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兵王俏总裁〕〔重生异能影后:男〕〔相魏〕〔3岁小萌宝:神医娘〕〔重生空间之少将仙〕〔精灵之黑暗虫师〕〔重生八零狼夫勾勾〕〔国民初恋:追男神〕〔神脉〕〔校花的透视狂少〕〔终极小村医〕〔女总裁的至尊高手〕〔万界最强兑换系统〕〔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怎么又是天谴圈〕〔权臣的不老娇妻〕〔嘘,我要亲你了〕〔听说我是啃妻族[快〕〔超神学院之地球之〕〔当土豪门遇上真豪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六十七章 一壶老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说有时候这些鬼玩意虽然死去了,但是非常的邪门,就像眼前的青头怪,连我也整不明白到底是学会了什么鬼术,竟然这么厉害。

    惊慌中,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木剑,堪堪挡住青头怪的双手。

    同时狠狠的一拉红绳,再一次将他牵倒在地上,然后一把抱着他在地上打滚,也不用管这鬼玩意身上的鼠皮了。

    恶心就恶心吧,咬咬牙一把揪住青头怪的头顶的绿毛,然后狠狠的一扯,结果只弄了一点下来。

    青头怪痛的面色狰狞,事实上已经非常恐怖了,我也不敢直视,猛然间背后一痛,回头一看,这家伙的右手狠狠的刺入了我的背脊当中。

    痛得我龇牙咧嘴,匆忙中直接一巴掌盖了过去。

    青头怪都被我这一巴掌打蒙了,愤怒的看着我,要说人在紧张的时候是没啥理智可言的,我一看这家伙瞪着我,连着扇了两巴掌。

    然后从布袋子里随便摸了一张符,直接塞进青头怪的嘴巴中,结果忘记塞的是五雷符,这下好了。

    “砰”的一声炸响,青头怪的嘴巴立马被炸开了,鲜血四溅,我急忙紧闭双眼,然后顺势往旁边一滚。

    感觉脸上湿漉漉的,非常的恶心,急忙用手一摸,扯下一片血肉,我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青头怪受到重击后站起身来,张着血盆大口盯着我,然后冲了过来。

    我看得全身发毛,正想躲闪时,忽然间从门口进来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是葛大爷,他冷冷的盯着青头怪,然后冲上去一把抓住青头怪脖颈上的红绳一扯。

    直接将青头怪按在地上,然后喊道:“你赶紧去厨房找一壶老酒。”

    我也整不明白他要干啥,急忙去厨房里头翻找,好在还有半瓶老酒,然后急忙冲出去,葛大爷接过老酒,然后迅速打开,往里头塞了一张符。

    一股脑的倒入了青头怪的嘴巴中,然后顺势将他头顶上的绿毛一把扯下来。

    也不知咋的,青头怪一下子开始抽搐,嘴巴往外冒着恶心的绿水,非常的臭。身子迅速的腐烂发霉,皮肤渐渐的没了血色。

    短短片刻间,一个好端端的尸体就变成了干尸一样,随后一道淡淡的黑色阴魂从尸体内飘出,葛大爷直接拿出尸囊袋,将这阴魂套住。

    青头怪算是彻底被制服了,我松了口气,捂着背部的伤口苦笑说:“葛大爷,你怎么来了?”

    葛大爷看着我背后的伤口,走过来用糯米敷在我的伤口上,一时间黑烟冒起,看样子是中了尸毒,但好在应该没有啥大碍。

    “还不是怕你解决不了,所以过来看看。”葛大爷一边帮我包扎伤口,一边又帮我解答困惑。

    原来,这青头怪生前肯定是学了一些邪门的术法,死后才会用那些害虫尸体祭炼自己,想要变得厉害点,可结果很明显,还真变得非常厉害。

    至于为啥要用老酒,这说起来还有个小故事,话说青头怪生前是喝老酒噎死的,所以死后也最害怕老酒,当然这压根就没有依据,只是民间的俗话罢了。

    不一会,袁灵和雅松也进来了,两人一看到地上的干尸,吓得六魂无主。

    “有才哥,人呢?”袁灵显然是不相信地上的干尸。

    我指了指地上,也不用我说,她立马会意,整个人落寞的站在一边,我知道,这是她的恩师,是曾经教她的老师,谁曾想如今却要加害她。

    至于这家伙是怎么死的,我已经不好奇了,总之让袁灵去找人处理一下后事,等到现场干净了以后,我们才离开这儿。

    到了楼下以后,我一想也该回去了,于是和袁灵道别,这小妮子显然有些不情愿,低头说:“有才哥,能不能再住一晚,我有些害怕。”

    这下字,葛大爷立马用一种会意的眼神看着我,就好像在说小子,有前途啊。

    没办法,我只好跟着她回去了,这一晚上,雅松也回家了,我只好暂时睡在沙发上。好在袁灵这小妮子睡的还挺熟的。

    可怜我背部被青头鬼弄伤了,痛得不行,愣是硬撑到天亮。

    随后袁灵从房间里头出来,这小妮子经过这一晚后,精神头恢复了很多,说是要请我去吃早餐。

    我实在是疲惫的不行,又不想扫了人家的兴,只好和她出去吃了点早餐,然后就急匆匆的告别,回到了三门镇。

    青头怪的事算是解决了,回到店铺后,祖父听说我受伤了,也没当回事,说是年轻人不能在温室里呆着,要多经历一些伤痛,弄得我特别窝火。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两天,距离葛大爷说要离开还有十来天的时间,这一段时间,葛大爷亲身教了我许多道术,我怀疑他是不是将这一身的道术全部倾囊相授了,心里头特别的压抑,就好像这一分别,就永远也见不到他老人家似的。

    带着这种沉闷的心情,两天后,三门镇出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每家每户门口都忽然长出了一个黑色小草。

    小草只有几寸长,长着三片叶子,就和路边的野草相差不多,起初我也没在意,可是随着这小草的出现,有孩子的家里头都出现了怪事。

    每个小孩手臂上都有一个淡淡的叶子图案,和门口的一样,这几天有好多人到店铺里头来问。

    葛大爷看了这图案后,也是一头雾水,起初我俩都以为是风水出了问题,所以专门查了下,结果没有丝毫的问题。

    但是伴随着叶子出现的越来越多,直到最后,葛大爷才通过卜算之术得知,有图案的大多都是亥时出生的孩子。

    亥时,阴命最重的时刻,处于这节骨眼出生的孩子,按照风水相命来讲,就是一生可能有许多磨难,当然不是绝对,因人而异罢了。

    葛大爷毕竟是三门镇的主事人,他看到这一情况后,立马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头,仔细掐算了一段时间,同时查阅了各种资料,一天后才出来,表情非常的沉重。

    “有才,恐怕那帮子日本家伙已经找上门来了。”葛大爷这一说把我吓住了。

    “他们已经来了吗?”我有些狐疑。

    “差不多,他们的邪术非常的厉害,我估摸着这只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葛大爷这一分析,我心里头也沉重了起来。

    如果按照他这么说,这等邪门害人的手段非常的厉害,按照东洋鬼阴术的邪门程度。葛大爷预估两天后,这些孩子的手臂会腐烂掉,七天后身子也会腐烂,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会变成一个鬼婴。

    我听了后大惊失色,这么邪门的术法怎么能让他们成功呢。

    “有才,三门镇风水有一部分与你相连,或许你可以找出鬼阴根在何处。”葛大爷说的鬼阴根,就是他们用来害人的玩意。

    我自然没有任何意见,于是当天晚上,葛大爷就在店铺里头地上铺了个黄地毯,上面画着各种繁奥的符文,还有八卦的玩意。

    我盘腿坐在中间,闭上眼睛,然后右手拿着个筷子,左手端着碗清水,头顶上还有个阴阳八卦镜,跟前有那黑色的叶子。

    “待会你生魂会慢慢的出现,不是魂魄离体,那是一片虚无的地方,你只要凭着感觉走就行。”葛大爷手中拿着个朱砂笔,旁边还有一张白纸。

    我点了点头,然后静下心来,随后感觉身子有些一热,我知道是葛大爷动手了,于是努力让自己陷入深沉次的意识当中。

    渐渐的,我感觉到自己好像处在一处迷蒙的大雾之中,整个人飘在半空中,四周全是大雾,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

    这是哪儿,我好奇的盯着前方,隐约间,我感觉到前方有一处光亮在照着,那是一片绿光,于是急忙飞了过去。

    绿光不知深处,我只能凭着感觉走,整个人就好像遨游在无边无际的天宇之中,无边无垠。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才感觉到身子一顿,前方绿光就漂浮在我的眼前,第一眼,我就感觉到这玩意很邪门,非常的诡异,眼看伸手就能触及。

    忽然间,我身子极速后退,离那绿光越来越远,最后慢慢的看不见了。

    紧随着睁开眼睛,我看到那叶子已经枯萎了,转身看着葛大爷,看到他正低头在白纸上画着一条条路线图。

    最后眉头一展说:“好了,那地方我找到了,就在离我们几公里外的鬼市。”

    我听到那地方,有点懵了,那不是鬼头叔的地盘吗,怎么会在呢。

    葛大爷也显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事不宜迟,他带着我和山立马朝着鬼市赶去。

    一路上,我一直询问该如何破解这种鬼阴术,葛大爷说东洋鬼阴术虽然邪门,但毕竟太古怪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出事过,哪怕他们在我们地盘上横行,只要不是做出过分的事来,一般都不敢招惹他们。

    这也就是我为啥一杀死那梅子,那家伙竟然豪不害怕,甚至用看死人的眼睛看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道术达人〕〔怀了头龙崽子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