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在1275〕〔倾城毒医:废材五〕〔极赋〕〔大衍剑歌〕〔剑动江湖〕〔快穿一夜游〕〔关羽的后现代生活〕〔混沌之冥墟〕〔名门豪宠:小妻PK〕〔大靠山〕〔八零军嫂是神医〕〔都市仙医高手〕〔网游之三国无双〕〔盛少,情深不晚〕〔腹黑总裁坏坏爱〕〔六零军妻养成〕〔婚色可餐:饿狼总〕〔梦入红楼〕〔三国之大汉崛起〕〔重来之暖婚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一章 五弊三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毛尸整个人浓重的煞气弥漫全身,双眼更是变得血红。

    我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感觉到巨大的危险。手中的红绳也快拉扯不住了,只坚持了几秒,“啪”的一声断裂了。

    “你们快走!”我急忙让山和刘馆长先跑开。

    然后拿着尸囊袋冲了上去,一把套在了毛尸身上,尸囊袋内的道家符文开始起了作用,一缕缕白烟冒了出来,想要将毛尸彻底的净化。

    但毛尸毕竟煞气过于浓重,再加上我道术不精,无法彻底施展尸囊袋的威力,我心里头有点懊悔,要是葛大爷在的话就好了。

    “快将婴儿给有才。”刘馆长焦急又愤怒,甚至想要冲上去抢婴儿。

    “不,我不会给你们的。”袁灵紧紧的护着孩子,手中的枪口对着我们。

    我一直不明白这小妮子还只是个实习的,哪来的枪啊。

    山虽然年纪小,但是胆子也大,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耽误,悄悄的朝着袁灵挪过去,但一看到枪口,又立马退了回来。

    我咬着牙,看到尸囊袋里的毛尸正在四处冲撞,心里头一狠,这样下去,尸囊袋迟早要被弄个洞。

    于是扛着尸囊袋跑到五鬼庙里头,让山赶紧将白天买的四件古物拿过来,摆放在尸囊袋四象方位。引此地的风水之气镇压毛尸。

    一时间,整个五鬼庙渐渐的有一股白烟,从四象方位的古物上飘溢出来,迅速的朝着尸囊袋里头的毛尸聚拢。

    地气对于毛尸有很大的伤害,让这鬼玩意一直发出惨叫声,我咬牙顶着,手里捏着一张灵符,一直在艰难的操纵着。

    心想若是这样下去,一定可以化尽毛尸的煞气。

    但有时候,我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眼看毛尸声音越来越弱,忽然间我感觉到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踉跄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四件古物一下子裂开了,四象风水被破解,毛尸从尸囊袋里头钻了出来,身上的毛发都已经被烧焦了。

    比刚才戾气还要重,直接朝着我扑来,这一次,山和刘馆长也帮不上我的忙了,因为太近了,近的连我都没法闪开。

    一下子,毛尸扑在了我的身上,锋利的指甲狠狠的插入了我的肩膀处,那痛得我都想骂娘了。

    加上刚才的枪伤,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惨叫了一声,山急忙冲进来,拿起木剑刺向了毛尸。

    但这一次,毛尸却不躲了,直接刺在身上,就好像一块石头一样。

    刘馆长也急了,急忙去捡尸囊袋,一时乱作一团,只有那袁灵还抱着婴儿,不知所措。

    我胸口上此时全都是血,痛得不行,身体被压住后又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这一次,直接喷在了毛尸身上。

    忽然间,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毛尸忽然惨叫了声,整个脸部迅速燃烧。跌跌撞撞的倒在了地上,这把我愣住了,艰难的起身后看这鬼玩意脸上燃烧起了大火,同时身上也开始燃烧起来。

    “怎么回事?”我愣住了。

    “哥,好像是你吐血,将它给伤成这样了。”山也是一头雾水。

    开玩笑,我这啥血我还不知道,又不是唐僧血,咋就那么厉害。不过看样子,的确是我的血造成的。

    想到这,我是试探性的靠近毛尸,然后丹田一沉,用力一吐,鲜血又吐了出来,果然,毛尸沾染上我的血后,一下子火势又大了起来。

    这下子我才明白,我这血竟然还有克制邪祟的作用,尤其是心头涌上来的精血。

    我一下子有了底气,于是取来木剑,精血涂抹在剑上,然后悄悄的刺了上去,那原本坚硬的身体就像豆腐一样给刺穿了。

    “山,快拿尸囊袋!”我惊喜道。

    山急忙取来尸囊袋,我涂抹了精血后,然后顺势套在了毛尸身上。

    一时间,哀嚎声在黑夜中四起,听的人全身发毛,毛尸身上的火势非常大,整个人倒在尸囊袋里头瑟瑟发抖。

    一股烧焦的气味传来,我静静的站在一旁观看,直到十来分钟后,确定这毛尸已经死绝了,地上也留下了一团渣滓。

    我才走上前打开尸囊袋,抖落了下,将毛尸给弄了出来,一看这鬼玩意已经烧得面目全非,连阴魂都没法逃出来。

    袁灵看到这一幕,转身出去呕吐了,纵然是我们三,也是看得恶心。

    “死了吗?”刘馆长依旧心有余悸。

    “差不多了,想不到这毛尸竟然被我们给弄死了。”一想起来葛大爷几十年都没解决的事竟然让我搞定了,心里头一阵窃喜。

    走出五鬼庙一看,远处的鬼船慢慢的远去,最终消失在了三岔河里。

    这里最终恢复了平静,黑夜遮掩了一切,谁也不会知道有一个小鬼在这里作祟过。

    事情算是完美解决了,不过风水的问题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于是我让刘馆长先好好将五鬼庙修复好,兴许能慢慢恢复起来。

    于是让山收拾一下毛尸的遗体,正要转身走时,忽然间整个人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摔倒在了地上。

    山急忙过来将我扶起来说:“哥,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感觉胸口非常的难受,应该是失血过多造成的,于是急忙回到镇子里头。

    祖父一看我受伤了,急忙去请了医生过来帮我治疗,将那颗子弹从手臂中取了出来。

    好不容易折腾到半夜睡着了,祖父身子骨也弱,不可能陪着我到半夜,只好由山守着,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那一晚上,我好似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诡异的梦。

    梦到了我在一片满是荒芜萧条的苍茫大地上,如戈壁滩一样,一个人独自走着,没有目的,没有人烟,更没有丝毫的绿色。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我一个人,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让我非常迷茫,这里是哪里,我又是在何处。

    梦境很真实,也很虚幻,我心中苦楚,直到看见前方凸起的一块两米多高的石头上,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男人,高大威猛,背对着我。

    恍惚之间,我觉得这男人很熟悉,也很亲切,竟然有种和祖父在一起的感觉,惊讶中慢慢的走了过去。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那男人好似远在天边一般,无论我走多快,始终隔着一段距离。

    我不信邪,急忙跑了过去,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我终于相信那男人是个混蛋,竟然在戏弄我,有些泄气了。

    于是也不再追,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直到过了几分钟后,那男人动了,一直背对着我,往前方走去,我悄悄的跟在后头,想要看他到底去哪里。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这男人始终都是漫无目的,好像是在游荡一样。我心里头也是奇怪,这是啥梦,平常做的最多的是春梦,咋今天变成这破梦了。

    估摸着一想,肯定是因为毛尸干扰造成的。

    这种状态持续了十来分钟后,忽然间,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有才,有才……”

    声音是从那男人嘴中说出来的,我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张了张口,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就像是被卡住了一样。

    眼看那男人要缓缓转身,我心里一紧,紧紧的盯着。

    忽然间,天地间一片虚无黑暗,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忍不住闭上了眼,直到睁开的时候,才看清了一切。

    简陋的天花板,一缕淡淡的阳光,扭头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是我的房间,山就坐在我一边睡着。

    我动了下身子,感觉非常的痛,低头一看,肩膀上缠绕着纱布,还有手臂处。

    估计是我的动静弄醒了山,他睁眼一看,淡淡说:“哥,你醒了!”

    我点了点头说:“天亮了,去弄点吃的给我吧。”

    山走后,不一会,祖父上来了,看到我受伤的样子非常心疼,我朝他笑了笑,表示自个没事。

    “有才啊,以后尽量不要再用自己的精血了,不然会出事的。”祖父的担忧让我有些困惑,他的话里有话,我一下子察觉到了不对劲:“祖父,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血能够克制毛尸?”

    祖父脸色一沉,好似在思考,最后摇摇头说:“到了现在,也不想瞒你了,你身负五弊三缺,这是一种孤煞命格。”

    五弊三缺,我呆愣住了,这命格我听说过,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

    世间有此命格的人,大多都是孤苦无依,一生贫苦。但却有常人所不能有的奇才,有些人能够以此学道,深入化境。

    这也是我这几年所能了解到的,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是这种命格,整个人傻了。

    “您是说我是五弊三缺?”我愣愣的又追问了下,得到了祖父肯定的答案后,一下子瘫软在了床上。

    心中带着苦涩,我终于明白为啥自个这么多年都找不到媳妇了,这是命中注定啊。

    但我又不明白这与我能破解毛尸有什么关系,而且看祖父的神情,他知道的事情很多,或者说瞒着我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言安希慕迟曜〕〔九龙夺嫡〕〔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