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起崇祯〕〔帝国吃相〕〔冠盖如顾〕〔美女为姜〕〔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极品蛊师混都市〕〔首席的蜜约新妻〕〔妖孽至尊兵王〕〔军少的腹黑娇妻〕〔都市至尊狂兵〕〔快穿之这个愿望不〕〔凡人仙帝路〕〔我的超级神队友〕〔披着上帝的球衣打〕〔大魏武神〕〔麻辣江湖行〕〔海岛生存记〕〔皮墨儿梦游仙境〕〔重生商海〕〔剑徒之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六章 晚年不详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师伯精神状态很差,眼下还算清醒,我就怕他待会又恢复了原状,所以非常着急。

    好不容易等他嘀咕完了,我才继续追问下去。

    师伯抬头看着我说:“晚年不详,尸囊人一派晚年大多不详,只有五弊三缺的人才能躲避。”

    这一句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晚年不详,做尸囊人为啥会有这限制呢,我实在不理解。

    “尸囊人也是属于民间阴阳先生,为何与其他人不同?”我紧紧的看着他。

    “因为我们先祖是一个三阴人,与他沾染,因果巨大。”师伯表情非常的凝重。

    我不明白三阴人是啥玩意,师伯也知道自己神志不清醒,所以必须要赶紧道出真相,我和山则是仔细听着。

    原来,尸囊人的先祖是一个小秀才,差不多是在一千多年以前,小秀才因家境贫寒上京赶考,后来到了一驼峰之下,看到那儿乌云一片,瘴气滋生,非常的可怖。

    驼峰下有一个村子,在瘴气中好多人都死了,那儿就好像一个迷阵一样,进去就出不来。

    小秀才善良单纯,听到哀嚎声和求救声,心中挣扎,他也清楚知道那地方诡异,但实在是抵挡不住内心的挣扎,于是一头扎了进去。

    救出两个小孩后,小秀才两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被瘴气所腐蚀,身体出现了问题,但却没有人来救他了。

    眼看将死之际,幸好有一巡游老道看到,顺手将他救了下来,有感于小秀才的大慈大悲,于是问他是否愿意学道生存。

    小秀才原本是想考取功名,但无奈身子被腐蚀,面目全非,最终只能做道士。

    老道倾囊相授,将毕生所学全部教给了小秀才,原本是想让他继承衣钵。

    可谁想,小秀才却是三阴之体,说白了就是缺一魂、太阴体、死灵。都是一种非常邪门的命格,一般人若是沾染上,必然会痛苦。但小秀才竟然是三种命格一体,老道士后来知道后非常吃惊。

    他急忙想让小秀才收手,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因为学道之人,与道家渊源相关,讲究大道无为,也就是缘分。

    小秀才这体质其实压根就不能学道,但无奈小秀才已经走火入魔,直到有天,小秀才疯了,双眼血红,身体长出了红毛,到处祸害生人。

    老道痛苦不已,想要将他制服,却硬生生的被他打伤了。

    整整一年过去,小秀才在深山中潜修,最终慢慢控制了身体,而此时老道已经死去。

    小秀才心有愧疚,于是另行途径,开始走旁门之法,后来才有尸囊人这一派,这是根据小秀才所学和自身命格决定的。

    果然,尸囊人一派虽然秉承道家精髓,但有尸囊袋在手,小秀才每逢要发作的时候,就会躺进尸囊袋里头,神志就会清醒。

    而后来,尸囊人一派也就此传承下来,直到小秀才老年的时候,告诫徒弟们晚年必然会不详,若不想与他沾染因果,最好离他而去,而后说他算出一卦,唯有五弊三缺命格的人方能破解因果,从此后进入了深山之中,再也不知道生死了。

    时间一过千年,到了而今,这事依旧在尸囊一派当中流传,也就只有我这半路出家的不知道罢了。

    “现在算算,我们师兄妹三人都已经是老年了,身体果然是发生了问题。”师伯苦笑。

    他说自个精神十年前就开始出现问题,经常会看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有时候会生出很诡异的幻觉,而他那师妹却慢慢变成了男人的模样,说起来也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说那家伙咋跟人妖一样呢,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我好奇的是葛大爷到底怎么样了。

    但师伯说他前一段时间看到葛大爷来到了这儿,将尸囊袋放在了这里,说是要去大山里头,去寻找先祖,因为他始终相信自己的先祖还活着。

    事情的真相原来是这样,我也恍然大悟。

    “师伯,我听说葛大爷当年是因为某些原因才离开师门的,是怎么回事?”我想起来怪老头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唉,尸囊人一派也是有宿敌的,你们要小心布衣门,他们所修术法与我尸囊人一派有冲突。”师伯表情严肃,说这一派喜欢抓尸囊人,然后炼制邪尸。

    当年葛大爷就是因为救治了一个布衣门的女孩,被驱赶了出去,虽然后来将人放走了,也没啥影响,但还是被驱逐了出来,最后来到了三门镇。

    听到这儿,所有的困惑全都解开了,原来这里头的真相是这样的,不过我也嗅出了危险,那就是日后的太平生活可能就不平静了。

    “师伯,我带您出去吧。”我看老师伯这样子生活着,实在是不忍心,想要帮他一把。

    可师伯却摇摇头,张张嘴想要说话,忽然间眼睛血丝遍布,整个人呆愣在原地,我一看不好,急忙拉着山走到一边。师伯又开始发作了,整个人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搐。

    “你叫有才是吧,记住,只有你才能维持尸囊人一派的香火,一定要找出破解的方法。”

    师伯一下子倒在地上,嘴里发出怒吼,我无奈的看着他,没办法只好先行退了出去。

    山往后看了眼说:“哥,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苦笑说:“眼下只有先相信他的话了,我最担心的还是葛大爷。”

    一想起师伯说的晚年不详,我就替葛大爷担忧,这不靠谱的老家伙让人太担心了。

    我和山往寺庙外头走去,等到了山脚下,看到扬子正在那等着,我心中有怒气,走过去直接踹了一脚。

    扬子懵了,反应过来后,愤怒的看着我。

    “你干啥?”

    “小子,那上面有人关押,若不是他是我师伯,恐怕早就死定了。”我白了这家伙一眼,很明显他是知道里面的情况,就是故意不进去,想要看我们出丑罢了。

    “对不起,一时间忘了,我请你们吃大餐,走走!”扬子一脸的谄媚,拉着我上了船。

    这小子心眼也是刁钻,看到我俩没事人一样的出来,估摸着是想攀关系。

    到了船上后,扬子弄了一桌好吃的,说起了情况,原来这家伙上面的土罐子也是从那寺庙里头拿过来的,因为无意中看到寺庙里头有人,我那师伯神志不清。

    扬子原本是不想管的,一听说是尸囊人,觉得能学点本事,于是只好帮忙照顾我那师伯,当然作为回报,他可以随便拿里面的东西。

    这就是为啥有葛大爷的尸囊袋了,我就知道这家伙之前都是撒谎,啥叫从河里找到的尸囊袋,葛大爷会乱扔东西吗。

    “唉,可怜我那‘师父’疯疯癫癫的,不然现在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尸囊人了。”扬子一脸的懊悔,还非常羡慕的看着我。

    我心里头忽然觉得好笑,这家伙要是知道尸囊人晚年会不详的话,恐怕早就死心了,也不想告诉他。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扬子叫我们留下来住一晚,说是向我请教一些道术方面的问题。

    我急急忙忙拉着山就下船了,开玩笑,那我今晚上就不用睡了,于是和山直接回到了阴山镇。

    好在这大晚上的,镇子上还有些车辆,我直接包了辆黑车回到了三门镇,一回到店铺,祖父看到我俩回来,笑了笑也没说啥。

    我朝他老人家点了点头,然后让山先回房休息,随后坐在椅子上,泡了壶茶,回想着今晚上师伯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我又该去哪里找葛大爷。

    事情有些烦乱,没办法,我喝了几杯茶后就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馆长跑过来说出事了,我心里那个恨啊,您老为啥每次出现都有怪事发生,于是赶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刘馆长拉着我跑到镇上乡公馆,来到里头一间空置的仓库里头,那儿有一口废弃的水井,已经几十年都没用过了,一直尘封着。

    但眼下,那口水井忽然有水喷了出来,不是正常的清水,而是浑浊的黄水,我大惊失色,急忙跑过去一看,一股子恶臭味,就像木头腐烂的气味一样。

    “是风水的问题,看来慢慢影响到三门镇了!”我皱着眉头,心里头非常的沉重。

    “我也看出来了,有才,你必须要找到那四样修复风水的东西,时间紧迫。”刘馆长心急如焚。

    这事我比他压力更大,那所谓的四件东西,到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心想,也就只能是顺其自然了。

    回到店铺以后,我把这事和祖父以及山一说,除了山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祖父也是沉重。

    我们三呆愣了一会后,祖父这才对我说:“有才,明天一早,你会老家看看,那村子里有一个刘半仙,问问他能否算出来一点线索。”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这年头,每一个村子都有那么一两个怪人在,似乎已经成为了定律,不然怎么能滋生出那么多的乡野诡事呢。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趁早把事情落实了,心里头也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