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一拳正义〕〔重生军少麻辣妻〕〔抗战之八岁当后勤〕〔蜜战100天:总裁老〕〔无敌妖魂师〕〔异世界的拼搏生活〕〔无限求生〕〔养狐成妃:帝君,〕〔我的女友是女妖〕〔公主在上:摄政王〕〔神御九天〕〔逆天狂妃:王爷别〕〔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吻安神秘老公〕〔重生之大帝归来〕〔都市逍遥仙尊〕〔我的绝美冷艳总裁〕〔大神开黑带我〕〔咎由自娶:鲜妻每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五十七章 保护平民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转眼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半个多月,那梅子和刘洪也没来骚扰,当然,为了安全起见,刘馆长一直都派人守护着土地庙,生怕有阴鬼来袭。

    这一段时间,山的病情也好的差不多了,脸色也不再苍白,看来伤势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当然,我也没有松懈,毕竟还差最后一样东西就可以恢复三门镇的风水了,至于那道锦囊,我也打开看了,其实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

    舍利子,一般都是佛家的玩意,张半仙给的地址很明确,就在马家镇旁边的一座数百年的古庙里头。

    那是一座和尚庙,平日里香火还挺旺盛的,但我知道佛道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宗教体系,还是有所出入,所以一直心有忌惮,也没一个合适的理由前去要舍利子。

    那玩意可是佛家的圣物,是佛教高人死后留下的精华所在,又怎么可能给一个外人呢。

    所以我在等,等一个机会。

    但是机会还没等到,三门镇又开始出事了,这一次三门镇竟然死了两个人。

    死去的两个人分别是张匠头和他的老娘,当我听闻他们死去的消息时,整个人也愣住了。

    死讯是刘馆长告诉我们的,说那张半仙和老娘前一段时间外出了一趟,结果就死在了荒郊野外,尸体完好,悬吊在一棵老槐树下。

    整整三天,才被路过的人发现,我和山急忙赶到张匠头的家里,那外头已经围了不少人,都是隔壁邻居。

    刘馆长带着我挤了进去,然后将大门关上,张匠头的店铺到处都是铁器,墙壁都是漆黑的,那是打器具造成的。

    在屋子里头,我发现了两个草席,一股淡淡的恶臭味扑来,那是尸体腐烂的气味,整整三天才被人发现,的确是有些怪异。

    于是我打开草席一看,不禁蹙眉。

    张匠头死状挺恐怖的,嘴巴张得很大,舌头外露,都发紫了,眼睛更是突了出来,脖颈处有被绳子勒锁的痕迹。

    至于他的老娘也是一样,我不明白,是谁这么狠心杀死他们母子俩。

    张匠头的性子我也知道,属于唯唯诺诺的人,平日里也没得罪人啊,于是我继续观察,发现张匠头的胸口好像有些异样,急忙打开一看。

    发现心脏部位好像有缝针的迹象,轻轻按了下,皮肤竟然往里塌缩。

    我皱着眉头,取出一把小刀,也不管对死人是否尊敬了,轻轻划拉一下,没有鲜血,皮肤就像气球一样轻轻扯开。

    只见心脏里头竟然是空的,同时还有一张纸条,我赶忙取出来一看,纸条上写着一个字“死”,让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刘馆长,你觉不觉得这事好像是针对我的?”我回头问道。

    “你是说他们是故意杀害张匠头母子,是想警告你!”刘馆长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点点头,眼下也只有这种解释是最合理的了,看来平静的日子算是过去了。

    “我估摸着他们近期很有可能会再次出手,是为了警告我们。”我猜测道。

    刘馆长显然也没办法,毕竟敌人是在暗处,我低头看着张匠头,心里也有一丝愧疚,若是来人是针对我的话,那这就是下马威,下一次很有可能继续伤害别人,该如何阻止呢。

    无意中,我看了刘馆长一眼,发现他的脑门好像有点黑,急忙上前盯着他仔细看了一会,刘馆长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

    “有才,你干啥?”刘馆长扭过头,我郑重说:“你眉心有黑气,看来有血灾。”

    一个人的气运有时候是看得出来的,于是我继续问他最近是否有倒霉的事发生。

    刘馆长仔细一想,一拍脑门说:“有,前两日我差点就被天上掉下的一块石头给砸中脑袋!”

    我顿时有些汗颜了,这血灾还是挺特别的,于是说:“这幕后的人很有可能会对我认识的人下手,我估摸着应该会找你。”

    听到要找自己的麻烦,刘馆长也害怕了,急忙问我该咋办。

    看他那惊慌的表情,我掐算了下,问他最近都住在哪里?刘馆长倒是老实回答了,就在乡公馆里头,因为事情忙,他也没时间回去。

    我一想,那就对了,他们很有可能会将目标放在乡公馆里头。于是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想出了个办法。

    至于张匠头和他老娘,因为他们两人都没啥亲戚,听说有个儿子,但是在外头游荡了十来年,都没有回家过,大伙也没有联系方式。

    于是我和刘馆长决定将他们埋葬,就算是做一件好事吧,正好让祖父过来帮忙。

    回到店铺以后,山问我今晚上要动手吗。我想了下,点点头说:“要,不过又要辛苦你一趟,去保护刘馆长。”

    山跟了我有一段时间了,本身是个学道的好苗子,比我还要强,所以让他保护刘馆长我也放心。

    至于我吗,当然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先是匆匆忙忙做了五个小旗子,在上面以朱砂笔涂抹,画上五个不相同的符,名为五元天雷阵,这是我看葛大爷留下的东西学到的。

    这阵说白了,就是类似于障眼法,让人迷失,是一种很简单的迷惑阵法。

    随后我来到乡公馆,先是去了一趟仓库那,发现情况越来越严重,还没进去,就看到地上有黄水渗透。

    “时间不多了,最近镇子外头的水质越来越差,我怕会影响到居民的生活。”刘馆长担忧道。

    我点点头,看来必须要去一趟那寺庙了,随后我将五面小旗子分别放在乡公馆四个方位,在最中间的位置悬挂一面旗子,然后以灵符串联各处。

    双手掐印诀,彻底激活五元天雷阵,然后让刘馆长去外头再进来。

    刘馆长也是半信半疑,走出去进来后,我问他:“你看到我了吗?”

    “你不就在我跟前吗?”刘馆长一脸看白痴的表情。我笑了笑说:“我在你左边!”

    刘馆长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走上前用手一摸,结果发现好像没靠近一样,一直隔着有一米的距离。

    “奇了,我明明看到你站在我跟前。”刘馆长连连称奇。

    “这只是简单的障眼法,只能够迷惑他们一会。”但我知道,就是这么一会也足够了,最起码能够保护刘馆长免遭毒手。

    随后我让山呆在这儿,给了他一张符,说是有危险的时候就将符烧了,然后就回到了店铺。

    大概三个小时后,祖父回来了,他将张匠头母子的尸体安葬在了那乱坟岗处。我心里头也是无奈,没办法,他们已经是无主的尸体了,能简化一下也就算了。

    有时候人真的是和脆弱的,死去也就只有一副没用的躯壳,最后腐烂在泥土里边,成为了土地的肥料,好一点的就是火葬,还能有个骨灰存在。

    所以我一直提倡的是火葬,毕竟无污染,还能免除被人利用的危险,尤其是我这到处树敌的人来说,更有必要。

    祖父看我布袋子里头准备的满满的,一看就知道我要去干啥,沉声说:“有才,入了尸囊人这一派,有没有后悔过?”

    我不知道他老人家为啥要说这话,沉思了一会说:“生活本是无奈,没有选择,如果葛大爷不带我出来,恐怕我还只是一个油井的工人。”

    事实上,我还是很感谢葛大爷的,最起码能让我经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经历别人所没有的经历,还是挺不错的,再说我这人也是喜欢冒险的精神,虽然胆子小。

    祖父听到我这个解释后,也没再说什么,我看着他苍老的背影,心中也有些伤感,祖父年纪大了,说句难听的,我估摸着他这几年也差不多要归去了。

    到了晚饭时间点,我匆匆忙忙的吃了几口,就坐在店铺里头喝着茶,一边看着手中的一张符,一边望着外头。

    天色渐渐漆黑,夜幕笼罩整个三门镇,大街上来往的居民也慢慢的减少了,我搬了个椅子坐在外头,看着大街。

    心想乡公馆那边也不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一等大概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动静,我皱着眉头,夜风渐渐刮来,我感觉到有一阵阴风,冷不住打了个寒颤。

    难不成他们今晚不会偷袭,正当我有些失望的时候,忽然间手中的符有反应了,立马燃烧化成了灰烬,我急忙站起身来,看着乡公馆的方向,那边有动静了。

    于是我急忙赶了过去,直到乡公馆大门前,发现大门紧闭,我也不敢从正门进去,于是悄悄的爬墙进去,只见里头非常的安静。

    但我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人影,就在离我有十来米开外的一个角落里头,那儿也非常黑,那诡异的人影隐藏在里头,要不是轻微挪动了一下,我还真的发现不了。

    我赶忙悄悄的爬了下来,躲在一个柱子后边,然后仔细观察,发现在二楼一处拐角,山正朝着我的招手,他正和刘馆长在一起,两人都非常警惕的看着下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