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猫宠的正确姿势〕〔天降萌宝:总裁爹〕〔郡主逆天:邪王滚〕〔重生黑客女王〕〔孟婆汤无毒〕〔捉妖奶爸〕〔妖孽之最强主宰〕〔小祖宗,要上天〕〔神奇新世界〕〔诗与刀〕〔晚唐驸马〕〔变身少女的日常〕〔最强大昏君系统〕〔我的美女村花老婆〕〔你是迟来的暖风〕〔等风等你等婚妆〕〔玉兰姻〕〔南情北往,爱来不〕〔重生1998致富法则〕〔案生情愫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六十三章 风水秘境(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偌大的地下风水世界,微型的三门镇,天空中满是一片迷蒙的云气,这就是三门镇三煞风水之一。

    至于另外两处,我估摸着也是相差不多,必然神秘,这让我对于三门镇的风水起了好奇之心,为什么这地方如此的与众不同。

    想到这,我忽然有一种错觉,那就是三门镇还有更大的隐秘,具体是啥,或许将来我有机会去了解到。

    眼下我最关系的还是如何修复这风水,从裂纹上来看,的确是被破坏了,导致这地方玄黄之气外泄。

    远处,山和刘馆长都在找另外一处裂缝,但两人找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找到,走过来摇了摇头。

    “有才,葛大爷没有教你啥风水的术法吗?”刘馆长这话问得我挺尴尬的。

    “他老人家平日里忙,没时间教我那些风水术法。”我随便敷衍了下。

    这下子好了,我看着手中的蟒精胆愣愣发神,这玩意到底该怎么用呢,一时间犯了愁。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到上边有异样,急忙抬头一看,发现那原本迷蒙的云气忽然间快速聚拢,形成了一个漩涡,心中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脚下的大地也在轻微的颤动,我惊慌中回头一看,发现那两个石人都在裂开,裂纹越来越大。

    “不好,有可能是地震。”我第一时间就是觉得这地方太不稳定了,看样子这样下去必然会被完全摧毁。

    “哥,要不我们先退出去吧。”山担忧的看着四周。

    我想了想,反正还有机会进来,等地震停了后再说,于是我们三急忙顺着原路返回,想要暂时离开这儿。

    回到过道里头后,我们三一路小跑,眼看就要出到那石屋里头了,忽然间,一道身影闪过,我心中大惊。

    这黑影直直的朝着我扑来,直接抓向了我手中的蟒精胆,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压根就反应不过来,蟒精胆立马被夺了过去。

    随后,我们三一下子被从天而降的一张网给活活的盖住了,瞬间摔倒在地上。

    我心里头慌了,这是谁,怎么会在这儿,急忙想要拿出木剑朝着大网砍去,猛然间脑袋一疼,鲜血顺着脑门流了下来。

    我眼前冒着金星,痛苦的倒在地上,然后抬头一看,石屋子内亮起了一团火光。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这道人影是谁,正是那刘洪,他一脸邪异的看着我们,面带冷笑,诡异的面容让人心底发寒。

    “刘洪,你在干什么?”我愤怒的挣扎了下。

    “嘿嘿,你不是要修复这风水吗,我就偏不让你成功,让你成为三门镇的罪人。”刘洪奸邪一笑。

    “你可知道,不修复风水,会死多少人,你良心过意的去吗?”我丝毫不顾及脑门上的鲜血,要是网一破,第一时间就是和这家伙拼了。

    “对不起,我杀的人太多了,良心对我来说就是废物。”刘洪的话让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回头看着刘馆长和山,两人都愤怒的看着刘洪,我们三一下子成了瓮中之鳖。

    不过我不清楚上边不是有人守着吗,咋就让刘洪进来了,随后一想,这家伙邪术厉害,普通人自然不是对手。

    蟒精胆被夺了,我心里头非常的着急,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到底想要什么,是尸菌吗?”

    刘洪摇摇头,带着恨意的目光:“尸菌随时都可以祭炼,但是你三番两次破坏我的行动,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原来这家伙是恨我在捣乱他的行动,还真是小人心性。

    一旁,山毫不畏惧,破口大骂:“你有本事就和我哥斗一斗,看他打得你落花流水。”

    这小子还真是啥话都敢说,我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心想就我这状态能打得过人家吗。

    刘洪丝毫没有怒意,依旧冰冷的目光看着我:“你我本为同门中人,我本不想为难你,但是为了扫清障碍,对不住了。”

    说完,手里头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尖刀,然后缓缓的朝着我走来,我们三也被吓住了,刘馆长直接想要站起身来,但是无奈这网结实了,他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有才,你快出手啊!”刘馆长六魂无主,脸色苍白。

    我挣扎了下想要用符烧了这网,但是速度压根没人家快,眼看尖刀就要朝着我脑门砍去。

    这一瞬间我闭上了眼睛,心中苦叹,难不成就这么死了吗,也太憋屈了,好不容易收集到了四样修复风水的玩意,如今竟然要死在这。

    我脑子里头一片空白,恐惧在心里头蔓延,然而等了有几秒,我发现尖刀迟迟没有下落,于是睁开眼一看。

    发现刘洪面色痛苦,整个人哆嗦的往后退了几步,在他的胸口,贴着一道符,一道灵符。

    我愣了下,这是咋回事,急忙扭头一看,这一看我整个人兴奋了起来。

    在那圆柱子边上,站着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正是那坑爹不靠谱的葛大爷,他一脸平静的站在那盯着刘洪。

    “葛大爷!”我高兴的全然忘记了疼痛。

    他老人家朝着我点点头,然后走过来,也不知使得什么法,取出一根银针,直接在刘洪脑门上一刺,这家伙立马惨叫了一声,然后倒在地上抽搐,不一会就昏了过去。

    这关键时刻,葛大爷竟然出现了,不得不说出乎人意料之外,他老人家过来将我们从网子里头放了出来后,还未等我询问,直接皱着眉头说:“其他事先放着,修复风水要紧。”

    说完,他从刘洪手中拿走了蟒精胆,然后走入了过道里头。

    眼下地震已经停止了,我们四人进去后,葛大爷直接走到了那空地上,盯着两个石人瞅了好几眼。

    然后来到旁边,盯着地上看了一会,用脚扫了下地上灰尘和石头,我一下子发现那上边竟然有一个圆形的凹槽,也不知是啥玩意。

    葛大爷回头看着我说:“有才,你知道自己的命格吗?”

    我不明白他问这干啥,点了点头,葛大爷指着那凹槽说:“以精血化风水,塑地精之像,镇守三煞风水。”

    仔细一听,我还未理解,等到回过神来后,我才明白过来。

    “您老是让我用自己的血放入这凹槽当中?”葛大爷点点头,虽然不明白原理,但是我知道他老人向来做事都是很有把握的。

    也没多想,正想上前放血时,山一下子拉住我说:“哥,你不会有事吧?”

    我笑了笑,摸了下他脑门:“放心吧,我命硬的很。”

    但是显然,葛大爷还是挺担忧的,他着重提醒了一句话,那就是献祭了精血后,就等于与三门镇的风水相连在一起了,因果关系太大。

    若是三门镇风水破败,连同我在内,就死定了。我听了后也是心中一沉,可是一想,他娘的,这三门镇的寿命比我都长,咋可能比我那么早破败呢,一下子就释然了。

    葛大爷看我没有反驳,也不再说什么,于是我走上前去,葛大爷取出一把小刀递了过来。

    要说放血这事我可没少干,非常熟练的划破胸口,鲜血顺着小刀滑入了凹槽当中。

    葛大爷一看也差不多了,于是取出一张灵符,漂浮在凹槽上,只见上边的云气立马汹涌而来,瞬间融入了凹槽当中,连同那些四散的玄黄地气也迅速涌来。

    一时间,这里风起云涌,我急忙退后了几步,感觉风势很大,但是葛大爷依旧身形稳稳的站在原地,紧盯着里头。

    几分钟后,当所有一切都平静下来时,我才惊讶的发现那凹槽里头此时立着一个石人,一个和我相差不多的石人。

    全身光滑如镜面,这一幕让我们三都呆立在原地,这不就是我吗。

    “葛大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石像。

    “唉,这才是最重要的个环节,所谓三元鼎立,前有道像和佛像,当年我特意准备了第三个,就是怕有一天风水破坏,能够及时修复。”葛大爷表情凝重。

    听他的意思,就是第三个是候补的,是依照周易八卦里的三元大势来规划的,但我不明白为啥就一定要选我呢。

    带着这个疑问,葛大爷将手中的盲井当放入了石像胸口,竟然像水一样融入了进去。一时间,这石人好似有了生机一样,竟然动了,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亮了起来。

    随后伸出双手,握住旁边的两个石像,那两石像也开始动了,相互伸出双手握在一起。

    他们的胸口,各自两着一团光芒,佛像和道像身上的裂纹开始慢慢的恢复了起来。

    原本风起云涌的上空也平复了下来,裂纹恢复的速度很慢,但是可以预见不久后就会恢复正常。

    三个石人站立的位置很奇特,以三角形的方位站立,蟒精胆、舍利子、阴牌令各自发挥不同的效用。

    葛大爷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说已经修复完成了,估摸着再过十天半个月的,基本上就能彻底恢复过来,到时候三门镇的水势也能缓解过来,随后让我们离开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