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治疗师〕〔我的尤物总裁老婆〕〔凌天战魂〕〔天源笑傲〕〔大医凌天〕〔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帝王谋:替嫁王妃〕〔你们这些NPC〕〔[足球]巨星推销员〕〔网游之极品领主〕〔重生神豪奶爸〕〔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真的长生不老〕〔餐饮巨头〕〔武林纪元〕〔七龙珠之狂傲环宇〕〔羽化长生〕〔吞吐天地之三国幻〕〔弱受自杀才能崛起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四十八章 下葬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个小时后,我和山回到了店铺里头,一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味,那张半仙和我祖父都倒在了桌子上,两个人的身前都摆满了十来瓶酒。

    这把我气的,两老家伙都已经是七八十岁的人了,还这么折腾,迟早都得下去。

    没办法,我和山只好先抬他们俩回房休息,因为天色即将亮了,我俩忙活了一夜,也该要休息,正想找个地方睡觉时。我一下子想起来黄妈闺女还在后边呆着,急忙走到后堂,只见她正坐在角落里头发呆。

    身上的怨气也慢慢消散了,看来已经释然了,对于自己母亲没有给找个好坟墓也不太在意了,于是我上前问她是否想要找个风水宝地。

    黄妈闺女摇摇头,她说她想要葬在爷爷身边,因为打小就是爷爷最疼爱她了。

    我听了后,心里有些难受,这年头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都有,黄妈也不例外,别看她平时一副热心肠的样,暗地里指不定又打骂的举动,这个要求我没拒绝,而是问清了地址后,就去休息了。

    几个小时后,我伸了下慵懒的四肢起床,看到外头天色已经大亮了,急忙下楼,看到张半仙已经酒醒了,正在和祖父喝茶,恢复了正常人的表情,一看到我就笑着问我昨晚咋样了。

    我白了他一眼,回答说:“东西找到了,不过那红毛怪我带回来了。”

    张半仙手中刚喝进去的茶差点喷了出来,咳嗽了几下:“什么,带回来了,我的小祖宗啊!”

    这老家伙的反应出乎我意料之外,也想不明白干啥这么大的反应,急忙问他咋了。

    张半仙苦笑了下:“那红毛怪本是邪煞之物,常人接触久了会有损寿元,或者得病一场。”

    听了张半仙的话,我也理解了,他娘的这老家伙不就是怕自己沾染了邪祟之气吗,也没理会,然后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化尽红毛怪身上的皮毛,让他好往生阴间。

    张半仙沉思了一会,然后习惯性的卜算一卦,让我带他去看一下红毛怪,于是我带着他来到后边,打开放置在角落里头的红毛怪,只见这家伙正瑟瑟发抖,估摸着是白天的缘故,竟然虚脱的厉害。

    “的确是中了邪毒,看来也只有玄元地气可以化尽他身上的戾气。”张半仙捋了捋邋遢的胡子,然后又问了红毛怪的生辰八字,最后掐算了下才离开。

    等到了外头,张半仙一边掐算,一边喝着茶,时不时的双眉紧锁,最后起身给我写了一张纸条,这是他的惯例,一般涉及到天机,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看了眼纸上的地址,仔细一看,写着三个字“清风观”,看样子应该是个道观。我问张半仙这道观在何处,他指了指西边的方向,开口说:“三十公里处。”

    看他整的神神秘秘的样子,我也不理会,于是让祖父赶紧送他走,省得这家伙兴致一上来又要喝酒了,然后带着山,让他用尸囊袋装上黄妈闺女离开。

    根据黄妈闺女所说的方位,我俩好不容易在之前的乱坟岗东边几百米处,一个小山林里头,发现了一个土坟。

    仔细一看这土坟,已经快要被青草和淤泥覆盖,要不是那露出的一角石碑,我都看不出来这是土坟。

    这黄妈也真是的,亲闺女随便下葬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的长辈土坟弄成这样,也真是够缺德的。

    于是清理了下四周的杂草,露出了完整的土坟,然后在旁边重新弄了个小坑,回到乱坟岗,将黄妈闺女的棺材挖了出来,费了老大的劲才搬了过来。

    最后将棺材放了下去,同时遮住头顶上的太阳,将黄妈闺女的阴魂放了出来。她朝着我感激的鞠躬了三下,然后慢慢隐去了阴魂。

    这一切都做完后,我和山才转身离开,一路上,山沉闷了很久,眼看到店铺门口了,他才回头问我:“哥,你说我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愣了下,这小家伙怎么突然问这个了,随后一思量,回答说:“问心无愧吧,我赵有才没啥大本事,但也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能帮就帮一点。”

    兴许是这几年以来,和葛大爷相处久了,见惯了他为人乐善好施的本性,也就被潜移默化了。

    回到店铺后,张半仙也已经走了,祖父说他给我留了两个锦囊,说是解决了红毛怪后再打开看,然后指了指桌子上两个红色的锦囊。

    我不明白这老家伙整的哪一出,但还是收了起来,估摸着是有关于剩下两样东西的线索。

    红毛怪的情况不太乐观,我估摸着再拖下去,他迟早会被活活给虚脱死的,所以必须要送到那清风观去。

    正巧这时,刘馆长来了,整个人非常的严肃,问我东西拿到了没有,我点了点头,他一下子高兴了起来。

    “刘馆长,你那地方不太安全,万一到时候再有阴鬼侵扰,恐怕是真的找不回来了。”我很清楚这一次要不是红毛怪拿走了,恐怕早就被那日本娘们弄走了。

    “这倒也是。”刘馆长沉思了一会,随后眼睛一亮说:“有了,我知道一个地方!”

    随后,他拉着我和山走出店铺,朝着镇子里头跑去,我不明白他要去哪个地方,也非常好奇。

    刘馆长带着我们俩来到了镇子里头一处土地庙前,这土地庙很破旧,但是香火还挺足的,门前插满了一排排香。

    “有才,你看这土地庙怎么样?”刘馆长指着里头。

    我仔细勘察了下,发现地气还挺厚重的,看来能震慑住一般的阴邪小鬼。

    “地方倒是可以,但还是要下一点功夫,于是我进入土地庙里头,在四个方位贴上镇魂符,门口房檐上挂着两串风铃,最后在正门口的位置贴着一道三清符。

    这样一来,我才算是稍微满意了一点,刘馆长在土地庙一侧的桌子下边悄悄打开了个暗格,里头有一把锁,他打开后从里头拿出了几块用黄布包裹的东西,然后让我将蟒精胆放进去。

    我疑惑他咋会知道这里头有暗格的,刘馆长不好意思的解释说:“家里老婆子不让我乱花钱,所以存了点私房钱。”

    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还是个怕老婆的人,我笑了笑,将蟒精胆放了进去,同时让他回去将剩下的双阴鬼血也带过来。

    等到放置稳妥后,我才和山离开,朝那清风观的方向而去。因为路途有点远,所以我俩专门弄了两辆自行车,这年头,毕竟还是缺钱啊。

    当然,我这人从来不羡慕别人,只要做好自己就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羡慕有什么用。

    就这样,我和山两人骑着自行车,一路往西边的方向骑着,一路上,我也挺好奇那清风观到底是啥来头,为啥能救治红毛怪呢。

    整整三个小时,我们两最终停在了一处山脚下,我掐算了下距离,不多不少,正好三十公里,然后抬头一看,上边山顶上好像还真的是有个道观。

    看来张半仙说的是对的,于是我将自行车停在一边,然后和山朝上边走去。

    等到那道观前,仔细一看,这道观不大不小,门前还有个炉鼎,里头有香在燃烧。两旁是青翠的山林,郁郁葱葱的,倒是个不错的清净之地。

    正当我傻傻的打量道观时,里头出来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是一个老道士,穿着朴素道袍,他见到我们后有些惊讶,走上前说:“两位有什么事吗?”

    “您好道长,我们来是想拜托您一件事的。”我尽量表现出和善,不然人家要是不同意将红毛怪放在这,那我不是白费功夫了。

    道长名叫陈洪青,后来我才听说,他老人家其实也是半路出家,年轻时走南闯北,还当过兵,后来无意中厌倦了俗世,于是躲在这里潜心修道,这一修就是数十年,直到如今。

    难怪我看陈道长一副慈眉善目,眉宇间有灵气而生,按照我们道家来讲,就是道缘慧根。

    陈道长也没问我们来是干啥的,而是盯着我背上的尸囊袋,然后迎了进去,我和山进入道观里头,发现里头非常简朴,看样子陈道长过着的生活的确是挺清贫的。

    “我看你身上有死气,必然是常年与小鬼接触所致,应该是同道中人。”陈道长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身份。

    我心想他还真是厉害,也不隐瞒,于是承认自个是尸囊人,同时简单的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陈道长一听我是葛大爷的徒弟,立马笑了,说他跟葛大爷也是老相识了。

    既然是老相识,我一想这事就好办了,于是将红毛怪的事道了出来。

    陈道长一听尸囊袋里头是红毛怪,眉头紧锁,捋着胡须,我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会拒绝。

    “红毛怪为阴煞之物,要想破解,不是一两天时间能解决的,有可能数年,也有可能数十年。”陈道长回答说。

    “这事我清楚,但他生前毕竟是孤苦无依,现在又变成这副模样,我不忍心罢了。”我摇头苦叹。

    “想不到你竟然有如此心怀,的确是学道的好苗子啊。”陈道长露出欣赏的眼神。

    我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陈道长是答应了,心里一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言安希慕迟曜〕〔九龙夺嫡〕〔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