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神级保镖〕〔浮生缭乱〕〔半世情半世暖〕〔剑鸣九天〕〔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龙圣祖〕〔宫夜霄程漓月陈霞〕〔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一抹柔情倾江南程〕〔和甜文男主谈恋爱〕〔玄医归来〕〔终极学生在都市〕〔[刀剑乱舞]恋爱〕〔[综]和空气斗智斗〕〔快穿之戏精的自我〕〔超级捉鬼道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五十章 小鬼做戏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老太一家子生活情况不错,要想让他们接受,将自己老娘接回去,恐怕还是有点困难。

    正如山说的一样,那就是让他们家的老头子阴魂出现,从他们做恶梦的情况来看,他们老头子肯定还在阳间,只是不能明目张胆的喊魂罢了。

    转念一想,我倒是有了一个办法,于是低头在山的耳边嘀咕了下。

    山一听我这办法,眼前一亮,笑了笑:“哥,你这办法太损了。”

    我嘿嘿一笑,这节骨眼还有什么道义可言呢,于是转身回到陈老太的住宅里头,问她要了老伴的遗照,我一看那照片,老头长得有点消瘦。

    随后让陈老太麻烦拿出她老伴的几件衣物,好在她老人家也收藏了一些,于是翻找出来,问我要这东西干啥。我自然没有明说,随便敷衍了过去。

    等到快晚上的时候,我和山来到村子旁边的一个小沟子里头,在一棵树上挂上一串铃铛,插着三根香,然后用红绳在大树的四周拉出一个八卦的形状,最后就是用灵符贴在大树上。

    做完这些后,我才开始严肃起来,围绕着这棵大树走着,时不时的嘴里念念叨叨,最后手中捏着法印,手朝前方一指,大喝一声。

    漆黑的小沟子里头,阴风忽然从深处袭来,我紧张的看着前方,渐渐的,那深处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朝着我们这边飘来。

    那是一个无主的孤魂野鬼,呆滞的眼神,僵硬的身子,纵然是成为孤魂,但还是显得浑浑噩噩的。

    这是一个男鬼,看样子也就是只有三十来岁,身形倒是消瘦,一般这种小鬼大多都是尸体不见了,也就是无主的孤魂,常年飘荡在外边,见到生人是非常害怕的。

    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是有道理的。

    “小鬼,叫你出来是想请你帮个忙。”我丝毫没有畏惧,毕竟这小鬼一看就是没啥威胁。

    “呜呜……”小鬼说不出话来,但我知道他在表达什么,笑了笑说:“你放心,这事办成了,我就帮你超度一下,好下阴间。”

    小鬼倒是答应了,于是我让他先穿上陈老太老伴的衣服,头上乱发弄得粗糙一点,遮住脸庞,让他子时的时候去那村子里头,到时候会让山去接应。

    做完这些后,我俩回到了村子里头,躲在那三层小楼的附近,紧紧的盯着那。

    夜晚的村子,本就是多虫的地方,我和山整整等了有数个小时,好不容易等到子时了,掐指一算,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我让山在这等着,我自己则独自去了小楼前,上前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打开了,里头出来个中年妇女,见到我后,一脸的恶样,还没等我说话,直接骂道:“你这小乞丐,到这来干什么。”

    我愣了下,低头看了眼自个的穿着,这像乞丐吗,果然是一家子的人,秉性都差不多,我有些不爽了。

    “对不起,我过来是想告诉你,有人说在村头看见你们的老父亲了。”我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中年妇女听了后脸色瞬间惨白,回头立马叫自个丈夫去了,不一会里屋出来了两个男的,匆匆忙忙的往村头跑去。

    我悄悄跟在后头,等到了村子口,正好那小鬼也在慢慢靠近,估摸着胆子还是太小,一直在徘徊。

    几人看到这小鬼后都慌了,尤其是那男人,双腿一软:“他身上穿着父亲的衣服,是他,他回来索命了。”

    我在暗地里听到后眉头紧锁,看来老父亲的死与他们有很大的关系,心想得再加把劲,于是朝远处的山挥了挥手,他立马会意。

    急忙偷偷绕过去对小鬼下命令,可让我有点无奈的是,小鬼就是害怕,一直不敢上前,这把我气的,胆子咋那么小呢。

    那几人也没敢多停留,惊慌的跑了回去,我一看他们走了,急忙上前对小鬼说:“你胆子倒是大一点啊!”

    “哥,他说他尿急。”山有点尴尬的解释了下,我整个人愣住了,开什么玩笑,鬼还尿急,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过。

    估摸着肯定是他心理在作祟,也不管他了,让他赶紧去那小楼去,小鬼被我硬拖着过去了。

    等到了小楼前,发现大门紧闭,我让小鬼进去吓唬一下,他哆哆嗦嗦的挪到大门前,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没办法只好进入里头。

    不一会,屋子里头传来了惊叫声,我和山相互一笑,也没急着进去,而是又等了几分钟,看差不多也就行了,不然就闹出人命了,于是急忙冲上去,使劲的敲了下大门。

    那中年妇女打开门,脸上吓得都出汗了。

    “救……救命!”

    “出啥事了?”我一脸的‘茫然’,故意一副不知道的表情。

    “有鬼,有鬼!”中年妇女也说不出话了,我急忙冲进去,屋子里头也挺乱的,那两个大男人吓得都腿软了,一直躲在桌子底下,旁边还有好几个孙子也是一样,瑟瑟发抖的。

    我一看到这一幕,就知道里头肯定有鬼,不然谁会惧怕自己的亲生父亲呢。

    就在这时,那小鬼又出现了,一直漂浮在窗户边上,屋子里众人又发出了惊叫声,我朝他挥了挥手,小鬼立马从窗户边上逃走了。

    等到众人都平复了下情绪后,我才进入主题。

    “各位,你们到底为啥对老父亲这么害怕,他又没对你们做什么?”我紧紧的盯着他们。

    那两男的是陈老太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小的不在,两人都低着头不说话,倒是那中年妇女一副哭腔,坐在门槛上哭闹。

    “都怪你们,尽做些伤天害理的事,连自己的老爹都下毒手,你们还是人吗?”这话一说出来,我就全明白了,原来所有的事全部都是他们搞出来的。

    “老父亲是你们害死的,你们也真是够禽兽的。”我一脸铁青,对着他们俩破口大骂。

    这两混蛋儿子竟然能够做出这些事来,被我骂的说不出话,一直低着头。

    “老父亲是我们害死的,他来索命了。”两人都发呆了,嘴里一直嘀咕着。

    但我不明白到底要多大的仇恨才让他们下此毒手呢,于是继续追问,才知道原来当初三个儿子是因为不听话,经常做偷鸡摸狗的事,老父亲实在是看不下去,才对他们非常严厉。

    以至于在他们心中生起了愤恨,时间一长,这心中的怨气就慢慢发展出了仇恨,最后才做出这事来。

    有了这证据后,我心里也有底气了,于是坐在一边,让山去将陈老太请过来,老人家一听说这事后,气得直接操起木凳砸了过去,一直在骂两个家伙是畜生。

    我看她年纪大了,也不能火气攻心,于是让她不要着急。

    “按理来说,你们俩这是谋杀,是要送进牢子里头,但我这个外人不好说什么,还要看陈老太的意思。”我将目光聚焦在陈老太的身上,她叹了口气,坐在一边不吭声,看样子心里头也是纠结。

    没办法,都是心头骨肉,她又怎么能下得了毒手呢。

    我知道事情终究还要解决的,于是转念一想,问他们是否愿意悔过,去父亲的坟头谢罪。

    两儿子自然是点头同意,当然,我让他们将那个小儿子也叫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人都站在了陈老太的屋子口,我和山昨晚也在大杂院凑合了一晚,起来后,陈老太说她不想去坟头了,怕伤心。

    我只好出门,带着他们三个人,来到陈老太老伴的坟前,发现这土坟还有点破旧,心里也是气愤,让他们回去赶紧修缮一下。

    “你们做的事,自己要承担,现在给你们个机会谢罪,磕三个响头吧。”我表情严肃。

    三人于是双双跪下,对着老父亲的坟前跪拜,每个人都是痛哭流涕,看来是真心悔过了。

    但只有我知道,陈老太的老伴阴魂还在,等他们三人起来后,我才吩咐他们去将陈老太接回去,以后好好孝顺,不然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客气。

    三人点点头立马离开了,回去就将陈老太接了回去,可怜老人家伤心过头,一直没有吭声,回去后也只和我说过几句话。

    随后我回到了陈道长的道观里头,将昨晚的事告诉了他,陈道长连连称绝。

    “还是你脑子灵活,我怎么就想不到呢?”陈道长佩服道。

    “唉,都是作孽,摊上这么些儿子也是受罪啊!”我也是无奈。

    有时候这世间就是这么奇怪,人心的私欲和邪念都会在潜移默化中滋生,渐渐腐蚀人的心善,连最后一丝道德底线都不顾了。

    随后,和陈道长简单的聊了几句,我和山也就往山下走,准备回去了,可结果等我俩一到山下,却发现自行车没了,这把我气的。

    他娘的,谁这么缺德,竟然偷了我俩的自行车,山一脸苦逼的看着我说:“哥,走路吗?”

    我尴尬了下,苦笑说:“坐车吧!”

    随后我俩回到陈老太的村子,好不容易等到一辆乡村大巴开往三门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