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神级保镖〕〔浮生缭乱〕〔半世情半世暖〕〔剑鸣九天〕〔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龙圣祖〕〔宫夜霄程漓月陈霞〕〔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一抹柔情倾江南程〕〔和甜文男主谈恋爱〕〔玄医归来〕〔终极学生在都市〕〔[刀剑乱舞]恋爱〕〔[综]和空气斗智斗〕〔快穿之戏精的自我〕〔超级捉鬼道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二十七章 回门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和祖父原先住的村子名叫回门村,是一个位于乡野偏僻处的小村子,所有人口加起来也不足千人左右。

    还是个贫困村,这也是为啥祖父打小就托关系让我出去打工,没办法,这年头温饱问题总得解决先,这才有了我去油井工作的经历。

    而祖父说的那个刘半仙,是村子里有名的阴阳先生,说先生不太合适,神棍这个称呼比较适合他。

    为啥,因为这刘半仙算命的话半半开,也就是说有一半的话是不可信的,村子里经常有人上了他的当。不过这刘半仙喜欢喝酒,只要有酒,这算起命来就非常的准。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山就买了两瓶上好的白酒,同时也买了些小礼物,毕竟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回去了,听祖父说村子最近有了政策,每家每户都有补贴,祖父也领到了一部分。

    看起来生活也好多了,于是我和山坐着大巴车来到回门村口,放眼望去,我这居住的小村子风水还算不错,最起码山清水秀。

    刘半仙的家就住在村子口边上的一栋大杂院里头,我俩到了院子里头往门缝一看。

    只见一个长相猥琐,穿着布衣布鞋的老头子正摇摇晃晃的走着,看样子应该是喝醉了。这就是刘半仙,我笑了笑,这家伙看来还是老样子。

    我推门进去,刚想开口,刘半仙就眯着眼说:“有才啊,你来有啥事啊?”

    “好几年不见,您老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我上前将白酒放在一边,刘半仙双眼一亮,就像看到漂亮姑娘一样,抱着酒瓶子,咧嘴一笑说:“还是你小子懂我,说吧,要算什么事?”

    我仔细一想,还是先和他唠唠嗑比较好,等他清醒了再说,不然到时候又会出差错,可刘半仙拉着我硬是说要喝喝酒,还把山给叫过去,倒了一杯酒。

    我脑门子的黑线,山才十来岁,可不能被他给污染了,于是赶忙将酒瓶子抢过来。

    “您老先别喝,这次来我是想问您一件重要的事。”于是我将三门镇风水被破坏的事告诉了他。

    刘半仙虽然迷糊,但是一听说这事后,还是端正了态度,从屋子里头拿出一个石盘,名叫爻盘,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都是周易八卦的玩意,我也看不懂。

    这算命的本事可不是我一时半会能学会的,刘半仙又用一个龟壳,将铜币放进去,轻轻摇晃了下,然后洒在爻盘上,仔细掐算。

    又迷糊着眼双手十指快速掐算,算到最后,刘半仙表情凝重,酒也醒了一大半。

    “有才啊,这风水可不是随随便便能修复的,那三门镇之前已经有好几批人下去了,要不是他们,恐怕风水早就破败了。”刘半仙还是有点能耐,我知道他说的是葛大爷那五个徒弟,当然,也是我的师兄们。

    “我明白,要不然麻烦您老干啥。”我苦笑了下,刘半仙继续说:“也不是很难,你说的那四个玩意我不能一下子全告诉你,不然应付不过来。”

    刘半仙随后拿着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了一段字后递了过来,我仔细一看,上面写着三个字“蟠蛇岛”,我估摸着应该是蟒精胆所在的地方。

    蟠蛇岛这地方我也熟悉,是在浙南沿海一带,一个比较出名的岛屿。

    我将纸给撕碎后,随后问起了刘半仙有关于这回门村的事,听他讲述了这几年来,村子里发生的各种趣闻。

    到了最后,刘半仙忽然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说:“有才,那三花可一直都还没出嫁啊,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整个人愣了下,不禁有些无奈,三花是个年级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打小就跟在我后头,说得上是青梅竹马。

    要说人家长得也挺不错的,按道理来说应该能找到个好人家,可我不知道她看上我啥了,几年前非说要跟我在一起。

    她那老爹老妈一看情况不对劲,立马找到我一通乱骂,弄得我挺尴尬的,最后一想,我就是一个穷酸的小伙子,也不能给人家幸福啥的,又何必去自找苦吃呢。

    后来正巧祖父托关系给我找到了油井这份工作,我才离开了村子,自打那以后,就很少回来了。

    我以为三花应该已经嫁出去了,没想到现在还单身着。

    “唉,我也不好意思见到她,算了。”我朝刘半仙摇了摇头,他也没说啥。

    随后,我和山往我赵家祖宅走去,那是一栋位于山脚下的一栋老宅,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老宅非常的完整,也是祖父最心爱的宝贝,要不是他老人家闲这里太孤单,也没个人聊天,肯定是不会跟我去三门镇的。

    我和山进入祖宅里头,用钥匙打开大门后,一股霉味传来,我仔细扫视了下屋子,心中有些感慨,这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那么多年,而这祖宅却依旧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我来到了自个屋子,简单的看了下,然后让山也去找找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这祖宅里头有五个房间,其中除了我和祖父的以外,剩下的就是三个空房间了,其中有一个一直锁着。祖父说那里头是灵位,让我不要进去了。

    当时还小,觉得不太对劲,现在看来肯定是有猫腻的,于是我打定了主意,来到祖宅另外一头的屋子前,看着大门上贴着一张镇符。

    随后找来一根铁棍,用力敲了下那把已经生锈的大锁。

    “咣当”一声,铁锁被打开了,我轻轻推了下门,“吱呀”的声音就好像一个人的脚步声一样,让我的心脏都不由自主的颤动了。

    一阵浓烈的灰尘飞了出来,我捂着鼻子咳嗽了下,然后找来手电筒往里一看,暗淡的房间内,空荡荡的,啥也没有,除了一个八仙桌摆放在正中间,上面甚至连灵位都没有。

    祖父看来是骗我了,哪有什么灵位,我好奇的进入屋子一看,这地方甚至连一只老鼠蟑螂都没有,非常的空荡。

    没办法,我只好围绕着八仙桌子打转,然后轻轻摇晃了下,桌子好像有点不稳,吓得我急忙住手了,生怕把这老古董给弄散架了。

    “也没啥东西啊。”我疑惑的盯着里屋子,心想算了,去其他屋子看看吧。

    可当我刚要转身,忽然间,我感觉有一点不对劲,急忙低头一看,那一瞬间,我全身毛骨悚然,寒毛竖起。

    空荡的祖宅老屋,诡异的八仙桌子,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手电筒往地上照着,猛然间看到了自个影子,不,准确来说是两个影子,其中一个是我的,可旁边那个是谁。

    我全身冰凉,愣愣的看着那一道影子,好像是个男人的身影。可是当我往旁边一看时,却发现没人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敢动了,生怕会招来什么可怕的东西。

    就在这时,山也进来了,我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低头一看。山也发现了不对劲,这小子挺聪明,赶忙往后退了几步。

    我悄悄的拿出一张镇魂符,往地上一贴,那身影丝毫不受影响,看样子好像没有脏东西啊。

    “哥,你看八仙桌子。”山忽然惊恐的指着八仙桌。

    我扭头一看,惊惧的发现八仙桌子好像移动了位置,刚才明明是正位,怎么偏移了。

    我低头看着地上的人影,再看八仙桌,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让山赶紧去弄一点鸡血过来。

    为了不破坏里头的八仙桌,我暂时退了出去,不一会,八仙桌自动复位了,这让我非常好奇。

    等到山端来一盆鸡血时,我走进里头,以黄符为火引子,猛然间扔在了八仙桌子上,在上面插着一根香。黄符立马化成了灰烬,漂浮在八仙桌上。

    非常的诡异,随后,我低头将鸡血撒入了地上,那道人影迅速缩了回去,往八仙桌子的方向而去。

    不一会,我就看见八仙桌子上,那原本化成灰烬的黄符慢慢的凝聚了起来,直到最后变成了一张黄纸才掉落下来。

    我走过去一看,这黄纸上面有字,非常的好奇,于是拿起来一看,这一看不打紧,我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黄纸上写着寥寥几个字,是有关于我父母亲的名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其他提示。

    山好奇的走过来,看着黄纸说:“哥,是你的父母亲吗?”

    我点了点头说:“祖父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是他们的灵位,我目光凝重,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何要匆匆忙忙的离开呢。

    思来想去,我觉得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一定还在这个世上,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出现罢了。

    看这八仙桌子,很明显就是以障眼法布置的,祖父没有接触过道术,他自然不会用,所以肯定是另外的人布置的。”

    我心中有了一丝希翼,若是我自己的父母亲还在世,那他们肯定就在这世界的某一个角落。

    回过神来,我和山走出了大门,然后重新上锁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