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去相亲吧,爸爸〕〔惹上暗帝校草:杀〕〔东京警事〕〔天行战记〕〔新婚1001夜:吻安〕〔万界卧底系统〕〔鬼手医妃:摄政王爷〕〔重生1978:鬼瞳兵〕〔大祝由〕〔淘宝小王妃〕〔他看到光的背面〕〔密墓逃生〕〔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怎么又是天谴圈〕〔酒香田园〕〔蜜爱100分:不良鲜〕〔女配总在变美[穿书〕〔朕的皇后好凶残〕〔村官崎岖路〕〔九天剑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六十八章 鬼阴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眼下是黑夜,外头有些凉意,时逢初秋,天气渐渐转凉。

    鬼市也是一片冷意萧条,虽然那地方平日里没人去,更没有小鬼横行,但还是透着一丝阴冷的气息,或许这就是人的心理吧,看到一件怪异的事,总是不由自主的幻想。

    我们三到了鬼市跟前,只见里头有一盏灯笼亮着,因为要拆迁,所以不少的木屋子都已经被损毁了。

    我大声的喊了下鬼头叔,接连喊了两遍,发现鬼头叔好像没有回应,心里头咯噔一下,他人呢。

    一旁葛大爷皱着眉头,推了下木栏,走进去后一看,他掐指一算,朝着远处悬挂灯笼的木屋子走去。

    等到了跟前,我才惊讶的发现那地上竟然有一滩已经干涸的血渍,心中一惊,鬼头叔出事了,于是我急忙冲了进去,在木屋子一角,鬼头叔倒在了的地上,他的胸口上满是鲜血,好像没了呼吸。

    我急忙上前搀扶住鬼头叔,惊慌失措:“鬼头叔,你醒醒啊!”

    可惜鬼头叔一直不醒,葛大爷把了下脉搏,沉重说:“还有点微弱的气息,先带回救治。”

    当下,我也顾不上寻找那所谓的鬼阴根,急忙带着鬼头叔赶到店铺里头,让祖父赶紧救治一下他。

    好在祖父也是厉害的人物,立马让山留下来帮忙,我又继续赶回了鬼市,看到葛大爷正站在一处空地上,目光凝重。

    在他的跟前,一个不大不小的十来米空地上,此时竟然像是被烧焦了一样,到处都是黑色泥土,还往外冒着黑烟,不时能够感受到一股子热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呆呆的看着。

    葛大爷解释说:“下边有东西埋着,不能触碰,不然会沾染邪祟。”

    看他那表情,我也惊吓住了,鬼阴根到底是啥玩意呢。

    于是我试探性的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石头掉入泥土中,瞬间被炸开了,泥土翻开了一个小洞,往里头一看,竟然有绿色的根茎出现,扎根于泥土之中。

    我看得是心惊肉跳,根茎和平常所看到的树叶根茎相差不多,只是颜色不同罢了。

    “葛大爷,这玩意能够影响到三门镇的人?”我非常好奇。

    “主要是三门镇的风水,三煞之中各有凶吉,地下风水支脉四散,其中就包括这鬼市。”葛大爷的意思我瞬间就明白了。

    无非就是鬼市下边正好有连接三门镇的风水支脉,所以才造成了如今的这种局面。

    眼下,最主要的还是要破除这鬼阴根,但又不能上前亲自触碰,我俩想了下,随后在鬼市里头一找,好在鬼头叔平日里有用煤气罐的习惯,我直接抬了过来。

    这成本有点大了,葛大爷将煤气罐打开直接扔入了那空地上,然后我俩拔腿就跑。

    两分钟后,那空地发生一声巨响,热气直接点燃了煤气罐,火光冲天。剧烈的爆炸直接将那空地都炸开了半米深的小坑,鬼阴根也被炸开了好几个。

    我急忙走上前去一看,烧焦的空地上此时正冒着火,直接将黑泥给炸开了。

    那条鬼阴根也完整的露了出来,我仔细一瞅,发现这鬼阴根非常的粗大,足足有大腿那么粗,总共有三根,其中一个被煤气罐给炸断了,从里头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不行啊,那两根好像炸不断。”我心里头也是惊慌,他娘的这么剧烈的爆炸都没炸开,这玩意难不成是铁做的。

    “看来东洋鬼阴术挺邪门的,不能硬来。”葛大爷双眉紧锁。

    连他老人家都不能解决,那我就更不用说了,没办法,我俩只好先回店铺,那鬼头叔在祖父的救治下,慢慢的醒转了过来,可惜失血太多了,整个人非常的虚弱。这要是再晚一步,恐怕我们就要替他收尸了。

    鬼头叔朝着我俩点了点头,躺在一旁休息了会才开口说:“是那帮日本人。”

    “您老有看清他们吗?”我急忙追问。

    可惜鬼头叔年老眼花,压根就没看清人家的长相,只知道这伙人非常的邪门,穿着统一的血袍出现。

    他们一出现,鬼头叔自然要反抗,可惜压根不是人家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那空地上做法,然后放入了一个粗大的根茎就离开了。

    “有才,你们必须要破坏掉那邪门的东西。”鬼头叔眼下还不知道是鬼阴根。

    “你这老家伙,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拼命。”葛大爷过来调侃了几句,鬼头叔苦笑了下,看来两人的感情还不错。

    当下,我们仔细商量了对策,那鬼阴根看起来非常的粗大,而且硬来是不行的,最后葛大爷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鬼阴根属于阴邪之物,按照传统来讲,就是阴物,阴最怕正阳之气,那就要用最纯正的阳气之物来压制。

    当然,我和山那童子尿就不包括在内了,两老家伙倒是会心一笑,都看着我,那眼神就好像要把我出卖了似的,看得人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您老就直说吧,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行,你去那陈道长借一样东西。”葛大爷一开口,我有些迷糊了,陈道长那有什么正阳之物呢。

    葛大爷也不明说,而是让我先赶过去,只要说明了情况,那陈道长就自然会明白。

    没办法,我和山只好趁着黑夜再次赶往,当然我俩又搞了辆自行车,好不容易到了陈道长所在的山脚下,将自行车放在了一边草丛里头,正想往上走时。

    山忽然回头说:“哥,要不要藏得严实一点,上次就已经被偷了。”

    我一想也对,于是在车上贴了张符,然后就上去了。

    陈道长早已经就寝,我俩是硬着头皮敲了下道观大门,不一会陈道长才迷糊着双眼出来,看到是我俩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急忙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当听说是鬼阴根的时候,陈道长才严肃的捋了下胡须,先让我俩进来。

    “那玩意可是邪门,是不是你招惹的。”陈道长一眼就看出是我的关系了。

    “唉,为了三门镇的风水,我也是没办法。”我一副委屈的表情。

    陈道长埋怨了我几句,那意思就是为啥要招惹那些邪人,然后起身去了道观里头,不一会手里拿着个的木盒子过来。

    “这是数百年前一个道家老祖的降魔杵,是我从一座古墓中挖……找出来的。”陈道长说到一半,立马修改了语气。

    我一听,带着笑意看着他,看来陈道长也是个不安本分的人,这玩意肯定是来路不明,我估摸着葛大爷和鬼头叔肯定也参与了,不然两人为啥知道这儿有这玩意呢。

    我也没点破,而是拿着木盒子:“那我用完了再还给你。”

    陈道长摇摇头说:“算了,这玩意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说不定能防身。”

    这么贵重的礼物,陈道长竟然送我了,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只好收了起来,随后事不宜迟的往山下赶去。

    下去的时候,山还特意在我耳边嘀咕说:“哥,我看那陈道长好像一脸轻松的表情。”

    听他这么一说,我回头一看,发现陈道长已经关门了,心想这玩意难不成有负担,没办法,只能先带着了。

    回到山下后,我俩在草丛里一找,他娘的发现自行车又被人偷了,这把我气的,哪个缺德的家伙干的。

    我赶忙掐指一算,手捏法印,随后朝着西边的方位看了一眼,急忙跑了过去,整整跑了几百米后,发现一条小路上,一个人骑着车,旁边还带着辆自行车,嘴里还哼着小曲。

    这下子,我来气了,他娘这偷车贼倒是算出了我们会来一样,两次下手了。

    我和山悄无声息的跟了过去,可惜那家伙太警觉了,察觉到后边有人跟随后,加快了速度。

    “站住。”我大喊一声,手中五雷符一出,在黑暗中亮起了一团火光,然后“啪”的一声炸开。那家伙摔倒在地上,惊慌失措的起身,连车都不要就跑了。

    我俩上去后,山还想追,被我拦住了:“算了,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干。”

    随后,我俩骑着自行车急忙赶回了三门镇,这一来一回,天色已经大亮,葛大爷也已经回房休息了,没办法,我和山只好带着疲惫的身子先回房间休息。

    三个小时后,我才从床上起来,下楼看到鬼头叔还躺在那,他朝着我招了招手。

    “有才啊,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鬼头叔带着郑重的表情看着我。

    “您老直说,有事我一定帮忙。”我没有犹豫,鬼头叔毕竟是帮过我们忙的。

    只见他苍白的面容上带着愧疚的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忽然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想你帮我找儿子。”鬼头叔说完后沉默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儿子,为啥要去寻找呢,第一直觉告诉我,鬼头叔有一个儿子,而且可能已经失踪了。

    事实上,我的猜测是完全对的,鬼头叔显然不想触及这伤心事,但还是沉默了一会,然后继续道出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