竟一个好端端的婴儿就这样被害死,实在是说不过去。

    这时,鬼船上的毛尸忽然冲了下来,一把朝着我扑来,这鬼玩意一下子就认定我了,估计是在记恨昨晚上的事。

    我赶忙往旁边跑,同时以五雷符出击,在毛尸身上炸开一个个血洞,但都没啥影响。

    与此同时,毛尸一下子扭头朝着刘馆长扑去,这家伙吓得也跑不动,肚腩太大了,跑了几步,就被毛尸追上了。

    我急忙捡起木剑冲了上来,一边砍在毛尸的身上,一边从布袋里摸出一串挂着铜钱的红绳,一甩出去,缠绕在毛尸的身上往后一拉。那鬼玩意立马倒在了地上,腰上冒着一股青烟。

    相比较昨天,毛尸厉害了不少,山拿着柳树条一直朝着毛尸招呼,都打出火星子了,可毛尸愣是一副凶狠的样。

    一时间僵持住了,但我知道坚持不了多久,因为毛尸身上的毛发在变化,渐渐的开始有白色毛发长了出来,心里头暗道不好,这鬼玩意是要发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言安希慕迟曜〕〔九龙夺嫡〕〔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