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重生回都市〕〔快穿撩心:BOSS,〕〔薄露菲薇〕〔异魔之主〕〔灾武纪元〕〔跨界闲品店〕〔巫师备忘录〕〔最强都市神兵〕〔主神猎手〕〔全能尖兵〕〔提拔〕〔叶哥的传奇人生〕〔如影谁行〕〔三人行必有女汉子〕〔蜜宠99次:再见,〕〔辣手狂医〕〔萌宝36计:妈咪,〕〔特种兵王在校园〕〔异界追魂使〕〔神御万界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五十三章 人偶鬼市
    ,精彩无弹窗免费!

    鬼市,一个生人不入,百鬼禁地的地方,按道理是给死人的。

    可祖父却摇摇头,说那鬼地方其实就是一个搭建起来的鬼市,说白了,就是一个占地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人偶鬼市,里头所有的屋子全部都是用木头打造而成。

    至于人吗,则是纸人打造成的,这把我愣的,那鬼地方我还从来没有去过,祖父咋知道的,于是赶忙追问。

    祖父尴尬说:“上次和一老娘们去外头玩了一下看到的。”

    我顿时脸红了,祖父这老不正经的,竟然也玩这么潮流的玩意。既然近的有个鬼市,那我自然不会放过,于是打算休息一晚,明早再过去看看。

    说起来,这段时间我可是受了不少的伤,新伤未痊愈,旧伤又发作了,没办法,只能忍着。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山起床后,第一时间就是赶往那鬼市,离我们三门镇也就一里地,在一处老林子后方,那地方也挺偏僻的,难怪我平日里没察觉到。

    一处木栏圈成了一圈,还挺大的,放眼望去,的确有足球场那么大,里头到处都是木屋子,打造的倒是挺精美的。

    但是令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是,在这偌大的鬼市里头,到处都是纸人,他们的身上穿着古老的服饰,奇形怪状的姿势,脸上涂抹的各种胭脂让人心里发慌。

    我和山站在木栏大门前,抬头一看,上边贴着一道镇魂符,心里头一股子异样的感觉,这鬼市看起来虽然平静,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总给人一种窥视感。

    对,就好像里头有人在窥视你。

    就在这时,里头忽然走出来一个大活人,这把我吓了一跳,以为是有小鬼出现了,可转念一想,这大白天的,哪有什么鬼啊。

    果然,那是一个老头子,看到我们后走了上来,隔着木栏说:“你俩来干啥?”

    我看他年纪不小了,于是好奇问道:“老人家,请问这鬼市什么时候开放?”

    老人家朝我俩仔细打量了下,最后盯着我的尸囊袋说:“你是葛大爷的徒弟?”

    我一听,就知道他认识葛大爷,看来好办事了,于是点点头,然后稍微说了下葛大爷的情况,老人家听后沉思了一会,最后打开大门,让我俩进去。

    老人家名叫鬼头叔,这是附近居民们专门给他取得绰号,因为他常年呆在这鬼市里头,所以大伙都认为他非常的邪门,平日里也没人愿意跟他来往。

    倒是葛大爷经常来看望他,我看他孤苦无依的,也不明白他为啥守着这么个鬼市,这鬼地方又是干什么用的。

    鬼头叔看我疑惑的表情,解释说:“以前打仗的时候,死的冤魂很多,他们孤苦无依,这附近的人见状,于是修建了这么个鬼市,专门用来安置那些冤魂。”

    “我看这鬼市眼下好像没有什么鬼气,是不是荒废很久了?”

    “唉,是啊,我家两代人守着这鬼市,每逢初一十五打开,可惜啊,都没落了。”鬼头叔有点无奈。

    看来冤魂已经非常少了,鬼头叔作为一个守门人,自然值得尊重,这是一个不被理解的职业,只有我才能明白他心中的体会,看样子他也是接触了很多的阴魂小鬼,所以知道的很多。

    我本来是不想说出那三门镇风水的事,但是看他和葛大爷熟悉,于是将事情一说,最后听说要寻找四样东西修复风水的时候。

    鬼头叔表情沉重,盯着鬼市看了许久。

    “有才,我知道你来鬼市是干嘛了,是不是寻找那阴牌令。”鬼头叔这么一说,我自然只能点头,其实连我都不明白我来这是找令牌还是舍利子。

    “阴牌令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这事我到现在都不理解。鬼头叔一字一句回答说:“鬼差的令牌!”

    听完后,我和山都吓住了,鬼差的令牌,他娘的,我们这不是找死吗,这世间先不说有没有鬼差,就算有,那玩意可是邪门,我一个大活人能对付吗。

    “您老别开玩笑啊!”我尴尬的笑了笑。

    “是真的,这鬼市因为地处风水煞位,所以非常招惹小鬼,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鬼差前来。”鬼头叔沉重说。

    这下子,我也沉默了,要说是偷盗鬼差的令牌,这事风险太大了,听鬼头叔的意思,鬼差令牌属于鬼差专有的令牌,是他们往返阴阳两界的重要工具,若是丢了,这鬼差在阳间久了,自然就会魂飞魄散。

    这是个损人不利己的事,我心想是否要去做呢,但是那三门镇的风水怎么办。

    我盯着鬼市,心里头异常沉重,鬼头叔看见我的脸色,安慰说:“你那师父估计早就算到了这一遭,所以特地托我弄了一样东西,说是日后用得上。”

    说完,鬼头叔转身离开,不一会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盒子,我接过来打开一看,发现里头竟然是一块令牌,一个普普通通,甚至可以说是黑色铁疙瘩的令牌。

    我好奇的取出来看了看,发现这铁疙瘩还非常沉重,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鬼”字,入手有一股子凉意。

    “这玩意其实是个仿制品,按照阴牌令打造的。”鬼头叔这一说,我倒是有些懵了,随后一想,他该不会是想要用这换取真的阴牌令吧。

    果然,他老人家点了点头,我心里头心惊肉跳,心想这可是个危险的活。

    “会不会太冒险了?”我皱着眉头。

    “不会,这玩意我放在地下好多年了,有一丝鬼气,同时那鬼差不会真身前来,而是派纸人过来巡视。”鬼头叔解释道。

    按照他的理解,就是鬼差一般都不会上来,都是将阴牌令放在一个轿子里头,然后让纸人抬着到这鬼市来,看看有没有逗留在阳间的阴魂,一般阴魂见到阴牌令,都会被压制,然后由纸人带着离开。

    所以说阴牌令还有克制阴邪的作用,我本来还挺犹豫的,可一想,咬咬牙算了,大不了拼一把就是。

    于是鬼头叔让我今晚上再来,说是刚好初一,我算了下时间,果然今天正是初一,说来也真是巧了。

    我和山只好先行回去,等到了店铺子里头,袁灵正背着书包站在店铺内,看到我后有些落寞。

    要说这小妮子平日里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我本来还想打趣一下,但看她心情不太好,于是上前问她咋了。

    袁灵低着头说:“我要回去了,实习提前结束了。”

    我听了后,沉默了半晌:“是不是我的原因,导致你工作被辞了。”

    袁灵没有吭声,但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事情很简单,干我们这一行的,基本上都是属于封建一套,不被接受也能理解,更何况袁灵的职位原因。

    只是这小妮子没有敏感的心思,我摇头叹气,于是走到店铺里头拿出一张平安符递给她。

    “就当是我赔礼道歉,这符你带着吧,以后有空就过来坐坐。”

    袁灵拿着平安符闷声不吭,随后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我看那小妮子还挺伤心的,心想回去找个工作好好生活吧。

    这一整天时间里头,我都一直在研究有关于鬼市的各种资料,发现这鬼地方果然是非常奇特,按照鬼头叔的意思,鬼市只是给冤魂一个栖息之所。

    让他们无处安放的冤魂能够有一丝慰藉,但说起来鬼市死气浓重,一般命格不硬的人进去,很有可能会被冤魂给生生吞噬。

    当然我不害怕,因为我和山的命格都挺硬的,最起码一般小鬼看到我俩都会避开。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让山准备一下,然后一道朝着鬼市走去。

    等到了乌龙口,往江水走了一里多,然后来到了鬼市前,发现里头亮起了不少灯笼,鬼头叔正在每一个屋子前点燃灯笼,火光一时间将此地照的通明。

    我进去后朝鬼头叔打了个招呼,他点了点头,让我们先去附近逛逛,待会过来找我们。

    看他一个人忙活的也挺累的,于是我让山过去帮忙,自个一人在鬼市里头转悠着。

    这鬼地方我平日里是没时间来,眼下当然要好好看看了。

    要说这鬼地方还挺大的,我转悠了一圈竟然迷路了,抬头一看,掐指一算,估摸着再过半个多小时就到子时了。

    于是往鬼头叔那边走,刚走了没几分钟,忽然间鬼市里头阴风一起,我皱着眉头站在原地,感觉这股子阴风非常怪异,于是回头一看,只见旁边一个纸人轻微晃动了下。

    这是一个女人,脸上涂抹了厚厚的胭脂粉,这纸人和旁边那些有区别,似乎有鬼气弥漫,于是我试探性的去处一张镇魂符,然后往纸人身上一贴。

    果然,纸人传来一声闷响,一道魂影飘了出来,迅速消失在鬼市深处。我刚想去追,这时鬼头叔过来了,拉着我说:“快躲起来!”

    我一看他神情严肃,也顾不上追那小鬼了,急忙躲在一处屋子里头,鬼头叔将大门用木板挡住,只留下了几个缝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