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神级保镖〕〔浮生缭乱〕〔半世情半世暖〕〔剑鸣九天〕〔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龙圣祖〕〔宫夜霄程漓月陈霞〕〔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一抹柔情倾江南程〕〔和甜文男主谈恋爱〕〔玄医归来〕〔终极学生在都市〕〔[刀剑乱舞]恋爱〕〔[综]和空气斗智斗〕〔快穿之戏精的自我〕〔超级捉鬼道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四十九章 道观地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道长其实为人挺好的,虽然我现在才见过第一眼,但是这老道讲话平和,语气稳重,看样子比张半仙要靠谱多了。

    至于该如何解决红毛怪,陈道长没有明说,而是转头去拿了一把钥匙,然后带着我俩来到道观后头,那里有一个小平房,看样子是放杂物的,上面有一把老锁。

    陈道长上前用钥匙打开已经生锈的铁锁,然后推开门,屋子里头霉味很重,我咳嗽了下,捂着鼻子仔细一看。

    昏暗的屋子里头,到处都是一些破旧的杂物,包括椅子凳子,也没啥稀奇的,我就不明白陈道长为啥要锁着大门呢。

    只见他老人家找来一个火把,然后在里头翻找了下,我和山也上去帮忙。

    不一会,陈道长掀开一张木板,下边露出了一个土洞,我急忙低头一看,这土洞平平无奇,正不明所以时,忽然间我感觉到土洞下边好像有些怪异。

    于是试探性的用铜钱串着红绳丢了下去,然后拉上来一看,顿时吃惊了。

    “好浓的风水地气。”铜钱上一些淡淡的黄水留着,闻着有一股怪怪的香味。

    “这道观当初就是看中了这的风水,我才建在上面。”陈道长笑了笑,说这杂物房可是整个道观的风水泉眼所在,为了避免一些用心的人过来搞破坏,所以他才故意设置了这么一个杂物房,平日里也不会去管。

    我点了点头,这年头人心都不可靠,但是陈道长竟然愿意给我讲解道观的风水,我也很敬佩,估摸着也是葛大爷的原因。

    土洞不深,陈道长找来个木梯,然后放了下去,然后专门去弄了个煤油灯,这才走下去,我和山紧随其后。

    等到了下边,我才发现这下边其实还挺大的,竟然是一个小山洞,比上面道观相差不多,竟然是先天自然而成,头顶上竟然有钟乳石悬挂,实在是太让人惊奇了。

    钟乳石为血红色,水滴在上边顺流而下,掉落在下边的一个水坑里头。水坑清澈见底,里头有几只不知名的小鱼在游走。

    在山洞的四方,有很多奇形怪状的石头,陈道长看我一脸的惊讶,也就是说这些石头其实都是自然形成,他这小地方风水还不算太好。

    若是祖脉风水,那石头有可能会化成各种形状,甚至能变成人和动物,经过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修炼,或许会返璞归真,成为一个活物。

    这话说的我一愣一愣的,这世上难不成真有这么神奇的事。于是和山好奇的在这小山洞转悠了一下,见到了很多的怪石。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绿色的小草。

    这些小草看样子是一种珍贵的草药,陈道长走过来说:“这是血虫草,一般被阴邪小鬼侵害后,可以用这草服用,能驱散身上的阴煞之气。”

    我一听,这可是宝贝啊,我和山常年都跟小鬼打交道,免不了要受伤,于是问陈道长能否送一点给我们。

    “此草还没到收割的季节,若是成熟了,我自然会送过去给你们。”陈道长倒是没有丝毫的介意。

    “您老还真是大方,那接下来该咋办?”我对陈道长心里有多了几分敬重。

    只见他老人家来到那水坑里头,让我将尸囊袋里头的红毛怪放出来,我点了点头,让山将红毛怪放出来。

    结果这小鬼刚一出来,就痛苦的不行,一直在地上打转。

    “咋回事?”我吓了一跳,急忙想要让他回尸囊袋,陈道长摇摇头说:“没关系,这是此地的地气在帮他洗身子,所以会痛一点。”

    我一看,果然,红毛怪刚接触那水,立马身上的皮毛被烧掉了,如此周而复返,难怪会那么痛。

    我咬了咬牙,问红毛怪愿不愿意进去,他的眼中血红一片,低头看着水坑,那玩意对他来说,简直和火海没区别,随后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一时间,惨叫声不断,我看得实在是太揪心了,红毛怪身上的毛发被迅速蒸发,水坑也在冒泡,他整个人青筋毕露,嘴唇都出血了。

    “如若心定,就在这呆着,直到身上煞气化尽,方可出来,或许需要数十年之久。”陈道长表情严肃。

    红毛怪无法说话,但是他听得懂,点了点头,随后陈道长又上去拿了几样东西下来,分别是一块八卦镜,两个铜香炉,另外就是一个小旗子,插在水坑前面,将水坑围了起来。

    我也挺好奇的,正想问他是干啥,陈道长朝我示意了下,然后我们上去后,他将木板放回了原位。

    “我一个老头子身子弱,万一红毛怪突然发难,那我不是死定了。”陈道长难得尴尬了下。

    我一想也是,他老人家做的是对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

    红毛怪的事算是解决了,我和山也该离开了,于是正准备向陈道长告辞,结果他立马拦住了我们,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我以为他是想要些好处,苦笑了下。

    “不瞒你们,最近我老道遇到了件麻烦事,你俩能不能帮忙解决一下。”陈道长希翼的看着我们,我挺好奇的,他老人家本事也挺高的,要是阴邪之事肯定是难不倒他才对啊,于是问道:“您说,能帮忙,我俩一定帮。”

    “也没啥大事,就是山脚下有一个村子,里头有一个老太婆叫陈老太,最近儿子孙子都将她赶了出来,你俩能去说说情吗?”

    这下子,我忽然猜到了啥,看陈道长的表情,一下子明白了,估摸着他肯定是对那老太婆有意思。

    学道之人和那些和尚不一样,他们可以还俗结婚,也可以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人之常情吗。

    我自然没有拒绝,也算是作为他帮红毛怪的酬劳好了,于是和山朝山脚下的小村子走去。

    等到了那村子,一路打听后,我俩来到了一栋大杂院前,轻轻敲了下木门,不一会,里头就出来了个老太婆,长得挺慈眉善目的。

    “您好,您是陈老太吗?”我笑着问道。

    “你们是?”陈老太疑惑的看着我,于是我说是陈道长叫我们下来的,她一听是陈道长,也笑了,看来两人当年肯定是有一段故事。

    于是我俩进去后,仔细看了下屋子里头,没发现陈老太的家人,一询问才知道陈老太原先不是住在这破旧的大杂院里的,而是住在村子里头一栋三层小楼。

    按照村子里的标准,那就是富农的层次了,陈老太家里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按理来说,到了晚年她应该要安享天年才对,可为啥被赶了出来呢。

    这事显然戳中了陈老太的心,她摇头叹气:“作孽啊,老太婆我就在屋子里头放了老伴的遗照就被赶出来了。”

    “遗照,奇怪了,这不是应该的吗,难不成那三个不孝子不懂得孝道。”我有些气愤了,这年头啥人都有,自己父亲死去了,连遗照都不能放。

    陈老太看到我义愤填膺的,急忙摇头,说是内有隐情,于是我耐着性子听她继续讲述。

    原来,陈老太的老伴很多年前就去世了,但去世的不太寻常,竟然是被三个儿子给活活饿死的。这事说起来也算是伤心事,当年她老伴在世的时候,打小对三个儿子很严厉,经常打骂,倒是对小女儿非常宠溺。

    以至于那三个儿子怀恨在心,于是有一天都出去打工了,将自个父亲锁在了屋子后头的一个小石屋内。

    可怜那老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陈老太那会在小女儿家里,三天后回去,发现自个老伴已经死了,她伤心欲绝,随后等三个儿子回来处理后事。

    事实上,谁也不清楚这是不是谋杀,因为没有丝毫的证据,于是就这么过去了。后来陈老太实在是太思念老伴了,于是偷偷在自个房间内挂上遗照。

    怪事就发生了,三个儿子说经常做梦,梦到自个老父亲向他们索命,梦里还掐着他们的脖子。孙子们也经常听到爷爷在叫他们,顿时恐慌一片。

    后来发现陈老太偷偷放了遗照后,气得将陈老太赶了出来。可怜她一个老人家,只能在女儿这暂时寄住了。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也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心想那三个家伙也太不是人了,这事明摆着肯定是他们干的。

    “陈老太,既然陈道长叫我们过来帮忙,那这事我就一定帮到底,您放心!”我安慰陈老太。

    “谢谢,谢谢了!”陈老太非常激动,她一直想要查清楚自个老伴的真实死因,到底是谁干的。

    于是我和山一思量,问清了陈老太儿子的住处后,于是来到村子里头转悠,等到了那三层小楼前,大老远的就看到里头一大家子正在热闹的吃饭。

    一想到陈老太一个人孤苦无依,我就气愤,心想非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不可。

    山倒是建议说:“哥,我们不是可以喊魂吗,为啥不将那老头喊出来试试?”

    我摇头说:“都死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还在不在阳间,况且一喊魂,他们就全都知道了。”

    喊魂的举动太明显了,我一想不太合适,于是继续想其他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