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神级保镖〕〔浮生缭乱〕〔半世情半世暖〕〔剑鸣九天〕〔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龙圣祖〕〔宫夜霄程漓月陈霞〕〔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一抹柔情倾江南程〕〔和甜文男主谈恋爱〕〔玄医归来〕〔终极学生在都市〕〔[刀剑乱舞]恋爱〕〔[综]和空气斗智斗〕〔快穿之戏精的自我〕〔超级捉鬼道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五十四章 纸人抬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亮的鬼市街道上,灯笼一排排悬挂,在夜风摇曳下,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清香。

    我原本想问鬼头叔那纸人小鬼的事,可是看他非常的严肃,只好将疑惑藏在心里头。

    大概过了几分钟左右,我看到远处的木栏被打开了,一幕让人惊悚的画面出现了,只见四个纸人抬着一顶轿子缓缓走过来,轿子古朴破旧,周身缭绕着黑气。

    一股不属于阴间的气息传来,隔着老远,我都能感觉到一股子心惊的意味。

    纸人普普通通,和外头那些没有什么区别,唯一让人惊悚的是他们的眼睛,带着绿光,好似有灵智一样。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画面,纵然经历了很多古怪的事,但还是非常好奇。

    鬼头叔低声说:“鬼差来了,待会他们会将轿子停在不远处的一个石台上,你将他们引开。”

    这话可把我吓了一跳,让我去吸引这四个鬼玩意,有没有搞错啊。

    “鬼头叔,咱俩能换一下吗?”我有些不好意思。

    “你小子,我告诉你,那玩意可是烫手的山芋,这四个纸人只需要以白酒喂养,再给他们几个女的纸人就行。”

    我看他一脸的正经,心想应该不会像葛大爷和张半仙那样不靠谱,咬咬牙一想,算了,都这节骨眼了还争啥。

    鬼头叔指着后边,在那角落里头已经准备好了几坛白酒,我点了点头,让山拿上几瓶,然后等了几分钟后,看到纸人将轿子放在了街道中一个较大的石台上。

    四个纸人围坐一圈,牢牢的守护着那轿子,我壮了下胆子,打开木门,然后仔细找了下旁边的几个纸人,专门挑了四个好看的过去。

    为了安全,我俩手里都提着个灯笼,大气都不敢出,慢慢的朝着石台那边走去。

    那四个纸人看到我们俩后都站了起来,那双绿色的眼睛盯着我们,真的,我真的感觉到全身发毛,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山别看平时胆子大,但是被一瞪后低下了头,我悄悄的走过去,然后努力强颜欢笑,指着纸人说:“四位大爷,我专门给你们挑了四个女人,还有几瓶好酒。”

    我心里都一直都在嘀咕,生怕他们会冲上来,好在那四个纸人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手上的纸人,当然还有山手中的白酒。

    果然,他们也免不了俗,于是我带着纸人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纸人也跟着过来了。

    见到这一幕,我心里头算是定了,于是将四个死人慢慢的引开,整整引开了有数十米的距离,我看到鬼头叔悄悄的拿着一个木盒子走到那轿子边上,朝着我点了点头。

    我一看差不多了,于是将白酒放在地上,纸人立马围了过来,也不见他们有所动作,直接坐在旁边,我急忙将手中的纸人扔了过去。

    说起来也好笑,这四个纸人眼睛一眯,仿佛非常享受一样,手里抱着个女的纸人。

    我看得也是好笑,想不到七情六欲这事到哪都有,就算是这些阴物也免不了俗。

    我和山悄悄的退了回来,怕招惹到这些纸人,好不容易跑了回去,鬼头叔正在木屋子里头急忙用木盒子将阴牌令藏了起来,在上面贴着一道符。

    “你俩赶紧带着阴牌令离开,十二点一过,这些纸人离开之后会察觉到阴牌令丢了,会回来的。”鬼头叔催促道。

    “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我有点担忧,鬼头叔年纪大了,怎么可能对付的了那些阴物呢。

    “你们放心,这几个纸人我没放在眼里,只要撑过白天就可以了。”鬼头叔一脸的自信。

    虽然挺担心他的,但是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和山悄悄的选了个小路往外头走,等到我俩出了鬼市的时候,忽然间我看到一个纸人又动了。

    心里头一惊,他娘的,以为我好欺负的不成,于是朝山使了个眼色,我俩故意慢慢的挪过去,然后手中捏着镇魂符和尸囊袋。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纸人套进尸囊袋,这小鬼在尸囊袋里头剧烈的挣扎。

    我俩急忙跑回了店铺里头,刚一进店铺大门,我就迫不及待的将尸囊袋打开,那纸人从里头冲了出来,想要逃跑。

    可惜我这店铺到处都是道家法器,纸人吓得站在原地颤抖。

    “露出阴魂!”我冷冷的看着纸人。

    不一会,一道阴魂从纸人身上飞了出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漂亮的女鬼,她害怕的蜷缩在原地。看这阴魂,好像没有阴煞之气,说白了就是没有戾气。

    “你为什么跟着我?”对付小鬼,我一般都是不客气的。

    “道……道长,我想请你帮忙!”女鬼唯唯诺诺,连声音都不敢大声。

    我看她死去也不算太久,于是问她到底是啥回事。

    女鬼说她叫小小,是附近一个村子里头的,因为前几天不小心外出游玩,整个人溺水死了,家里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她。

    尸体一直在乌龙口的江水中,小小好几次都在江水前徘徊,直到前两天,她看到有一排纸人将她的尸体从水里捞了出来,放在了棺材里头抬走了。

    因为只有尸体完整下葬,一般才能顺利进入阴间,当然还有其他的手段,小小也害怕了,于是悄悄的跟了过去,发现那些纸人对她的尸体做了一些不堪入目的事。

    这让她有些难受,我听完后也是懵了,那纸人到底是啥玩意,咋还有那爱好呢。

    “我看到过,他们就是刚才抬轿子的纸人。”小小哭泣说。

    我一下子为难了,按理来说,这种找尸体的事是我的分内事,但是那几个纸人毕竟太诡异了,连接着鬼差,我还偷了阴牌令呢。

    万一出事了的话该咋办,山也插话说:“哥,我看要不找鬼头叔帮帮忙吧?”

    我一想也是,于是对小:“你头七未过,还有时间,这两日都在店铺里头呆着,千万不要出去。”

    估计是我们两人的动静有点大了,祖父也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小小的阴魂后,也没有多大的惊诧,他老人家已经习惯了。

    “祖父,是我们吵到您了。”我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你俩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这事很简单,只要土地庙就行了。”祖父笑了笑。

    我整个人愣了下,土地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祖父急忙解释说:“那鬼头叔我也接触过,听他的意思,这些纸人是鬼差派来的,但是鬼差太懒,直接派了纸人过来,这是有悖纪律的。”

    按照祖父的意思,就是那鬼差必须要在固定的时间上来阳间一趟,他们必须要巡视一番,但有些鬼差就比较懒,就像我们今晚上遇到过的一样。

    鬼差丢了令牌是非常着急的,肯定会过来找,万一人家动手了,我们几个完全不是对手,毕竟那是属于阴间的玩意,因果关系太大了。

    但是祖父说可以将土地庙搬出来,震慑鬼差,让他们知难而退。

    土地庙本是地仙居所,掌管一方,鬼差自然不会动粗,我一想这事倒是可以啊。

    于是急忙朝着土地庙那边跑去,稍微布置了一下,然后就回店铺了。

    这一晚上,我一直都睡不着觉,因为担心鬼头叔的安危,怕他遭到那几个纸人的毒手,同时又怕那传说中的鬼差出现。

    好不容易熬过去了一夜,天色还没亮,我也没叫醒山,就急匆匆的跑到了鬼市,看到里头的灯笼还亮着,但是好多街上的纸人都散架了,就像是被人活生生的给拆了。

    我心里沉重,走进去喊着鬼头叔,可是回答我的却是寂静,鬼头叔难不成遇害了,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我整整饶了两圈的鬼市,才看见鬼头叔正躺在一个木屋子里头,身上盖着棉被正在睡觉,顿时松了口气。

    于是上前叫醒了他老人家,鬼头叔抬头看着我,笑了笑说:“没事,那几个纸人找不到阴牌令到处发火,我老人家不敢上前,只好睡觉了。”

    我听完后,顿时笑了,看来那几个纸人还真是个没智商的东西,竟然这么轻易的走了。

    “我估摸着他们肯定还会回来的吧?”我盯着鬼头叔,他点点头说:“阴牌令丢了可是大事,看来要准备一下了。”

    “土地庙吗?”我顺口而出,鬼头叔听后吃惊的看着我,于是我将祖父说了出来,他才恍然大悟。

    “不错,只有土地庙了,还有一天时间,我怕鬼差会找上门来,这鬼市不能呆了。”

    鬼头叔收拾了下东西后就离开了鬼市,我本来以为他是回到三门镇,可结果出乎意料,他直接朝着三门镇外的一处大山中走去,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啥,只能跟着。

    一路上,我将那女鬼小小的事道了出来,鬼头叔听完后有些无奈,说那些鬼差一般都挺好色的,活人他们是没法骚扰,但是刚死的人他们是可以下手的。

    我顿时汗颜,鬼差难不成就是这么个德行吗,也太缺德了吧。

    “算了,就当是顺手帮忙吧,反正都要得罪那些鬼差。”鬼头叔一脸的无所谓。

    我一想也是,我们将人家的阴牌令都拿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人家就算是要动手,也不看看土地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