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大叔,轻轻吻〕〔明星饭店〕〔阴媒〕〔荒村血女〕〔妖孽校草,宠妻太〕〔拯救世界攻略〕〔九剑帝尊〕〔回到六八去寻宝〕〔我就是大德鲁伊〕〔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透视兵王在都市〕〔仙声夺人〕〔阴坟邪咒〕〔花都小神医〕〔凌天战神〕〔我开棺材铺的日子〕〔我下边有人〕〔田园宠妻:小农女〕〔盛宠之医品帝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五章 追查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人家压根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尸囊人,连半吊子都算不上,这让我有点气愤,瞎忙一场。

    手里拿着葛大爷的尸囊袋发呆,他老人家是生是死我不知道,而我也没办法去找能够卜算的大师来算算他的生死。

    我一下子气馁了,坐在一边,扬子既然不知道葛大爷的情况,我俩也不好再压着人家,于是放开了手。心想算了,还是先会岸上再说。

    可就在这时,扬子却嘀咕了句:“我虽然不是真正的尸囊人,但是阴山镇却有一个老家伙是,听说挺厉害的。”

    我一听,双眼一亮,追问说:“他在哪?”

    扬子指了下远处:“在阴山镇旁边的一座寺庙里头,那老家伙喜怒无常,我都碰壁两回了。”

    先不说那家伙是不是尸囊人,反正只要有葛大爷的一点线索,我也要追查下去,谁知道他有没有危险。

    于是我让扬子带我俩过去,这家伙本来是不敢过去的,但是看我的样子估摸着是在打小算盘,点点头,然后开着船往阴山镇旁边驶去。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楼船停靠在一处岸边,我上岸后朝远处一看,前方有一座小山头,那儿有个小寺庙,虽然隔得有点远,但是可以看到有一点点的灯火。

    黑夜中,我们三人悄悄的朝着那寺庙走去,等到了山脚下,抬头一看,那寺庙还挺大。

    “这原本是个和尚庙,后来荒废了,那老头就一个人住了进去,挺邪门的,听说到处都是机关。”扬子打了个哆嗦,看样子肯定是领教过了。

    于是我留了个心眼,等到上了半山腰处,黑暗之中,一条石阶小路延伸向上。

    我低头仔细打量了下台阶,发现两边都有一点点的红色朱砂,顿时眉头紧锁。朱砂可镇邪,一般邪祟是无法靠近的,这老头难道是为了镇邪。

    仔细看了下,发现没有危险后,我们三才继续往上走,等到了一处小竹林,再往前走,就是那寺庙大门口了。

    到了这,扬子停住了,说是有三急,让我和山先进去。

    我看他这样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想溜了,也没在意,反正也指望不上他帮忙,于是和山朝着小竹林走去。

    直到竹林里头,忽然间起了一股子阴风,和平常那阴邪之风不同,这风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害怕。

    我站在竹林里头,看着那些青翠的竹子,树叶在夜风的吹拂下胡乱舞动。山打开手电筒,朝着竹林深处照去,恍惚间,我感觉这竹子好像有些怪异。

    具体是啥,我也说不上来,于是继续往前走了几米,忽然间,我看到了一个身影从竹林里头一晃而过,速度非常快。

    “哥,有人!”山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我点点头,也没吭声,而是继续往前走了几米,然后手里捏着一张五雷符。直到那身影出现的一刹那,猛然间飞了出去,直直的贴在了那诡异的人影身上。

    没有惨叫,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一团火光燃烧了起来。

    我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个稻草人,披着衣服,非常的诡异。稻草人被五雷符贴中后立马烧了起来,一下子就成了一个火人。

    “有人在操纵。”我嘀咕了下,一下子看出了怪异之处,这明显就是人为的。

    对于那个老头,我一下子谨慎了许多,也不敢大意,于是继续朝着前方走去,又发现了两个稻草人,其中一个甚至还有攻击力,差点就爆炸了,吓得我俩急忙快速往前跑。

    等到了一处空地前,往里头一看,那寺庙大门就在我们眼前,非常的破旧,门前有一口鼎,结满了灰尘。

    寺庙大门敞开着,看样子好像无人居住,但我却总觉得这寺庙有股子怪异之处,那就是为啥大门上贴着两道平安符,这不是瞎扯吗,佛教的怎么可能有道教的平安符。

    我一时半会也看不出危险,只好先和山进入寺庙里头,刚一踏进去,我就看到这寺庙非常的破旧,甚至已经可以说是荒废了,到处都是杂草。

    里头杂乱不堪,我皱着眉头,让山去后头看看,有危险就喊一声。

    随后我俩分开,往左右两边走去,沿着一排排已经废弃的厢房走着,可以看出这寺庙当年肯定是香火鼎盛,不然为啥这么大。

    我好奇的沿着每个厢房观察,直到在一处厢房门口闻到了一股子腥味,于是推开门一看。

    发现里头到处都是尸囊袋,有大有小,无一例外都是非常破旧的,更重要的是里头还有很多的土罐子,一股腐烂的气味传来。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暗道不好,那扬子可能骗了我,急忙扭头就要出门。

    忽然间,山那那边传来了一声喊叫,我吓得急忙跑了过去,到一个厢房门口,看到山正被一个披头散发的鬼玩意给压着,虽然山胆子大,但无奈身形和力气不够强大,只能被狠狠的压制。

    “放开他!”我怒喊一声冲了进去,手中青灰木剑一刺,那家伙立马躲开了,身子非常的快,一看就知道是练过家子的。

    我一把将山拉了起来,好在他没有受伤,只是磕碰了一点皮。

    “哥,这家伙是活人,神志不清晰。”山揉了揉肩膀。

    我一想那不就是神经病吗,于是紧紧的盯着他,发现这家伙看样子年纪已经有七八十岁了,比葛大爷还要老,衣衫褴褛,满是皱褶的脸上,浑浊的双目让人一下子就可以感受到这老人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身形魁梧,虽然年迈,但是力气却非常大,宽厚的手掌老茧看出来是干苦力活的。

    这厢房内到处都是酒瓶子,还有不少的生活用品,气味非常难闻。

    我皱着眉头盯着他说:“你到底是谁,与我师父有什么关系?”

    这老人神志压根就不清晰,也没啥动作,转身慢慢的走向角落,拿起一个空的酒瓶子就要喝,往嘴里滴了几滴后,垂废的坐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脚上有一根铁链子锁着,心中一惊,他也是被控制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坐在地上一直自言自语,话语不清晰,我也只能勉强听个明白,好像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三十年之期,快到了,快到了……”

    就这么一直重复着,弄得我头晕,也想不明白。

    “老人家,我是葛才根徒弟,您老知道他在哪吗?”我强调了下葛大爷。

    没想到这话一说出来,这老家伙双眼一瞪,扭过头来看着我,然后站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以为他是要动手,急忙就要动手。

    “葛才根,我那师弟吗?”老人这话把我吓住了,难道他是我的师伯,这事也太扯了吧,上次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师姑就已经让我觉得三观尽毁了,这会子又出现了个师伯。

    我一下子觉得脑子不够用了,正想询问时,忽然间,我这师伯一下子捂着脑袋,痛苦的哀嚎,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抽搐。

    这一幕把我看呆了,他咋了,看样子好像很痛苦,我犹豫了会,还是和山上前,急忙按住师伯的双手,他的双眼血丝遍布,额头满是青筋,看样子非常痛苦。

    师伯的力气非常大,不像是个八十岁的老头,反倒比二十岁的小伙力气还大。

    山咬着牙,用尽全力按住师伯的右手,我非常不敬的用脚踩着左手,然后用手稳住师伯的脑袋,仔细一看,发现他后脑勺有一块伤疤,非常的深,里头有污血。

    看来是脑部受到重伤了,我咬着牙,仔细想了下,取出一根银针,心里也在嘀咕,葛大爷虽然教了我道术,当然也有一些医术,只是不精通罢了。

    我一把将这银针插入了师伯的后脑勺里头,他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我和山这才起身,站在一边观察,大概十来分钟后,师伯醒了。

    这一次,不再想刚才那样非常的迷茫,反而是非常轻松,看了我一眼说:“你是我师弟的徒弟?”

    我点了点头,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的来历,师伯听后也没说啥,而是起身走动了下,忽然看到自己脚上的链子,苦笑了下。

    说实话,我心里头有很多的困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赶忙追问。

    师伯也不吭声,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事,双目一直紧紧的盯着我手里的尸囊袋,看他这样子,我只好将尸囊袋交给他。

    他老人家一直抚摸着尸囊袋,目光中满是无奈和叹息。

    “尸囊人,自古先天缺魂,一生阴煞,命理不通,晚年不安呐!”师伯嘀咕了下,我也听不懂是啥,插话说:“咋整的跟我的五弊三缺一样。”

    师伯他老人家一听到我说的话,双眼一亮,急忙抓住我的手,那力气我也没法闪躲,好在他也没啥恶意,随后就放开了。

    “难怪,难怪,还是师弟有头脑。”师伯又自管自的嘀咕了。

    我也等不及了,直接问他老人家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葛大爷到底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