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天帝系统〕〔重生军嫂:老公坏〕〔不灭剑主〕〔黑域血主〕〔圆月诛心〕〔每秒都在升级〕〔通天证道〕〔六界神君〕〔维多利亚的秘密〕〔末世重生之溪晴〕〔倾城天下〕〔妙影别动队〕〔奥斯之主〕〔奋斗在饥荒年代〕〔大周九千岁〕〔我在漫威作大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最佳娱乐时代〕〔谋断九州〕〔死神之最强市丸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六十五章 青头鬼(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屋子内,看起来非常的平静,装饰温馨,挺有女孩子的文艺范,墙上挂着几幅照片,上面都是袁灵生活照。

    这小妮子还别说,长得挺可爱的,就是那性格让我特别没办法,我手里拿着八卦盘,手捏一枚铜钱,悄悄的走了进去。

    八卦盘指针在转,那是代表此地有阴煞之物,我用铜钱串着红绳,然后往空中一扔,铜钱停滞在半空,猛然间朝着屋子内一个房间贴了上去。

    直直的贴在了房门上,雅松进来后,我问她那屋子是谁的,雅松说是袁灵的,今早就一直在房间门里没有出来。

    我皱着眉头,这都过去了几个小时,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头干吗,想到这,我走了过去,刚想敲门,忽然间感觉到门上湿漉漉的,用手一摸,全是一些冰冷的水,甚至还有点怪味。

    心里头一惊,急忙推开门进去,发现房间内非常的暗,窗帘被死死的拉住了,里头的阴冷气息比外头还要浓,就跟开了空调一样。

    我急忙将窗帘一打开,让外头的空气渗漏进来,驱散屋子内的阴气。

    结果发现床上没有人,袁灵压根就不在屋子内,与此同时,我看到床上好像有一些毛发,捡起来后一看,这毛发竟然是青色的。

    要说一个大活人,有青色的毛发必定是有异常,恍惚间,我看到床边好像有一个脸盆,低头一看。

    脸盆内都是一些灰烬,用手一摸,感觉有些异常,我捣鼓了一下,发现灰烬里头有一些毛发,那一瞬间,我感觉这小妮子烧的东西好像是动物,虽然没有尸骨,但是那感觉的确是非常的怪异。

    她到底遇到了什么怪事,为什么变得这么古怪,我带着疑惑刚想起身,忽然间看到床底有东西,亮着淡淡的银光。

    于是伸手一摸,取出来一看,竟然是一把小刀,是解剖尸体专用的刀。

    雅松一看到这刀,惊讶说:“这不是那导师的吗?”

    我拿着这刀仔细打量,感觉非常的邪门,同时惊呼道:“袁灵是不是去他那了。”

    雅松一看我的表情,也慌了神,我俩急忙走出去,在她的带领下,朝着那导师的住处赶了过去。

    还别说,这家伙的住处竟然不是在市里头,而是在郊区外一栋老旧的住宅楼里,四周都是破旧的老屋子。

    我俩一路七拐八弯,好不容易在一条小巷子里头找到了那栋破旧的大楼,雅松指着最上边的楼顶,说那导师就住在上边。

    我二话不说冲了上去,然后拿着八卦盘,测量这里的阴气方位,选定了其中一个房门后,我跑过去一脚踹在了大门上。大门被踹开的一瞬间,屋子内灯光一灭。

    隐约间,我看到一个人影闪过,随后灯光再一次恢复了起来,这一下子,我才看清屋子内的场景。

    一个普通的大厅,旁边摆放着好几排书架子,还有一个书桌,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手术台一样的玩意。

    灯光有点昏暗,我警惕的盯着里头,手中拿着木剑,感觉这地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怪异,甚至比袁灵的房间比起来,还要正常许多。

    但是作为一个尸囊人,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地方还是有古怪,可能是我踹门的举动引来了动静,不一会,里头房间门打开,一个四十来岁,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穿着一件休闲的衣服,惊讶又恐惧看着我说:“你是谁?”

    我一看他这样,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冲动了,于是尽量恢复平静苏红:“袁灵在这吗?”

    中年男人听了后,眉头紧锁,朝着我打量了一番,也没吭声,正巧这时雅松进来了,她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都没敲门,急忙解释了一下。

    当然这家伙也没说我是干啥的,而是以朋友的名义,那中年男人听了后,也没有恼怒。

    好在这会里头出来了一个人,正是袁灵,她疑惑的看着我们,尤其是盯着我,表情惊讶。

    “有才哥,你怎么来了?”这小妮子的表情看样子没啥异常啊。

    我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一看这地方不合适,于是尴尬的随便敷衍了过去,然后一把拉着袁灵,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带着她出了住宅楼。

    等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我才严肃的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怪事?”

    袁灵一听这话,整个人也愣住了,她摇头说:“没有啊,就是最近做了点恶梦。”

    看她那表情,我也察觉不出来她是否遇到了脏东西,总之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正巧这时雅松过来了,简单的说了事情的经过。

    袁灵这才尴尬的看着我,说那天是说梦话,让我别当真。

    这事我压根就没放在心里头,站在远处,回头盯着那住宅楼的方向,感觉那道窗户里边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们,心中一沉。

    我虽然无法确定那家伙是否有异常,但是可以肯定有古怪,回到袁灵的住处后,我问她最近为啥天天往那跑。

    袁灵说那导师以前帮助过他很多,这次请她过去是想让她帮忙整理一些材料。

    说实在话,她一个女人家去那,要是胆小的肯定是不敢,但是袁灵这小妮子胆子倒是挺大的。我看整理材料是虚假的,肯定有目的。

    “有才哥,你过来要不我带你去吃一点东西。”袁灵好客的邀请道。

    “不了,我看你的确是遇到了一点怪事,这样子吧,今晚我就去那住宅楼看看,你呆在家里不要出去。”我打定了主意。

    这小妮子见我这样,也没啥话说的,估计她也知道我的性子,于是我来到她的房间里头,仔细打量了下,在门口和窗户位置上贴着两道三清灵符,在床下拉上一道红绳。

    同时将那脸盆中的脏东西倒掉,放上一盆清水,往里头放入一些糯米,另外就是将一把小木剑放在她的枕头中。

    做完了这些后,我告诉袁灵今天就不要出去了,和雅松呆在一起,等我晚上回来的时候再说。

    袁灵自然照做了,这小妮子看我的表情,知道有怪事发生,她也想弄明白是啥回事。

    随后我一个人朝着郊外赶去,等到了那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会就天黑了,我来到住宅楼边上,悄悄的溜了进去,在那中年男人的对面找了个已经荒废的屋子,然后躲了进去。

    时间一晃,很亏就到了晚上,我掐算了下时间,从门缝往外一看,对面还没啥动静,但是门下的灯光告诉我屋子里头有人。

    我只好耐着性子,又等了两个多小时,眼看就要到子时了,对面还是没啥动静,这让我等不住了,心想不能再这样下去,正想推门出去时。

    忽然间大门打开了,我心里头咯噔一下,急忙躲在门后边,仔细一瞧。

    大门虽然打开了,但是那屋子里头压根就没有人出来,只感觉有一道阴气外泄,然后大门紧闭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些迷惑,又等了一会,大门又关了起来,这一刻,我第一个想法就是难不成我被发现了。

    心里头一想,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等了,推开门悄悄的走了过去,走道上非常的死寂,这老楼虽然有人居住,但大多都是一些老弱妇孺,一点阳气都没有。

    我心里面也有点慌,这算不算是私闯民宅内,等到了对面,我轻轻的敲了下门,里头没有动静,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

    难道他人不在里头吗,我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刚才大门打开的时候,那家伙其实已经出去了。

    带着这个困惑,我直接用力敲了下大门,眼见没有任何的动静,我用力一推,惊讶的发现大门竟然没有关。

    屋子内,灯光惨白昏暗,这中年男人的屋子,白天看起来丝毫没有一丁点的怪异,可是到了晚上,我却发现这屋子非常的阴森。

    尤其是那个手术台,更是让人浑身发毛,有谁会将手术台搬到家里头呢,这不是嫌晦气吗。

    我好奇中取出一张灵符,然后手捏法印,灵符随风而动,直直的飞向了里屋。

    顺着灵符,我走过去一看,发现里头有一个小屋子,打开一看,那一瞬间,我整个人惊吓住了。

    在那里头,是一片诡异的装饰,四面墙上都挂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动物毛皮,大多都是黄鼠狼和老鼠等皮毛。让人浑身发冷,在那屋子最中间,摆放着一张黑色的毛毯。

    上边有一个用血画成的圆圈,长着一些青色的毛发,这与我在袁灵房间里头发现的一模一样。

    我急忙上前,抚摸了下这青色的皮毛,感觉非常的阴凉,随即一拔,感觉拔出了不少的血。

    同时在那毛毯旁边,还有一些照片,上面大多都是一些女性的照片,我仔细一看,发现这些女性大多都是年轻人,同时还发现了袁灵的照片。

    心中一惊,果然,这所谓的导师心术不正,他到底想要干啥。

    我双目紧紧的盯着那青色的毛发,仔细一想,恍惚间,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全身冰凉,表情发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