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春旋律:国民男〕〔超凡医仙〕〔二次元解忧杂货店〕〔凤兆〕〔小丑马戏团〕〔系统之拯救炮灰〕〔美利坚科技霸主〕〔变身异世界当反派〕〔第一爵婚:深夜溺〕〔清宫娇宠:四爷,〕〔都市共享男友系统〕〔联盟之魔王系统〕〔重生甜妻请签收〕〔墨少心尖宠:国民〕〔女帝驾到:那个世〕〔末世诸天觉醒〕〔辛巴与肖恩〕〔生死帝尊〕〔弃少归来〕〔重生最强灵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三十章 鬼窟
    ,精彩无弹窗免费!

    风势渐渐增大,纵然我和山站稳了身形,但还是感觉到脚下的栈道都在颤抖,没办法,只好紧紧的贴住山壁。

    我低头一看,发现不知不觉我俩已经上了有百来米的高度,远处小岛依稀可见。下边更是漆黑一片,这要掉下去,就算不死,估计也只剩下了半条命。

    说起来我俩也算鲁莽,这节骨眼应该是白天来才对,最起码视线清晰一点。

    “哥,要不进洞窟中躲避一下吧?”山指着上方一个小洞说。

    我抬头一看,发现这小洞离我们只有半米多高,只要稍微一跳就能抓住,心想也是,于是将山抬了起来,然后在他的帮忙下跳了上去。

    我俩到了上边后,手电筒往里边一照,立马发现这山洞有些诡异,外头的狂风竟然没有影响到这里,好似有一层屏障将外头给隔离了。

    山洞里头,好像还挺深的,我俩往里头走了一段后忽然发现了一个拐角,顺着那拐角继续走了十来米。

    隐约间,我感觉到这里头有血腥的气味,心中一惊,急忙拿出木剑。

    就在这时,山忽然拍了下我的肩膀,指了下后边,那意思就是说后边有动静。我皱着眉头站在原地,果不其然,后边有轻微的喘气声。

    是小鬼吗,可我到了现在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小鬼,难道是那小孩吗,我朝山示意了下,他点了点头,立马走了过去,不一会又走回来摇摇头,说压根就没人。

    这就奇怪了,我摇了摇头,暂时先不去理会,等到我俩走到这洞窟尽头,发现前方已经没路了,而在那儿,有一口木棺材摆放在原地。

    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一股子血腥的气味,非常的浓,但是与平常人的鲜血不同,里头有一股子腐烂的气息。

    带着好奇心,我走上前去打量,然后一把推开棺材,本来已经做好了见到尸体的准备,可当我看见眼前这一幕后,还是忍不住倒退了几步,胃里一阵翻涌,有股子想要呕吐的欲望。

    山走过去一看,面无表情,这家伙比我要镇定太多了,顿时有些羞愧。

    棺材里头,泡着一缸水,到处都是乌黑血红的水,非常的脏,里头不时还有些白骨,那腐烂的气息实在是太臭了。

    没办法,我只好壮着胆子上前,用木剑在里头搅拌了下,顿时冒出了一个头骨,已经变成了黑色,隐约间可以感受到尸煞的气息。

    忽然间,我碰到了一块铁疙瘩,急忙捞起来一看。发现这铁疙瘩竟然是一个头盔,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如果没猜错,这应该埋葬的是一个将士。”我盯着棺材里头分析。

    “那为什么棺材里头会有这些水,闻着非常的邪恶。”山用手指伸进了水里头,不一会,手指就变得通红,还带着疼。

    这把我吓得,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于是我俩急忙离棺材远一点。我取出一张灵符,扔入了棺材里头,黄符立马燃烧了起来,渐渐生起的是一团绿色的青烟。

    看来棺材里的池水是有毒的,到底为何会有这么毒的水呢,我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再看这儿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只好转身离开。

    等到了出口,我伸出脑袋,发现风势已经停了,看来是有规律性的,于是和山跳到栈道,继续朝着上头走去。

    等到路过另外一个洞窟时,我俩又顺手爬了进去,到里头一看,果然又发现了一个棺材,里头和刚才的一模一样。

    如此接连看了三个后,我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死去的将士死亡后又被拿来做了其他的用途,这让我联想到了一件古老的仪式,那就是祭祀。

    按照这些棺材的摆设来看,恐怕祭祀的目标不简单呐,我和山就在栈道上走了整整有两个多小时。

    夜幕漆黑无尽,算了下时间,眼下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离山顶只有几分钟的路程。

    就在这时,我隐约间又听到了喘息声,就在这栈道之上,心里一下子恐慌了起来。

    这个看不见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我一下子没了想法,仔细找了下,然后忽然想了个办法,于是悄悄的在栈道上贴着一道黄符,直接烧成了灰烬,然后用血涂抹了下。

    最后我和山先往前走了十来米,然后又折了回来,低头一看,那灰烬上面竟然有一个脚印。

    “是那小孩吗?”山询问道。

    “不是,是那人皮,看来有脏东西跟着我们上来了。”一想到那诡异的人皮,我心里就发怵。

    看来人皮不止一个,我仔细想了下,让山赶紧多弄一点童子尿,这家伙一脸的不情愿,白了我一眼:“哥,你当我是水龙头吗?”

    这比喻太恰当了,连我都不好意思了,只好先继续上去。

    等到了山顶处,我一眼就看到前方有一个石屋子,非常的简陋,就是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打凿出一个屋子的模样,上面有一扇木门。

    在那石屋子的两侧,分别有两块巨大的木头柱子,上面雕刻着一个个鬼脸,上面有煤油的气味。

    除此之外,地上还有不少的武器,看来也不是没有人上来过。

    我好奇的上前点燃了木头柱子上的煤油,火光一下子就照亮了山顶,这数十米宽的山顶处,那块五米多高的石屋子非常的突兀。

    说实在话,我总觉得这屋子里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因为那种令人心悸的感觉让我不敢靠近,于是试探性的扔了块石头上去。

    “咚”的一声闷响,我皱着眉头,然后取出红绳,上面悬挂钱币,一把扔在石屋子上,不一会就感觉红绳轻微的颤抖。

    于是急忙拉了回来一看,上面沾染了黑色。

    “里头有邪物,看样子还是个狠角色。”山听了我的话后,立马后退了几步,别看他胆子挺大,要是对付不了的玩意,那是比谁都精明。

    我盯着木头柱子的鬼脸,感觉这是一种祭祀的仪式,好似和东南亚某国家的教派有关,可是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到了这也不可能后退了,我想了下,也不管了,反正都要拼一把,于是上前轻轻推了下木门,一下子就打开了。里头一道黑烟飞了出来。

    我急忙拉着山蹲了下来,黑烟从我们脑门山飘了出去。我被吓出一声冷汗,那是属于地底深处的毒气,吸进去有可能会导致昏迷。

    我俩急忙将手电筒往里头一照,发现里头竟然是一堵墙,非常宽,大概有十几米的样子,上面有三道石门。

    在那石门上,各写着三个字,分别是生、死、合,字体为楷体字,苍劲有力,唯一让人突兀的是字体竟然是血色的。

    空荡荡的石屋子里,三道石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走过去盯着石门仔细观察,不敢乱做决定,万一闯进去碰到个厉害的鬼物怎么办。

    山完全就是一头雾水,实在看不懂,最后说:“哥,算了,我看我们还是选生吧,说不定真的是出路呢。”

    要说他的解释也非常合理,但是我可不这么认为,这年头,很多事情都相反的,我仔细看了下三道门,然后取出一根香,在每个石门上晃悠了下。

    直到合字大门的时候,一下子就感觉到了香的烟雾轻微晃动了下,好似被吹洞,虽然不明显,但我一下子就觉得这石门肯定有问题。

    “就选这个了。”我指着合字门,随后上前用力一推,隐约间,我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花香,这倒是让人稀奇,在这鬼地方还能闻到香味。

    手电筒朝里头一照,这是条非常清幽的通道,石壁非常的光滑,我轻轻抚摸了下,感觉冰凉,同时发现尽头好像有水声。

    于是和山走了进去,身后的大门无人关上,我俩再用力一推,大门也打不开了,看来是只能进不能出。

    “待会要是遇到危险,什么都不用管,撞开这破门。”我无奈的看了眼石门,山则是用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我俩朝着通道里头走去,里头非常的寂静,双脚踩在上边发出清脆的脚步声,直到尽头处,视野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

    在那儿,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山谷,一条绳索桥连接着对岸,估摸着有数十米长。一阵阵冷风从深渊下飘上来。

    这绳索桥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可当我试探性的踩上去时,感觉有阴风迅速聚拢了过来,急忙缩了回来,又恢复了正常。

    “山,待会可能会遇到小鬼,小心点。”我一下子明白了这绳索桥的危险之处,那就是我俩的活人气息有可能招惹到小鬼。

    “哥,你是不是怕了。”山毫不留情的打击。

    别看这小家伙一脸的人畜无害,但是损起人来那可是比我还厉害,我直接在他脑门上来了一瓜子。

    然后踏上了绳索桥,一时间,无尽的阴风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我感觉就像进入了冰窖一样,全身发寒。

    往前走了几步后,忽然间,深渊深处隐约有一道道微弱的火光亮了起来,这把我吓住了,赶忙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