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大叔,轻轻吻〕〔明星饭店〕〔阴媒〕〔荒村血女〕〔妖孽校草,宠妻太〕〔拯救世界攻略〕〔九剑帝尊〕〔回到六八去寻宝〕〔我就是大德鲁伊〕〔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透视兵王在都市〕〔仙声夺人〕〔阴坟邪咒〕〔花都小神医〕〔凌天战神〕〔我开棺材铺的日子〕〔我下边有人〕〔田园宠妻:小农女〕〔盛宠之医品帝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三章 鬼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怪老头沿着老街一直漫无目的走着,为了怕他发现,我和刘馆长和他之间隔着有数十米的距离。

    有好几次,这怪老头都差一点发现了我们,非常的警惕,整的就跟做大案一样,我心想不就是个偷内衣裤的贼吗。

    在镇子里转悠了好几圈后,怪老头才悄悄的朝着一条往镇外走的小路跑去,我们俩跟在后头,直到发现出了马家镇几公里后,在一处山沟子里发现了个小村子。

    隔着大老远的,我就看出了不对劲,因为这村子太死寂了,比我当初在黄堡村还要死寂就可怕。

    夜幕笼罩下,若不是有几缕火光映照,我甚至都看不出这有个村子。

    “怪了,这村子好几年前就已经没人居住了,听说都死在了一场山洪中。”刘馆长毕竟是负责镇上人事这一块,所以知道的比较多。

    “那不就是死村了,会不会是近几年才有人进来居住。”我傻傻的一问,后来一想不对劲啊。

    按道理这村子人走后就荒废了,更不用说都死在了山洪下,那阴煞之气可是非常的浓,不适合活人居住,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死人。

    想到这,我也揪紧了心,心想肯定会有小鬼出没,于是塞给刘馆长几张符,让他防身用。

    怪老头到了这后,也不知啥的,趁我们俩不注意,一下子消失在了黑夜里头,估摸着是进村了。

    我急忙跑到前方,那山沟子离我们有数十米的距离,一棵老槐树枝叶茂盛,夜风吹拂下,老槐树张牙舞爪,好似群魔乱舞一样。

    我表情凝重的看着那村子,发现有几十栋房屋,大多都是新建造而成的,看来山洪过来,又有人在此新建居住。

    我和刘馆长一商量,心想到了这总不能空手而回,说什么也要好好查出个原因不可。于是悄悄的进入村子里头,也不知道那怪老头在哪儿。

    等到进入村子后,我悄悄的来到一栋木屋前一看,惊讶的发现这门上有一个木牌子,仔细一看,我愣住了。

    “阴灵牌,不好!”我惊愣的表情,把刘馆长吓住了,低声说:“有才,怎么了?”

    “这不是活人居住的屋子,是死人住的。”我一说完,就感觉到门缝里头有阴风吹出来。

    或许是自我臆想猜测,总觉得有脏东西在里头,刘馆长也是吓住了,他胆子本来就小,要不是我在,早就拔腿就跑了。

    我咬了咬牙,悄悄推开了木门,屋子里头,一股浓重的烧香味扑鼻,我将门关上后,用黄符点燃,火光一下子照亮了里屋。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里头竟然是一个灵堂,中间摆放着一个案桌,在上边,有一块灵位。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我全身一凉,心想这屋子难不成是专门放置灵位的吗,于是走上前一看。

    发现灵位上写着一行字“爱女黄小灵之墓”,看样子应该是祭奠某个小女孩。

    虽然害怕,但好在没有任何的鬼物,于是我和刘馆长出去后,又来到了相连的木屋,同样上边也有一个阴灵牌。打开一看,里头也是灵堂。

    上边则是写着另外一个名字,到此,我也猜测到了,那就是其余的木屋子里头,肯定都是一样的,心中困惑。

    “或许这是为了祭奠那些曾经死在山洪下的冤魂。”我皱着眉头解释。

    “兴许吧,当年听说一村子的人都死了,好像没人逃出来,也是够惨的。”刘馆长摇头叹气。

    我俩在木屋子里呆了一会后,正想出去,忽然,我感觉到外头有动静,敏锐的察觉到有一股子阴风,急忙扭头一看。

    在旁边的窗户边上,我忽然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我们,这下子我皮毛炸开,背脊发凉。

    这是一双阴冷的双眼,正直直的看着我们,一眨不眨的,仔细一看,好像是个小女孩。

    刘馆长也看到了这双眼睛,吓得腿一哆嗦,因为出现的太突然了,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等到回过神来,那双眼睛已经消失了。

    “有才,你看到了吗?”刘馆长害怕的直打哆嗦。

    “我眼不瞎,当然看到了。”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于是拿着木剑靠近窗户边上,发现村子里头一处空地上,一个小女娃正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个棍子,正低头画着。

    我一眼就看出这小女娃不是活人,因为这黑天瞎火的,哪家孩子胆子这么大敢出来的。

    就在我俩聊天的过程中,那小女娃一下子从原地消失了,隐约间,我听到了木门传来的敲门声,心头一紧。

    刘馆长朝我看了一眼,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我自己开门,我直接将他划到了葛大爷这一行列,非常的不靠谱。

    没办法,只好拿着木剑走到门边,深呼吸一口气,正要打开门,忽然间大门被撞开了,一个身影冲了进来,我吓得急忙后退,差点就被撞到了。

    同时手中木剑正要招呼,可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山,他全身脏兮兮的,脸上还有伤,手里提着个尸囊袋,里头还有东西在动。

    我惊喜的看着山说:“你没事吧?”

    山点了点头:“哥,快跑,这村子不安全,那怪老头是故意引你们进来的。”

    我听了后心头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要追问时,忽然间听到了外头有动静,急忙走到窗户边上一看,发现外头有好几团黑气在聚齐。

    那是阴魂的气息,他们出现在每一个木屋子前,黑气渐渐凝聚成阴魂的样子,有老人和小孩,也有妇女,粗略算了下,总共有数十人,呆呆的站在木屋子前。

    “山,快说是怎么回事?”我一边询问一边寻找出路,发现只有窗户可以逃走。

    “哥,他们都是曾经死在山洪中的阴魂,因为尸骨不在,阴魂无法往生,怪老头聚齐这些阴魂,是想要用他们制作鬼牌。”

    我不知道山这消息是从哪里得知的,看样子怪老头是在炼制邪恶的东西。

    “那他偷女孩子的贴身衣物干啥用?”我困惑道。

    “那个,那个是怪老头的癖好。”山有些不好意思,估计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总而言之,就是这些木屋子全部都是怪老头所造的,我不知道鬼牌的威力,但是看样子挺邪门的。

    也不敢再呆下去了,急忙打开窗户,让山和刘馆长先出去,为了避免被那些阴魂察觉到,我塞给他们几张灵符,贴在肩膀两处,熄灭阳火。

    等到我要爬出去的时候,忽然间木门打开,怪老头出现在我的身后,一脸邪魅的笑容看着我。

    我害怕的右脚刚迈出去,整个人差点就摔出去,急忙稳住身形。

    “怪老头,你为何要制作鬼牌?”我故作镇定,不想在气势上输了人家。

    怪老头邪邪的看着我,身上布袋子一抖拉,出现了那些木头雕刻,然后咬破手指头在每个雕塑上轻轻一碰,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就好像复活了一样。

    我回头一看,发现有好几个阴魂被吸了过来,进入到了雕塑中,瞬间明白过来了。

    于是五雷符一出,直接击打在其中一个蛇身虎头的木头上,将它直接炸开了。

    怪老头愤怒的看着我,然后操纵着剩余的几个木头玩意,我感觉到这些阴魂在木头上的愤怒和哭喊,好似非常的不情愿。

    于是急忙躲开,手中木剑顺势一劈,直接将木头给砍倒在一旁。

    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这些稀奇古怪的雕塑忽然炸开了,一团黑色的煞气冲了出来,我暗道不好,急忙往旁边躲。

    但还是晚了一步,煞气非常的邪门,右手臂沾染了一点,顿时感觉就像火烧一样,火辣辣的痛。

    我急忙退后了几步,心里那个苦啊,好不容易养好了伤,又受伤了。

    外头,山一看我受伤了,急忙跳了进来,然后尸囊袋一横,将那团煞气给弄了进去,直接按住,用力拍打着。

    我松了口气,正要狠心以符术出击时,怪老头忽然停手了,皱着眉头说:“你们是葛才根什么人?”

    见他停手,我依然有怒气,冷冷说:“我是他的徒弟,今日本来是想调查内衣丢失的案件,但是没想到发现了你做邪门的怪事。”

    怪老头听到我是葛大爷的徒弟后,忽然间双手捏着一掐,直接将那些阴魂全部放归到了外头。让他们各自寻找木屋子,然后飘了进去。

    我和山都傻眼了,他这是干啥,不动手了吗。

    “我与葛才根有交情,既然你是他的徒弟,那我就放你们一马?”怪老头这举动倒是出乎人意料之外。

    我也不好意思再动手了,心想又不是苦大仇深,不过心里头还是挺多困惑的,追问说:“您老私事我不管,但为何要利用这些阴魂小鬼制作鬼牌?”

    或许是听到鬼牌两字,怪老头一下子表情又凝重了起来,我一看完了,好像不应该提起才对。

    好在怪老头没有动手,而是紧紧的看着我们,随后摇头叹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忧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