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天帝系统〕〔重生军嫂:老公坏〕〔不灭剑主〕〔黑域血主〕〔圆月诛心〕〔每秒都在升级〕〔通天证道〕〔六界神君〕〔维多利亚的秘密〕〔末世重生之溪晴〕〔倾城天下〕〔妙影别动队〕〔奥斯之主〕〔奋斗在饥荒年代〕〔大周九千岁〕〔我在漫威作大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最佳娱乐时代〕〔谋断九州〕〔死神之最强市丸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六十二章 风水秘境(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如今,四样修复风水的东西算是彻底找到了,我心里头一块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赶忙回到了三门镇,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刘馆长,让他前来一场,将罗刹寺的情况告诉了他,刘馆长听了后非常的高兴。

    “有才,东西齐集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看还是尽快修复风水吧。”刘馆长警惕说。

    这事我当然早就想好了,就定在明天早上,同时让他多派一点人守着土地庙,以免出了差错。

    “刘馆长,我算是葛大爷的徒弟,能否告知三煞风水另外两处在哪里吗?”这个一直是我近一段时间以来最为困惑的心结。

    可惜刘馆长露出为难之色,显然是不想告诉我,按照他的心思,估摸着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没办法,我只好让他先回去,祖父又给我们俩弄了碗热汤,暖暖身。

    眼下时间也很晚了,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连夜的奔波,我也有点疲劳,于是回到房间里头,刚想躺下休息。

    房间门就被祖父打开了,他一脸慈爱的目光看着我,苍老的面庞满是皱纹。

    我微微坐起身,苦笑说:“祖父,你还不休息?”

    他老人家摇摇头,盯着我说:“有才,是不是当了尸囊人以后,遇到了很多危险的事。”

    他这话让我沉闷了,的确,自打当了尸囊人,我遇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是我二十几年来从没经历过的。

    心中也明白祖父的担忧,他是怕我撑不下去,同时也替我无奈。

    “唉,祖父,既然选了这条道,就算再累我也得坚持下去。”我眼神略带坚定。

    祖父看到我这么坚持后,也不再吭声,让我早点休息,转身回房了。这一晚上,我做了个很简单的梦,不是恶梦,而是一个简单的少年梦。

    梦到我一个人独自走在山间小路上,看着远处的风景,看着天地间的一切,然后渐渐的消失在了山路的尽头。

    我自然不会明白这梦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太深究,睁开眼的时候外头已经天亮了。

    山跑过来说东西都准备好了,我点点头,起身带着布袋子,里头有我们今晚拿到的舍利子。

    来到下边店铺,刘馆长身后带着十来个人,手里拿着剩余的三样东西递了过来,我盯着布袋子里头四样玩意,心中也有点感慨。

    为了这几样东西,我可是经历了不少的危险,去了一些常人不理解的地方才收集到的,要说过程艰险,其实也相差不多了。

    我们一行人来到了那小竹林,那口水井依旧严密封锁着,但是和普通的水井不同,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臭味,和乡公馆那仓库里头的气味一样。

    刘馆长让人小心翼翼的挪开上边的石板,顿时水井里头有一股子黑气飞了出来,我急忙让众人退后,这玩意可是有毒的。

    随后我走上前去,用一张纸鹤飞下去探路,确定没有危险后,才回头对刘馆长说:“就我们三下去吧,其余的人守着水井,不要让其他人下来。”

    刘馆长点点头,转身吩咐其他人,然后找来一根绳子,我先打头阵摸索了下去,和上次一样,这下边还是漆黑阴森。

    等到了底部,双脚满是淤泥,我抬头喊了下,山和刘馆长也相继下来,那个半米多高的小洞不时往外透着阴风。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上一次要不是侥幸,恐怕我早就死定了,尤其是那怪物,更是可怖。

    好在随着那风水大柱子破裂,怪物也已经死了,所以我们三进去的时候也没有遇到任何的怪事。

    仔细打量,那山洞依旧和先前一样,不过上边的石头碎屑掉落,地面上满是大小不一的石头,那座石屋子也被炸出了好多个小洞。

    圆柱子的裂缝清晰可见,一缕缕玄黄地气外泄,混合着阴气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我紧紧盯着那石屋子,回头问刘馆长:“这些东西都是谁建造而成的?”

    刘馆长这次倒是没有任何的迟疑:“还不是你那师父,不过他老人家为了三门镇,真的付出了太多。”

    镇子上的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像刘馆长这种身份的人肯定是知晓的,所以他才会非常的尊敬葛大爷。

    我点点头,再一次进入了石屋子里头,这一次我们三都有准备而来,三道手电筒相互朝着里头探照过去。

    发现里头的白骨等等都已经被消化腐蚀了,甚至连铁链都没了,也就是说,当初的玄黄地气泄露,连同白骨都被活生生的给弄没了。

    我越想越害怕,他娘的幸好当初跑得快,到了现在,我也知道当初杀我们的那怪物是啥玩意了,是厄鬼,伴随着风水阵眼而生。

    说白了就是那圆柱子旁边的一块石头,后来渐渐的生长才变成了一个毫无理智的怪物。

    我们三跟前,那圆柱子上的裂缝很宽,有拇指粗细,蔓延开来,非常的触目惊心。

    我看得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上前用一张灵符贴着,灵符立马烧了起来,活生生的被弄成了灰烬。

    “哥,我们该怎么修复这风水大柱子呢?”山好奇的盯着石柱子。

    “唉,我也不太懂,先看看再说。”我有点尴尬了,找到了东西,竟然连怎么用都不知道。

    好在刘馆长这家伙有点见识,想了一下后说:“有才,你去看看柱子后边是不是有一个暗格。”

    我一听,急忙走了过去,在墙上摸索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个暗格,用力一按,暗格立马打开了,露出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小洞。

    从里头吹来一阵冷风,仔细一看,竟然还有淡淡的黄色光晕,我仔细感受,发现这股子光晕让人浑身舒畅,心中大惊,难道是到了风水宝地了。

    正想进去时,我回头一下子看到圆柱子上有一个凹槽的部位,随后一摸,心里一定。

    于是取出瓶子,打开后将双阴鬼血倒在了那凹槽里头。

    “有才,你发现了什么?”刘馆长好奇的看着我。

    “我想葛大爷是算到这风水有一劫,所以太提前做好了功夫。”我笑了笑,也没有解释,然后朝着暗格里头走去。

    这是一条非常笔直的过道,两旁是光滑的石壁,双手抚摸在上边,能够感受到森森的寒意。我手中拿着木剑,以防突然出现的危险。

    这条过道不长,也就是二十来米,到了尽头有一扇石门,用力一推,石门无声无息的打开。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眼前黄光大盛,急忙眯着眼睛,待适应后才探出脑袋一看。

    这一看我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就连刘馆长和山也都懵了。

    在前方,一个微型的小镇出现在我们眼前,足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覆盖无尽。

    小镇的屋子只有半米多高,在他们顶部,是一片片淡淡的黄云覆盖,但我知道,那就是最为纯正的风水地气。

    “有才,好像和三门镇的一模一样。”刘馆长呆愣说。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皱着眉头一看,果然发现与三门镇竟然一模一样,小桥流水,街道外墙等等,真的非常精致。

    “您老难道没来过这儿吗?”我好奇问道。

    “当初葛大爷只告诉我进来的办法,从来没带我进来过。”刘馆长苦笑说。

    我点点头,明白葛大爷是不想让刘馆长知道太多,不然因果关系太大了。

    我们三盯着这微型的三门小镇,然后朝着一条街道走了过去,望着两旁的屋子,我忽然有一种做梦的感觉,难道三门镇的风水这么奇特吗,竟然出现了和上边一模一样的小镇。

    与此同时,我似乎有一个错觉,那就是这小镇和上边是关联的,也就是说要是出事了,那三门镇基本上就是废了,想到这,我整个人吓出了冷汗,这也太可怕了,必须要严密保护好这里才是。

    所以我们三走得非常小心,生怕破坏每一个屋子,大概走了三十米左右,直到前方出现了一个空地,在那空地上,有两个石人造型。

    非常的粗糙,与四周那些精致的屋子比起来要难看许多,就好像是被遗弃了一样。

    我走到跟前盯着两个石人仔细一看,竟然有种错觉,那就是一个是僧人,一个是道家的人,佛道的石像竖立在此。

    但在他们身上,我感受到的是死气,仔细一看,发现他们的身上也有裂痕,瞬间明白过来了。

    正巧山也发现异样:“哥,你看他们的手里。”

    山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他们的双手中分别拿着两个东西,一个是石牌,一个椭圆形的石头。

    我心中一沉,急忙取出舍利子和阴牌令,放在他们的手中。

    这样一来,我也算是明白了,看来只要有裂痕的地方,那就是代表风水被破坏的地方。

    “你俩去找找,还有没有一处裂痕的东西。”我让山和刘馆长去附近找找。

    事实上,从我们进来到现在,还没有遇到危险,但不知为何,我心里头还是很沉重,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不成修复风水这么容易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