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起崇祯〕〔帝国吃相〕〔冠盖如顾〕〔美女为姜〕〔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极品蛊师混都市〕〔首席的蜜约新妻〕〔妖孽至尊兵王〕〔军少的腹黑娇妻〕〔都市至尊狂兵〕〔快穿之这个愿望不〕〔凡人仙帝路〕〔我的超级神队友〕〔披着上帝的球衣打〕〔大魏武神〕〔麻辣江湖行〕〔海岛生存记〕〔皮墨儿梦游仙境〕〔重生商海〕〔剑徒之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四章 孤身一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鬼牌,又称为阴魂三事,是一种很邪门的术法。

    相传,若是将四十九个小鬼的阴魂融入到人偶之中,再以风水地气的滋养,可以渐渐凝聚出一个人形模样,与常人无异。

    当然,这事谁也没有成功过,包括怪老头也一样,他也只是在摸索的阶段。

    “这村子曾是我的老家,那一年我刚好外出,谁成想却被山洪淹没了,而我那女儿……”说到这,怪老头低头了。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他的女儿肯定是葬生在了山洪之中,心里头忽然有些难过。

    人生在世,生死无常,谁也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会降临。

    “所以你才重新建造这村子,想要利用鬼牌,来凝聚你女儿的样子?”我道出了事情的真相,怪老头点点头,这让我有些无奈,继续说:“你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纵然是能够凝聚出你女儿的样子,但那也只是一个傀儡罢了。”

    “唉,我也知道,但心中执念太深。”怪老头摇头苦笑。

    这事我也无从批判,虽然他没有做害生人的举动,这些阴魂都是当年死在山洪中的村里人,怪老头拘禁了四十九个人,剩余的就将他们驱散走了。

    刘馆长和山此时也没了害怕,两人站在我的身边。看着怪老头一个人沉闷的坐在地上,回想着那些伤心的往事。

    “你们走吧,三月后,若是失败了,我会封住这里,也会断绝这个念头。”怪老头下了驱逐令。

    我心里头一沉,虽然这事有伤阴和,但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我还是想要问一些葛大爷的情况,于是向他请教。

    怪老头抬头看着我,目光凝重说:“你必须要去一趟阴山古镇,若是去晚了,我怕那老家伙可能会没有命。”

    这把我吓了一跳,好像事情挺严重的样子,赶忙问道:“您老能具体说说情况吗?”

    阴山古镇这地方我知道,就在泰顺境内,位于黄河支流的末端,是一个有年头的古镇。

    “那老家伙的当年也是和你一样,无意中进入尸囊人一派,后来听说是惹了一件麻烦事,被赶了出来。”怪老头说到这儿,就不再吭声了。

    这把我急的,到底是咋回事啊,随后一想,算了,还是我自个去找找好了。

    于是带着山和刘馆长从木屋子正门走出去,回头一看,怪老头依旧坐在地上,把玩着手中的一个木头人偶。

    我心里一叹,虽然这家伙有怪癖,但也是个重感情的人,刘馆长也说不再追究这事了,说是回去找个替死鬼冒充一下采花贼。

    我们三趁着夜色赶回了三门镇,然后回到店铺里头休息,祖父一直担心我们的安全,一看到我俩回来后,才安心的去睡觉了。

    这一晚上,我都在想葛大爷的事,这老家伙身上太多的秘密了,而且还留下了那么多破事,他为啥要收我为徒呢,这事肯定是有古怪的。

    一想到这,我就觉得一定要找到他老人家问清楚。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拉着山就起来了,要去那阴山镇一趟,那地方离我们三门镇大概有几十公里的路程。

    于是和祖父说明情况后,我俩就坐上大巴车朝着阴山镇的方向进发。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和山到达了阴山镇,下车一看,这镇子比我们那破镇要大上许多,人流多,屋子整齐,看样子没少下工夫。

    我也不知道葛大爷在何处,不过也不急,和山在镇子上晃荡。

    “哥,你是不是衰星,很倒霉的?”山这家伙一下子问出了个白痴的问题。

    “怎么说这事,你哥我看起来很衰吗?”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嗯,赵爷爷说你命相不好,让我少和你出来。”山脸不红心不跳,这把我尴尬的,祖父他老人家也太偏心了吧,竟然这么诋毁亲孙子。

    不过一想到自己五弊三缺的命格,我又没话说了,心想算了。

    我俩在镇子上整整转悠了两个多小时后,也依然没有所获,也不知道怪老头给的信息是不是正确的。

    正当我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忽然间我看到大街上有一个年轻小伙子,长得五大三粗的,皮肤黝黑,剔着小平头,手里拿着个尸囊袋。

    我心头一惊,这小伙子也是尸囊人不成,于是悄悄将自个的尸囊袋藏了起来。

    等到这小伙子路过我们身边时,我还特意朝他身上嗅了嗅,有一股子腥味,心想没错,也就只有常年走在河边捉小鬼阴尸的尸囊人才有这种气味。

    于是我和山悄悄的跟在这小伙子的后头,看到他先是进了饭馆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去买了些食物,最后才朝着镇子外头走去。

    沿着一条无人的小道,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大河边上,在那儿,有一艘楼船。就是那种上下有房间的大船,和古代戏船差不多。

    这小伙子上了船后还特意回头看了下,好在我和山隔得有点远,倒没有被他们发现。

    楼船看起来不止有一个人居住,山倒是提议说:“哥,这大白天的,我们也不好靠近,要不等到晚上再说。”

    我一想也是,于是和山先回到阴山镇,找了个饭馆先补充了点体力,然后顺手买了两个手电筒,还有两把小刀,谁知道上船后会发生什么。

    最后等到快天黑的时候,我俩才又一次来到了大河边上,楼船已经慢慢的驶离了岸边,离我们有十几米的距离。

    “山,你水性好,要不先游过去看看。”山没有意见,我让他小心一点,不要引起任何人注意。

    山脱去了衣服和鞋子,然后手里拿着把小刀进入水中,慢慢的朝着楼船游过去,我只能悄悄的跟在河边。

    不一会,山靠近了楼船,朝着我做了个手势,然后悄悄的爬上了楼船。

    眼下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天空乌云遍布,夜幕笼罩,这方圆一公里内都是农田。

    我悄悄的跟了一段后,发现前方没去路了,除非要下水,顿时有点着急。在岸上干等了有十来分钟后,水里忽然起了一丝涟漪,仔细一看,是山,他回来了。

    我急忙将他拉上来,帮他擦干净身子说:“看到了什么?”

    山表情凝重:“船上没有人,我发现了两个尸囊袋。”

    这下子我整不明白了,船上没人,不可能啊,白天的时候,我明明就看到那小伙子上船了啊。

    “你确定吗?”我再一次问了下,山非常肯定的点点头。

    一个无人操纵的楼船,在河上独自漂流着,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我想了下,于是和山一道下水,朝着楼船游过去,等靠近船后,我俩顺势一爬,直接到了船板上,甩了下身上的水。

    楼船上下两层,各有一盏灯笼悬挂着,我疑惑的看着一楼,仔细往里头一看,果真发现没有人,这就奇怪了,这船难不成是鬼船不成。

    于是打着手电往里头走去,船舱内,里头倒是挺整洁的,有一个卧室,啥东西都有,甚至还有被褥,应该是有人居住才对。

    我实在是不明白了,于是上了二楼一看,那里头好像是个仓库,摆放着各种小土罐,一股子腐烂的气味传来。

    山说这些小土罐子里头装的都是一些腌制的肉,所以非常的臭,我也相信他说的。

    忽然间发现了角落里头有两个尸囊袋,心中一惊,其中一个尸囊袋我非常的熟悉,是葛大爷的,那老家伙的尸囊袋因为用的年头久了,所以是黑色的。

    我急忙上前将尸囊袋拿过来一看,上边还有些血渍,心里头一沉,葛大爷难道出事了吗。

    就在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我和山对视一眼,急忙关闭了手电筒,然后躲在门角落里头。

    不一会,就见到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先是观察了下土罐子,忽然间看了眼墙角的尸囊袋,正想往外跑时,我和山急忙冲上去,一把将来人给按住。

    “别动,不然我俩可不客气了。”我拿出小刀晃了下。

    这家伙正是白天见到的那个小伙子,别看长得五大三粗的,但是胆子很小。

    “两位大爷,别打劫啊,我只是混口饭吃罢了。”小伙子说话都在颤抖。

    我看他的样子好像挺害怕的,心想不对劲啊,干我们尸囊人这一行,胆子大是最重要的因素。

    于是我将这小伙子拉了起来,打开手电,见他整个人脸色都发白了,那是害怕的。

    “这尸囊袋是怎么回事?”我晃了下葛大爷的尸囊袋。

    “这……这是我前几日在河里捡到的。”小伙子哆嗦着解释。

    看他这样子,我聊的也膈应,索性就放开他,让他先平复下情绪,然后说说是啥情况。

    原来小伙子名叫扬子,是阴山镇人,因为大小就喜欢稀奇古怪的玩意,所以特别羡慕那些会道术的民间方士和阴阳先生。

    而在阴山镇,最吃香的就属于尸囊人了,因为他们常年行走在河边,捞死人,做法事,很得人心。扬子也是二十岁出头了,也找不到啥工作,于是就租了这个楼船,没事就在附近晃荡,看看有没有活可干。

    我听了后,顿时觉得无奈,说白了不就是冒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