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在1275〕〔倾城毒医:废材五〕〔极赋〕〔大衍剑歌〕〔剑动江湖〕〔快穿一夜游〕〔关羽的后现代生活〕〔混沌之冥墟〕〔名门豪宠:小妻PK〕〔大靠山〕〔八零军嫂是神医〕〔都市仙医高手〕〔网游之三国无双〕〔盛少,情深不晚〕〔腹黑总裁坏坏爱〕〔六零军妻养成〕〔婚色可餐:饿狼总〕〔梦入红楼〕〔三国之大汉崛起〕〔重来之暖婚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二章 采花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坐在床上看着祖父,他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整整沉默了有一分钟左右。

    最后摇头叹气,盯着我说:“有才,实话告诉你吧,你的父母亲就是因为你五弊三缺的命格而失踪的。”

    听到父母两字,我整个人愣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祖父,您老是说我父母还活着?”我一下子激动了,孤苦了二十几年,而今才终于知晓自己父母一点经历。

    “唉,我也不知道,当年他们匆匆忙忙将你托付给我,让我一定要好好保护好你,从此后就没有再回来了。”

    祖父也是一脸的落寞,看样子当年的确是有一段故事,祖父说他后来打听过了,也出去找过,但始终都没有找到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当年他也相信鬼神之说,所以还专门托人去算生辰八字,算生死,最后得到的却是死卦。

    我心头的火一下子被浇灭了,死卦,那不是说他们死了吗,可我有点不相信,里边一定有其他隐秘。

    “我一直不相信自己是个孤儿,祖父,我一定要调查清楚。”我的眼神一下子坚定了许多,祖父点点头,起身后说:“对了,有空的话去一趟老家,看看祖宅,说不定会有些线索。”

    他老人家这话倒是令我有点好奇,难不成祖宅里有什么隐秘不成。

    好不容易在床上躺了有一个多星期,我才下床走动,袁灵这几日也来过,表达了歉意,说是那天晚上太冲动了。

    我也不想和这小妮子有所接触,如果不是自个这破血能克制毛尸,早就没命了,于是也没给她好脸色看,至于那婴儿,我听说是送到其他人家去了。

    时间一晃过去了大半个月,这里头倒是平安无事,三门镇也是和往常一样热闹,我感觉身子可以走动了,于是带着山准备出去逛一下。

    正巧路过乡公馆前时,发现刘馆长正愁眉苦脸的坐在门槛上抽着烟,双眉紧锁,整的苦大仇深的一样。

    我看到这家伙也来气,每次都不说实话,于是上前坐在他身边说:“刘馆长,啥事这么烦心啊?”

    刘馆长一看到是我,哭笑了下,左右看看没人,低头说:“最近镇子里出现了个采花贼,经常有女孩子家内衣裤丢了,都找上门来了。”

    这年头倒是挺多奇葩的,还有偷内衣裤的,我心想这小偷也是够缺心眼的。

    于是问他咋就没调查呢,刘馆长也挺为难的,说是派人查了,也查到了线索,是隔壁镇子的人干的,可他却没法动手,因为那家伙来历太大了。

    “这可是违法的事,就算再害怕,您老去找袁灵不就是了,让她去处理。”我有点不明白了。

    “谁说不是呢,可毕竟那家伙和常人不一样,听说经常接触不干净的东西,没人敢动啊。”刘馆长担忧的解释了下,沉闷了一会,然后介绍起了那家伙,听说是个长相丑陋的怪物,在马家镇也没人愿意搭理。

    而且还会点邪门的术法,大伙也害怕,好在没干出啥出格的事。

    刘馆长也不愿意招惹,让袁灵去的话不就惨了吗,他顿了顿,又继续说:“有才,他与葛大爷打过交道,你可以去问问他葛大爷的下落。”

    我一听,本来是不想管的,但是跟葛大爷有关就不同了,于是心里留了个心眼。

    当天晚上,我就跟山来到镇子里头,在大街上转悠了下,看看能否发现那采花贼。

    说来也算是我俩幸运,到了子时的时候,大街上也没啥人了,空荡荡的,昏暗的街角路灯闪烁着淡淡的黄光。

    夜幕下,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我俩原本是漫无目的走着,直到一处小巷子口的时候,山忽然拉着我,指了下小巷子里头。

    黑暗中,我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影,正翻墙进入一户人家,急忙躲在了角落里头。

    过了半小时左右,那人影出来了,手里拿着些女孩子的贴身衣物,我心想,他娘的果然是采花贼,品味与众不同。可这人影太快了,一下子就跑的没影了。

    我身子骨还未痊愈,没办法剧烈运动,山倒是自告奋勇,看了我一眼。

    “你跟着小心点,千万不要动手。”我有点担忧,毕竟这家伙可是学过邪门的术法,不能硬拼。

    山点了点头,拿着我的尸囊袋和木剑,以及一些黄符就追了过去。

    我只好先回到店铺里头,和祖父简单的说了下后就回房休息了,本来以为山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到了夜里凌晨一点多钟,山还是没有回来,一下子,我心里头开始感觉到不对劲了。

    山虽然只有十岁,但是比成年人还要成熟谨慎,不可能会这么鲁莽才是啊。没办法,我实在是睡不着,只好下楼坐在椅子上,替自己泡了杯茶喝着。

    就这样熬到了天亮,山还是没有回来,我一看不行,急忙跑出门去,到了刘馆长家门口,将他从床上叫了起来,说明了情况。

    刘馆长急了,叹气说:“你咋就这么鲁莽呢。”

    我也没工夫跟他解释,我俩急急忙忙的来到了马家镇,那家伙也没啥名字,大伙都称呼他为怪老头。

    好在刘馆长知道那家伙的住址,急忙来到马家镇一处破旧的老街上,七拐八弯后来到了一栋二层小楼前。只见大门紧闭,我上前推了下门,发现未锁着,于是往里头一看。

    屋子一楼内,到处都是木头,一股木材的气味弥漫。我也挺好奇的,看木头还有雕刻的痕迹,似乎是个木工啊。

    于是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屋子里头没人回应,也不管了,直接闯入里头,然后盯着这些木头雕塑仔细一看。

    这一看不打紧,我发现这些木头雕刻的玩意稀奇古怪,有人身牛头、蛇身虎头、更诡异的是一个圆木上,雕刻了好几个人脸,总之就是千奇百怪。

    看来这怪老头的确是和常人不同,不知为何,我发现这屋子里隐隐有一股子阴气,非常的阴冷。

    一个木质的楼梯口前,我抬头看了一下,于是踩了上去,楼梯传来“咯吱”的声音,让我的心都揪紧了。

    等到二楼一看,发现上边就一个卧室,非常暗,于是摸索了一下,打开了一个台灯,光照之下,我一下子被一个人脸吓住了,急忙掏出一张镇灵符。

    等到看清后,我才松了口气,这只是一个面具,一个鬼脸面具罢了。

    刘馆长这会子也上来了,我俩朝着卧室一看,发现除了一张简陋的床铺以外,也没啥东西,倒是一个梳妆台和角落里的铁皮箱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虽然闯别人家是有点不礼貌,但是为了山的安全,我也顾不上了,直接上前打开一看,这下子顿时觉得恶心了。

    因为箱子里头到处都是女人的贴身衣物,还挺多的,我直接关上了,然后走到了梳妆台前仔细打量。

    发现这梳妆台样式非常的古老,竟然是以檀木打造而成,深灰色的梳妆台上,一个椭圆形的古镜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镜子平淡无奇,但是仔细一摸却感觉到有一股子冰凉,让我有种心悸的感觉。

    我紧紧的盯着镜子,恍惚之间,感觉眼前一花,好像见到了一个诡异的笑脸,对,就是一个人脸,吓得我急忙闭上眼睛仔细一看,却发现又恢复了平静。

    “刘馆长,他人会去哪里?”我回头问道。

    “不清楚,这怪老头行踪不定,镇子里头也没人愿意跟他来往。”刘馆长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我皱着眉头,心想也不能在这待着,万一人家回来可就麻烦了,于是只好先退了出去。

    找不到山我也不想回去,心想一定要查个清楚,于是和刘馆长找了个茶馆坐着,正好面对着怪老头的屋子。

    这一坐就是半天的时间,等到了下午三点多左右,那怪老头回来了,我终于看清这怪老头长得什么样子了,的确非常丑。

    满脸的胡茬子,穿着破旧的布衣,脚上穿着双已经露着脚趾头的运动鞋,头发估摸着好几年都没洗了。

    怪老头回到屋子里后没多久就出来了,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我心里头暗道不好,这家伙是察觉到了有人闯进他家里头了。

    这他娘的也太谨慎了吧,我急忙缩回了头,和刘馆长故意喝着茶聊天,怪老头又转身回去了,直到天黑也没有出来。

    我估摸着他该不会是要去偷内衣了吧,只好耐着性子等着,刘馆长倒是沉不住气了,催促说:“有才,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不行,山一个人不知道在哪,我不能就这么走了。”我眼神坚定。

    刘馆长也没办法我,只好耐着性子等着。

    等到了夜里七点多钟,眼看茶馆就要打烊了,那怪老头终于出现了,身上背着个麻袋,左右扫视了一下,悄悄的沿着街角快速消失了,我心里头一惊,急忙和刘馆长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言安希慕迟曜〕〔九龙夺嫡〕〔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